• 第十一章 再遇熟人

    更新时间:2015-07-20 23:02:54本章字数:2020字

    几日后楚帆和夏洛奇出现在了一座城池外,夏洛奇为了避嫌就没有在飞了,而是陪着楚帆在地上走着。

    楚帆在整理戒指时发现了戒指内居然有3000块下品灵石,七块中品灵石,一块上品灵石。

    修真界的汇率,100块下品灵石可换一块中品灵石,100快中品灵石才可以换一块上品灵石。

    这样算的话,楚帆也算小有身价了,也有了一笔小财,于是楚帆就准备进城里来买些东西。

    楚帆想卖些符篆和丹方,当然还想买一把合适的武器,李三白给的武器楚帆用不习惯,不,压根没用。

    楚帆所要进的城池叫做苍云城和青云城同样大小,只不过苍云城更加繁华。

    一人一猫走在街上很是怪异,惹得路人注目观看,居然出现了一只会走路的猫,修真界只有灵兽才有这样的灵智。

    也没听说有猫这种灵兽啊,猫都是城中贵族养来欣赏的,别说灵兽了,野兽都不见的算得上。

    当然除了兽人,不过这只猫可没有一点像人的,所以才让人们觉得好奇,不过他们要是知道了这只猫会说话,会飞之后不知道会有什么想法了。

    楚帆对路人的目光没有理会,而是径直走到了城中的珍宝阁中,他听说今天有拍卖会,他对这个拍卖会有很大的兴趣。

    听说拍卖会会有很多好东西,他此番前来本来就是淘宝来着,几年难得一见的拍卖会诶,很是让人心动。

    不过心动不如行动,楚帆可是动了,不过侍卫可不卖他面子,因为他看不出像是有钱人。

    毕竟拍卖会可是有钱人才能去的,来的人不是非富即贵就是一方霸主,不过这种小城顶多就几个暴发户罢了。

    “你不能进!”楚帆刚想进珍宝阁没想到就被侍卫拦在了外面。

    “为什么不让我进?”楚帆的言语中透露出一股怒气。

    凭什么只让别人进而不让自己进,这让楚帆很是不爽,不过谁让他只有区区练气期,而且还穿的有些破。

    “你?就你穿的这身衣服你会是有钱人?哈哈,笑死人了。”听这个侍卫的话楚帆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居然破了。

    这可是阿狸走的时候送给自己的衣服啊,很有记念意义的衣服啊,没想到却破了,楚帆又伤心了。

    “身怀3000下品灵石以下的不可进入!”意思很明显,你要是有300灵石你就可以进去了。

    听到这个楚帆乐了,3000灵石?楚帆不多不少正好有3000下品灵石,多大点事儿。

    “我有!”楚帆面无表情的说着。

    “你有?去登记领牌。”侍卫一副要看戏的表情,他算准了楚帆没有那么多灵石。

    不过这他可错了,楚帆不仅有,而且还有很多,楚帆走到了登记处手一挥出来了许多散发着浑厚灵气的灵石。

    不多不少正好3000块,这可让侍卫傻眼了,穿的这么破居然这么有钱,这都什么事儿啊。

    正所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他跟楚帆一样,都是外貌协会的,只看外貌定价值,没想到吃亏了。

    楚帆没有理会那个侍卫了,对于这种人不理也罢,楚帆领到的号是68号也就是说他在一楼了。

    拍卖会的场所是分场合的,一共有三楼,一楼钱少势力小的弱势群体,二楼有钱的人,三楼有实力又有钱的。

    1-10号三楼,服务齐全还有一个女侍服务左右,待遇极好,11-30号二楼服务也还不错,剩下的都在一楼了,待遇就不说了。

    “诶?那个姑娘看着很眼熟啊!”楚帆看到不远处的一个姑娘似曾相识,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切,是个女的你都看了眼熟,谁不知道你啊。”一旁的夏洛奇一语中的,丝毫没有给楚帆留面子。

    这让楚帆很无语,他发现夏洛奇就是老天派来惩罚他的,一路上夏洛奇光跟自己唱反调。

    自己是招她还是惹她了,我冤不冤枉啊我,又没把她怎么样,至于这样嘛,不过话说回来楚帆要是把夏洛奇怎么样了……

    想想那场面,也真够劲爆的,人和猫也真够重口味的,不过也不知道夏洛奇是男的还是女的。

    不过看她这性格想想也是个女的,夏洛奇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啊,想当初人家还说自己是超越者来着。

    超越者是个什么玩意儿,楚帆一直搞不懂,他镇不知道自己走上这条道路是好还是错。

    他对夏洛奇说的弗尔斯特很感兴趣,他决定以后有实力的一定要去看看,去一探究竟。

    他自从开了天眼能够修仙后,祸事不断,各种奇怪的事情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喂,洛奇我说真的好不好,她叫啥来着,我得想想。”楚帆这个记性啊,他对于别人说的话通常只听一半。

    “唉~你没救了!”夏洛奇叹息着摇乐摇头。

    “我说你这只死猫至于吗?你还要不要我给你买东西了?”楚帆故作威胁到。

    夏洛奇告诉楚帆她要一些妖丹,据说要做一些实验,也不知道她要捣鼓什么,楚帆觉得很便宜就爽快的答应了。

    “你……”夏洛奇别过头去不再理会楚帆了,她生气了。

    楚帆也没有说话了,他在想着那个女子的名字,不过他怎么也想不起来。

    就在这时那个女子也注意到了他,“怎么是他?他怎么也在这里?”女子小声的嘀咕着。

    “师妹,你在说什么?”一个脸上有痘痘的女子问着她。

    “没,没什么!”他连忙摆手,脸也红了起来。

    “算了,不想了!”楚帆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想起她是谁就懒得再去想了,他在想一会儿会有些什么宝贝。

    “呦?有遇见他了,有趣有趣。”二楼的一个房间里一个男子也注意到了楚帆,笑着说着。

    不过怎么看他笑得看起来这么渗人了,恐怕别人哭起来都比他这笑得还好看。

    “阿嚏~难道感冒了,估摸着是那个鳖孙在骂我!”楚帆揉了揉鼻子后又开始思索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