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十二血衣

    更新时间:2015-07-08 14:46:22本章字数:3112字

    叶无忌层出不穷的手段让洪詹胆颤心惊,洪詹明白叶无忌为什么会让他知道这么多事情了,因为叶无忌展露的势力越多,洪詹就会越忌惮叶无忌。

    反叛?洪詹内心苦笑一声,怎么敢!

    洪詹是一个很老实的人,老实的人经常会给自己一个定位,现在洪詹给他自己的定位就是叶无忌的狗,没错,他已经把自己定位成叶无忌的狗,只有这样,洪詹才会一直对叶无忌保持尊敬,并且能活着。

    叶无忌笑容满面的扫了洪詹一眼,这笑容在洪詹的眼中显得那么诡异,令人琢磨不透,洪詹想了一下,突然明白过来,瞬间,洪詹跪在地上,“主人。”

    叶无忌终于满意的笑了,看着洪詹,“既聪明又老实还很听话的人,一定能活的很好,你说对吗?洪詹。”

    “是。”

    叶无忌也站了起来,走过去把洪詹扶起来,“不要这么客气,我们是朋友,被人看见像什么话。”

    洪詹不敢起身,他琢磨不透叶无忌这句话的意思,不知道叶无忌是真心还是假意试探。

    九妹看见洪詹这个样子,也反应过来了,只是反应有些慢了,九妹坐在椅子上既尴尬又后悔,现在就是表决心的时候,慢一步都很致命。

    叶无忌没有去管九妹,而是看着洪詹,轻声说道:“你的任务就是帮助如意,不要把我当成会吃人的妖兽,其实我也是一个人。”说着,叶无忌的语气突然变的很诡异,“不过有些时候,人也会变成妖兽。”

    “我明白。”洪詹脸上的冷汗不停地流,现在的洪詹就感觉叶无忌像是一座大山,这座大山压在他的身上,压得他喘不过气。

    洪詹离开之后,叶无忌带着九妹离开烟雨楼,走向光头党的总部。

    天地丹坊,内阁,楚流星一脸阴沉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整个大厅里面鸦雀无声,沉寂的气氛令人窒息。

    半响,楚流星才慢声问道:“甜甜没事吧。”

    “小姐没事。”两个跟着楚甜甜的大武师小心翼翼的回答。

    楚流星叹了口气,轻轻的挥手,“你们自行领罚去吧。”

    “属下明白。”两人松了口气,挨罚总比丢了命要好。

    等到两人离开后,大厅里突然多了一个人,这个人浑身包裹在黑色夜行衣里面,望着长相阴柔,性格狠辣的楚流星,生硬的声音说道:“你想怎么做?”

    楚流星揉了揉额头,薄薄的嘴唇轻启,“杀无赦!”

    说完,楚流星突然笑了,笑容居然和叶无忌有几分相似,都是很诡异,“冈本,你会不会觉得很伤心?我要断了你们凤凰城的财路。”

    黑衣男子生硬的语气说道:“不会,楚君才是我们拉拢和合作的最佳人选,那些渣渣,呵。”

    “去吧。”楚流星挥了挥手,一脸的疲惫。

    九妹跟着叶无忌一直走到光头党总部的门口,一路上两人谁也没有说话,现在叶无忌也没有说话的意思,九妹更是不知道从哪里开口,只能默默的跟在叶无忌的身后。

    过了一会,叶无忌问道:“九妹,杀过人吗?”

    九妹愣了,看着叶无忌,刚想摇头,发现叶无忌背对着自己,根本看不见自己,所以出声说道:“没…没有。”九妹没想到自己的内心居然那么害怕,说话都已经结巴了。

    “敢吗?”

    九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之后看着叶无忌的背影,硬是咬着牙向前走了一步,冷静了很久才说道:“敢!”

    叶无忌微笑的转头,“第一次谁都会害怕,以后就好了,现在我教你怎么杀人。”

    说着,叶无忌一招手,黑暗的天空上居然落下一只双头鹰,稳稳的蹲在叶无忌肩膀上。

    叶无忌轻轻的摸了摸双头鹰的脑袋,之后把双头鹰甩了出去,眨眼间,双头鹰就不见了。

    九妹就感觉几个呼吸间,身边居然多了十二个人,这十二个人都是穿着血红色的衣服,脸上带着血红色的妖兽面具,分别是十二生肖。

    十二个人的身上散发着冰冷的杀伐气息,好像根本就没有感情。

    叶无忌轻轻一挥手,十二个人瞬间冲向光头党总部的大门,为首一人浑身一震,直接把大门震碎,随即十二个人一拥而进。

    叶无忌微笑的走进大门,悠闲地犹如在逛自家的后花园。

    九妹心里抑制不住的震惊,今天经历的一切,比她十八年经历的还要刺激,刺激过后,九妹发现内心涌出一种异样的情绪,这种情绪有些爽,爽到九妹有些心悸,因为刚才九妹很想和十二人一起冲进去。

    光头党的党魁正召集一群人准备去烟雨楼给自己的弟弟报仇,刚要走就看见了十二个身穿红衣服,身上散发着杀意的陌生人。

    “你们是谁?”

    党魁刚张嘴就被猪面具的血衣男按在了地上,死死的踩着他,让他动也动不了。

    其他十一个人冲进光头党的人群中,赤手空拳的开始杀戮,十一个人演绎了一场真正的杀戮,那些光头党的人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十一个人如同进入羊群的狼,经过的地方一个不留,没多久就已经血流成河。

    看得见的人都被是一个人解决之后,十一个人默契的开始找幸存者,一炷香之后,十一个人浑身湿答答的回到前院,默默的站到一边,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说话,更没有一个人受伤。

    叶无忌带着九妹踩着血水一步步走向党魁。

    党魁看见叶无忌,很委屈的问道:“什么仇什么怨?”

    叶无忌很惋惜的叹了口气,扭捏的说道:“你弟弟被我不小心踩死了。”

    “是你!”党魁眼露凶光,恨不得吃了叶无忌。

    叶无忌像是没有看见党魁仇视的眼神,继续无辜的样子说道:“我怕你报复我,就先下手了,哎,没想到一不小心忘记给你留后了。”

    全杀了。

    党魁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气的大吼,“你居然屠了所有人。”

    “你个侩子手!”党魁一边吐血一边大骂。

    “三重天武师。”叶无忌摇着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势力,你的背后没有人,我都不信。”

    说罢,叶无忌摇了摇头,叹着气说道:“无所谓了,不管你身后是谁,你是活不成了。”

    叶无忌一脚踩在党魁的胳膊上,嘎巴一声,党魁的胳膊被叶无忌一脚踩碎,之后是双腿,最后叶无忌让猪面具血衣把党魁带到了外面,让党魁亲眼看看,什么才是彻底的屠杀。

    党魁看着十二血衣冲进总部,之后开始拆房子拆墙,没过多久,这里已经变成一片废墟,党魁绝望的看着叶无忌,“给个痛快吧。”

    叶无忌从血衣的手里接过一把匕首,转身递给九妹,“怕吗?”

    九妹浑身颤抖,止不住的大口呼吸,说不怕是假的,但现在也不能不做,如果不做,九妹相信,叶无忌不会留着她,不留着她的结局是什么?唯有死。

    九妹混迹黑色边缘为的是什么?是生存,是活着,九妹活着的意念很强烈。

    所以九妹长出了一口气之后,毫不犹豫的接过叶无忌手中的匕首,蹲下身看着党魁,“对不起了!”

    说完,九妹手中的匕首已经扎进党魁的胸口。

    党魁一声惨叫,“卧槽,插偏了。”

    九妹脸一红,拔出来匕首,在党魁痛苦的嚎叫中,直接抹了党魁的脖子。

    党魁瞪大了眼睛,脖颈流出来的血瞬间染红周围,嘴里的血泡咕嘟咕嘟的像是失去水的鱼。

    九妹脸红扑扑的站起来,看着叶无忌,为刚才害怕之下插错地方而感到尴尬。

    叶无忌在刚才党魁大吼的时候就已经笑了,都已经笑到直不起腰,等到九妹看向他的时候,叶无忌强忍着笑,说道:“做的不错,死也不能让他死的太痛快。”

    听见叶无忌的话,九妹的脸更红了。

    光头党被一夜除名,并且变成了废墟,以后的凤凰城再也没有光头党的人。

    摧毁了光头党总部之后,叶无忌看着十二个血衣,指着九妹,“以后你们就跟在她的身边,我要拿下凤凰城,明白吗?”

    十二个人点了点头,冲着叶无忌和九妹半跪下去,齐声喝道:“是!”

    九妹张着大嘴,看着十二个杀伐果断的血衣,“他们…他们以后跟着我?”

    “对,光头党已经被彻底的除名,以后凤凰城再也没有光头党,而却而代之的是你,九妹。”

    “叶大哥,我…”九妹激动的就要下跪,却被叶无忌一把拦住,“九妹,你要记住,我相信你,是因为相信你的人性,你和洪詹不一样,你还小,洪詹已经活了半辈子,人老成精,呵呵,不过你是人小鬼精。”

    九妹蒙了,不知道叶无忌这句话是夸还是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好了,我要回去睡美容觉了,今天很晚了。”说着,叶无忌就走了。

    九妹看着叶无忌的背影,心里想道,“我一定不是让你失望的。”

    叶无忌背影消失的时候,九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大声喊道:“叶大哥,我们去哪啊?”

    猪面具的血衣走上来说道:“首领,我是十二血衣的飞天小猪,我们有住的地方。”

    飞天小猪…

    九妹瞬间凌乱,那么杀伐的气势,名字居然这么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