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凤凰变

    更新时间:2015-07-14 14:47:16本章字数:3132字

    九妹带领的黑色势力——血皇,已经在凤凰城站住了脚跟,并且横扫,吞并周围的大小势力,隐隐有跃进凤凰城一线势力的征兆。

    九妹一味的发展,忘记了一句老话,树大招风。

    凤凰城的黑色势力有很多,势力最大的有三家,三家中楚流星的天地营势力最大,其次是暴君的暴军,最后是一群亡命徒组建的屠,老大叫风暴。

    三家井水不犯河水,一直很平衡,不过现在崛起一个血皇,让三家感觉平衡要被打破。

    所以暴君和风暴极不情愿的去天地丹坊,约见楚流星。

    楚流星手段残忍,阴险无比,即便是其他两大势力的首脑,也不愿意和楚流星打交道。

    暴君人如其名,长相粗狂,九重天武宗的境界。

    风暴和暴君不一样,虽然是亡命徒,但长得却很儒雅,走在大街上,没有人会相信,他是凤凰城,三大黑色势力中‘屠’的老大。

    风暴是武宗八重天,比暴君弱了一个境界,不过打起来,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因为风暴属于那种不要命也拉着对方陪葬的疯子。

    楚流星坐在上位,看着暴君和风暴,“你们两人的提议,在我看来是胆怯了,崛起一个新势力就要被铲平,这样的话,永远都是你,我,他三家,有什么意思呢?一点新鲜感都没有。”

    “楚流星,你什么意思?”暴君站起来问道。

    楚流星看着粗狂的暴君,笑着说道:“我们打一个赌吧,怎么样?”

    “什么赌?”风暴拉了暴君一下,两人身在楚流星大本营里面,按照楚流星心狠手辣的性格,真兴许当场把两人杀了。

    楚流星像是没有看见两人的小动作一样,而是阴阳怪气的说道:“就赌三天之内,谁能先拿下血皇的总部,谁先拿下就归谁,怎么样?”

    “三天?”风暴摸着脑袋问道:“是不是高看血皇了?一天足够了。”

    “我的意思是把血皇的总部,牢牢的握在手里,而不是攻破之后再被人夺回去。”楚流星端着茶杯,说完继续说道:“我已经开始准备了,你们要抓紧了。”

    “楚老大,告辞。”

    风暴和暴君两人,一听楚流星都准备好了,都着急了,急忙奔向各自地盘,开始召集人手。

    两人离开之后,大厅之上又多了一个人,正是黑衣人冈本。

    冈本看着楚流星问道:“楚先生想坐山观虎斗?”

    楚流星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冈本,而是笑呵呵的走向门前,抬着头望着碧蓝的天空,思绪回到了七年前的青龙省。

    叶无忌还在青龙省,并没有着急回凤凰城,这几天叶无忌很忙,忙着和萧果然密谋怎么敲闷棍。

    那天在萧家,叶无忌被萧逝水打了一巴掌,虽然后背早就好了,但叶无忌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明的不行,就来暗的。

    摸清了萧逝水,每天的行踪后,叶无忌决定,今天晚上就行动。

    叶无忌在青龙省准备行动,却殊不知凤凰城的血皇已经被两股势力围攻了。

    血皇收复了周围的势力后,九妹挑选了一些人品好,能力强的手下做心腹,左墓就是其中之一。

    左墓个人实力很强,武宗六重天,但却是一个没有心机的人,被九妹收服之后,带着手底下的兄弟加入了忠义堂,驻守血皇总部。

    左墓的名声在这一带很好,从来不持强凌弱,恩怨分明,所以九妹才会让左墓带着手下人驻守血皇总部。

    不过九妹也没有完全信任左墓,毕竟血皇是叶无忌的,九妹不想让叶无忌失望,所以忠义堂的堂主不是左墓,而是十二血衣中的天狗。

    左墓身为忠义堂副堂主,什么事情都要经过天狗的同意,但左墓并没有因为有人管着他,而心生不满,反而左墓觉得这样很不错,至少说明了血皇的首脑,不是一个胸大无脑的笨女人。

    九妹去烟雨楼找颜如玉,每天都很晚才回来,最近颜如玉要去青龙省发展烟雨楼,所以很多事情都要和九妹交接一下,毕竟两人都属于在帮叶无忌,利益点是相同的。

    血皇正在发展期间,虽然说势头很猛,但左墓也不敢掉以轻心,既然加入了血皇,就把血皇当家,这是冷冰冰的天狗说的。

    左墓觉得天狗说的很对,所以左墓每天晚上都很晚才睡觉,带着忠义堂的人,巡逻一圈又一圈。

    今天晚上左墓带人巡逻,不知道怎么的,一直心神不宁,总感觉有事情要发生,又走了一会,左墓突然站住了,环视周围,摸着稀疏的胡须,看着一边的人问道:“这是今晚第几次路过这里了?”

    “第十次,差不多可以回去了。”这个人打着哈欠说道。

    左墓一巴掌打在他的头上,“小心一点,困了就回去换一个人来,别等出了事,我活剥了你。”

    这个人是跟着左墓一起加入血皇的, 也是左墓以前的小弟,知道左墓在开玩笑,但也清楚左墓的为人,在左墓的眼中,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既然是巡逻,就要提起十二分精神,不然就直接不要出来巡逻。

    所以这个人使劲的拍了拍脸,“墓哥,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我…”

    这个人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倒在了地上,发出扑通一声。

    左墓转头一看,刚才还活生生的人已经死了,脑袋被穿了一个拇指大的洞。

    “郭林!”

    左墓大吼了一声,“都小心,有埋伏。”

    扑通,扑通…

    接二连三有人在左墓的身边倒下,没一会就剩下了左墓一个人。

    左墓看着满地的尸体,这都是他的兄弟,亲人一般的兄弟,左墓大吼了一声,举起手中的大刀,冲向一个看得见的敌人。

    “不自量力。”这个人浑身包裹在黑色的夜行衣里,语气有些生硬的说道。

    嘭!

    一脚,左墓被踹进血皇总部,大门顿时碎裂。

    左墓挣扎着爬了起来,大声吼道:“有敌人,有敌人,大家小心。”

    其实左墓看得见的敌人只有那一个人,但左墓不相信一个人就能全歼自己的队伍,如果是的话,那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变.态,境界该有多高。

    唰!

    黑衣人被突如其来的一刀,划破了胸前,接着身体向两边倒去,内脏流了一地。

    虽然左墓也是混黑色的,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的场景,左墓有些不适应,一口污秽物吐了出来,恶心的。

    天狗一身血红色的衣服,戴着狗脸面具,冰冷杀伐的眼神看着周围,突然挥出一刀。

    半空中突然掉下来一个人,浑身包裹在黑色的夜行衣里,脑袋已经和身体分了家。

    没一会,其余十一个血衣也出来了,手中的刀上都带着血迹,十二血衣站在一起,冰冷杀伐的气息,几乎令空中的灵气凝固。

    “杀无赦!”

    天狗冰冷的声音刚落,人已经冲了出去。

    飞天小猪没有跟着冲出去,而是退到了后院,保护九妹的安全。

    左墓震惊的看着十二血衣,他才明白他和十二血衣的差距有多大,他面临的强者,在十二血衣的面前,居然脆弱不堪。

    九妹在飞天小猪的保护下,来到了前院,当看见满地狼藉和奋力厮杀的血衣时,无意中看见了浑身是伤,但还拼命厮杀的左墓。

    “猪哥,把左墓带过来,他已经受伤了,再这样会死的。”

    “明白。”

    左墓被带回来之后,羞愧的看着九妹,断断续续的说道:“老…老大,我…我没保护好…好血皇总部,我…”

    “不用说了,是我的原因,是我自大了,忘记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看来我们的发展,已经对某些人构成了威胁。”

    说着九妹不自然的笑了笑,“不知道我是该高兴呢,还是该生气,这些人来攻击咱们,明显是忌惮咱们成长起来,想要把咱们扼杀在萌芽中,呵呵,真是好算计,不过,血皇是谁想扼杀就扼杀的吗?”

    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九妹从背后拿出一把短刃,正是叶无忌在交易所得到的那把玄阶神兵。

    “十二血衣听令,犯我血皇者,杀无赦!”

    说完,九妹第一个冲了出去,飞天小猪紧追其后。

    身后一群刚加入血皇的人,都开始犹豫了,他们不想死,不然也不会加入血皇。

    左墓看着犹豫的那些人,讽刺的笑了起来,“一个连武者都不是的小丫头,都冲了上去,你们一群大老爷们,还在这里犹豫,真特么的让我看不起你们,懦夫。”

    左墓说完,看向一直跟随他的兄弟们,大声吼道:“护我血皇,扬我皇威,兄弟们,冲!”

    “操!”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站了出来,面对着左墓喊道:“左墓,你等我一起。”

    左墓带着剩下的兄弟加入战团,虽然实力不济,但也帮助十二血衣腾出了很多空间,刚才十二血衣完全被人山人海包裹在了里面。

    十二血衣慢慢的回合在了一起,把九妹围在了中间,慢慢的向外移动,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境界高能胜利的了,对方的人太多,死了一批,填补上来一批,十二血衣也不敢用武技,毕竟武技很消耗灵气。

    啊!

    左墓大吼了一声,挡在钻地鼠面前,大声吼道:“带老大离开,他们人太多了。”

    “左墓!”

    九妹看见左墓被一群人瞬间埋没,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