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气势如虹

    更新时间:2015-07-17 14:54:07本章字数:3019字

    此时的叶无忌已经开始行动,一马当先的走在最前面,身后的十二血衣,步伐一致的跟着叶无忌,一行十三人,不急不缓的走向屠的总部。

    今晚的月色像是在配合叶无忌一行人一样,照耀在大地上,有种苍白的肃杀感。

    天地丹坊,楚流星看着对面的下属,脸色阴晴不定,半响才问道:“你说的是真的?那个萧如意身边的男人,和烟雨楼有密切的关系?”

    “是的,属下一直在调查,发现叶无忌和烟雨楼的颜如玉,有着密切的关系,貌似是很好的朋友。”

    颜如玉。

    楚流星嘀咕了一声,之后吩咐道:“准备一份厚礼,我要去见城主。”

    “是!”

    等人离开之后,楚流星揉着脑袋,他想不通颜如玉怎么会和一个突然出现的人,有着密切的联系,如果说两人以前就认识,可为什么叶无忌会出现在萧如意的身边,还有,叶无忌总给楚流星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楚流星很不喜欢这种感觉,这让他觉得事情不在他的掌握之中,所以楚流星要见一下凤凰城的城主,方便以后对叶无忌下手。

    冈本从一边走了出来,声音生硬的说道:“楚先生,血皇的幕后老板是叶无忌,十二血衣也是叶无忌的手下,但叶无忌是谁,什么身份,以前是做什么的,还是查不出来。”

    “继续查,我就不信,会凭空出现一个大活人,向着杀手工会查,既然十二血衣是他的手下,那么他一定在杀手工会出现过。”

    冈本刚离开,一个护卫冲了进来,急声说道:“老大,屠的总部被人攻击了,已经向我们求救了。”

    楚流星愣了一下,之后问道:“是谁攻击的?”

    “十二血衣,还有…还有…”护卫额头的汗水不停的 往下流,吭吭哧哧的说不出来。

    楚流星手一挥,护卫顿时飞了出,护卫倒在地上,喷出一口鲜血,过了好久才爬起来。

    “说,别吞吞吐吐的。”

    护卫忍着疼,断断续续的说道:“还有一群野兽。”

    野兽?

    楚流星皱起眉头,野兽怎么会攻击屠的总部,难不成是有人在控制?可是能控制野兽的人,会是什么人。

    突然,楚流星眼睛一亮,想到了叶无忌。

    “通知天地营的人,准备支援屠。”

    “是!”

    叶无忌站在屠总部的门口,身后十二血衣站成一排,冰冷杀伐的气息,比以往还要浓烈。

    “十二血衣听令,破门之后原地不动。”

    啥?

    十二血衣不明白叶无忌的意思,但叶无忌这样说,一定有他的道理,所以十二血衣应了一声,之后由大黑牛冲破了屠总部的门。

    叶无忌带着十二血衣踏进屠的总部,之后就看见叶无忌双手一挥,一之双头鹰落了下来,叶无忌嘴动了几下,双头鹰就飞走了。

    破门的声音,惊动了院子里的人,当看见十二血衣的时候,屠的门众反应过来了,大声吼道:“十二血衣来复仇了。”

    叶无忌伸出一根手指,轻轻以勾,那个叫喊的人突然摔倒了,低头一看,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下来。

    叶无忌把手里的布腰带扔到一边, 轻轻的拍了拍手,柔声问道:“请问这里是屠的总部吗?风暴在吗?”

    风暴已经出来了,身边是被十二血衣摧毁了总部的暴君。

    看见十二血衣,暴君一声怒吼,“我要你们的命。”

    叶无忌听见暴君的怒吼,伸手一指,痞气十足的问道:“你就是暴君?”

    “怎么样?就是爷爷我!”暴君被摧毁了总部,不得不借住在风暴的总部,现在看见十二血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气的暴君想生吞了十二血衣。

    此时看见一个年轻人对自己比比划划的,暴君更加的生气了,“哪里来的黄毛小子,敢对爷爷指指点点。”

    “盘山羊,记住了暴君,等会不要杀他,我要他的舌头。”叶无忌轻笑的说道:“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舌头喂狗。”

    “人不大,口气不小,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割下爷爷的舌头的。”暴君狰狞的看着叶无忌和十二血衣,大吼道:“给我上,一个不留。”

    十二血衣有叶无忌的命令,不敢乱动,虽然相信叶无忌不会害他们,但被动,是十二血衣永远没有经历过的, 往常都是十二血衣冲杀,现在居然反过来了。

    叶无忌面对着冲过来的人群,稳如泰山,脸上不见丝毫担忧。

    风暴注意到叶无忌有恃无恐的样子,心中暗道不好,但已经晚了。

    就在暴君领着一群人要冲到叶无忌面前的时候,发现天居然黑了,像是一片乌云遮住了月光一样。

    “快让开。”风暴吼了一声,“暴君,后退。”

    暴君还没有明白过来呢,就被一只俯冲而下的双头鹰抓到了脸上。

    “什么玩意?”

    暴君吼了一声,发现头顶的天空已经被双头鹰遮住了,满满的都是双头鹰,而那些巨大的双头鹰,居然驮着嗜血狼。

    数不清的双头鹰,数不清的嗜血狼,从空中落下,冲向暴君和屠的手下。

    风暴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来这么多野兽,不对,这些野兽都有了灵性。

    风暴嘶吼道:“这特么的是妖兽,都小心。”

    妖兽!

    暴君吓了一跳,冒出这么多妖兽,怎么可能,还有,嗜血狼群是最难缠,群战的战斗力极强。

    风暴的手下大多数都是亡命之徒,但亡命之徒不代表就想死,他们都不是武修,又是没有退路的一群人,所以能拼死,但现在面对一群嗜血狼群,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冲击心头。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逃跑的,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喊投降的,总之这群人已经被打散了,剩下的只是暴君,风暴,还有那些为一个情义的信念不肯走的人。

    十二血衣震惊的看着叶无忌,他们想不到叶无忌会叫来这么多帮手,还都是妖兽,十二血衣连动都没有。

    十二血衣相互看了一下,都惭愧的低下了头,身为一个人,还不如一群妖兽。

    仿佛是明白十二血衣的心情一般,叶无忌说道:“人和妖兽最大的区别就是,人是人他妈生的,妖兽是妖兽他妈生的,所以,在我的眼里,妖兽和人的区别不大,你们之所以会受伤,是因为那群卑鄙的落日帝国人,现在看来,那些人是天地营的人了。”

    说道最后的时候,任谁都听得出叶无忌口中的怒意,虽然不知道叶无忌为什么这么愤怒,但十二血衣依旧站在叶无忌身边,即便知道要死,也不后退一步,这是当初对叶无忌的承诺。

    当初没有叶无忌的帮助,十二人已经不复存在了,所以十二人以叶无忌为尊,这无关实力,而是尊重。

    “你…你到底是谁?”风暴满身伤痕的躺在地上,身边还蹲着十几头嗜血狼,鲜红的眼睛,充满食欲的看着风暴。

    比起风暴,暴君更惨,盘山羊在死尸中找到了装死的暴君,拎着暴君的脖领子,带到了叶无忌的面前,在叶无忌的示意下,盘山羊从一边捡起青石砖,狠狠的打在暴君的嘴上,等把牙齿全部打掉之后,把手伸进暴君的嘴里,毫不领情,近乎残忍的拔出血淋淋的舌头。

    “唔!”

    暴君使劲的挣扎,但也挽回不了已经拔掉的舌头,暴君很后悔,后悔与这个年轻人作对,更后悔的是自己的多舌。

    盘山羊把血血淋淋的舌头扔在地上,一只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黑风犬,在暴君恐惧与后悔交杂的眼中,一口把舌头吞了下去。

    啊!

    暴君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啊啊呜呜的挣扎,但却无济于事,依旧被盘山羊死死的踩在地上。

    看见暴君的遭遇,风暴觉得他错了,从对血皇下手开始就错了,太贪了,如果没有贪心,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这么多年的一切,完了,彻底的完了。

    “碎了他的丹田,断了他的四肢,废了他的子孙根,我要让他活着,让他看着我如何夺下凤凰城!”叶无忌指着暴君,语气令人不寒而粟。

    “至于他,杀!”一言断生死。

    走出屠的总部,叶无忌看向天地丹坊的方向,眼神很复杂,更多的是失望,叶无忌想不到,楚流星,居然会和落日帝国的人合作。

    一个没有良知的人,还配活着吗?即便天赋异禀,即便人多势大,即便是他以前的兄弟。

    依旧是叶无忌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十二血衣,嗜血狼和双头鹰却没有了踪影。

    在路上的时候,叶无忌一直在想,想和楚流星的关系,按理说,现在他和楚流星没有任何的关系,但叶无忌总是忘不掉七年前那个差一点死在街头的男孩,还有为了妹妹与野狗抢食的身影。

    楚流星啊楚流星,最重要的良知都不见了,你还剩下了什么?叶无忌无奈的叹息。

    “等会遇见那群落日帝国的人,不要留情,一个不留,全歼!”叶无忌眼神凌厉的说道。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