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取缔

    更新时间:2015-07-19 13:39:59本章字数:3228字

    “城主出巡,闲人退避。”

    听见声音,叶无忌停下脚步,转头看去,一群身着紧身衣的捕快,围着一个体态臃肿的中年人,正向着叶无忌走来。

    凤凰城城主,刘瑾,性格内敛,乐善好施,在凤凰城的口碑极好。

    但叶无忌觉得,口碑只是刘瑾一点点经营出来的招牌,实际上刘瑾为人怎么样,还需要慢慢看。

    可以说,凤凰城的城主,代表的是皇家,叶无忌想要在凤凰城继续生存,就不能,也不得不给刘瑾的面子。

    所以叶无忌人未到声先到,“城主大驾光临,在下有失远迎,真是罪过。”

    因为太胖,叶无忌也看不出刘瑾是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总之刘瑾上下打量叶无忌,好半天才说道:“楚流星败了?”

    叶无忌也没有寒暄,“败了。”

    “以后你一家独大了?”刘瑾若无其事的问道。

    “城主愿意给口饭吃,我替身后的兄弟谢谢城主,但城主若是不愿意,那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身后这些兄弟饿死。”叶无忌不卑不亢的说道。

    刘瑾突然怒了,肥胖的大手一抬,指着叶无忌,“好大的胆子,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叶无忌不卑不亢的说道:“早有所闻凤凰城城主乐善好施,在别的地方也许饿死,但在凤凰城,一定饿不死。”

    “好!好!好!”

    刘瑾收起怒意,笑盈盈的看着叶无忌,“想不到走了个楚流星,来了一个更难缠的叶无忌。”

    说着,刘瑾话锋一转,提醒的说道:“不管是谁坐在那个位置,都别在我的眼皮底下做不该做的事情,我能给你饭吃,也能把你的碗打烂。”

    叶无忌不再言语,而是一挥手,十二血衣抬着十二个箱子,走向刘瑾。

    “这是在下的一点点心意,还望城主收下,都是些飞禽走兽,值不得几个钱。”

    十二血衣抬着的箱子,是烟雨楼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奇珍异宝,叶无忌深知一点,喂饱了上头,自己才能更好的发展。

    刘瑾看都不看十二个箱子,而是上下打量叶无忌,开始,叶无忌给刘瑾的感觉是狂,是口无遮拦,但现在,叶无忌在刘瑾心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形象改变,刘瑾感觉,叶无忌比楚流星会做人,并且很成功。

    楚流星当时对刘瑾的态度是谦卑,防范,但叶无忌却不然,叶无忌说话不卑不亢,在叶无忌的语气中,听不出对刘瑾的谦卑,但做的事,确实是刘瑾喜欢的。

    十二个箱子,刘瑾很满意,叶无忌给刘瑾的,比楚流星给的一倍还要多。

    “我心目中的凤凰城,是一片繁荣,而不是血雨腥风,过几天会有龙都的使者过来,希望他眼中的凤凰城,是繁荣的,而不是血腥的。”

    刘瑾说完,带着捕快离开了天地丹坊。

    叶无忌笑了,这个刘瑾,貌似心机很重。

    而心机,和野心是成正比的。

    烟雨楼,九妹的房间,叶无忌把善后的工作交给十二血衣,还有天地军,之后就去了烟雨楼,只是叶无忌很烦躁,他没想到,九妹身上的毒素,居然有几百种,这几百种毒素,种种可要九妹的命,但九妹居然活到现在,真的已经是奇迹了。

    还有九妹脸上丑陋的伤疤,这对一个花季少女来说,太残忍了。

    “九妹,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醒过来,还你容貌。”

    叶无忌说完,拉起一边痛哭的楚甜甜,走出了九妹的房间。

    “九妹,九妹会死吗?”楚甜甜一边哭,一边问。

    “你相信我吗?”叶无忌问道。

    楚甜甜点了点头,“信,因为你是恩人哥哥。”

    叶无忌心中一惊,没想到自己的身份,会被单纯如同一张白纸的楚甜甜发现。

    叶无忌沉默不语,楚甜甜也不哭了,就看着叶无忌,半响,叶无忌说道:“去青龙学院上学吧。”

    “行。”

    “换一个名字,叶甜甜。”叶无忌说完继续说道:“不然被有心人知道你在青龙学院,你会成为坏人欺负你哥哥的筹码,所以,换一个名字。”

    “恩。”楚甜甜问道:“我哥哥不会出事,对吗,恩人哥哥。”

    叶无忌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人的命,天注定,你哥哥自己选择的路,我劝不了。”

    单纯的楚甜甜,从来没有想过,她的恩人哥哥会骗她,所以她选择了相信。

    两人走了一会,叶无忌突然问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说着叶无忌摸了摸自己的脸,“这一点也不一样的两张脸,怎么会看出来。”

    楚甜甜笑嘻嘻的说道:“因为帅呀,所以我就看出来了,除了恩人哥哥,没有人会那么帅。”

    “哈哈!”叶无忌拍了拍楚甜甜的头,“我就喜欢说实话的孩子。”

    楚甜甜这一生都忘不掉,叶无忌的手拍在脑袋上时候的感觉,七年前,忍受饥饿的楚甜甜,看着哥哥和野狗抢食,命悬一线的时候,是叶无忌,伸出手,不嫌两人脏兮兮的衣服,带着两人 远离饥寒交迫的生活。

    可是当听见叶无忌的话,楚甜甜居然一步跑开了,生气的喊道:“我不是小孩子,我长大了。”说着,转身跑开了。

    叶无忌有些莫名其妙,低声说道:“这孩子怎么了。”

    其实,如今的叶无忌和楚甜甜只差了两岁,但叶无忌在和楚甜甜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把楚甜甜当成了那个流着鼻涕,喜欢哭的小女孩。

    翌日,叶无忌一大早就去找萧如意,打算问一问,一个人如果中了几百种毒,该怎么解,但没想到一出门就和萧果然撞在了一起。

    “你瞎了?”

    萧果然很委屈,被撞倒了不说,还挨了骂,但因为是叶无忌,萧果然委屈也就只能委屈了。

    “姐夫,救命啊!”萧果然哭丧着脸,哀嚎了起来。

    叶无忌毫不客气的一脚踹翻萧果然,“滚蛋,我有事,没时间救你。”

    “姐夫,你不能不管我啊!姐夫,我亲姐夫!”萧果然喊了半天,叶无忌也没有搭理他,气的萧果然差点背过气,“这就是姐夫,真是亲姐夫。”

    萧如意正打算去百草丹坊,今天有一批新货,因为洪詹对叶无忌有所顾忌,所以新货和一些决定上的事情,洪詹都要等萧如意发话。

    叶无忌不知道无形中,给萧如意增添了很多麻烦,但这些麻烦也是萧如意乐意见到的,毕竟拿在手中的东西,才是自己的。

    叶无忌火急火燎的冲向萧如意,萧如意轻松的避开了,之后听见叶无忌很小的声音说道:“又没抱住。”

    “你说什么?”萧如意气呼呼的问道,不知道为什么,萧如意看见叶无忌就想生气,但看不见的时候,还有些…不能说想念,但却有些不习惯。

    叶无忌眼睛都不眨,谎话就脱口而出,“我是问你,大清早干什么去。”

    “去百草丹坊,今天有一批新货。”

    “走,一起去。”叶无忌说着就要走。

    萧如意却不走了,看着叶无忌,调侃的说道:“叶大少爷今天怎么这么闲,怎么想起和我一起去百草丹坊了?叶大少不是很忙很忙吗?”

    叶无忌不好意思的笑了,“说的啥话,我是你的‘人’当然是你在哪,我在哪了。”叶无忌那个人字,说的很重,意味深长。

    “那可不对啊,好像前几天根本看不到叶大少的影子哎。”

    见萧如意有种得理不饶人的架势,叶无忌这个头疼,大脑飞速旋转,想把这个话题岔开。

    终于,叶无忌看见了黄大大,黄大大正笑盈盈的看着叶无忌和萧如意,感觉自从叶无忌来了,萧如意的性格变了很多,虽然很轻微,但确实正在一点点改变。

    在黄大大的印象里,叶无忌没来的之前,萧如意的表情永远不变,语气冰冷,每天有时间就发呆,从来没有见萧如意和其他男人交流过,更别说像现在一样,和叶无忌有些打情骂俏的嫌疑了。

    叶无忌指着黄大大,“大老黄,你在那笑啥呢?看你那个猥.琐的劲,这么大岁数了还没结婚,你是不是有问题,或者不喜欢女的?”

    黄大大脸色一僵,知道自己无辜中枪了,不过黄大大不傻,明白接下这个话头,叶无忌还有千百种方法说他,所以黄大大明智的选择不接话。

    黄大大不接话,叶无忌感觉一拳打空了,特别的无力。

    萧如意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所以也没有再和叶无忌闲扯,而是大步走向百草丹坊。

    “等等我啊!”叶无忌松了口气,转身追了出去。

    “刚才果然过来了,他说找你有事,你看见他了吗?”萧如意在路上的时候问道。

    叶无忌啊了一声,之后才点头,“看见了。”

    “果然找你有什么事?都没有和我说。”萧如意其实挺佩服叶无忌这点的,才和萧果然认识几天,萧果然就已经对叶无忌百般信任了。

    叶无忌也不知道萧果然找他有什么事,所以摇了摇头。

    终于,萧如意看出叶无忌心不在焉,就问叶无忌怎么了,叶无忌也没客气,把九妹中毒的事情,告诉萧如意了。

    当然,叶无忌只说了一个朋友中了几百种毒,并没有说因为什么中毒。

    萧如意一边走一边思考,等走到百草丹坊的时候,萧如意才说道:“你的朋友之所以没有死,是因为这几百中毒正好中和,相互抵制了,缺一种都有可能丧命,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知道都有些什么毒,之后对症下药,不过这样太危险了,稍微改变一点,都会让你的朋友,命丧黄泉。”

    “不过。”说着,萧如意话锋一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