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心死无救

    更新时间:2015-07-26 22:22:29本章字数:3037字

    叶无忌挖着耳朵看着对面一脸惊愕的众人,漫不经心的说道:“速度有点慢啊。”

    张强为首的众人,怒不可遏,充满杀气的眼神,愤怒的盯着叶无忌。

    叶无忌又笑了,收回挖着耳朵的中指,嘚嘚瑟瑟的说道:“对,就是你们这种极度愤怒的表情,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你们看我不顺眼,又不能奈我如何的表情,太爽了!”

    “气死我了!”

    张强怒吼一声,失去理智般冲向叶无忌,手中挥舞着巨型砍刀,每一次劈砍,都是奔着要叶无忌命去的。

    叶无忌依旧以绝对性的力量躲避张强的攻击,并且时不时的用言语攻击张强,渐渐的,张强的心已经浮躁起来,劈砍中,章法已经乱作一团。

    愤怒中的张强回头猛声大喝,“还看什么,一起上,活剥了他。”

    叶无忌一听,暗道不好,再快的速度也架不住人多,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在一片惊愣中,叶无忌转身就跑,拉着萧如意,眨眼间不见了人影。

    张强愤怒的把手中的砍刀砸在地上,恶狠狠的盯着叶无忌消失的地方,恨不得生吃了叶无忌。

    萧如意不情不愿的被叶无忌拉着,在萧如意认为,张强一行人不是她的对手,对于叶无忌这种逃跑的行为,颇为不屑。

    “等会,他们放松警惕,我们一个个除掉他们,他们身上的号码牌不少,够咱们晋级了。”叶无忌松开萧如意的手,依靠在树旁说道。

    萧如意愣了一下,秀美轻皱,但没有说话。

    叶无忌指了指脑袋,“小心渔翁得利。”

    萧如意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叶无忌担心和张强等人战斗完之后,被别人偷袭,萧如意又觉得,叶无忌的担心不无道理。

    “你还能找到他们吗?”

    萧如意一语中的,叶无忌一愣,刚才忘记这里死气很重,妖兽也不能生存,没有妖兽的帮助,叶无忌御兽的能力等于鸡肋。

    “哼!傻眼了吧?”萧如意用眼角瞥着叶无忌,心想,看你怎么办。

    叶无忌抓了抓头发,大脑飞速旋转,过了一会,叶无忌说道:“回去,找痕迹。”

    萧如意心头一动,对啊,张强那些人,再小心也会留下蛛丝马迹。

    从遍布妖兽的十万大山中走出来的叶无忌,对寻找痕迹有丰富的经验,两人回到遇见张强的那个地点,叶无忌先是大致的看了一下,之后抓起一捧土,轻轻嗅了一下,随后开始碎碎念,“缺德的玩意,随处大小便,没素质。”

    萧如意一直在观察叶无忌,她发现叶无忌会的东西很多,武修有武修的高傲,像叶无忌这样如猎户般古老的方法查询痕迹,萧如意不会,即便会,高傲如同孔雀的她,也不会去做。

    叶无忌不一样,叶无忌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不要脸的无赖,虽然听起来不好听,但一定能活的长久。

    记得二师傅曾经说过,人不要脸则无敌,叶无忌认为这句话很对,并且一直在不要脸的路上,越走越远,越来越能了解其中精髓。

    “这边。”顺着张强等人留下来的蛛丝马迹,叶无忌确定了几人行走的方向。

    萧如意没有怀疑,至少从开始到现在,叶无忌没有欺骗过她,也没有害过她。

    走了一个时辰,叶无忌突然站住了,拉着萧如意伏在地上,仔细的聆听前面的声音。

    萧如意也感觉到前面有人行走的声音,但不能确定是不是张强等人。

    叶无忌铺展开强大的神识,一点点的探索前面的事物,因为叶无忌的神识是六重天武皇,所以他铺展的神识,就连身边的萧如意都发现不了,毕竟两人的境界相差太多。

    在神识中,叶无忌看见张强身边那个扎髯大汉,一个人在原地走走停停,仔细的搜索了一下扎髯大汉的周围,发现真的一个人都没有。

    “前面是张强手下的扎髯大汉,等下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出击,哎!”叶无忌的话还没有说完,身边的萧如意已经冲了出去,速度很快,但是和叶无忌比起来,就差了很多。

    叶无忌低声骂了句,当然不是骂萧如意,而是骂他自己,因为他到现在还没摸清如今萧如意的脾气。

    叶无忌二话不说,紧跟其上,但还是晚了,萧如意已经摆平了扎髯大汉,扎髯大汉躺在地上,没了呼吸,一动不动。

    都已经成定局,叶无忌也就不着急了,而是慢吞吞的往过走,等走到萧如意身边的时候,叶无忌说道:“就不能留下个活口?问一问其他人在哪里。”

    “寻找食物。”萧如意面带笑容的说道。

    真奇怪,刚刚结果了一个人,萧如意居然还是面带笑容,看来萧如意的变化,真的很大,大到叶无忌不想承认也不行。

    “一比一。”萧如意举起白嫩的玉指,笑着比划。

    叶无忌一愣,没想到萧如意要和他比谁结果的人多,这不是什么好兆头,虽然这场比赛是生死不论,但叶无忌也不是杀人狂魔,最重要的,叶无忌怕被血腥勾起心魔。

    叶无忌也不愿意萧如意成为嗜杀成性的魔,在叶无忌的心中,萧如意应该像天使一样欢快的活着,修为不重要,重要的是叶无忌在她身边,有他在,就算血染九重天,也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刚要劝阻萧如意,神识中闯进一个人,那个戴着草帽的布衣男。

    布衣男神色惊慌,胳膊上绑着破布条,鲜血已经渗了出来。

    突然,张强从草帽男的身后跑了出来,左手拎着巨大的砍刀,右手…不翼而飞。

    “如意,你在这里等着。”说完,叶无忌也不等萧如意说话,奔着草帽男的方向冲了过去。

    蛰伏在草帽男必经之路的叶无忌,小心翼翼的看着已经出现的草帽男,草帽男也看见了叶无忌,愣了一下,但还是没有改变方向,而是凄苦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奔跑。

    经过叶无忌的时候,草帽男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但却发现叶无忌没有动手的打算,这让草帽男非常惊讶。

    叶无忌当然不会对草帽男下手,而是紧追草帽男不放的张强。

    张强看见叶无忌的时候,已经晚了,叶无忌没有给张强反应的机会,右手呈现虎爪状,一举抓住张强的脖颈。

    “你!”

    张强接下来的话,被卡在喉咙里,双眼爆瞪,死死的盯着叶无忌,仿佛要在临死之前,记住叶无忌的样子一样。

    叶无忌嘴唇轻启,“遇见我,就注定了你的死亡。”

    话音落,张强亡,没有花哨的动作,也没有惊心动魄的意外,在草帽男的眼中,仿佛叶无忌杀死张强,是应该的,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从张强身上摘下所有号码牌,随手把张强扔在一边,叶无忌转过头去看草帽男。

    草帽男瘫坐在地上,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刚才和张强的战斗,已经让草帽男筋疲力尽。

    叶无忌伸出手,也不说话,草帽男倒是明白事理,把腰间的号码牌扔给叶无忌,凄惨的说道:“没想到最后还是输了,这就是命。”草帽男满脸无奈的表情。

    “你输了什么?”叶无忌拎着草帽男的号码牌,问道。

    草帽男开始自述他平淡却坎坷的一生。

    我叫张庭,白虎省张家村人,祖辈都是猎户,如果一直做猎户,我现在也不会这样,都怪我自己太贪了。

    我父亲年轻的时候救过一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当时那个公子说,他会报答我父亲,让我父亲等着他,不过我父亲只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猎户,但我不一样,等我成年之后,知道我父亲救过一个大户公子,我就想去找那个公子,所以我离开了大山里面的张家村,来到了白虎省,呵呵。

    说着,张庭自嘲的笑了,继续说道:“我父亲告诉我那个公子的姓名,还有样子,我找过去的时候,那个公子已经腰缠万贯,成为了家主,听说我是猎户张狗子的儿子,好生招待我,但我没想到,这些都是他迷惑我的。”

    说着,张庭的脸变的非常愤怒,连身体都跟着颤抖,“那个所谓重情重义的公子,居然一边安抚我,一边派人绞杀了我张家村所有的猎户,连刚出生的小孩子都没有放过,他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叶无忌颇有兴致的问道。

    张庭说到这,笑了一下,“苍天是有眼的,就在我被困的时候,是他的女儿救了我,帮助我离开了青龙省,十年了,十年过去了,我为了不被他发现,自毁容貌,在武修的路上,受尽屈辱。”

    张庭摘下草帽,露出一张似兽非人的脸,有所准备的叶无忌也被吓了一跳,差一点出手灭了张庭。

    张庭躺在草地上,继续说道:“我活着只为了复仇,加入佣兵组织,也是为了能够复仇,但没想到,距离目标越近,越清楚的发现,其中的差距有多大,其实死了也好,至少不用再生活在痛苦中。”

    张庭起了死心,人心已死,无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