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天塌大家顶

    更新时间:2015-08-04 12:00:00本章字数:3056字

    “哼!”李伯对叶无忌没有一点好印象,对叶无忌的话,充满了怀疑,“一个五重天武师,居然大放厥词,在我们地下钱庄,就没有医不好的毒。”

    “那你就试试咯。”说着叶无忌举起手,隔空对着李伯扇了两个巴掌,嘴里发出‘啪’的声音。

    打脸,叶无忌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打脸,打李伯的脸。

    李伯下意识的要追叶无忌,但是没有追出去,因为胡天明的右臂已经开始溃烂,发出难闻的气味。

    “什么味道啊!这么难闻。”

    “就是,什么东西臭了吗?”

    周围的人看不见胡天明的手臂,但能闻到胡天明手臂上发出来的恶臭。

    “这是什么毒,散发的速度居然这么快。”说着李伯伸出手指,点在胡天明的肩膀上,阻止手臂溃烂的速度。

    却不想胡天明胳膊上的毒瞬间沾在李伯的手指上,并且快速溃烂。

    “不好!”

    李伯惊呼一声,非常果断的把沾上毒的右手食指切掉。

    周围的人傻眼了,李伯也被震惊了,他没想到叶无忌说的是真的,除了断掉中毒的地方,根本没有办法活命。

    李伯脸色很难看,对着叶龙啸说道:“只能断臂了,你也看见我刚才自断手指了,想要活命,只能这样了。”

    “没有别的办法吗?”叶龙啸一脸的舍不得,如果水香在这里,一定夸叶龙啸装的真像那么回事。

    “如果有办法,我能自断一指?我一把年纪,少了一根手指很好看吗?”李伯微微发怒,地下钱庄的背景比叶家深很多,李伯的地位相当于青龙省地下钱庄的管家,在青龙省的地下钱庄,除了王妃就是李伯说的算。

    叶龙啸为难了,看着恐惧到落泪的胡天明,叶龙啸也是怒其不争,终于狠下心,对着身后的人说道:“砍!”

    “叶大哥,我们下不去手。”身后的人都很为难,平日里经常在一起,哪能说下手就下手。

    “不能再等了,再等就不用砍了,直接买副棺材算了。”李伯面无表情的说道。

    叶龙啸咬着牙,说道:“对不住了。”

    之后手一挥,一道紫色的光汇聚成一把刀的模样,亲自砍下了胡天明的右臂。

    啊!

    胡天明痛苦的翻滚,疼的撕心裂肺。

    “天明,忍住,我带你回家医治。”

    说完,叶龙啸面无表情的对李伯挥了挥手,才带着身后的人离开。

    “王妃。”

    李伯对着一面白色的墙壁,恭敬的说道:“那群人走了,不知道王妃为什么对那个青年感兴趣。”

    “我吩咐的事情,你做就行了,不用你管,还有,你想要和他说,就去说,不用在我这里探问,你告诉他,他想知道什么,就自己来问我。”

    “是!”李伯没有多余的话,恭敬的退了出去,李伯也没有见过王妃的真实面容,只知道王妃和背后的主子,关系匪浅,不然也不会坐镇青龙省的地下钱庄。

    叶无忌和萧果然出了门,就开始跑,主要是叶无忌跑,萧果然就跟着跑,这两人一跑,其让人还不明白怎么回事,所以也跟着跑,紧接着,青龙省的街道上出现一幕令人谛笑皆非的场面,一群年轻人,拼命的奔跑,嘴里多少都不怎么干净,骂骂咧咧的。

    “姐夫,我们跑什么啊?”萧果然被叶无忌拉了几个身位,最后实在是跑不动了,有掉队的迹象,才问叶无忌。

    叶无忌突然站住了,做了一个扩胸运动,心情愉悦的说道:“锻炼身体真爽。”

    身后追过来的人,听见叶无忌的话,顿时倒下一片,哀声怨道:“大哥,你锻炼身体倒是说一声啊,我最讨跑了。”

    “你看看你。”叶无忌对他说道:“身体是一切的根源,咱们修炼者,一定要有一个好的身体,看你这一头的大汗,减点肥,顺便长点心。”

    叶无忌说完,这个小胖子居然没有反对,因为他崇拜的眼神告诉了周围的人,他感觉叶无忌说得对。

    天生的领导者。

    水香慢悠悠的走过来,身后阿大阿二紧紧的跟着,不时的扫视周围,生怕叶龙啸报复水香。

    “水香,我要回凤凰城了,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玩几天。”萧果然对水香说道。

    水香推开萧果然,看着叶无忌,用极小的声音说道:“我会一直和你抢到底。”

    叶无忌笑道:“随时奉陪。”说着,叶无忌突然伸出手,一把拉过水香,戏虐的说道:“小水香,敢不敢赌一把?”

    “赌什么?”水香奋力挣扎,但没有挣扎开叶无忌的手笔,阿大阿二想要冲上来,也被水香用眼神制止了。

    两人渐行渐远,一直到消失在萧果然等人的眼中。

    萧果然摸着脑袋,不明白叶无忌怎么和水香一见如故了,水香的性格,一般人是很难接受的,要不是萧如意,现在萧果然也不会接受水香的性格,太令人难堪了。

    嘭!

    水香一拳打向叶无忌,浑厚的实力令叶无忌措手不及,被一拳打在了胸口上。

    “你…”叶无忌惊讶的看着水香,“你隐藏了修为?”

    “看你的气息也不是五重天武师的修为,你不是也隐藏了修为吗?”水香鄙夷的看着叶无忌,“都是以一个山的狐狸,谁也别说谁狡猾。”

    嘎嘎

    叶无忌笑了,“小水香,我没有恶意的,倒是你,作为一个美女,为何要自找不自在呢?”

    “叶无忌,我劝你尽早放弃,如果你不放弃,那我只能对你下手了,我是不会让你成功被如意接受的。”水香严肃的说道。

    叶无忌看着水香,轻轻的摇头,“真是奇怪,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情,如果我回去告诉如意,你的心思,如意会是什么表情,是惊愕还是鄙夷,或者是嫌弃?”

    叶无忌笑着继续说,“一定不会是开心的表情。”

    “你别说了!”水香气呼呼的喊道。

    “如意是一个正常的人。”说着叶无忌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你这种心理不健全的人,呵呵,一定不会有希望的。”

    凤凰城,城主府,刘瑾看着下面的人问道:“你说的是真的?龙阳离开凤凰城了?”

    “是的,城主大人,龙阳和那个背景不详的女子,一起离开,貌似很着急的样子。”

    “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叶无忌,这次看谁能帮你。”

    突然,刘瑾睁大了从来没有睁开过的眼睛,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下面的人,狠声说道:“吩咐下去,让所有人做好准备,随时准备攻击天地丹坊。”

    “是!”

    叶无忌还不知道凤凰城城主刘瑾已经准备开始对他下手了,此时的叶无忌还在被萧果然追问,追问那天到底和水香说了什么,能让水香发飙。

    叶无忌会告诉萧果然吗?告诉了萧果然,萧如意还不知道了叶无忌和水香说了什么?

    虽然水香意图不轨,但不至于让萧如意讨厌她。

    “叶少!”

    钻地鼠突然出现在叶无忌身边,把叽叽喳喳说话的萧果然吓了一跳,当看清是钻地鼠的时候,萧果然自觉地走了出去,并没有继续纠缠叶无忌。

    “什么事?”叶无忌知道,没有重要的事情,钻地鼠是不会来星辰阁找他的,一旦来了,就说明有九妹拿不定主意的事情了。

    “叶少,我探听到刘瑾要对叶少下手,第一个目标是天地丹坊。”

    “刘瑾?”叶无忌叹了口气,这一天还是来了,不由得,叶无忌说道:“刘瑾是不是有病?招他惹他了,每月给他的供钱难道满足不了他的胃口?”

    “接下来怎么办?先发制人吗?”钻地鼠问道。

    叶无忌摇了摇头,“刘瑾的眼中放不了沙子,但他以为我就能放吗?一颗碍眼的沙子,早晚会被吹走,只是看谁先把眼睛里的沙子解决掉了。”

    “叶少的意思是先发制人?”

    “不。”叶无忌再次摇头,“师出无名,不可,要让刘瑾处于被动的位置,我们才能动手。”

    “被动的位置?”钻地鼠不明白叶无忌的意思。

    “通知九妹去烟雨楼,我有话对她说。”

    “是。”钻地鼠说完,人已经没了踪影。

    “刘瑾,你会为你这个决定后悔的。”叶无忌闭上眼睛,心里面已经有了计划。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刘瑾要对叶无忌下手的前两天,凤凰城多了一家地下钱庄,经过打探,这地下钱庄, 居然是青龙省李伯所呆的那年地下钱庄的分支。

    掌管这个钱庄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自断一指的李伯。

    叶无忌听萧果然说完,撇了撇嘴,说道:“真小气的钱庄,我都没有赢他们的钱,他们就追来了,太小气了。”

    萧果然在一边,脸色阴晴不定,最后还是说道:“姐夫,据说是因为你,所以李伯才会来这里开地下钱庄的,以前凤凰城是明文规定不能开地下钱庄的,看来现在城主已经和李伯等人达成了不为人知的共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是谁,都不能让我辛苦组建的产业再次丢失。”

    见叶无忌有着无比坚定的信心,萧果然也不担心了,天塌大家顶,怕有个卵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