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斩草除根

    更新时间:2015-08-10 14:42:45本章字数:3068字

    “同盟?”林峰充满怀疑的眼睛看着叶无忌,“叶老大,我能相信你吗?”

    叶无忌没有怪林峰的怀疑,换做是他,别人突然过来说同盟,他也会是林峰这样的表情,这是人之常情。

    “林老大,你所在的天元城和我所在的凤凰城,隔着的是野棘城,所以,我们同盟是最有利的,你想一下,如果有人攻打你,我是不是能最快支援?同样的道理,有人攻打我,你是不是也能更快的支援?”

    “特别是现在野棘城是你的,这也是我同盟的 诚意,如果我没拿出诚意,你可以不相信,但我现在已经拿出来的诚意,如果林老大还不相信我,我只能说,林老大只能守着天元城,这一辈子也就止步于此了。”

    “叶老大,你是守不住野棘城,才会把野棘城扔给我的吧?”林峰已经有些意动了,但还是很小心。

    叶无忌很诚实的点头,“是,这点我不否认,但是林老大你要明白,野棘城我给谁,谁都会要,但我偏偏给你了,因为什么?还是因为咱们两个人近,唇亡齿寒的道理,林老大不会不明白吧?还有,我相信林老大的为人,君子之道。”

    “叶老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今天就敲定,你我开始同盟,但是同盟之后就要各凭实力了,不过你放心,等到你败了,我会留你一命,不杀你。”林峰信心十足的说道。

    叶无忌脸色突然变的很难看,同样说道:“我也会留你一命。”

    “哈哈。”

    看见叶无忌这样,林峰才放心的大笑,带着人离开了凤凰城。

    九妹和水香在林峰离开之后走了出来,水香拿出一沓资料,说道:“这是刚才收集到的,林峰来的时候带了很多人,但是这些人全都隐藏在各种隐蔽的角落,看来林峰是不打算带走他们了,”

    “好幼稚的手段,安插眼线。”叶无忌鄙夷的说道:“林峰虽然一直是君子之道,但不是傻子,他一定不相信我,所以我们要做一件让林峰相信的事情,不过你们要记住,林峰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天元城是这几座城池中最大的,告诉下面的人,如果我们最后胜利了,林峰和他最信任的手下不杀,这是我答应林峰的!”

    叶无忌嘴角放肆的笑意,昭示着强烈的胜利信心。

    九妹站出来,说道:“按照叶大哥的意思,已经让血鼠,血牛,血虎,血兔组分批潜入到宜城,宜城老大陈飞并未发现咱们的踪迹。”

    “好,通知其他组,明日夜里攻城,里应外合,拿下宜城。”

    “无忌,舟车劳顿,会不会对咱们不利?”水香提醒道。

    叶无忌看着远方的天空说道:“没有舟车劳顿,只有神采奕奕。”

    水香顺着叶无忌看着的方向看去,并没有看见什么,也不明白叶无忌的意思。

    翌日,叶无忌脚踩双头巨鹰,身后的八名血衣同样站在双头巨鹰上,那些血皇营的兄弟,都坐在一个哥巨大的竹筐里,而近卫军,都站在原地,看着已经飞起来的兄弟,既羡慕又自傲的看着叶无忌等人远去。

    叶无忌让近卫军守着家,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任务,如果家丢了,外面的人再拼命也无济于事,所以乾元作为前天地军的总管,今近卫军的总管,叶无忌留他守家,他万分小心。

    站在双头鹰身上,翱翔在天际,叶无忌又找到了在十万大山中的感觉,当初也是这头双头鹰,只是当年的孩子,已经变成了青年,有了自己的追求,还有责任。

    八名血衣已经见过叶无忌的本事,没有什么惊讶之处,但是跟随而来的九妹还有水香就惊讶的不行了,她们坐在竹筐里面,看着身后飞在天空的大军,震惊的无复以加。

    叶无忌已经告诉两人他的打算,空降,给宜城的人一个措手不及,陈飞也不会想到叶无忌会空降,并且陈飞也不知道叶无忌要攻打宜城。

    此时的陈飞还在为攻打天元城做准备,陈飞觉得林峰是实力最强的一个,但是林峰接手了野棘城,所以人员会很分散,如果打掉了天元城,那么其它的城池将不再作为威胁。

    陈飞的办法是一劳永逸的办法,也是有些好高骛远的办法。

    陈飞这边整合手下的人,叶无忌已经来到了他的头顶上。

    叶无忌站在双头鹰上面,看着天色渐渐变暗,终于一挥手,给出下降的指令。

    血皇营的兄弟们兴奋的落在地上,直接出现在宜城的中心。

    陈飞只听见一声巨响,之后看见城中央的位置卷起一片灰土,随后看见数不清的巨大双头鹰飞起,盘旋着离开。

    “怎么回事?”陈飞问一遍的军师。

    军师也不清楚,就让人去打问,没想到最后得知的确实有人入侵。

    陈飞看着军师,“为什么我没有得知有人来犯的消息?”

    军师一头雾水的看着陈飞,使劲的摇头,“我真不知道啊,现在这批人是谁的人还不清楚呢,他们怎么出现的…我靠,是双头鹰。”

    军师到底是军师,瞬间想明白叶无忌等人是乘坐双头鹰来的了。

    军师的冷汗流了下来,乘坐双头鹰的会是一个什么样恐怖的势力?

    “双头鹰?”听了军师的话,陈飞感觉不可思议, 怎么会有人训练那么多双头鹰,并且周围的城池也没有听说谁有这么大的能耐,所以陈飞觉得这只是军师的猜测,不能当做是真的。

    “所有人准备,迎战,把他们赶出宜城。”陈飞拎着大板斧,一马当先的走了出去。

    叶无忌带着身后血皇营一众走向陈飞的总部,在中央的时候,与陈飞带着的人相遇了,当陈飞看见是叶无忌的时候,顿时怒了,换做是谁,陈飞都能接受,唯独就是刚刚崛起的叶无忌,同时,陈飞也觉得叶无忌太年轻,有点看不起他。

    “叶无忌,没想到是你,你以为我宜城像是野棘城那样容易攻破吗?你错了,野棘城的胡天是一个平庸无能的废物,但我陈飞虽然不济,但实打实的打下宜城,并且守了十年。”

    叶无忌毫不在意的说道:“所以嘛,十年了,该换主了。”

    “叶无忌,既然你来了,就别走了,宜城风景这么好,永远呆在这吧。”说着,陈飞举起手中的板斧,一个横扫千军扫向叶无忌。

    叶无忌波澜不惊的躲开这一板斧,从一边接过两把菜刀,玩味的看着陈飞,“知道为什么不用我自己的兵器,而是用两把菜刀吗?”

    陈飞自然知道叶无忌的意思,顿时脸色涨红,是被叶无忌羞辱的。

    “啊!”

    陈飞大喝了一声,手中的板斧炫酷的在掌心转了一个圈,之后高高跃起,由上而下,巨大的板斧冲着叶无忌的脑袋劈下。

    叶无忌脚下一动,身子高高跃起,瞬间升到和陈飞一样的高度,两把菜刀劈砍而出。

    当!

    菜刀和板斧砍在一起,叶无忌在空中的时候居然二次发力,一举超过陈飞,之后叶无忌身子使劲下压,狠狠的将陈飞压在身下。

    嘭!

    叶无忌猛地后退,诧异的看着陈飞,没想到陈飞的板斧居然有机关,后面的把能打开。

    看着陈飞手中的板斧变成了流星斧,叶无忌的表情没有变化,依旧大步上前,贴身战斗陈飞。

    陈飞看出叶无忌的意图,手中的流星斧舞的密不透风,不给叶无忌接近他的机会。

    叶无忌看见没有靠近的机会,瞬间后退,之后身子一转,就这么消失在陈飞的眼前。

    陈飞愣了一下,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眼前多了一把菜刀,径直飞向他。

    陈飞慌忙之余去挡菜刀,却没想到此时的叶无忌已经出现在他的头顶,陈飞一手遮挡叶无忌的攻击,一手去抓飞来的菜刀。

    就在此时,叶无忌一个诡异的翻身,居然没有砍陈飞,而是贴着陈飞的身体出现在陈飞的身后。

    叶无忌的刀架在陈飞的脖子上,轻声说道:“再见。”

    哗啦!啷当!

    陈飞手中的流星斧掉落在地上,双腿慢慢变软,最后跪在地上,头深深的低下,一副虔诚者的姿态。

    叶无忌这里战斗激烈,其他地方的战斗也不逞多让,特别是早就潜伏在宜城的血鼠,血牛,血虎,血兔四组,这四组从四面八方闹事,最后加入到血皇营中,可以说,没有血鼠四组的暗中闹事,宜城也不会乱的这么快。

    叶无忌觉得差不多收尾的时候,一个十多岁的女孩跑了出来,指着叶无忌大骂:“坏蛋,杀了我爹爹。”

    叶无忌看着小女孩,眉头一皱,而身边的水香赶紧说道:“这是陈飞的女儿。”

    叶无忌没有反驳,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转身,之后水香看见血龙出现在小女孩的身后,一刀砍下,女孩倒在了血泊中。

    “你干什么!”水香没想到血龙这么狠,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

    “叶无忌,你特么说话,为什么不阻止他?”水香在一片血迹中怒吼。

    叶无忌好半天才说道:“斩草不留根,春风吹又生。”

    听见叶无忌的话,水香瘫坐在地上,浑身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