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金生水的加入

    更新时间:2015-08-14 00:21:03本章字数:3033字

    当初叶无忌在拍卖会上坑了龙阳一把,金生水在一边,当时的金生水就已经怀疑叶无忌的身份了,现在再次看见叶无忌,金生水已经明白,当初的卖妖兽内丹和坑龙阳的其实是一个人。

    叶无忌也没有故弄玄虚,直接表明了身份,当金生水得知叶无忌就是血皇营的老大时,彻底被雷的无复以加。

    从金生水内心来说,他认为叶无忌就是一个无赖,一个死不要脸的无赖,可是现在这个无赖居然是青龙省最大的一个势力的老大,并且大本营就在凤凰城。

    “你真的是叶无忌?”金生水还是不敢相信。

    叶无忌摊了摊手,“如假包换。”

    “用什么来证明你就是真的叶无忌?你知道,我是一个商人,我利益至上。”金生水很小心的问道。

    叶无忌笑了,看着金生水说道:“你如果信了,我就是,如果你不信,我就不是,信与不信,在你。”

    金生水犹豫了,看叶无忌的样子不像是骗人,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叶无忌是不是装出来的这幅样子。

    “叶先生,你等我一会,我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

    “不用试了,叶大哥说的话,从来不会错。”

    就在金生水站起来要出门打问的时候,九妹推开门走了进来,看着金生水说道:“金老板,难道我还不能证明叶大哥说的话是真的吗?”

    金生水认识九妹,当初去祝贺叶无忌的那些人中,就有金生水,对九妹的容貌,金生水记忆深刻。

    现在连九妹都说叶无忌说的话是真的,看来就是真的了。

    “叶老大,多有冒犯,还望海涵。”如同金生水自己所说,他是一个商人,利益至上,没有必要惹叶无忌,所以,金生水很客气的说道:“叶老大的意思我懂了,不过亲兄弟明算账,从我这里拿走的紫晶币和灵石,是不是要用一件东西作抵押?”

    “这没有问题,这是血皇营总部的地契,为期一年,一年之内,我把在你这里所有借的灵石和紫晶币全都还给你,到时候我再把地契拿走,如何?”叶无忌也没有为难金生水,因为没有必要。

    “好,叶老大爽快,我金生水也不是小气的人,那就这么决定了,地契我收下,每个月让人来取紫晶币和灵石就行。”

    “那就多谢金掌柜了。”叶无忌笑呵呵的说道。

    “利益,一切都是利益。”金生水虽然这样说,但这件事情他一点利益也没有得到。

    “金掌柜的恩情,叶某人铭记于心,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开口。”

    “一定,一定。”金生水一边点头一边送走了叶无忌。

    等到叶无忌离开,金生水对身边的人说道:“查一查叶无忌的来历,这小子他日必成大器。”

    “叶大哥,为什么要把地契压在那里?金生水也敢要,难道不怕在凤凰城除名?”九妹一边走一边嘀咕。

    叶无忌摇了摇头,说道:“这一点你就不如水香,看事情要看内在,像看人一样,不要光看表面。”

    说着,叶无忌解释道:“金生水的背景我查过,虽然是金家嫡系,但是因为父母早亡,所以没有在家族得到重用,不然也不会把他安排到凤凰城,要知道金家的势力在龙都。”

    “金生水的背景这么强大?”九妹不可思议的问道。

    “不是他的背景,是他所在的家族很强大,不过他就不行了,他只有凤凰城这么一所交易所,他在家族的地位很玄妙,虽说是嫡系,但还不如分支,这也是因为他大伯看不上他, 因为当年他爸是家主。”说着,叶无忌叹了口气,说道:“哎,这就是大家族,冷暖自知哟。”

    “那这么说,他也挺可怜的。”九妹说道。

    “不是可怜,是非常可怜,可怜的都已经有点苦逼了。”

    “不过这和他手下地契有什么关系?”九妹终于想起叶无忌还没有回答她最开始的问题。

    叶无忌也没有隐瞒,把他的猜测告诉了九妹,“因为他害怕,他不知道我的背景,如果猜得不错,他现在已经在查我的背景了,怕我是和金家有关系的人,不过他查不到,所以晚上的时候,他会亲自把地契送回来,并且还要求我帮他。”

    九妹一直相信叶无忌,所以叶无忌这么说了,那金生水晚上就一定会来。

    果不其然,金生水对叶无忌的背景和来历一无所获,金生水纠结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丢掉小心的包袱,带着血皇营的地契,前往血皇营的总部。

    叶无忌端着一杯茶,坐在会客厅等着金生水,金生水见到叶无忌的时候,很恭敬的说道:“叶少,这是您落在我那里的东西,我给您送来了。”

    叶无忌放下手中的茶杯,示意金生水坐下,之后轻声说道:“金掌柜,没有查到关于我的信息?”

    金生水苦笑一声,“瞒不过叶少。”

    “不过我对金掌柜的背景和遭遇倒是了解了不少。”叶无忌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金掌柜被金家用手段半逐出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但同时也感到庆幸。”

    “什么意思?”金生水问道:“叶少的意思很难懂。”

    “金家已经达到巅峰,不肯能再继续发展,没有新鲜的血液加入,金家只能是百年前的金家,不过不得不承认,金家没有退步,倒是很令人刮目相看。”

    “叶少有话不妨直说。”

    “那金掌柜有事情不如先说。”叶无忌端起茶杯,一副早已了然的姿态。

    “叶少,不得不说你很聪明,但是你的样子告诉我,你很自傲,或者说自负,这样,我不敢说我想说的话。”金生水一直活的很小心,生怕做错事,被金家的人抓到把柄,那样,他永无回金家之日。

    “算了,不做样子了,金生水,你想要重掌金家,必须有我的帮助,我答应你,让你重掌金家。”叶无忌霸气的说道。

    不过如同一潭死水性格的金生水却不为所动,而是小心的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如果你不相信我,你今天就不会来。”叶无忌说完继续说道:“任谁被这样对待也不会好受,何况是一个有能力的你。”

    “好吧…”金生水低下了头,“我被你说动了,确实,你刚才的话都说对了,我不甘心,凭什么我父亲失踪之后我就被排挤了?我是家族少主,现在落得这般田地,如果不是大长老还活着,我现在都已经被那些人整死了,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抬起头的金生水,眼中充满了仇恨和不甘,虽然都知道他是金家的嫡系,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已经被内定为少主,就连水香都没有调查出这点。

    叶无忌也很意外,不过这对叶无忌来说,是一个好事,以后帮金生水重掌金家的时候,起码名正言顺。

    “金生水,我知道你内心充满了不甘,不过现在的你,没有能力夺回家主之位,而我的加入,起码给了你希望,这么说吧,你发展了这么多年,一直走不出凤凰城, 为什么?因为你怕,怕你走出了凤凰城,金家的人对你下手,但是有我的存在就不一样了,青龙省任你发展,如果金家的人敢来。”

    说到这,叶无忌顿了一下,说道:“来一个埋一个,来多少埋多少。”

    金生水抬头看着叶无忌,突然跪了下去,诚心的说道:“如果叶少能帮我,我愿意为叶少效犬马之劳。”

    “大丈夫说话,一言九鼎,驷马难追。”叶无忌说道。

    “忠心不二!”金生水咬着牙说道。

    “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兄弟,血皇营就是你最大的靠山,我不倒,你永远站着。”叶无忌豪气冲天的吼道。

    有了金生水的加入,灵石和紫晶币的困境自然而然的解开了,而金生水也在凤凰城除外的几个城池建立起了交易所。

    而金生水的凤凰交易所因为有血皇营的帮助,在其它城池的交易所也是欣欣向荣,其他交易所也知道凤凰交易所和血皇营的关系,所以不敢与凤凰交易所争锋,只能老老实实的看着凤凰交易所膨胀式发展。

    叶无忌不担心金生水反水,叶无忌看人一向很准,就像是丁丁一样。

    丁丁很出色,在血皇营修炼也很卖力,和他那个娘炮的弟弟,简直就是爹妈。

    丁浩野吃不了苦,修炼的时候偷懒,耍滑,自从知道叶无忌要带他参加任务,在血皇营傲娇的不行,见谁和谁说他是天才,连叶少都看重他。

    这话早有人传到叶无忌的耳朵里,不过叶无忌没有在意,丁浩野就是一个小孩子心态的青年,一直在他姐姐的羽翼下成,这次带丁浩野一起,叶无忌也有改变丁浩野的想法。

    一个男人,不能说要做一番大事业,也不能说非要顶天立地,但,一定要有男人味,不能像一个娘炮一样,这样的男人,谁见了都恶心,叶无忌不希望因为丁浩野这种性格,而把潜力无限的丁丁逼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