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温馨短暂

    更新时间:2015-08-05 18:59:48本章字数:3074字

    老板表现的很是悲痛,至少看上去是这样。

    “对了,你店里的面包车牌号是多少?”

    龙紫衣想起,张强门口的空地上停着一辆面包车,当时没注意。

    老板报了一个车牌号,龙紫衣再次打电话给组长。

    牌号很快得到了确认,是五金店的车。

    龙紫衣带着老板立刻前往那里。

    组长他们已经等在车旁边了,老板拿出备用钥匙,打开车门,检查了一下,渔具都在,倒是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

    线索好像又断了。

    “你们以前常去哪个水库?”

    组长问道。

    老板想了想,说道:“倒也没什么固定的,其实,我们平时都工作忙,没什么时间去水库,基本都是在鱼塘里过过瘾。”

    组长不再说话。

    给老板打了个收条,面包车暂时先留下来,毕竟这还是证据。

    送走老板后,组长问龙紫衣,“你有什么看法?”

    明白组长是什么意思,“怎么说呢,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件事跟五金店老板无关,但理智让我不能这么认为。”

    看到组长没有说话,龙紫衣问道:“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凉拌!”

    对于这个无厘头的案子,组长没好气的嘟囔一句。

    回到队里,龙紫衣发现楮墨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她也没去追究。

    组长向队里汇报了案情,然后订制侦查方案。

    接下来的几天,龙紫衣和同事们在各个鱼塘和水库之间来回奔波,可是并没有什么线索。

    期间,小林打来电话,确认了死者张强,解剖后,确实消失了。

    龙紫衣心里隐隐感觉到,这又是一起超出她们工作范围的案件。

    楮墨这几天有点背,好不容易去趟摸吧还被警察抓了,要不是局子里有人,这会估计还在号子里待着等发霉呢。

    看到办公室里没人,楮墨旁若无人的把桌上的招待茶和招待烟装进自己的包里。

    出门的时候,还随手给看门的大爷扔了一包,把老头感动的眼泪哗哗的。

    为了给自己压压惊,楮墨决定,今晚去个高档点的地方,洗头房!

    买了半斤卤猪嘴,感觉不怎么够吃,就又去回坊买了只烧鸡,顺便捎带买了两瓶西凤酒,买完这些后,他哼着小曲,跨上那辆拉风的杜卡迪999,在旁人惊羡的目光中,一轰油门,留下了一个传说......

    回到火葬场的时候,正赶上下班。

    林欣,就是那个尸体美容师,她穿着黑色吊带小背心,配着牛仔短裙,胳膊上挎着小坤包,脚下一双高跟凉鞋,走起路来“踏踏”作响。

    “咦,小林下班啊,今晚别回了,哥请你吃完呗。”

    每次见到林欣楮墨就忍不住调戏一番。

    “楮墨,你还活着呢?”

    林欣没好气的嘲讽。

    “喂,小妞怎么说话呢,几天没收拾你,皮痒了是吧!?”

    楮墨恶狠狠的说道。

    “切!”对于楮墨林欣根本就不甩,“来楮墨,姐就站在这里,你来收拾吧!”

    楮墨猛然向林欣冲过去,想要抱住她。

    林欣没有动,等到楮墨就要近身的时候,突然侧身,抬脚,一个漂亮的侧踹,正正对上楮墨扑过来的脸!

    “啊哦!~”带着惨叫,楮墨仰头倒了下去。

    “我就知道会这样!”

    楮墨恨自己不争气,每次都这样的下场,可每次都忍不住去调戏!

    “小弟弟,你这是怎么了?走路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林欣在楮墨身边蹲下身子,轻轻摸了摸他的脸。

    不等楮墨挣扎起身,林欣笑呵呵道:“好了,小弟弟,你自己一个人玩吧,姐姐就不陪你了,拜拜!”

    楮墨好不容易爬起来,对着林欣的背影得意的喊道:“喂,小妞,你今天穿大红色,够辣的啊!”

    在林欣蹲下的时候,楮墨飞快瞟了一眼。

    林欣知道,自己又在这个猥琐的家伙面前走光了。

    “楮墨,你个大混蛋,大流氓!”

    对楮墨竖了个中指,林欣头也不回的出了大门。

    楮墨满意的吹着口哨,目送林欣走远。

    “楮墨,你小子又耍流氓啊?”

    一个带着上海口音的声音从楮墨身后响起。

    “金叔,还没下班啊?”

    楮墨笑着跟来人打招呼。

    “你这不是废话嘛,我说你小子每次都调戏人家小林,你要是想追,你就上啊,每次都这么猥琐,哪个女孩会喜欢你这样啊!”

    金叔,全名金宝来,上海人知青,火葬场现在的所有者。

    看到金叔又要给自己上课,楮墨赶紧转移话题,“我说金叔,你就别给我上课了,有功夫还是赶紧考虑考虑你闺女的终身大事吧,要不然,等你挂了,这么多家产给谁啊?!”

    “你个小赤佬,就是属狗的!要不是雨晴的妈妈把你交代给饿,阿拉才不要管你咧,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要是雨晴还在,她一定会伤心的!”

    金叔一着急,上海话加上陕西话一块蹦了出来,音调很搞笑。

    只不过楮墨却没有笑,听到雨晴这个名字,他突然沉默了。

    金叔正骂的上瘾,却发现楮墨不吭声了,暗叫一声,“坏啦!”

    “那个什么,楮墨啊,其实吧,雨晴的事已经过去了五年了,你也不要再难过了,嗨......”

    金叔觉得自己平时的嘴挺能说的啊,为什么一到楮墨这,就连劝人都不会了。

    感受到金叔的不安,楮墨强装出一副笑脸,“金叔,别说了,这么多年这些道理你都说了无数遍了!”

    “那你还转不过来这个弯?”

    金叔瞪着眼睛,怒其不争!

    “金叔啊,这些道理其实我也懂,但是这人吧,有时候就是这么回事,算了,不说了!”

    楮墨不想再让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你今晚要不别回了,你看我买了点熟肉,咱去喝一杯!”

    金叔也失去了说话的欲望,他摆摆手,“行了,你婶子已经在家把饭做好了,我回去吃。”

    想了想,金叔忍不住再次说道:“你小子给我好好想想,成天这么堕落下去像什么样!”

    最终,金叔带着遗憾的离开了。

    楮墨伸出舌头,舔去嘴唇上那丝若有若无的苦涩。

    西边天空被太阳染的通红,楮墨点燃一支香烟。

    随着一股青烟冉冉升起,他的思绪也飘然远去......

    夏天的早晨天亮的很早,龙紫衣再次从办公室的桌子上醒了过来。

    对着镜子看到自己的脸庞因为经常熬夜变的失去原有的光泽,龙紫衣叹了口气,这就是追求理想的代价。

    同事们一个个的清醒过来,习惯的相互问好,然后拿起洗漱工具走进洗手间。

    手机响了起来,是母亲打来的。

    “紫衣,醒了吧?昨晚又熬夜了吧?一会妈给你送鸡汤,熬了一晚上了,好喝着呢!”

    母亲的体贴,让龙紫衣心里暖暖的,只不过自尊心小小的做了一下怪,“妈,我现在又不是孩子了,不用给我送了,我自己买点早点就行,再说了,还有这么多同事呢,我一个人喝不合适。”

    “怎么不是孩子?你在妈眼里,永远都是个孩子,你就不要管了,鸡汤我做了很多,肯定够喝的,对了,你还想吃什么?要不我买点楼下王记的包子,你从小就爱吃这个。”

    母亲有时候也是个顽固的种群,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龙紫衣也就不在抗拒,“那好吧,我是真饿了,现在都能吃下一头猪,您可得快点来啊。”

    女儿的撒娇让母亲很满意,高兴的答应了一声。

    挂了电话,龙紫衣开始洗漱,脑子里却全部是母亲炖的鸡汤味道,忍不住大喊一声:“哎呀,太折磨人了!”

    母亲的速度很快,只不过跟她一同前来的还有公安局长林泉,陪同的是几位局里的领导。

    “林局,您来了!”

    “哎呦,林局来了,大家快过来,领导来看望大家了!”

    局长的出现让刑警队一阵鸡飞狗跳,毕竟现在都是熬夜加班的人刚起床的时间,这种丑态,平时他们都习惯了,反正大家都是一个德行。

    可是现在就不行了,这可是局长亲自来了。

    “好家伙,我是不是走错地方,打扰到你们了?”

    林泉的起色不错,顺带开了个小玩笑。

    旁边主管刑警队的副局长连忙说道:“都是帮粗人,林局,让您看笑话了。”

    林泉摆摆手,“什么笑话不笑话的,同志们都很辛苦,是我们这些做领导的对大家关心不够!”

    知道林泉也是刑警出身,这种事情应该也是习以为常的,副局长也就不再说什么。

    “好了好了,大家都别围住了,都先去吃饭,伟人曾经说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刑警们这才散去。

    “紫衣啊,让我看看你妈妈给你带的什么好吃的!”

    在警队,林泉从来都不掩饰自己对龙紫衣的照顾,林局跟龙紫衣的父亲曾经是战友,这在刑警队也不是什么秘密。

    “老林啊,刚好你也来了,我昨晚熬得鸡汤,你也来尝尝。”

    龙紫衣母亲笑着招呼大家过来喝鸡汤。

    林泉没有拒绝,接过龙紫衣母亲递过来的小碗,喝了一口,“哎呀,还是这个味道,嫂子,我可是好多年没有喝过你熬的鸡汤了!”

    “好喝你就多喝点,我做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