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来到千阳

    更新时间:2015-08-09 14:26:28本章字数:3140字

    楮墨冰冷可怕的杀气在龙紫衣的注视下,渐渐融化,然后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龙紫衣,转身离去。

    他的背影显得有些悲凉,龙紫衣的心脏隐隐作痛,眼泪情也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我这是怎么了?”

    感觉到脸上有些冰凉,龙紫衣用手一摸,竟然是眼泪。

    “唉~”

    林泉的叹息声拖着重重的长音。

    事情的发展实在出乎预料,龙紫衣站在楼道发起了呆,等她反应过来时,已经没人了。

    知道林泉心在心情不好,就没敢去打扰,直接下楼了。

    “好吧,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还得靠我们自己对吧。”

    组长听到龙紫衣的汇报语气中带着几分高兴,不管怎么样,案子又回到了自己的手里,这是值得高兴的。

    龙紫衣的心里可没有那么轻松,经过那晚以后,她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好多人类无法招惹的东西,这些家伙时刻企图着人类生活的世界。

    “老大,这是在市交通部门筛选出来的交通监控录像,里面显示的是张强驾驶的面包车在星期五下午的时候上了连霍高速,然后在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在千阳下了高速。”

    小李带来的消息让吴明他们有了一些期待。

    “可惜,千阳县的摄像头安装的不是很全面,看不到张强的具体目的地,但是我查了资料,千阳这里有着陕西最大的水库之一,冯家山水库,平时这里垂钓的人很多,所以我猜测,张强的最终目的地就是这里!还有,张强的老家也在千阳!”

    “很好,既然目的地已经确认,那大家立刻准备一下,时间不等人,我们马上出发!”

    龙紫衣他们,一行五人,开着两辆SUV,在吴明的带领下向千阳奔去。

    三个多小时后,他们已经到了水库旁,可当他们看到这里的景象后,都傻了......

    “小李,你好像没有说这个水库有这么大?!”

    吴明有气无力的埋怨道。

    “那啥。”小李弱弱的反驳,“老大,我记得我说了,冯家山水库是全省最大的水库之一......”

    “我去!”

    冯家山水库总长度将近200公里,平均宽度20公里,想要在这么大的地方找到一个人曾经钓鱼的痕迹,无异于大海捞针。

    好在吴明也喜欢钓鱼,他知道钓鱼人的一些习惯,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去当地人那里打听。

    车子开到了水库边上的一个村子里,这里很多农户都把自己家改成了农家乐的形式。

    看到吴明他们开着警车进来,路边的村民也没当一回事,开着公车来玩的人实在不在少数。

    “老乡,你好我们是西安来的,想打听一下,如果想要钓鱼,哪个地方好点?”

    吴明拿出香烟,给老乡们散了一圈。

    看到吴明的态度不错,老乡们也热情起来。

    “这地方这么大,钓鱼的地方多了,从咱这往外走一百米,就能钓鱼,不过,这地方平时来的人多,钓位可不好找。”

    老乡指着一个方向对吴明说道。

    “哦对了,风来村离咱这海远不远?”

    吴明装作无意的问道,这个风来村就是张强的老家。

    老乡有些无语的看着吴明,然后用手再次指向路边。

    路边上有块路碑,上面的字有些模糊不清,但吴明仔细一看,还是看到了,风来村三个大字。

    这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既然找到了张强的老家,吴明也就先不着急了,对老乡了声谢,就准备找一家农家乐先吃饭再说。

    “你们还没吃饭吧?要不去饿家尝尝?你们吃了保准不后悔!”

    老乡察言观色的本事也很高,直接就猜中了吴明他们没吃饭。

    来这里是为了查案子,跟当地的群众打好关系在有的时候会收到意想不到的结果,所以,吴明并没有拒绝,跟着老乡去了他家。

    农家乐的装修很不错,现代化的设施不少,看得出这里的人生活水平不错。

    因为现在已经过了饭点,老乡家里没有外人。

    经过介绍,这个老乡叫张斌,地道的农民。

    据他说,风来村半分之七十是姓张,所以张姓在这里是个大姓。

    晌午的天气还是很热,不动都会出汗,张斌从冰箱里拿出冰镇的啤酒招待大家。

    吴明本来想拒绝,但又怕引起怀疑,几个大老爷们吃饭竟然不喝酒?这不科学!

    张斌的老婆在厨房里忙碌着,吴明他们就跟张斌在桌子上聊天。

    “老张,你们这的生意平时不错啊!?”

    张斌的年龄跟吴明相仿,既然已经熟悉了,称呼上也就变了。

    “还行,到了冬天就没什么生意了,而且你看,现在不是周末,人也不算多,可不能跟你们这些公家的人比,你们可是旱涝保收的。”

    张斌拿出烟来边招待客人,边回答吴明的话。

    张斌挺健谈,加上吴明刻意的套近乎,没多久就跟张斌打得火热起来。

    “哎对了,上个月我装修,碰到个小伙,他来家就是你们村子的,还是他给我介绍来这玩的,不知道你认识不认识他。”

    吴明装作不经意间突然想起来的样子。

    “哦?谁家的娃?叫啥名字?”

    “哦,好像叫张强,这娃可不错,我在他家买了点建材,他就给跑前跑后的,可是帮了我不少的忙。”

    “张强?哦,那我知道,按辈分算,他是饿孙侄子。这孩子确实不错,他爸在家里瘫着,下不了床,他妈没什么文化,全凭这娃小小年纪就去西安打工去挣钱,家里还有个兄弟,正在上高中,唉,这娃苦啊,哎对咧,前几天这娃还回来咧!看样子混的还不错,开着车回来滴!”

    张斌的话吴明心里一动。

    没多久,吴明就把张强的情况问得清清楚楚了。

    饭菜做好了,张斌去厨房帮着老婆上菜,龙紫衣也起身帮忙。

    简单的农家饭配着些纯天然纯绿色的山野菜,加上一些河鲜,吴明他们胃口大开。

    吃过饭,吴明他们决定先去张强家转转。

    张强的母亲已经前往西安认尸去了,家里只留下张强的父亲,他的二儿子从学校回来照顾。

    张强的事他们现在并不知道,所以看到吴明他们的到来有些惊讶。

    张强的父亲躺在床上,屋里散发出来的气味十分难闻,一个跟张强长的七分相似的男孩,正全神贯注的趴在桌子上学习。

    “你好,这里是张强家吧,我们是他的朋友,刚好到千阳出差,就来家里看看,不打扰你们吧。”

    “哦,不打扰,不打扰,快请进。”

    张强的弟弟连忙起身,把吴明他们让了进去。

    可是屋子里确实没什么地方可以坐,这让吴明他们有些尴尬。

    “实在不好意思啊,家里条件有限,怠慢了。”

    张强的弟弟表现的很成熟。

    “哦,没有关系,吴明站着就行了,对了,你是张强的弟弟吧?”

    “是的,您好,我是张杰。”

    感觉到家里来了外人,张强的父亲醒了,“小杰,家里来人了?”

    张杰走过去,扶着挣扎的父亲坐起来,“爸,是我哥的朋友来家里了。”

    “哦,那你还瓷愣啥,赶紧去给人倒水去啊!”

    张强的父亲说话都很吃力。

    “哎,不用,我们就是来看看您,一会就走了。”

    吴明阻拦住要去倒水的张杰。

    “哪有让客人来了连口水都合不上的道理,张杰你快去。”

    在对待客人的问题上,张强的父亲表现的很倔强。

    看到张杰去烧水,张强父亲有些歉意,“不好意思哈,家里就我们爷俩,连开水都没烧。”

    吴明他们示意没关系。

    “你们都是强子的朋友?强子没出什么事吧?前几天,强子他妈在邻居家接了个电话,啥都么说,就光让去西安一趟,是不是强子出事了?”

    张强的父亲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个问题让吴明他们很是为难,他们既不忍心骗这个可怜的中年人,也没办法说出残酷的事实。

    “有这事吗?我不太清楚啊,我最近一直在外地,要不这样吧,我尽快赶回去看看,不过您放心,张强应该没什么事的。”

    吴明只得出言安慰。

    待了一会,吴明就以还要赶回西安,就借口先走了,他实在不想呆在这里了,实在太压抑了。

    龙紫衣他们也是同样的心理,他们逃也似的离开了张强家。

    出了了张强家,吴明决定去水边看看,希望有所发现。

    根据张斌的指引,吴明带着龙紫衣他们,沿着一条小路,直直的到了水库边上。

    那里已经有不少人在钓鱼了。

    “我说老大,这帮人也真够闲的,这么大的太阳,也不怕中暑?”

    龙紫衣理解不了这些钓鱼人的心态,她觉得在大太阳底下钓鱼,简直就是在自杀!

    “呵呵,你不钓鱼所以你理解,我告诉你,这太阳就是再晒,该钓鱼还是得钓,这是一种境界,你不懂!”

    看着吴明向往的表情,看来他也没少这么干。

    走到跟前,吴明示意大家都轻手轻脚,钓鱼人最忌讳杂音。

    他自己掏出一根烟,递给旁边那个一直盯着水面的年轻人。

    “哥们,情况咋样?”

    年轻人接过烟,回答道:“今天不怎么样,可能天有点闷,鱼都不怎么张口,早上八点以前还行,钓了几条小鲫鱼。”

    “是啊,今天天气不怎么好,起亚有点低,估计晚上的话会好点。”

    吴明认同年轻人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