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紫衣惹祸

    更新时间:2015-08-10 20:06:17本章字数:3048字

    吴明他们在水库边上搜寻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天色渐渐开始黑了下来,在水库边看着日落,还真别有一番感受。

    几人一商量,决定就近住下,索性回到了张斌的家里,他们家是有客房的,条件还不错,最重要的是经济实惠。

    钓鱼人,也都回来吃饭,他们有些准备休息了,有些还要挑灯夜战。

    张斌家的院子里顿时热闹起来。

    这个时候能在这里吃饭的基本都是钓鱼人,这让大家都很有共同语言。

    吴明他们不动声色的混在钓鱼人中间,不时的也插嘴聊两句。

    钓鱼人吃饭都是凑活解决,他们来去匆匆,吃完饭后,有急急忙忙的赶去水库边了,剩下吴明他们几个。

    “怎么样?”

    吴明问道。

    “没有发现什么。”

    “什么都没有。”

    龙紫衣和同事们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样下去不行啊,我们在这里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实在不行就直接向张斌说明咱们的来意,也许他会知道点什么也说不一定。”

    龙紫衣有点病急乱投医。

    她的想法马上就被吴明否决了,“这样会打草惊蛇的,要知道,我们现在谁都不能信任,只能靠自己!”

    “好吧。”

    龙紫衣情绪不高的回应一句,倒不是因为吴明否决了她的想法,而是这个案子实在理不出什么头绪来,让她的心情很郁闷。

    “如果楮墨在这里,他会不会发现什么?”

    不自觉的,龙紫衣想起了楮墨。

    吴明觉得不能干坐在家里等,还是出去碰碰运气。

    为了效率几个人分头行动。

    龙紫衣一个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这里很安静没什么人,不远处就是水面,此时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水面上泛微弱的光亮。

    路越走越窄,路面也崎岖不平,龙紫衣开始打退堂鼓,就在她港一转身的时候,突然一个手电光照在了她的脸上。

    龙紫衣本能的用手挡住光线。

    “咦,大姐,你晚上一个人在这干嘛呢?”

    声音有些熟悉,等到手电光移开,龙紫衣看到,来人正是下午见到的张强的弟弟张杰。

    “你没回西安啊?”

    张杰对龙紫衣的出现很是疑惑。

    “哦,我们下午有点事没走成,晚上就住在这了。”

    龙紫衣编谎话的水平并不怎么样。

    张杰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龙紫衣看。

    正当龙紫衣不耐烦,要开口迅训斥的时候,张杰终于说话了,“你们不是我哥的朋友对吧?!”

    “啊!”

    冷不丁听到张杰的质问,龙紫衣心里有些慌乱,但刑警的心理素质使她立刻冷静了下来。

    “为什么这么说,虽然我跟你哥不怎么认识,但跟我一起来的那个吴明,确实跟你哥是朋友。”

    龙紫衣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行了,你就别装了,我哥这样的农村孩子,怎么可能有你们这样的朋友,而且我刚才在我叔爷那里看到你们的车了,你们是警察!我哥是不是真的出事了?”

    张杰毕竟是个孩子,他一直装作老城稳重的样子,但说道哥哥的时候,话语间止不住颤抖起来。

    “呃......”

    被人直接当面指了出来,龙紫衣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我哥是不是出事了,你说!”

    看到龙紫衣的表现,张杰哪能猜不到事情的真相。

    他失神的一屁股坐了下来,喃喃的说道:“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前几天回来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啊,我就知道,那天我妈接到电话,我就预感到我哥出事了,但是我不愿意相信......”

    张杰失魂落魄的样子让龙紫衣有些不忍心。

    虽然她看到过太多的死亡,但每当看到受害者家属悲痛欲绝的样子,龙紫衣还是不能释怀。

    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张杰,龙紫衣只能拍拍他的肩膀。

    “警官,你告诉我,我哥到底是怎么了?他只是受伤,人还活着对吧?!我妈只是去医院照顾他的,对吧!”

    张杰的每句话都带着期待。

    可是现实就是这样的残忍,龙紫衣不忍心再去欺骗这个少年,她咬了咬牙说道:“你哥哥,你哥哥已经不在了!”

    短短一句话,却把张杰一下击倒在地,因为天黑龙紫衣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能够想象到。

    男孩的哭声很难听,嘶哑中带着无尽的悲痛,龙紫衣伤感的看着张杰大哭,她这次没有再劝,他知道这个大男孩需要发泄。

    哭了很久,张杰哭累了,他凄声问道:“是谁?是谁干的?!”

    声音中,悲伤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深深的怨毒。

    “张杰,你别这样,你还有父母需要照顾......”

    龙紫衣对张杰的变化很敏感,她见过很多因为出现巨大变故,人的心性产生变化的例子。

    可是她还没说完,就被张杰很没有礼貌的打断了,“我不想听你的屁话,我就是想知道,是谁害死了我哥!”

    透过黑暗,龙紫衣都能感觉到张杰被仇恨充斥的感情!

    “张杰,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调查伤害你哥哥的凶手的,给我一点时间,我保证,一定会把凶手抓到的!”

    龙紫衣的保证并没有让张杰冷静下来,他反倒用讥讽的语气说道:“这么说,害死我哥的凶手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谁!呵呵,电视上说的还真对,警察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张杰你怎么说话呢!”

    虽然知道这孩子现在正在气头上,但龙紫衣还是有些恼怒。

    “哼,那你就继续查吧!告诉你,我会亲手把这个坏蛋揪出来为我哥报仇的!”

    张杰说完就掉头跑去,龙紫衣想要追,可是她实在不熟悉这里的路,加上路面难走,没多一会,张杰就消失在龙紫衣的视线里。

    “我去,我好像干了一件蠢事......”

    龙紫衣后悔把张强的死讯告诉张杰。

    怎么办,年轻气盛正式张杰现在经历的,谁知道这帮半大小子头脑一热闹出什么乱子来。

    不敢怠慢,龙紫衣拿出电话给吴明打了过去,“老大,你别骂我,我惹事了。”

    事情紧急,龙紫衣把事情长话短说了一边,虽然一开始就被打了预防针,但吴明还是气的够呛。

    几个人约好先去下午的张强家看看。

    到了张强家,好在张杰年纪毕竟小,准备的不充分,他需要先回家准备一番。

    “不要拦着我,你们这帮骗子!抢劫啦,救命啊!快来人啊!杀人啦!”

    被堵在家里的张杰急中生智的大喊起来。

    村子晚上本来就很安静,张杰这么一嗓子,全村都能听到。

    一瞬间,村子里所有的们都打开了,村民的手上拿着各式各样的家伙,急匆匆的向张强家集结过来。

    张强的父亲原本正睡着,却被突如其来的的变故吓醒了,“张杰,你这是干啥哩?”

    虽然父亲下不了床,但看得出来,张杰对自己父亲还是很敬畏的,父亲喊了一声后,他就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唯唯诺诺的说道:“爸,么事,我胡乱喊着玩尼!”

    父亲在屋里看不见外面的动静,倒是知道平时自己娃挺老实,也没怎么怀疑,“滚出去耍去,别吵饿睡觉。”

    “哦!”

    张杰用哀求的眼神向吴明他们示意出去说。

    村民们提着家伙赶到了,看到张杰和吴明像是认识开玩笑的样子,加上下午吴明他们来的时候很多人都见到了,知道可能是个误会。

    好在张杰平时的表现确实不错,几个年龄大点村民的训了他几句,以后不要再开这种玩笑,就都回去了。

    “走吧小伙子,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我请你喝一杯?”

    毕竟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加上平时就老实,张杰此时已经没了最初的那股戾气。

    他不说去,也不说不去,只是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走吧!”

    对付这种孩子,吴明很有经验,他把张杰的肩膀一搂,就向村口的烧烤摊走去。

    村口是村子最热闹的地方,这里有几个小卖铺,也有几个小饭馆,旁边还有一个最大的房子,门口挂着“活动中心”几个字,此刻的里面人声鼎沸,很多人在打麻将。

    这一路赶的,龙紫衣他们也是出了一身大汗。

    “老板先来几瓶啤酒,一半常温一半冰的,然后在来两斤五花肉。”

    烤肉摊上没有多少人,村民们没有撸串的习惯,钓鱼的人却还没到夜宵的时候。

    老板端上啤酒,把瓶盖打开后,吴明也没招呼其他人,直接拿起酒瓶就吹了起来。

    其他人也学他的样子,直接拿酒瓶喝,龙紫衣文雅点,拿过塑料的一次性杯子,兑了一半冰一半常温的啤酒,小口的喝了起来。

    张杰局促的看着他们,不知道心里在想这什么。

    “喝啊,你不渴啊?”

    吴明一口气干了一瓶啤酒,看到张杰没有动,急拍了他一巴掌,然后把一瓶啤酒硬是塞到了他的手里。

    龙紫衣递给他一个杯子,张杰这才把啤酒倒在杯子里喝了一口。

    几个人没有说话,都在默默完成自己“任务”。

    不一会,七八个空酒瓶就扔到了脚底下,而张杰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酒的关系,渐渐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