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乡村往事

    更新时间:2015-08-11 20:50:59本章字数:3102字

    喝了点酒后,张杰的话多了起来,不是的说着跟哥哥以前的事情,吴明他们也不忍心打断,都默默的听着。

    “张强前段时间回家都去了什么地方或者做了些什么,你还记得吗?”

    看到张杰不在那么抵触了,吴明道。

    张杰想了想,然后摇头,“我哥不经常回来,前几天回来的时候还带我在这里吃了次烧烤,他从小就喜欢钓鱼,这次回来就没出去过,一大早就出去钓鱼了。”

    “那平时他经常去的地方你知道吗?”

    吴明追问道。

    “我哥以前钓鱼都是在村子附近的那个湾子里,只不过这次回来发现那里的人太多了,一点空位都没有,所以就换了个地方......”

    张杰说着说着,眼里露出了一丝敬畏的神色。

    龙紫衣敏锐的扑捉到这个神情,“是什么地方?”

    “是......”张杰有些犹豫,目光也闪躲起来。

    龙紫衣没有开口逼迫,她怕引起张杰的反感。

    “其实那个传说都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还没出生呢。”没人逼迫自己,让张杰心里很舒服,他开始向吴明他们讲述村子里的一个禁忌。

    “其实村子里的北面还有一个小水库,那里原本是也是冯家山水库的一个支流,但因为一些原因,在几十几年前被村子里的人给封住了,但奇怪的是,那里没有水源,但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没有干,据村里的大人说,那里的水位一点变化都没有,跟几十几年前一模一样!水质都没咋变,还是那么清!”

    张杰的话有些玄乎,吴明他们知道,在中国的每个村长或多或少的都存在一些传说,很多并不用当一回事。

    “那里一直是我们村子的禁忌!大人从不让小孩去那里,有一次,我嘴馋了想吃鱼,你别以为我们住在水边想吃个鱼还听不容易,其实你们这么想也对,以前我们没事可以去下网或者钓鱼,但这些年,外人来的太多了,鱼越来越不好钓了,下网也被禁止了,所以我们想吃鱼也得去买。”

    张杰虽然在笑,但笑容里有着几分凄苦,“我们家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家里就靠我哥这么一个挣钱,我还要上学,哪有闲钱买鱼吃啊,所以,我就想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地方,因为有一次,我们几个村子里的男孩子,打赌看谁胆子小不敢去那里,我们几个人都去了,当时看到水面上有不少大鱼在那里!可还没仔细看清楚,就被大人发现,回去以后我们几个孩子都被好好的收拾了一顿!”

    吴明有些奇怪,在他的印象中,这些忌讳一般都是大人吓唬小孩子的把戏,但现在看来,那个地方确实有些不对劲,要不然村里大人为什么会这么重视?!

    “那你知道不知道那这个地方发生过什么事情让大人这么害怕?”

    张杰被吴明的话问的有些愣,他不好意思的说道:“小时候听家里提过,但那时候年纪小,没记住......”

    吴明他们都有些郁闷,怎么到了关键时候就忘了呢,这孩子真是耽误事。

    最后,张杰喝了很多,一会哭,一会笑的,终于趴桌子上睡着了。

    烤肉摊老板示意他们没事,都是村子里的孩子,让吴明他们不用管。

    吴明他们不可能把一个孩子扔到酒桌上不管,但知道张杰家的情况,瘫痪在床的父亲不可能照顾他,没办法,只能把张杰扶进烤肉摊老板的家里,由他照顾。

    看到天色已经晚了,吴明他们给老板交代了一下,也回了农家乐。

    张斌还没有睡觉,正等着他们,“回来了,玩的怎么样啊?”

    看到他们进来,张斌连忙站起来。

    “老张还没睡休息呢,实在不好意思啊,我们在外边待的有点晚了。”

    吴明歉意的说道。

    “么事么事,我现在天气热,我也睡的晚,你们现在洗澡不?水都已经放好了,随时都能洗。”

    农家乐的条件不错,每个房间都有厕所,就是洗澡是公用的。

    龙紫衣类了一天了,感觉身上潮乎乎的很难受,她要求第一个洗澡,大老爷们哪能跟她抢啊,都纷纷在院子里坐了下来,张斌马上就端上茶水。

    “茶不好,你们别在意啊。”

    张斌不好意思的说道。

    “嗨,什么好茶坏茶的,我们一帮大老粗也尝不出来,哎,老张别忙活了,你也坐。”

    看到张斌忙活,吴明于心不忍,招呼他坐下。

    “老张啊,你们家在风来村住了多久了?”

    吴明递给张斌一根烟。

    “啊,我也不清楚到底住了多久,看我们家的祖祠里的家谱,最少也有是几代了吧!”

    张斌挠了挠头回答道。

    “嚯,那可是原住民了啊,对了,有件事我想问问你啊。”吴明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问道:“听说你们村附近还有个小水库?那里的大鱼可是不少是不是?”

    听到吴明问的那个地方,张斌的脸“唰”的一下就变了!

    “没,没有这个地方!绝对没有!”

    张斌并不是一个习惯说谎的人,虽然在极力否认,但吴明他们都看得出来他在撒谎。

    知道自己骗不了人,张斌有点焦虑,“老吴,不管你从谁哪听到这个地方的,但听我一句劝,忘掉这事吧!真的,那个地方真的不能去,别为了几条鱼,把命都搭在那里!”

    张斌的话很诚恳,但显然不能让吴明他们满意,“老张,你也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稀奇古怪的事情我们见得多了,你也别多心,我们没其他想法,就是单纯的有些好奇,可能跟我的职业有关系。”

    听到吴明说只是单纯的好奇,张斌顿时松了口气,“相信我,那个地方真的非常可怕,你们千万不要去,那里真的......死过人!”

    张斌越是这么说,吴明他们越是好奇。

    “什么情况?咱们就当闲来无事随便聊聊呗。”

    知道这帮城里人“闲的蛋疼”整体到处寻找刺激,如果不把那里的可怕说清,这帮人还不知道会搞出什么幺蛾子出来,张斌索性点起一支烟,缓缓的道来。

    “其实这件事一直都是我们村的禁忌,谁都不能提,要不是害怕你们自己悄悄跑过去,到时候出了事我这辈子都不会安生的。”

    张斌的话里带着深深的无奈,让吴明心感惭愧,这也算是欺负老实人了。

    “事情发生已经是三十多年前了,我记得大概是八十年代左右,那时候我们村里还有不少知青,那时候我还不到十岁,整体跟着这帮知青到处乱跑,那时候的生活水平可不比现在啊,穷啊!而且,就算有钱你什么也买不到,不过你知道,这帮知青都是城市来的,见过大世面,到这里就什么都不怕,没事就偷鸡宰羊的,我也就是这么成天跟他们瞎混在一起,吃喝倒还真不发愁。”

    张斌自嘲的笑了笑,然后继续道:“有一天,不知道是谁先发现的,村子后面的一条河里竟然漂着不少鱼,这些鱼还都很大,最大有这么大!”

    张斌冲着吴明他们比划了一下,大概得有1米5的样子。

    “这么大的鱼可是少见,何况还是一大群!整个村子都轰动了,全部跑去看大鱼去了!这些大鱼都在水面上不怎么动弹,有村子里的老人说,这些鱼长这么大已经成精了,不能捞上来吃,那个年代村子里还是很迷信的,对于老人的话,村子里的人都记在心里,没人敢去打捞,可是那帮受过文化教育的知青,可就顾不了这么多了,他们只相信GCD和毛爷爷!老人的话他们根本不听!”

    说到这,张斌一阵唏嘘。

    在那个年代,早被饿红了眼的一帮天不怕地不怕的知青,没有任何顾忌,打捞起不少大鱼,而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吃!

    村民们虽然被鱼肉的香味所吸引,但他们知道这种东西还是不要碰的为好,甚至连平时贪吃的孩子,这次都被家长们强力的约束起来,绝不能碰那些鱼肉!

    果然老话说得好,“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没过多就,这帮知青就开始陆续出事了。

    他们一开始表现的非常饥饿,见到什么都想吃,甚至那些地里还没有成熟的庄稼,都遭了殃。

    村子里养的那些牲口,更是遭到了祸害,仅仅两天功夫,全村竟然连一个活着的牲口没看不到了!

    用张斌的话说就是这帮知青的眼睛都是绿的!

    意识到情况不对劲的村民们,赶紧商量对策,可是,还没商量出什么结果的时候,村子里就出了更大的事情!

    有人死了!

    死的是一个知青,这个人是这帮知青的头目之一,因为身强力壮,加上胆子大,平时就横行霸道的。

    不过这人每次在各村发生争端的时候,经常一马当先,风来村依靠这人打了好几次“胜仗”,所以村里人对他平时的嚣张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而这次,最先出事的也就是他!

    等村长带着人赶到的时候发现,地上只有一个“骨头架子”一样的尸体!

    要知道,这人几天前还是身高一百九十公分,体重九十多公斤的壮汉啊!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一个原本的大汉,几天时间就变成了这副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