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离府

    更新时间:2015-07-13 13:36:09本章字数:2192字

    根据原主的记忆,沧月很快就找到了柳丞相所在的院子。推开房门,此时的柳丞相还在对着原主母亲的画像发呆,沧月轻咳两声,柳丞相才发现了她。

    ”你来做什么?“许是沧月的到来打扰了柳丞相静思佳人,柳相的语气有些愠怒,声音里也带着来自玄灵久阶的威压,不过像这种小儿科的威压,沧月根本感受不到。

    ”娘来消息,说三日后会回府。"沧月淡淡道。

    柳丞相先是一惊,他的这位废物女儿竟能接下他的威压,而后则是大喜。”你说的是真的?你娘这么多年都没出现,为何唬在此时回来?柳丞相显然有些怀疑。

    “孤叫她回来的。”沧月实话实说,原主的母亲本就是她的手下,是当年安排好的,此时是用她之际,自然要唤回来。

    “那你早些年怎么不唤她回来?”

    “孤为何不能现在才唤她回来?“

    “好好好,只要珺儿愿意回来,不管什么时候都行。”柳丞相在确认他日思夜想的人儿真的会回来之后,语气明朗了不少。

    “母亲会在三日后归来,你且好好安排,孤要出府几日,你不必担心,三日后必回赶回。”沧月耐着性子慢慢说着。

    “何事出府?你没有半点灵力,若是在外面遇到强盗什么的可怎么办?”

    “孤的死活你就没管过,孤只是来告知你此事,而并非来征求你的批准。”沧月有些不耐烦了,平时也没见这人有多担心原主,现在得知原主的母亲要回来了到可是巴结她了。

    “为父知道怎么些年来忽略了你,但你也要想想为父的不容易啊,你又偏偏那么不争气,你叫我。。。”

    “孤并没有责怪你,你且放心,孤会平平安安的回来其他的不多说,待孤回来你再解释也不晚。”沧月说完,一个飞身便消失在柳丞相的面前。

    柳丞相愣了半晌,突然觉得他的这个女儿似乎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差,站在她面前总有一种想要臣服的感觉。

    柳丞相讽刺般的笑了笑,看来他和这个女儿还有很远的距离啊,得赶在珺儿回来之前重新建立好自己在黛月心中的形象,这么想了想,他扬了扬手,唤来了府上的管家柳四,吩咐他替大女儿准备一个最好的院子,里面的一切都用最好的,还嘱咐了一些事情,左右也就是要给柳黛月最好的,吩咐完了,才摆摆手让柳四离开。

    做好了一切,柳丞相才满意的回到座位,对着墙上那倾国倾城的画像中的女子温柔的说道:“是我忽略了黛儿,不过珺儿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一定不会让她再受半点欺负,珺儿,你真的要回来了吗?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吗?”

    这边的柳丞相对着画像自言自语,那边的沧月已经走在去往碧瑶拍卖场的路上了,沧月要去魔兽山里修炼,只有在魔兽山的深处才没有人打扰,但去那里之前,她需要一些工具。

    一路上,周围的嫌弃声,谩骂声滔滔不绝。

    “那不是柳家的大小姐吗?吗、这个废物也敢出门?”

    “好像就是她,长得还不错,可惜是个草包,还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

    “长得好有什么用,在这里,没有实力就什么都没有,真不知道柳家是怎么教的,柳家的二小姐不仅人长得温柔漂亮,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是个修炼天才,小小年纪就已经是灵士六阶!而且还十分有爱心,对这个草包嫡姐还很好,简直就是女神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啊!”

    “听说这为相符大小姐还很刁蛮任性,经常对二小姐恶言相对,真是不知好歹。”

    “说不定她就是嫉妒宛若仙子的柳二小姐!“

    ”没错没错。“

    类似的话语络绎不绝沧月却懒得理会,这些人类会在背后嚼舌根,自然品行也好不到那里去。当然了,沧月乃上古神明,也不屑于人类计较,可笑的是,这些渺小的人类用着她的灵力生存还在好、这里骂她废物。

    在不绝的议论声里,沧月终于找到了碧瑶拍卖场。

    ”小姑娘,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门口的守卫凶神恶煞地说道。

    ”孤为何不能进?“

    “瞧你这小身板,能干什么?还是滚回家绣花吧!”

    “唔."沧月有些恼怒,自己绣不绣花与他们和干?刚想动手,一道醇酒般的声音响起。

    ”想必这位便是柳姑娘吧,柳姑娘光临本拍卖场,实在是在下的荣幸,请进吧、“寻着声音望去,一个身着淡蓝色长袍,举止优雅的谪仙般的男子赫然出现在眼前。

    ”少主!“刚刚还凶凶的守卫一见这位男子立马毕恭毕敬的行礼。

    沧月想了想,眼前这位男子应该就是碧瑶拍卖场的现任掌管着——宫明月。碧瑶拍卖行遍布整个神逝大陆,而到了现任少主当家后生意更是红火,连原主都有些了解,当然了,原主会了解也是因为这位少当家的十分英俊,你猜对了,原主是个花痴。沧月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类有两下子,能管理好这么庞大的家业。

    "宫少主客气了,不知孤现在能否进入贵场?”沧月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这是自然,柳姑娘且随我来。”宫明月先是被沧月冰冷的语气惊的一愣,但很快便恢复了原状,客气地对沧月说道。

    “多谢。”

    宫明月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沧月也没客气,直接大踏步走去。在宫明月的带领下,沧月很快便来到了场中心。

    “方才我的手下对柳姑娘多有冒犯,这是你本拍卖行的贵宾卡,希望柳姑娘收下,以减轻在下的愧疚之心。”宫明月温柔的说道。

    “孤从不随意接受他人之物,这是孤的一些丹药,孤便以此换少主的贵宾卡,如何?”

    “那便随柳姑娘所言吧。”宫明月想着,传言中这个位柳家大小姐刁钻任性,如今看来传闻有假,这位柳姑娘为人倒是平和,只是性子冷了些罢,身上不仅没有那些贵族小姐的傲气,反而更多的是令人臣服的威严,这真的是一个废物草包小姐能拥有的气场吗?仔细想想,虽然这位柳姑娘不如传闻中那么不堪,但听说在柳府不怎么受待见,想来这拿出来的丹阳也不会太好,不过今天着实是自己有错在先,不管等下这位柳姑娘拿出什么丹药,自己也认了。

    "少主请过目。“沧月用精神力从手链里取出几瓶丹药。

    宫明月接过丹药,用鼻子闻了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