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又有意外

    更新时间:2015-08-16 22:46:42本章字数:3359字

    “你说什么?我刚才没听清楚。”高阳转头诧异的看着赵青颜。

    赵青颜提着手中的那青龙玉坠,眼神有些兴奋的说着:“我说我们现在去开*房。”

    “我告诉你,我可不是随便的人。”高阳立刻一本正经的说着。

    赵青颜一挑眉,看着高阳,也是一脸正经的说着:“我可没心思给你开玩笑,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好吧,其实也没必要去宾馆,回我那里就行了。”高阳之前也只是随口一说,他当然知道赵青颜是急着想研究刚买的玉坠。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赵青颜一脸恍然,拦下一辆的士,拉着高阳就上了车。

    高阳心头苦笑:这赵青颜还真是个追求‘道’狂热分子,用得着这么猴急吗?

    高阳二人刚走,一个店铺中走出来两人,那皮肤黝黑的家伙低声说道:“标哥,那不就是那晚坏我们好事的小子吗?想不到他身边又换了一个妞,啧啧,那妞身材真他娘一个好啊,那屁股,那腰……”

    “啪!”

    黝黑家伙话还没说完,标哥就一巴掌拍在他头上,骂道:“你特么就知道看女人,特么的快追啊。”

    原来这两人正是高阳遇上秋紫陌那晚时的两个混混黄毛标哥与黑子,黑子挨了一巴掌后,收起了眼中的色光,赶忙向路边停着的面包车走去。

    二人上了车,快速的向高阳二人乘坐的的士车追去,好在前面是一个十字路口,而高阳所乘的的士车正遇上红灯,否则黄标二人也不可能追到。

    绿灯同行后,一时间车辆也不可能行驶得太快,黄标二人的车隔着数辆跟在高阳所在的的士车后。

    黑子犹豫了一下,方才微微转头说道:“标哥,那小子好像会两手,我们两个追上去怕是……”

    黄标双眼一亮,说道:“对,你不说老子还差点忘了,老子这就打电话让耗子他们调人过来,码的,这次老子要让那小子知道,抢我标哥看上的女人,后果很严重。”

    黄标说罢,掏出电话就开始拉人了,而的士车上,高阳也并没有察觉到隔着数辆车后跟着他的黄标二人。

    不久后,高阳与赵青颜回到了出租屋所在的那片旧城区,赵青颜下了车,急匆匆的向高阳租住的小区走去,看着赵青颜那猴急的样子,高阳摇了摇头后,跟了上去。

    高阳二人走后,黄标二人的面包车从后缓缓驶了过来,正见高阳转过一个巷道口。

    黑子看了看那巷道后,那边好几栋楼,建筑外观破旧,黑子不禁说道:“标哥,那边好几栋楼,怎么弄清楚那小子住哪栋?” 

    “啪!”

    黄标又一巴掌拍在黑子的头上,骂道:“你特么没长眼啊,你没看见其他几栋楼的阳台上,花盆里的花都枯死了,乱七八糟的,而且连衣服都没看到晒一件,你觉得会是那几栋楼吗?”

    “咦,还真是啊。”黑子一拍额头,而后转头对黄标说道:“标哥,你真是慧眼如炬,明察秋毫,小弟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犹如……”

    “啪!”

    黄标又一巴掌拍了过去,骂道:“少特么拍马屁,你先过去监视着,老子在这里等耗子。”

    “好的,标哥。”黑子屁颠屁颠的下了阶梯向那巷口跑去。

    回到出租屋,赵青颜直接坐在了沙发上,急忙忙的将青龙玉坠哪了出来,看着高阳站在一旁悠闲的抽着烟,她立刻催促道:“你还杵在那里干什么,过来看看啊。”

    高阳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烟,说道:“我这不是怕烟熏着你吗,你先研究着,我抽完就过来。”

    “算你识相。”

    赵青颜冷哼了一声,说实在的,她还真受不了烟味,当即也不再理会高阳,自顾自的研究起青龙玉坠。

    高阳好整以暇的坐在一旁看着赵青颜手中的青龙玉坠,心头不禁想着:这青龙玉坠里的灵气为什么会攻击我?难道是冲我体内的僵尸力量去的?

    高阳思忖之际,那边,赵青颜将青龙玉坠放在了沙发上,对着玉坠开始念念有词,纤纤十指灵巧的结着道家印记。

    高阳有些好奇的看着赵青颜,此刻的赵青颜神色肃穆,清秀的面上,似乎还蒙着一层淡淡的华光,竟然有一种出尘脱凡的气质。

    高阳不禁心道:想不到这母老虎平静下来还有这样美的一面,如果我没见识过你的彪悍,我还真当你是仙女下凡呢。

    “咦,这玉坠中好浓的灵气。”

    高阳正优哉游哉欣赏着这一刻赵青颜静下来时的美时,赵青颜已经收起了道印,一声惊呼。

    高阳不仅一笑,心道:哥一眼就看出来了,你还搞半天的仪式。

    “喂,王八蛋,你笑什么呢?还不过来看看。”

    看着高阳在笑,赵青颜习惯性的喝了一声。

    高阳没有起身,转头看着赵青颜,说道:“你可以叫我高阳,也可以叫我高哥或是阳哥。”

    “我呸。”

    赵青颜啐了一口,骂道:“就你,老娘还叫你‘哥’,你几次占老娘便宜,老娘没杀你就算是开恩了,快点,别像个娘*们儿似的磨磨蹭蹭的。”

    高阳无奈的一笑,和这赵青颜还真是说不清楚,也只好起身上前,赵青颜不禁笑骂道:“你这王八蛋就是个贱皮子,不骂你,你心里反而不舒服。”

    “我看你是女人才不和你一般见识。”高阳一抬手,大气的说着。

    赵青颜瞥了瞥嘴,没有再刁难高阳了,高阳装模作样的看了看玉坠,却也不敢再贸然碰触,之前在金店,他可是尝试过那被玉坠灵气侵体时的痛苦,即便高阳之前在部队经过严苛的训练,但也剧痛难耐。

    “喂,王八蛋,你到底看出什么没有?”赵青颜见高阳似乎有点心不在焉,不禁问道。

    高阳摇了摇头,正要说话,突然却见玉坠的深处,一道隐隐的黑色东西一闪而逝:“咦!”

    “怎么了?”

    赵青颜以为高阳看出了什么,身子下意识的向前一探,问道。

    “我似乎……唔……”

    高阳自然的一抬头,却只感觉嘴唇碰到了什么温润细嫩的东西,而眼前,豁然是一双瞪得老大,水灵灵的眼睛。

    高阳与赵青颜都侧身坐在沙发上,青龙玉坠就放在二人中间,刚才赵青颜下意识的探身,并没有意识到她的脸距离高阳已经很近了,这时,高阳一抬头,二人立刻就脸对脸,嘴对嘴了。

    赵青颜又愣住了,而高阳则是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赵青颜的嘴唇柔润饱满,而且还隐隐有幽兰气息,让高阳心头大为意动,情不自禁的将舌头向赵青颜的檀口中探去。

    赵青颜之前不是没有和高阳亲过,此刻虽然是一愣,但很快就回过神来,赶忙一缩身子,顺手就一巴掌向高阳脸上煽去。

    “啪!”

    高阳正意动之时,这一巴掌被赵青颜打了个结实,而高阳也不是被赵青颜打一次两次了。

    “赵青颜,你……”

    高阳虽然被赵青颜这一巴掌给煽醒了,但心头却十分的愤怒,作为一个男人,而高阳还是铁骨铮铮的男人,可这一两天内被赵青颜这个女人煽了好几次耳光了,他如何能不愤怒。

    “王八蛋,老娘饶不了你。”

    赵青颜大骂一声,双手十指快速的结了一个道印便向高阳胸口印去。

    高阳可不想再挨一下,但还手又怕伤着赵青颜,只得一侧身,巧妙的躲过了赵青颜这一记道印。

    赵青颜可是得势不饶人,道印一收,手腕一转,并指就点向高阳的心窝,高阳弯腰向后一倒,整个人就躺在了沙发上。

    赵青颜眼神一动,右手一翻,五指成爪,竟然向高阳的小弟弟抓去,高阳心头一惊,这赵青颜还真敢下手啊,这一下要是被抓实了,还不得鸡飞蛋打了。

    高阳赶忙一曲右腿,膝盖一顶,将赵青颜这一爪给顶了回去,而后赶忙坐起身,喝道:“喂,母老虎,你想要老子断子绝孙啊。”

    “你……你敢喊老娘‘母老虎’,王八蛋,老娘今天和你没完。”赵青颜像是被炸了毛的猫,柳眉都给竖了起来,结道印的速度不知道比之前快了多少倍。

    四周的空气猛然一颤,隐隐传出一声声闷雷响,那是赵青颜压箱道印的‘阳雷剑诀’。

    高阳面色一变,看样子赵青颜真的发怒了,昨夜在江底,高阳是见识过赵青颜这‘阳雷剑诀’的威力,连忙喝声阻止道:“喂,赵青颜,你疯了。”

    “老娘今天不给你这王八蛋点颜色看看,就对不起老娘的初吻。”赵青颜愤怒而彪悍的吼着,‘阳雷剑诀’向高阳轰去。

    高阳这次可不敢贸然躲开,否则这屋内新买的一切家具都得被赵青颜的‘阳雷剑诀’给毁了。

    “砰!”

    一声闷响,赵青颜这一记‘阳雷剑诀’轰在了高阳的右手掌心上,几道如蚕丝般细腻的电芒自二人掌间闪过。

    “轰!”

    高阳二人所坐的沙发立刻遭了殃,被炸得布片飞溅,浓烟腾腾,而其中两道电芒却无巧不巧的轰在了青龙玉坠之上。

    不过,高阳二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沙发燃了起来,二人赶忙离开了沙发,赵青颜可不管燃不燃火,又开始结印了。

    “喂,你疯了,燃起来了,先灭火,先灭火。”高阳赶忙向后退了几步,伸手阻止着赵青颜。

    赵青颜丝毫不理会,持印喝道:“燃起怎么了,最好烧了你这王八蛋的狗窝,方才能消老娘的心头只恨。”

    “你真是不可理喻,刚才那只是一个意外。”

    “意外怎么了,你亲了就是亲了,还想不认账吗,接招吧。”

    “你这母老虎,当真以为老子不敢 动手?”高阳见赵青颜牛脾气上来了,今天不动手怕是不行了。

    就在此时,燃起的沙发上,浓烟之中一道白光炸起,竟然将火势给扫灭了,而紧接着,一道黑雾从内飞了出来。

    “那是什么?”

    高阳眼尖,赶忙招呼着赵青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