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被诬告

    更新时间:2015-08-24 23:01:11本章字数:3211字

    就在这审讯室中,秦冰儿身上两处敏感的部位被高阳侵袭,让秦冰儿这个从未想过男女之事的高傲女人两度意乱情迷。

    或许连高阳自己都不觉得,他竟然有些着迷秦冰儿那浑圆挺翘的臀部了,而秦冰儿更是想不到,她那颗高傲的内心竟然会被高阳以这样的方式打开。

    就在高阳准备再度将手攀爬上秦冰儿的翘臀时,不适宜的敲门声响起了,高阳心头忍不住骂了句:我推你妹妹的,谁他娘的这么不开眼。

    同一时间,高阳怀中的秦冰儿轻轻一颤,高阳顿时意识到不妙,那不适宜的敲门之声显然将意乱情迷的秦冰儿唤醒了。

    高阳赶忙一推秦冰儿的肩膀,而后退两步坐在了凳子上,正好躲过一脸怒气的秦冰儿一巴掌。

    秦冰儿这一巴掌含怒出手,几乎没留余力,这一巴掌打空,身子一个踉跄,侧身就向高阳倒去。

    “啊!”

    秦冰儿忍不住惊呼了一声,极力想要摆脱这倒霉的遭遇,途中硬生生的扭曲着腰肢。

    高阳虽然之前猜测秦冰儿要发飙,但却完全没想到秦冰儿这一巴掌会是这么的用力,就连她自己也无法控制这挥空后的惯性。

    看着秦冰儿向自己身上倒来,高阳脑筋急转:这是躲呢还是扶呢?

    二人之前的距离本来就十分的近,高阳思忖之际,秦冰儿已经倒了下来,即便是秦冰儿身手不错,也只是将自己的身子转正了。

    哎,算了,躲了就太不人道了!

    这岂是我辈军人所作所为?

    高阳双手直接向前一撑,可触手就感觉不对了,那柔软,那弹性!

    咳咳,怎一个‘爽’字了得?

    静,死一样的静!

    秦冰儿这一刻完全是懵圈了,她哪里又会想到,刚才极力的扭身,竟然正好将胸部对着高阳,早知道还不如就侧身倒下。

    可别说是秦冰儿了,就连高阳也是没想到!

    只是高阳没想到的是,这福利也来得……来得忒突然了!

    “砰砰砰!”

    敲门声又响起了,而且还传来了杨浩的声音:“冰儿,开门,我有重要的事!”

    敲门声将高阳与秦冰儿唤醒了,秦冰儿的胸被高阳双手给撑着,也算是有借力之处,一下撑起身子。

    此时,秦冰儿那张绝美的脸上,红晕与怒意交织,是别有一番风情,只是,那浑身蒸腾的杀意让周围的空气中的温度都陡然下降了几度。

    高阳觉得,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呢?

    “咳咳,那个,那个秦冰儿,这可是你自己倒下来的,不是?”

    “你今天是别想出去了。”

    秦冰儿冷冰冰的丢下了一句话,转身去打开了审讯室的门。

    杨浩在外面已经等了一会了,由于这审讯室的摄像头被秦冰儿自里面给拔了线,无法通过监控了解,杨浩不禁猜测颇多,心头更是大为愤然。

    好在审讯室的门打开了,秦冰儿出来了,杨浩正要说话,哪知道却迎来的是秦冰儿劈头盖脸的冷喝声:“鬼吼鬼叫的干什么?没看见我在审讯吗?”

    后面坐在凳子上的高阳心头不禁一笑:这审讯倒还真是别出心裁。

    说实在的,高阳现在倒还真有点不想出去了。

    杨浩被秦冰儿这一喝,楞是懵了几秒,方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有人控告高阳致人重伤。”

    “致人重伤?”

    秦冰儿微微蹙眉,问道:“谁?”

    后面的高阳一听也是来了兴致。

    “刘东。”杨浩说着。

    “刘东?”秦冰儿又皱了皱眉:“之前我带回来的那个刘东?”

    杨浩点了点头。

    “我虽然没有仔细看过他的伤,但从当时饭店的监控来看,高阳那一脚用的是巧力,根本不可能将刘东踹成重伤。”

    高阳暗自点了点头,秦冰儿的眼力还真不错,的确,当时高阳那一脚看似很凶猛,实际也只是将刘东震得血气翻涌,并没有造成严重内伤,想来这应该是刘东的报复。

    杨浩又说道:“刘东已经出具了市人民医院的证明,他的肋骨断了三根,腹腔更大量出血,如果不是去医院及时,恐怕已经有生命危险了。”

    高阳一听,顿时一瞪眼,特么这也太夸张了吧,也亏得刘东能想得出来。

    秦冰儿一听,立刻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刘东的律师已经来了,而且带着那份医院出具的证明,就在外面,你可以去证实我说的是真是假。”杨浩见秦冰儿不相信,这才又说道。

    “哼,我倒要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秦冰儿冷哼了一声,快步走出了审讯室。

    见秦冰儿走了,杨浩举步走进了审讯室,不过并没有敢靠得高阳太近,看着高阳,杨浩冷声道:“小子,冰儿不是你这种人可以染指的。”

    “哦,我是哪种人?难道你和我不一样,你不是男人?”高阳将双脚放在审讯桌子上,故作惊讶的看着杨浩。

    “你……”

    杨浩被高阳这故意的歪曲理解气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不过,他也很快就平静下来,而且阴沉的笑道:“高阳,看来你还不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出去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高阳两眼瞳孔微微一缩,双眼紧紧的盯着杨浩问道。

    “什么意思?”

    杨浩好比看白痴一样的看着高阳,而后又微微转头看了看审讯室外,方才沉声说道:“看来你还不知道你那一脚踹的是谁?”

    “有区别吗?”高阳一脸的漫不经心。

    杨浩一听,差点没大笑出声,竟然会有人不认识刘东,要知道刘东可是这江阳市北城区地下大佬北天王刘端江的儿子,唯一的儿子。

    即便是警局为了让地下势力有所钳制,也不敢对刘端江怎么样,所以之前刘东进审讯室也不过是去喝了杯茶而已。

    “有没有区别你很快就知道了。”杨浩并没有细说,冷笑了一声,转身走出了审讯室,顺手将门给关上了。

    “老师,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等候区,秋紫陌已经将她与高阳赵青颜认识的过程讲了,却看见秦冰儿蹙着眉头走出了审讯室,而后又见杨浩也走了出来,秋紫陌一颗心又揪了起来。

    “放心,应该没什么事的,我们先看看,着急也没有用。”夏念夕轻声安慰着秋紫陌。

    通过刚才秋紫陌的讲述,夏念夕也基本明白,秋紫陌对高阳应该是一种对那种‘英雄救美’式的崇拜,或许还有点秋紫陌家庭的原因,秋紫陌父亲忙于工作,很少陪她,而她从小就缺乏母爱,长大又缺少父爱。

    久而久之,这让秋紫陌的内心生出了一种渴望被关爱的心理,高阳的出现,特别是那次‘英雄救美’,让秋紫陌对高阳生出了一种依恋感。

    没过一会,秦冰儿又回到了审讯室,她仍然将门给死死的关了起来,不过,面上的表情却不似之前那么冰冷了。

    只是,当看着高阳竟然又优哉游哉的抽起了烟,秦冰儿又怒了,冷冰冰的说道:“真是不知死活!”

    高阳吐了一个眼圈,不紧不慢的说道:“你应该清楚,刘东这是报复我,难道你不应该想办法保护我?”

    “笑话,我为什么要保护你这个王八蛋,我恨不得杀了你。”

    秦冰儿一见高阳那什么都不在乎的表情心里就来气,特别是想着自己之前竟然还被高阳又亲有摸的,秦冰儿是想着都有杀人的冲动了。

    这个女人,敏感时,意乱情迷,冷静时,杀气凛冽。

    不过,无论是哪一面都无法摆脱她内心已经被高阳撞开一道口子的现实。

    “你是警察,你明明知道我是被冤枉的,你难道就没有职责为了澄清以及惩罚诬告者吗?”

    秦冰儿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不过,你应该知道我想要得到什么答案。”

    高阳当然知道秦冰儿这个时候还不死心,还是想弄清楚他的的真正身份,以秦冰儿这对‘道’的执着,高阳也不难想象,她与赵青颜的师叔侄关系,这都是什么门派调教出的弟子啊,都是死脑筋。

    “之前我已经对你说过了,我只是一个退伍军人,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我回来只是想找个普通的工作,仅此而已。”

    秦冰儿双眼紧紧的盯着高阳,锐利的眼神恨不得看透到高阳的内心,但她失望了,无论是从高阳的表情还是言语,她都看不出丝毫破绽。

    对于秦冰儿来说,没有破绽就是最大的破绽,她当即说道:“这个案子不归我管,你自求多福吧。”

    秦冰儿说罢就向门口走去,她的脚步并不快,她是在等高阳喊着她,可惜,直到她走到门口时,高阳仍然没有一点表示。

    秦冰儿忍不住回头又说了句:“如果你想告诉我真是答案了,就告诉审讯你的人,说你要见我。”

    看着高阳仍然没有表示,秦冰儿只得出去了,而后将门带上,门口,她顿了顿,心道:我就不相信你不妥协,不过,万一他真的是一个普通人的话,这又该怎么办呢?不行,我得却问问青颜,她应该还知道一些更为详细的情况。

    秦冰儿走了,高阳习惯性的皱了皱眉头,从刘东这么短时间内就弄到那什么医院出具的重伤证明,也不难看出刘东有些背景。

    这里是警局,高阳还是不敢乱来,再说,就算是出去了,保不齐弄个什么‘畏罪潜逃’的罪名,那就更得不偿失了。

    只是,该如何应对这次刘东的诬告呢?

    高阳一面抽着烟,一面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