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通达

    更新时间:2015-08-29 22:33:03本章字数:3490字

    秦冰儿今天没有穿警服,否则,这三个家伙哪里敢过来搭讪,此时,秦冰儿的脸色更是冷得如严冬飞雪。

    可三个二混子却依然没有注意到,没办法,秦冰儿太过漂亮,冷一点反而更能让男人心生驾驭的欲*望。

    一旁的赵青颜虽然面不变色,不过高阳却依稀听见了赵青颜紧握拳头,关节作响的声音,显然,赵青颜正蓄势待发。

    秋紫陌坐在高阳的左边,夏念夕坐在高阳的右边,可此时,就算是秋紫陌竟然也丝毫不慌不乱,显然,坐在高阳身边,她有很大的安全感,至于夏念夕,至始至终都是一脸的淡然。

    眼看着好戏即将上演,可就在此时,一个瘦得像竹竿的家伙带着七八个头发花花绿绿的家伙直冲冲的向高阳这桌走了过来。

    那瘦竹竿一指高阳,对着为首那个穿着黑色背心的板寸男说道:“波哥,就是这小子,今天坏了我们的好事,害得阿健被抓了进去。”

    板寸头波哥看了高阳一眼,沉声骂道:“艹,害得哥一天一个子都没收到,还损失一个兄弟,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泡妞喝酒,兄弟们,上去,男的废了,女的留下好好玩玩。”

    “好的,波哥!”

    几个家伙自然都注意到秦冰儿三女的绝世之姿,波哥一声令下,他们早就迫不及待了,就算吃不到头排,汤还是有喝的。

    看着几个家伙围了上来,高阳也听出来了,感情那瘦竹竿那天也在公车上,之前应该也在这里吃东西,只是看见他在这里,立马就回去搬人马了。

    这来得不是时候,让高阳心头很不爽,好好的一场戏就这么给扼杀了,就在高阳起身准备打发这几个家伙时,却听见秋紫陌嗲声嗲气的对之前的三个二混子说道:“三位哥哥,赶走这几只讨厌的苍蝇,今晚,我们姐妹什么都依你们。”

    “噗!”

    高阳一个没忍住,直接将刚喝到口中的啤酒喷了出来。

    这一喷不要紧,倒霉的可是赵青颜,一个不妨,被高阳给喷了一脸。

    赵青颜愣住了,高阳也愣住了,秦冰儿、夏念夕也愣住了,就连引起这场意外的罪魁祸首秋紫陌也楞住了。

    杀气!

    看着赵青颜眼神的变化,以及周身渐渐浓郁的杀气,高阳趁赵青颜还没爆发之时,连忙赔笑说道:“意外,纯粹意外。”

    一面说着,高阳还一个劲的对赵青颜使眼色,示意她现在最重要的是一致对外。

    赵青颜也是会意,瞬间收起了杀气,而后狠狠的剜了高阳一眼,示意高阳:回头老娘会让你好看。

    赵青颜只得一把抓起桌上的餐巾,悻悻的擦拭着脸上的啤酒加上高阳的口水。

    这个小小的插曲并没有让三个二混子色迷的心有所动摇,反而被刚才秋紫陌那句惊死人不偿命的话逗得更加火燎。

    三个家伙纷纷咽了咽口水,其中一个家伙更是一脸兴奋期许的向秋紫陌问道:“你说的是真的,你能替她们做主?”

    秋紫陌此刻心头倒有些忐忑了,玩心重的她刚才也不过是临时起意,想要将这三个过来骚扰的二混子当枪使,让这两帮人狗咬狗。

    可是此刻,秋紫陌一时的起意也有些过了,而且更意识到,自己的话可能有些闹大了,一时间眼神也变得怯弱起来,甚至不敢去看秦冰儿三女。

    “没错,她能替我们做主。”

    可一个声音却给了秋紫陌极大的鼓舞,而这个声音竟然会是夏念夕。

    这简直让高阳几人大为吃惊,就算是才认识夏念夕的秦冰儿也忍不住抬眼看向夏念夕。

    的确,夏念夕出尘脱俗,唯美静怡,在高阳看来,这句话从性格彪悍的赵青颜口中说出来才是最为合适合理的。

    殊不知,夏念夕作为秋紫陌的老师,私下更与秋紫陌姐妹相称,在这个时候,即便是知道秋紫陌是一时胡闹,但夏念夕看得清形势,更知道秋紫陌的用意,因此,才会一反平常性格的支持秋紫陌。

    秋紫陌眼神中的怯弱在夏念夕的支持下,瞬间就散去,秋紫陌握住了夏念夕的手,一脸的感激,夏念夕微笑着点了点头。

    “喂,小子,识相的自己过来让我们打一顿,而后让这几个小妞陪我们波哥,或许波哥会饶你一命。”几个混混上来,为首的红发男十分嚣张的对高阳说着。

    高阳猛然一起身,顿时吓得那几个混混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啪’,高阳手握一个酒瓶,一下在桌沿上敲碎。

    高阳手握碎瓶,指着红发男几人,大声吆喝道:“他娘的,想动老子,先问过老子这三位兄弟。”

    高阳这霸气的一下,看得一旁的秋紫陌又是双眼冒心型,那三个二混子之前被秋紫陌和夏念夕的话给迷了心窍,此刻,又被高阳带动着,三个家伙立刻就找不着北了。

    其中那三角眼更是当先抓起一个酒瓶,一下在桌沿上敲碎,大吼道:“对,想动我兄弟,先问问老子。”

    其余两个家伙也纷纷效仿,一时间,现场火药味瞬间浓烈起来,而且高阳这边,气势显然更甚。

    “特么的,兄弟们,废了这几个家伙。”一见气势被压,红发男提高声音大喝一声,后面几个家伙纷纷从后腰处撤下一根铁管,一拥而上。

    “兄弟们,和他们拼了,上!”

    高阳也是大喝一声,不过他可没真正冲上去,看着高阳的恶作剧,原本一脸冰霜的秦冰儿眼角竟然有一丝笑意,心道:这王八蛋还真恶俗。

    高阳这边的三个二混子之前也是色迷心窍,加上被高阳鼓动,可一旦真和红发男这边干起来,毕竟实力悬殊,不过几下,三人就被打得蒙头蜷缩在地上,任由铁管向身上落。

    “小子,就你这三个草包兄弟,我看你还是乖乖让这几个美女陪我们波哥吧。”战斗转瞬间就结束了,红发男一脸得意,看着秦冰儿四女,丝毫不掩饰眼中的欲*望。

    高阳瞥了一眼躺在地上,已经被打得晕头转向的三个二混子,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三个家伙来骚扰我们吃饭,倒是多谢你们帮我教训他们一顿。”

    红发男一听,不禁楞了一下,随即便明白过来,感情自己还被当了枪使,心头大怒,吼道:“吗的,兄弟们,上,废了这小子。”

    高阳摇了摇头,看来不动手还是不行了,而一旁,秦冰儿也期待着高阳动手,上次在巷子中的试探,高阳的速度太快,致使秦冰儿根本没机会仔细看。

    高阳迎上,一个直拳就轰倒一个,一个侧身,让过一棍,肩膀顺势一顶,撞出去一个,抬腿又一个。

    秦冰儿眼神闪动着精光,高阳的速度并不是特别快,甚至一个普通人也能清晰的捕捉到他的动作,他的招式简单,可每一个动作却又是那么的流畅与完美,给人一种通达的感觉。

    所谓通达,就是通情达理,也就是说,高阳的每一个动作秦冰儿都能想象到,而且觉得就应该是那样。

    通达是一种自然,是一种将化繁为简做到了极致的武道表现,看是简单,但万人中也未必有一人能达到这个境界。

    秦冰儿作为道家传人,而且又身入警局,自然对‘通达’这种极致境界十分了解,此刻,她心头掀起了惊涛骇浪。

    一个大大的问号出现在脑海中:高阳,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转瞬间,红发男几人就被高阳放翻在地,后面观战的板寸头波哥愣了好一会,回过神来,转身就跑。

    可没跑两步,他只感觉双脚一空,后颈一紧,再无法向前一步,追上来的高阳已经将他给提了起来。

    “不是想教训我,不是想上我的女人吗?怎么跑了?”高阳手一松,板寸头波哥一下瘫倒在地。

    “大……大哥,误会,误会,就算给小弟十个胆子也不敢有那样的想法啊。”波哥不敢一直瘫在地上,赶忙翻起身抱着高阳的腿喊着。

    “滚,离老子远点。”

    高阳一抬腿将波哥给震开,而后沉声问道:“昨天公车上那个扒手是你的手下?”

    “是。”波哥下意识的点头,而后又赶忙摇头说道:“不,不是。”

    “到底是还是不是?”高阳提高声音喝道。

    “是,是。”

    波哥吓得浑身一抖,大声求饶道:“大哥,是我有眼无珠,是我不识金镶玉,是我管教不严,求大哥放我一马。”

    波哥一面求饶,一面还煽着自己耳光,那响亮的打脸声,可不是假的,看样子是被高阳的彪悍给震住了。

    高阳又问道:“这一代是你的区域?”

    波哥不敢怠慢,赶忙回道:“我只是一个小头目,分管这一片而已。”

    “小头目?你们是隶属什么帮会?”

    “我们是虎煞帮的。”波哥忙不失的报上自己的后台,心头还是打着希望能震住高阳的想法。

    “虎煞帮?”

    我推你妹妹的,高阳皱了皱眉,又特么的是虎煞帮,记得昨天那黄标与黑子也是虎煞帮的,这虎煞帮势力范围还真广啊。

    高阳不仅问道:“标哥和黑子你认不认识?”

    “标哥,黑哥?”

    波哥一愣,而后连连点头说道:“认识,认识,标哥就是我们这片区的头目,原来大哥认识标哥和黑哥,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来,来,大哥,抽烟,抽烟。”

    这板寸男波哥显然是误会了,不过高阳也懒得解释,接过烟叼在嘴上,波哥赶忙点上。

    高阳美美的吸了一口,而后说道:“得了,这次我就放你一马,我不希望有下次。”

    “是,是,小弟叫周波,不知道大哥你高姓大名?”波哥赶忙笑脸套近乎。

    “你没必要知道,趁我还没改变主意,带着你的人立刻滚,还有,别忘了,把饭前给老子付了。”

    高阳最近可缺钱,这么好的机会,当然得宰一宰了。

    “是,是。”波哥不敢怠慢,赶忙吆喝起红发男等人,付过账,屁颠屁颠的走了。

    至于之前被高阳当枪使的那三个二混子,刚才听见波哥说竟然是‘虎煞帮’的,三个家伙不顾疼痛,翻身早就跑没瘾了,只恨少生了两条腿。

    叼着烟,高阳一脸笑意的回到了桌边坐下,说道:“来来来,苍蝇都赶跑了,我们继续吃,已经有人付钱了。”

    不料,秦冰儿却冷冰冰的问道:“你刚才说谁是你的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