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要不要这么狠

    更新时间:2015-08-30 22:47:54本章字数:3202字

    波哥付账之时,高阳也注意了一下,发现老板竟然不敢收,如果不是波哥出言恫吓的话,这饭前还真给不出去。

    看来这‘虎煞帮’在这一带没少作恶的,就连给钱都没人敢收,苍蝇们都跑了,高阳自然是返回桌边,准备继续吃,浑然不顾周围看热闹市民的惊诧眼光。

    有人付账了,高阳自然是乐得轻松,这段时间他是有点囊中羞涩,之前还一直在想着,等下是不是让赵青颜先垫着,现在倒不用了。

    哪知道,一坐下,秦冰儿就冷冰冰的问出这一句,高阳讪讪一笑,说道:“那刚才不就是随口一说,顺应形势嘛。”

    “就是啊,就知道抓大叔的空子,刚才要不是大叔,就算你是警察,你能打过那么多的混混?”

    秋紫陌一直就对秦冰儿不待见,此刻见秦冰儿对高阳使脸色,秋紫陌立马就开始护着高阳。

    “哼!”

    秦冰儿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有了刚才那一段插曲,原本热火朝天的这片夜市竟然安静了不少,绝大部分食客都一边吃着,一边向高阳这桌看来,而且小声的谈论着,不用猜也知道他们讨论的焦点就是高阳了。

    这段插曲虽然对高阳没多大的影响,但这周围的气氛始终显得有些怪异,高阳匆匆吃完,实际上也基本就他一个人还在吃,秦冰儿等人早就没吃了。

    “我有话问你。”

    即将分道扬镳之时,秦冰儿突然对高阳说道,而且丢下一句话后,转身径自向一旁走去,那高冷的气场展露无遗,根本不给高阳反对的机会。

    “大叔,别去,她有什么了不起嘛,整天摆着一张臭脸,像是每个人都欠她钱似的。”看着秦冰儿那冷冰冰的样子,秋紫陌嘟着小嘴,很是不满的对高阳说道。

    看着秋紫陌那萌萌可爱的样子,高阳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那粉嘟嘟的脸,笑着说道:“没事,她又不会吃了我,等一下。”

    高阳向一旁的秦冰儿走去,这边夏念夕也没有急着回去,而赵青颜与秋紫陌也肯定是要等着高阳。

    高阳来到了秦冰儿身前,秦冰儿灿若星辰的双眼紧盯着高阳,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么明显你还看不出?”高阳反问着。

    秦冰儿眼神微微转了转,显然是在思忖:这王八蛋,之前我用‘破妄眼’看他,却似人非人,似妖非妖,刚才对付那几个混混,他又表现出武道一途常人难以企及的‘通达’之境,难道这王八蛋会是某个古武家族的弟子?

    “有这么难看出吗?”

    看着秦冰儿思忖半天,高阳心头不禁有点郁闷了。

    秦冰儿眼神一正,有些不满高阳的吊胃口了,冷声道:“说!”

    高阳清了清嗓子,而后斩钉截铁的说道:“男人!”

    咔哧!

    秦冰儿只感觉几把无形的刀直插自己的心窝,娇躯一颤,几乎栽倒在地。

    “你奶奶个腿!”秦冰儿这高冷的气质美女实在是没忍住报了句粗,瞪着高阳冷声斥道:“你耍我?”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高阳断定自己此刻早在秦冰儿的眼神下死了好几百次了。

    “我怎么耍你了,你问我是什么人,我当然是男人了。”高阳一副冤枉的表情。

    秦冰儿看着高阳那嘴脸,一口银牙几乎都要咬碎了,恨恨的说道:“高阳,我一定会弄清楚你的身份。”

    “随时欢迎,我就不送了。”

    高阳一副随你的表情,不过却将右手五指张开,表面上做的是‘拜拜’的手势,但那‘拍打’的动作,秦冰儿又如何会看不懂。

    “可恶,王八蛋,我和你没完!”

    看着高阳那得意的样子,秦冰儿紧握着拳头,狠狠的撂下一句,不过,绝美的面上却不自禁的有了些微晕。

    “咦,大叔,你怎么满面春风的,那个冰女人呢?”

    看着高阳一脸笑意的回来,而不见秦冰儿,秋紫陌迎上来好奇的问道。

    “哦,我突然想起点好笑的事,你说秦冰儿啊,她回去了。”高阳随口说着,而后对夏念夕说道:“老师,我送你回去吧。”

    “好的。”夏念夕点了点头,而后对赵青颜与秋紫陌告别。

    先送走了赵青颜与秋紫陌,高阳与夏念夕虽然以前都是书信或是电话交流,彼此初见也是始于前两天,但此刻却默契的都没有招的士车。

    此时,时间也并不晚,人行道上,高阳与夏念夕并排而行,路灯柔和的光洒在夏念夕的身上,让她周身披上了一层淡而朦胧的光晕,美得如梦似幻,不论是路过的男女老幼都忍不住频频回头。

    “呵呵,念姐,你这回头率也忒高了。”高阳玩笑似的打破了这一小段的沉默。

    夏念夕虽然早就习惯了这种时刻被人关注的情形,但始终还是有些无奈,也开玩笑似的说道:“我总不可能去整容整丑点吧?”

    高阳赶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夸张的环顾了周围一眼,对夏念夕耳语道:“念姐,这话你对我这个男人说说可就行了,千万别让别的女人听到,要不然别人可怎么活命啊。”

    “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

    夏念夕虽然这么说,但心头还是喜悦的,毕竟,高阳那话也含着重重的赞美之意。

    话匣子就这么打开了,高阳与夏念夕漫步而行,就像一对向热恋过度的情侣。

    走了好一段,行人渐渐少了,时间也晚了,高阳招停了一辆的士车,送夏念夕回住处,当然,高阳还是陪同,毕竟,夏念夕一个女子,这么晚打车,高阳还是不放心。

    夏念夕所住的小区其实距离江阳一中步行也只有十来分钟的距离,这小区是标准的学区房,都是小高层,房价是高得吓人,当然,高阳也没有去问这是夏念夕买的还是租的,毕竟,那就太八卦了。

    小区门口,夏念夕不忘嘱咐高阳明天记得到学校保卫科报道,看着夏念夕走进了小区,高阳这才转身离开。

    高阳很快就回到了租住屋,进门就是一愣,只见这外间中放着的床竟然是里间那架单人床,而里间还传来赵青颜与秋紫陌的笑声。

    高阳举步向里间走去,刚到门口,秋紫陌就看见他了,急忙上前道:“大叔,你回来了啊,你看,床我都给你换好了,今晚我不会再打扰你和青颜姐姐了,哦,对了,我睡觉可是很死的哦。”

    高阳还没回过神来,秋紫陌已经出了房门,这房门是老式的木门,外面上的是明锁,可以扣死了,这不,秋紫陌就将门给扣得死死的。

    “这什么情况?”

    高阳半天才回过神来,不过,当看见赵青颜那一身淡紫色真丝的睡裙时,高阳双眼都直了。

    赵青颜显然是刚洗过澡,真丝的睡裙有些地方还紧紧的贴在身上,特别是左胸一处,咳咳,高阳甚至看见了一个调皮的小凸点。

    睡裙不长,别说是过膝了,只勉强遮住了半截大腿,赵青颜那洁白无瑕,笔直修长的双腿就那么暴露在外。

    空气中,还散发出浓浓的沐浴露香味,无处不飘散着诱*惑的分子。

    我推你妹妹的!

    咕噜!

    高阳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这实在是太吸引眼球了。

    赵青颜,你还敢穿得再短一点吗?

    “色胚!”

    看着高阳那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赵青颜轻啐了一口,不过心头却也高兴,毕竟,高阳越是表现的色,那就越证明她赵青颜魅力大不是。

    “一身臭汗味,赶紧去洗澡,然后睡觉。”

    洗澡,睡觉?

    还赶紧?

    高阳一愣,要不要来得这么直接这么猴急?

    嘿嘿,二十几年单身的手速生涯,今晚难道就要终结了吗?

    “嘿嘿,这就洗,这就洗。”

    佳人吩咐,高阳哪里会怠慢,当即就拔了T恤,退下七分裤,随手从抽屉中拿出一条内裤,钻进了洗手间。

    听着洗手间内‘哗哗’的水声,赵青颜一怔,随即双手捂住脸,她感觉自己脸颊这会是热得发滚发烫。

    “赵青颜啊,赵青颜,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原来这一切都是秋紫陌弄出来的,自从第一次的误会后,秋紫陌总是耿耿于怀,认为是自己上次打扰了高阳与赵青颜。

    今晚,她说什么也要给高阳与赵青颜留下私人空间,而且是舒服的空间,所以,一回来就忙活着搬这搬那。

    期间,赵青颜几度想和秋紫陌解释清楚她与高阳的关系,但话到嘴边,不知道怎么的,赵青颜又没说出来。

    “哼,睡一床就睡一床,又不干什么,赵青颜,你怕什么啊,再说,你不是还有法宝吗?”

    自我安慰了一番,赵青颜又将这一切都归于要弄清楚高阳的真实身份,就算是为‘道’牺牲点也在所不惜。

    洗手间中传来了高阳愉快的哼歌声,赵青颜心头大骂:王八蛋,不知道你高兴个什么劲。

    对于此刻的高阳来说,洗澡也不过是一个形式,自然是越快越好,没两分钟,高阳就只穿着一条平角内裤走出了洗手间。

    一米八的床,赵青颜睡在靠内的那方,身子微微蜷缩着,绝美的脸颊有点绯红,眼神似水,朱唇微启,一副等君采撷的样子。

    高阳立刻就兽血,哦不,热血沸腾了,二话没说,直接爬上了床,然而,当高阳眼神微微向下一转时,他整张脸立刻就黑了下来,整个人也不好了,满腔的沸腾的兽血,哦,不,热血瞬间就冻结了。

    我推你妹的,要不要这么狠!

    睡觉就睡觉啊,你手里握把剪刀搞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