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叫声与猜想

    更新时间:2015-09-02 19:51:11本章字数:3756字

    赵青颜手中紧握着的那把剪刀上寒光闪闪,好比一道闪电,直接将高阳从天堂轰到了地狱,还是第十八层。

    看着高阳那满头黑线的苦逼样,赵青颜心头得意,好在之前在衣柜之下无意中看到一把剪刀,想来是房东之前无意中掉在下面的,赵青颜可不觉得高阳这个寡男人还用什么剪刀。

    “哟,怎么了,还不上来?”赵青颜一副不解的样子,而且还特意用右手捋了捋头发,微微抬了抬那光滑嫩白的美腿,那怎叫一个‘妩媚’了得。

    我推你妹妹的!

    高阳一头黑线,你这都出这种杀伤性的武器了,哥还敢上床?特么你还摆这么诱人的姿势,你特么是想憋死哥吧?

    高阳突然一笑,站直身子,一脸义正言辞的表情说道:“我刚刚反思了一下,赵青颜,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是不负责任的。

    如果我和你睡一床,我一个大男人倒是没什么,但对你一个黄花大闺女来说可有辱你的青白,传不去不好,我这个受过爱国精神熏陶的大好青年来说又岂能做出来,所以,我还是尊重你,等我们结婚后再一起睡,现在,我打地铺!”

    高阳这一番言辞,赵青颜是被震的一愣!

    咔哧!

    好几秒后,赵青颜方才回过神来,只感觉胸口好比插了两把刀,整个人立刻就不好了。

    这话怎么越琢磨越有问题呢?

    哦,合着什么叫‘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我赵青颜做了什么?我又怎么不负责了?

    还将什么爱国精神都扯出来了,还什么结婚再一起睡?

    等等,什么还结婚了?

    老娘什么时候说要和你这王八蛋结婚了?

    “喂……”

    赵青颜越是琢磨越觉得不怎么对劲,正要和高阳理论却惊诧的发现,高阳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竟然将地铺都打好了,而且已经背对着她躺下了。

    赵青颜登时是目瞪口呆,这,这王八蛋速度也忒快了吧?

    “喂,王八蛋,起来,别给老娘装睡,你刚才是什么意思,给老娘说清楚。”赵青颜又岂是那么容易吃亏的主。

    可喊了半天,高阳楞是没有半点反应,气得赵青颜一把抓起枕头,狠狠的砸在了高阳的背上。

    “谢谢,我就说怎么睡着不舒服嘛!”高阳一把扯过枕头,垫在头下又呼呼大睡。

    扑哧!

    赵青颜面颊一黑,整个人立刻就不好了,差点没将手中的剪刀给戳了出去。

    呼呼!

    赵青颜极力的深呼吸着,胸前的高耸好一阵起伏,但看着高阳背上那些交错的伤疤时,赵青颜的气渐渐的平复了,她渐渐陷入了对高阳背上那些伤疤来历的猜测中。

    这夜,赵青颜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实际高阳也是煎熬了大半晚上,你想想,和赵青颜这样级别的美女睡在同一个房间,最重要的是什么都不能干,是个男人都会睡不着,高阳也不例外。

    翌日清晨,高阳的生物钟自动让他转醒,可刚迷迷糊糊的一睁眼,一个黑影就当头砸下。

    高阳条件反射的双手向上一推,入手只感觉,柔软、饱满,充满弹性。

    入眼的是一张绝美的脸,几乎要瞪出来的一对大眼睛,不是赵青颜又会是谁?

    静,死一样的静!

    几秒钟后,赵青颜一撑身子,坐了起来,‘啪’的一声,顺手一巴掌打在高阳脸上。

    高阳面色一黑,顿时整个人就不好了。

    “疯婆娘,你又发什么疯?”

    “老娘发什么疯,你自己……啊!”

    赵青颜美目含怒,右手紧紧的抓着胸前睡衣,遮挡春光,怒斥高阳,却突然感觉自己最私*密的地方被什么硬东西狠狠顶了两下。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赵青颜立刻意识到那是什么东西在顶自己,更可怕的是,此刻她只是穿着薄薄的睡衣,登时一声惊呼,从高阳身上一跃而起,愤然一脚向高阳的小伙伴踩去。

    外间中,秋紫陌昨晚又何尝睡好了,她昨夜愣是静静的等待着里间内应该有的动静。

    对于秋紫陌这十七八岁的女孩来说,正是对某些事极为好奇,似懂非懂的阶段,好奇,一切都归于好奇。

    当然,秋紫陌也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又按捺不住,可惜,左等右等就是没听见丁点动静。

    秋紫陌也是熬得辛苦,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可刚才赵青颜那一声惊呼立刻将本就迷迷糊糊的秋紫陌给惊醒了。

    秋紫陌立刻坐起身来,转眼死死的盯着内屋的门,嘀咕道:“听那些同学说,男人在早晨战斗力最强,看来还真是的,青颜姐姐刚才叫得好大声哦,咦,怎么又没动静了?”

    秋紫陌竖起耳朵,极力的想听到点什么,可惜,还是让她失望了,秋紫陌不禁心道:青颜姐姐肯定憋得好辛苦,看来我在这里还是影响到大叔和姐姐的正常生活了,算了,我还是得回家住。

    要是被里间的赵青颜知道此刻秋紫陌的心理活动,恐怕杀人的心都有了。

    我推你妹妹的!

    房内,面对赵青颜这含怒的一脚,高阳心头大惊,这要是被这疯婆娘踩中了,那还得了?

    这一刻,高阳也实在是急了,僵尸力量自然而然的爆发,整个人贴着地面向后快速滑去,硬是躲过了赵青颜这一记‘断子绝孙腿’。

    “啊!”

    由于赵青颜并没有穿鞋,刚才更是含怒一脚,被高阳这一躲过,赵青颜这一脚重重的跺在地上,痛得她一声大呼。

    外面,秋紫陌一听,双眼登时一亮,忍不住就要大笑出声,好在她及时用手将嘴捂住,心道:嘻嘻,姐姐刚才果然是憋着的,这一声比刚才那一声还给力,而且听上去似乎还有些痛苦,奇怪了,听那些同学说,做那事不是很舒服的吗,莫非,莫非,天哪,一定是大叔太凶猛了。

    秋紫陌啊,秋紫陌,你这都是在想些什么啊?你羞不羞人啊你?

    秋紫陌双手捂着洋娃娃般的小萌脸,只感觉一颗小心脏狂跳不已,整张脸也是滚烫。

    “卧槽,疯婆娘,你要不要这么狠,你要搞清楚,是你翻下来压在我身上的,吃亏的是我,我都没说被你压痛了,你倒好,要老子断子绝孙啊。”

    高阳心头也有些火了,他十分肯定,如果他刚才反应稍微慢一点,后果绝对是鸡飞蛋打。

    赵青颜一听,俏脸是一红,也知道高阳说得是实话,是她自己睡觉不老实,可赵青颜的性格好强,又岂会轻易认错,好几秒后,方才红着脸说道:“可你……你也不该用那恶心的东西顶老娘那……那里。”

    即便是赵青颜性格彪悍,大大咧咧,但想起刚才与高阳的‘亲密’接触,赵青颜一张脸就更加红了。

    我推你妹妹的!

    高阳实在是无语了,一脸无辜的说道:“我拜托大姐你能不能有点尝试,这是每一个男人清晨醒来的自然现象,我还没怪你差点把哥二弟给坐断了呢,你倒好,倒打一耙。”

    “你……”

    赵青颜又何尝不知道这些,她又何尝不知道一切都是自己理亏,但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反驳从而挣面子的话了,只得恶狠狠的道:“你……你给老娘出去,老娘要换衣服洗漱了。”

    “好,好,算我怕你了。”

    高阳也懒得再计较了,随手拿起衣服和裤子,快速的套在身上,只是口中嘀咕道:“遇上你真是老子倒霉。”

    “你嘀咕什么呢?大声……啊!”

    赵青颜隐约听见了高阳的埋怨,不过,一转身却感觉左脚传来一阵剧痛,忍不住痛呼一声,一个趔趄就向地上倒去。

    外间中,秋紫陌红着一张脸,双手紧紧的捂着耳朵,心道:我不听,我不听了。

    高阳身形一动便将赵青颜给扶住,问道:“你怎么了?”

    赵青颜面色痛苦,横了高阳一眼,极为不满的说道:“还不是你这王八蛋害的,我的脚踝好像受伤了,痛得很。”

    “好,好,怪我,怪我。”

    看着赵青颜都受伤了,高阳连忙顺着赵青颜的意思,扶着她坐在床沿上,说道:“我看看。”

    看着高阳蹲在床边为自己查看伤势,赵青颜嘴角不禁扬起一抹笑意,当高阳握着她的脚踝时,赵青颜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怎么了?很痛?”高阳抬头问道。

    “不动还好。”

    高阳又低下头,仔细的看着赵青颜的脚踝,此刻,赵青颜原本白皙细嫩的脚踝已经有些红肿了。

    高阳之前在部队呆过,自然也会治疗跌打损伤,甚至接骨这些都不话下,高阳用手在赵青颜脚踝上按了按,问道:“这里痛吗?”

    “有点。”

    “这里呢?”

    “痛,痛!”

    “这里呢?”

    ……

    一连按了好几个地方,高阳最后说道:“骨头没有问题,就是扭伤而已,我帮你揉揉,好得会快些。”

    也不待赵青颜答话,高阳已经运用部队中学到的特殊手法开始为赵青颜揉捏,看着高阳一脸认真专注的样子,赵青颜不禁心道:这么看这王八蛋还是挺帅的嘛。

    高阳的手法的确很管用,赵青颜能明显的感觉到疼痛感在减弱,赵青颜不禁心头反省道:我是不是对高阳太恶了点,其实他是人还是妖还没弄清楚呢,再说,之前的确是我的问题。

    就在赵青颜难得的反省时,高阳正好一收手,起身说道:“好了,以后要废人之前先想想自己的蹄子。”

    这话一出,赵青颜面色顿时一黑,整个人立刻就不好了,刚才还对高阳的一点点改观立刻被她狠狠的拍死。

    “王八蛋,你说谁的是蹄子呢?”赵青颜咬牙切齿的瞪着高阳。

    高阳表情自然,不紧不慢的说道:“哦,我是说等下出去吃蹄花面。”

    赵青颜冷哼一声,不再说什么,高阳仔细听了下,断定外面的秋紫陌已经醒了过来,这才向外面喊道:“紫陌,开门了。”

    外面,秋紫陌被高阳突如其来的喊声惊得身子一颤,赶忙过来开门,可这没脑子的丫头一开门竟然就问一句:“大叔,完事了?”

    “完事了?”

    高阳一愣,说实在的,这一刻,他还真没搞懂秋紫陌这突如其来的一问。

    秋紫陌也立刻意识到自己这话问得,赶忙道:“哦,没什么。”

    高阳搞不懂这小丫头了,说道:“你青颜姐姐刚才不小心,脚给扭了,你去扶着她点。”

    “啊,脚给扭了?”

    秋紫陌一惊,下意识的说道:“动作这么大?”

    动作这么大?

    啥动作?

    说实在的,高阳这一刻真不懂,看着高阳一愣,秋紫陌立刻又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忙向屋内走去。

    可一进屋,秋紫陌就看到地上本来是高阳用来打地铺的棉絮,这丫头一惊,心头不禁嘀咕道:大叔和姐姐这得是什么姿势,得多大动作啊,棉絮铺盖都给弄地上了,怪不得姐姐脚会扭了,大叔这也忒生猛了吧。

    如果此刻秋紫陌的想法给高阳与赵青颜知道的话,高阳还不得被刚吸入口中的烟给呛死,而赵青颜还不得为之前对秋紫陌说她和高阳是夫妻的事而后悔死。

    总之,不论是高阳还是赵青颜,那都得被秋紫陌那奇葩跳跃的思维与猜想活活给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