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七章 赵青颜急电

    更新时间:2015-09-09 19:57:56本章字数:3370字

    一人留下一只胳膊!

    方虎的狠不仅大大的吓了秋紫陌与曾翎可一跳,即便是高阳也忍不住皱眉,之前的方虎,懦弱、内向、孤僻、自卑,逆来顺受,可眼前的方虎,沉稳、自信、霸气侧漏甚至隐隐流露出丝丝邪意。

    一个人的性格竟然能在短短的一天之间发生如此大的逆转,简直是不可思议,高阳本能的绝对这事有点古怪了。

    听见方虎这狠话,几个混混吓得是浑身抖的宛如筛糠,其中一个爆炸头看样子应该是这几个家伙的头目,此时,他强自镇定的说道:“方虎,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别欺人太甚了。”

    “呵!”

    方虎冷笑了一声,沉声道:“让我凡事留一线,以前你们欺负我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这句话,我说过,想走,一人留下一只胳膊。”

    方虎话一落,人也跟着动了起来,他速度极快,快得在秋紫陌与曾翎可眼中就只剩下一连窜的虚影。

    不错,方虎正在几个混混之间的空隙中快速穿梭,不过两三秒钟,方虎又回到了原地。

    “啊!”

    “啊!”

    “啊!”

    几个混混这才捂着自己的手臂,杀猪般的惨嚎着,不是他们的反应慢,而且方虎的速度太快。

    虽然外表上秋紫陌与曾翎可只是看见几个混混都捂着自己的手臂,手起码还在,但看着这些家伙个个脸上的痛苦神色,加上煞白的面上,挂满的冷汗,二女也不难想象到,他们此刻所受的痛苦。

    “好了,你们可以滚了。”方虎随手一挥,好比是打发苍蝇一般。

    能保住性命已经算是万幸了,几个混混即便是心头有恨,此刻也不敢有所表现,更不敢有半分停留,纷纷快步向巷尾走去。

    待几个混混离开后,方虎这才转身回来,这次他来到了高阳面前,对着高阳说道:“上次谢谢你帮我踹了刘东一脚。”

    高阳虽然心头有很多疑问,但现在也不是贸然问的时候,听方虎这么说,高阳也只是微微一笑,说道:“区区小事,何必放在心上。”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欠你一个人情,以后如果有需要,我肯定还你。”方虎一脸果决的说着,没有半分的做作。

    “以后再说吧。”高阳随口说着。

    方虎对高阳点了点头,举步又来到了秋紫陌与曾翎可身前,对二人说道:“以前你们对我的照顾我方虎都记在心头,以后如果有需要,知会我一声就行,我还有事,这就先走了。”

    对于转变如此之大的方虎,秋紫陌与曾翎可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方虎举步从曾翎可身边错身而过,突然脚步一顿,对曾翎可说道:“你记得还欠我一个说法。”

    说法?

    曾翎可微微一愣,我欠你什么说法?

    方虎已经走远了,但无论是秋紫陌、曾翎可还是高阳都看着方虎的背影,久久没有说话。

    “这个方虎到底是怎么了?性格转变如此大,而且变得这么能打?”

    秋紫陌最先开口,突然,她双眼一亮,似乎是想通了什么,摆了摆手,点了点头,说道:“啊,我知道了,我看有些电视剧中,一些人有双重人格,方虎肯定也是这样,被那些家伙欺负久了,他体内的另外一个人格苏醒了,对,就是这样。”

    “紫陌,你这是说什么呢,当拍电视剧啊。”曾翎可倒没有像那方面想。

    高阳也被秋紫陌的猜想搞得有些哭笑不得,不过理论上说也不排除那种可能性,只是,高阳潜意识认为绝对不是秋紫陌那天马行空所想的一样。

    秋紫陌可坚持认为自己的想法是没有问题的,一脸正经对曾翎可说道:“可可,你可是才女额,你要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不等曾翎可反驳,秋紫陌转头又向高阳问道:“大叔,你说方虎刚才真的打断了那几个混混的胳膊吗?他之前说什么留下一只胳膊实在是太吓人了。”

    曾翎可也瞪着大眼睛看着高阳,期待着高阳的答案,高阳微微一摇头,说道:“他没有打断那几个混混的胳膊。”

    “哦,那就好。”

    秋紫陌点了点头,心头松了一口气,显然,她并不愿意见到那么凶狠残暴的方虎,曾翎可也是微微吐了一口气。

    可是,高阳接下来说的一句可让二人心情来了个大逆转,只听高阳说道:“他只是捏碎了他们的手骨而已。”

    啊?

    捏……捏碎?

    秋紫陌与曾翎可惊得同时捂住了嘴巴,捏碎与打断可就完全不一样了,前者的修复要比后者困难太多,甚至很可能没有修复的可能性。

    方虎没有开玩笑,他的确是废了那几个混混一人一只胳膊,这份狠劲,对于常年经历枪林弹雨,血腥杀戮的高阳来说,并没有什么,只是,这事发生在方虎身上,那就足以让高阳吃惊了。

    “方……方虎怎么变得这么凶狠残暴了?”一听高阳说方虎是捏碎了那几个混混的手骨,秋紫陌惊得舌头都快打结了。

    曾翎可虽然也十分的心悸,却说道:“或许是方虎长久以来被他们欺负,性格被压抑得太久了,这突然一下爆发了,不过好在没闹出人命。”

    秋紫陌眼神怪异的看了看自己的闺蜜,说道:“可可,我怎么感觉你是在替方虎说话呢?”

    “我……我哪有?”曾翎可有些底气不足,将头微微埋了埋,说道:“我只是分析一下嘛。”

    “好了,不谈方虎了,我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我们快去吃东西吧。”秋紫陌揉了揉肚皮,拉着曾翎可就走。

    高阳虽然觉得方虎的转变太过突然与怪异,不过方虎都已经走了,想问也没办法了,更何况,就这样贸然问方虎,恐怕也问不出个什么,高阳决心以后得暗中留意下方虎,而且,刚才那一帮混混也绝对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走啦,大叔,愣着干什么啊,方虎现在那么凶狠,用不着你担心啦。”看着高阳站着没动,秋紫陌又将高阳给拉着向前走。

    曾翎可一听,有些怪异的看了看高阳,不过也没说什么。

    高阳收回心思,突然问道:“紫陌,你怎么没叫上夏老师呢?”

    “啊!”

    秋紫陌一惊,夸张的喊道:“糟糕了,刚才急着到校门口见你,忘记喊老师了,我这就给老师打电话。”

    “算了。”高阳抬手阻止了秋紫陌:“这时候念姐应该都已经吃过午饭了,我们走吧。”

    “好吧。”秋紫陌收起了电话,想来也是,这时候饭点都快过了。

    经过方虎的事,中午这顿饭高阳吃得有些心不在焉,就连秋紫陌这丫头都看出来了,饭桌上一直嘟着嘴。

    大叔也真是的,肯定又在想着那个方虎,气死我了,都不理一下人家。

    一旁的曾翎可也是默然不语,细嚼慢咽的,这顿饭实在是太沉闷了,搞得秋紫陌回学校的时候都闷闷不乐。

    高阳一门心思都在思忖方虎的事,根本没有注意到秋紫陌这小丫头的小心思。

    一下午时间,高阳都坐在那个比较偏僻的休息室中,不停的抽着烟,休息室中,烟雾缭绕。

    期间,夏念夕打了一个电话过来,问高阳工作还习惯吗?

    对于高阳来说,这也没什么习惯不习惯的,能过日子就行。

    很快,高阳工作的第一个白班就结束了,顾徐二人来了,当然是徐小兵的主意来喊高阳吃晚饭。

    只是高阳说今晚要上夜班,顾徐二人也只好作罢,毕竟,擅自离岗的话,一定又会被张大力那家伙咬住不放,没有点红票票是解决不了的,吃饭也不急在今晚。

    顾徐二人离开没过多久,夏念夕就来了,高阳只好暂时放下方虎的事:“念姐,怎么今晚没自习吗?”

    “今晚没有,走吧,去食堂吃饭。”夏念夕说道。

    “吃饭?”

    高阳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我还不饿,对了,念姐,我想问你一个事。”

    “什么事?”夏念夕问道。

    “你有没有听说过学校那栋鬼楼?”高阳觉得夏念夕作为学校的老师,应该还是知道一点内幕吧。

    “哦,你是指那栋旧楼?”夏念夕果然知道:“你才来不到一天就听说了?”

    “嗯,无意中路过那里,两个同事谈起了。”对于夏念夕,高阳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其实我也不清楚,不过我想应该是以讹传讹吧,怎么,你想去看个究竟?”夏念夕一看就看穿了高阳的心思。

    “没,就是好奇问一下而已。”

    “哦,好吧,如果你工作有什么困难直接打电话给我,我还有点事,回见。”夏念夕说罢就起身欲离开。

    “好的,我不会和念姐你客气的。”高阳起身送了送夏念夕。

    天很快就黑了,学生终于下晚自习了,高阳正准备去探一探‘鬼楼’,不想赵青颜却突然打来了电话。

    “王八蛋,你去哪里了?”电话那头,赵青颜立刻劈头盖脸,彪悍的性格展露无疑。

    “怎么了?我上班呢!”高阳微微皱了皱眉。

    “你快点回来,江边发生大事了。”

    “到底是什么事?”高阳急忙问道。

    “总之你快来,就在上次我们跳下江的那座桥头,我在那里等你,对了,你要是不来,你知道我会做什么的……”

    “喂,喂……”

    不等高阳继续问话,赵青颜就挂了电话,高阳有些无奈,赵青颜所说的‘你知道我会做什么’,高阳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她肯定又要说什么告诉华夏的神秘机构,告诉什么道家协会的。

    说实在的,高阳除了怕麻烦之外,也并不在乎这些所谓的机构,所谓的道家协会。

    只是,为什么赵青颜会喊自己去那座大桥,莫非,莫非与上次所见的那个江底黑洞有关?

    如果是那样的话,高阳倒是很有兴趣去看看了,毕竟,他总感觉那江底的神秘黑洞与三年前那次任务的神秘坑洞有什么联系。

    高阳一定要查清楚那次任务的神秘坑洞,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战友死得不明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