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六章 出手夺宝

    更新时间:2015-10-02 23:29:52本章字数:3643字

    羊皮卷‘傲龙决’的突然出现,将原本即将爆发的一场大战消于无形,这才是龙宫之中的最终宝物,所谓的修仙法门。

    在修仙法门之前,任何事都显得微不足道了,这群人立刻舍弃了高阳,向‘傲龙决’抢去,就连之前那个沉着的道门中人也不例外。

    还别说,这家伙真的是最狠,悄无声息的结着道印,将挡在身前的两个家伙斩杀,而后便又绕着另外一个家伙背后去。

    “卑鄙,这道门中人真是我们修道之人的耻辱!”赵青颜忍不住骂了一句。

    高阳却不以为然,古往今来,都是成王败寇,谁又会去注重过程,结果才是王道。

    杀戮又起,剩下不过六七人了,但却谁都没摸到那‘傲龙决’,突然,这个空间中又闯进来十七八人。

    “咦!”

    高阳一惊,竟然还有人能进来,这说明这里应该不是死路。

    而突然闯进来的这十七八人又分为三拨,可笑的是他们每个人都是黑衣蒙面,此刻,几乎是同时出现,这让他们都惊讶的看着彼此,显然谁都没有料到,还有人藏着。

    高阳心头了然,看来真正的黄雀就是这些人了,只是没有人料到,黄雀会是这么的多。

    “杀!”

    三拨人的首领同时下令。

    这下倒好,本来又是同样的装束,这一动起手来,更是谁都分不清谁了,场面变得空前的混乱起来,不过,每个人的目标却是一样的,那就是羊皮卷‘傲龙决’。

    ……

    “队长,里面的动静越来越大了!”另一处,那巨大圆形门户之外,拿着微型仪器的矮个子对那身着白色西装的男子说道。

    西装男面色沉着的说道:“大家做好准备,可能这道门即将要开启了。”

    “是,队长!”

    ……

    “高阳,能帮我一个忙吗?”秦冰儿低声对高阳说道。

    高阳心头了然:“你想要我帮你得到‘傲龙决’?”

    “嗯!”秦冰儿点了点头。

    高阳想都没想,便说道:“可以,不过,这事以后,我们谁也不认识谁!”

    高阳话一出,秦冰儿与赵青颜眼中都闪过一丝黯然,几秒钟后,秦冰儿眼神就换成了坚决,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

    高阳没有再回话,而是抬头看了看那悬浮在空中的‘傲龙决’,他并没有立刻动手,他可没有那么傻,这么明着上去抢夺,就算是得手,事后必然遭到这些家伙无休止的纠缠,这可是高阳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此刻,高阳有些悔恨,之前也应该蒙着面,那样事情就好办多了,不过,为了以后的平淡生活,高阳还是缓缓向边上靠去。

    一个不开眼的黑衣人向高阳攻了过来,高阳飞起一脚就将这家伙给踹飞出好几米,不远处,另外一个黑衣人注意到了高阳,他眼中闪过浓浓的惊讶,不知道是因为高阳那一脚的实力还是因为意外在这里看见了高阳。

    而这一切,高阳并没有注意到,仍然悄然向那‘傲龙决’靠去,那个黑衣人显然是看出了高阳的意图,猛然一声大喝:“他要夺‘傲龙决’。”

    我推你妹妹的!

    高阳不禁心头咒骂一句,哪知道这混乱的局面竟然还有人盯着自己。

    高阳这一暴露,立刻引来了周边几人的攻击,其中更是有两个黑衣人,这两个黑衣人实力要比之前夺宝的那些人高出一大截,举手投足间都激发出强劲的气流。

    高阳自然的用出拿手的‘杀人之术’,这是以前在特殊部队中的所学,没有固定的招式,有的只是‘杀’,充分的利用周身每一个部位,简单粗暴,直接有效。

    “咦!”

    高阳一出手直接废了围攻他中间那个参与之前夺宝之人的一条手臂,这立刻让那两个黑衣人惊呼一声。

    高阳可没有那么多废话,巧妙的躲开了两个黑衣人的合击,探手就扣住其中一人的左肩,掌心劲力一吐,直接震碎了这人的肩骨,同时上步,右膝一顶。

    “咔嚓!”

    这个黑衣人直接瘫倒在地,他的脊椎已经被高阳一膝顶断了,就算侥幸不死,也绝对终生残废。

    另一个黑衣人一掌切向了高阳的后颈,高阳脑后长眼般,低头的同时,身子爆退,猛然一下撞在这人的胸口上。

    “咔嚓!”

    胸骨断裂的声音传来,这个黑衣人倒飞而出,跌落在三四米外,怕也是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轻松的解决了这两个黑衣人后,高阳抬头一看,却见有人竟然将围绕着‘傲龙决’的那些宝物给抓了下来。

    ‘傲龙决’固然是绝世之宝,但眼下明摆着是肉少狼多,而且后进来的三拨黑衣人,个个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要想从这些人眼前抢走‘傲龙决’,那显然不现实。

    既然得不到‘傲龙决’,为什么不将目标放低一点,得到一两件法宝也不错啊,而且,有法宝在手,保命的几率将大大增加。

    有人开了先河,其余人也纷纷出手,就连那些后加入的黑衣人也不例外,二三十件宝物很快就被一抢而空,

    这些宝物虽然还没有经过修行之人加持,无法发挥出真正的神威,但自身所承载的威力也不容小觑。

    就好比是一柄宝刀,若武门中人所持,注入武气再演义精妙的招式,宝刀的功效将发挥得更好,可就算没有武气加持,宝刀本身也有一定的威力。

    动作快的,有抢到两件甚至三件宝物的,宝物在手,这些人立马凶横的向身边对手挥去。

    刹那间,光华四溢,气劲飞纵,宛如数百把无形的刀刃在这空间中飞斩,之前争夺宝物的那几个幸存的家伙中有四个没有得到宝物,经过之前两番打斗,此刻早已经疲惫不堪,眨眼间就被充斥的气劲给绞杀,肉末鲜血飞溅老高。

    没有了之前的麒麟,鲜血不会被吞噬,一时间,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开来,高阳本来上身就没穿衣服,此刻,被这些宝物的气劲刮得,竟然猎猎生疼。

    ‘傲龙诀’被这群持宝的家伙围在中间,宝物的气劲形成一个巨大的绞杀圈,高阳也不敢贸然去夺‘傲龙诀’,那样必然遭到这群家伙的合力阻杀。

    再加上一旁的秦冰儿与赵青颜也被气劲波及,不断向后退去,秦冰儿已经祭出了一张防御符咒,而赵青颜级别太低,她所画的防御符咒根本扛不了几秒钟。

    高阳快速挡在了秦冰儿二人身前,护着二人快速退后,没一会就贴在了墙壁之上,好在那边的争夺也渐渐平息下来。

    原来,因为有了法宝的加入,这场混战虽然激烈,但也只是将那几个没有得到法宝的倒霉家伙绞杀。

    后来进来的三拨黑衣人各自回到了己方,也不知道他们是用什么方法区分彼此的,而最初在这里夺宝的人此时也只剩下了四人。

    这四人之中,那三十岁左右的道门男子独得两件宝物,其余三人也人手一件,眼下这情况,四人不得不暂时拧成一根绳,站在一起,以那道门男人马首是瞻。

    四拨人马,以上空悬浮的那‘傲龙诀’为中心,分立四角,而高阳三人却远远的站在墙壁之下。

    此时,高阳三人都没有法宝在手,在其余四拨人眼中,高阳三人对‘傲龙诀’并没有什么威胁,重点自然也就没放在高阳三人身上。 

    见识到那些法宝的威力,秦冰儿也是意识到让高阳上去夺‘傲龙诀’太过强人所难了,如今,能安然离开这里就算不错了,秦冰儿正要与高阳说,让高阳打消夺‘傲龙诀’的念头。

    突然,悬浮在上空的羊皮卷‘傲龙诀’散发出淡淡的金光,所有人急忙抬头看去,只见‘羊皮卷’上,开始起了一条条纹路。

    那些纹路不断地延伸,很快就有了点门道,在场的都是强者,一下就认出了,那分明就是人体一般的经络图。

    经络图的旁边,还有一些密密麻麻的古老文字,这样的图文并茂,众人立刻喜上眉梢。

    真的,这真的是在道法兴盛时,遗存下来的修仙法门!

    又有人蠢蠢欲动了,而就在此时,‘羊皮卷’上又洒下一片金光,金光正好投射下墙壁之上,形成一个圆形的金色光晕地带。

    由于搞不清是什么状况,无论是那三拨黑衣人,还是之前夺宝幸存下的四人,他们都在静观其变,而高阳三人自然也乐得暂时的平静。

    “轰隆隆!”

    一阵轰鸣之声打破了整个空间的寂静,所有人循声望去,那不正是羊皮卷金光所投向的那处墙壁。

    而此时,那处墙壁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形门户,而且正在向两旁缓缓的开启,轰鸣之声就是这门户开启时产生的,由此也不难想象,这圆形的门户到底有多重,才能发出这样的轰鸣之声。

    有出口!

    最初夺宝的那四人中,除了那个道门中人,另外三人一见有出口,快速向那圆形门户冲去。

    对于他们来说,即便是现在又宝物在手,但之前的夺宝,消耗实在太大,他们有自知之明,能得一件宝物就不错了。

    修仙法门虽好,但也要有命去修不是?

    “突突突!”

    可就在这三人刚冲到圆形门户前,一连串震人耳膜的枪声响起,三人瞬间就被打成了蜂窝煤。

    更甚的是,密集的子弹,穿透力极强,贯穿了三人,仍然向后面的人飞射,其实当枪声响起那一刹那,其余人立刻就意识到不妙,纷纷向旁边闪开。

    “哒哒哒哒!”

    密集的子弹打在后面的墙壁之上,溅起一连窜的火花,高阳护着秦冰儿与赵青颜,贴在墙壁之上,三人所站的地方,其实并不在子弹射击的直线上。

    枪声很快平息,看来是外面的人只针对那三个要出去的人所开枪的,不过,所有人仍然在警戒。

    无论是修武还是修道,到了一定的级别,不惧手枪是可以,但面对这种突击枪,而且明显还是特殊材质所造的子弹,没有谁敢托大,没有谁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很快,四男一女就从圆形门户外走了进来,为首那人一身迷彩服,双手端着突击枪,身上挂着好几圈弹链,很显然,之前开枪的就是这人。

    其余四人,一个身着白色休闲西装,长相俊逸,年越二十五六,另一人穿着弹力背心,身高过一米九,壮得像一头牛,他旁边站着一个矮个子男子,长相极为精明,最后,就是唯一一位女性,她一套灰色的运动衣,配上小美色的皮肤,十足的健康肤色美女。

    此时,端枪的迷彩服男子冷眼扫了一圈场中,强势的说道:“不管你们是什么人,这里的一切都属于国家,放弃无谓的抵抗,放下你们的所得,我们可以放你们离开!”

    高阳双眼瞳孔猛然一缩,这四男一女会是华夏机密部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