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二章 上门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5-10-09 22:28:31本章字数:3345字

    “过去一天多了,可还是没有一点高阳的消息,电话也打不通,也没回一中,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高阳的租住屋中,秦冰儿坐在沙发上,俏脸上写满了疲倦,前夜高阳失踪后,她就开始不眠不休的寻找,可仍然没有高阳一点消息。

    看着秦冰儿那焦急憔悴的样子,赵青颜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感受,她不禁问道:“师叔,你是不是爱上高阳了?”

    秦冰儿憔悴的俏脸上不自禁的生出两朵红晕,她嗔骂道:“死丫头,你胡说什么呢?”

    “师叔,自我记事起就和你在一起,你从来没有为任何人这么担忧过,而且还是一个男人。”

    秦冰儿脸上的红晕更盛了,娇艳欲滴:“你又不是没看见,高阳是为了救我才服下那颗丹药的,而且在‘龙宫’中,他屡次出手帮助我们,如果不是他,我们哪还有命出来,我担心他是正常的。”

    “好吧。”

    赵青颜也不再纠缠这个问题,只说道:“师叔,你还真是关心则乱,你忘记了你的另外一个身份了吗?”

    “另外一个身份?”秦冰儿微微一怔:“你是说警察?”

    “那可不,你完全可以去交警队,调取各个路口的监控,说不定能发现高阳呢?”

    “死丫头,你不早说。”秦冰儿陡然回过神来,豁然起身,飞快的冲出了门。

    “师叔,你慢点,等等我啊。”赵青颜急忙追了上去。

    ……

    高阳在城中转了转,很快就确定,自己所处的位置应该是江阳的南城,从记忆中判断,这里就是前夜他出城去往那片山林的方向,看来那个黑衣人将自己带回来,就近找了那家‘虹桥宾馆’。

    而江阳一中以及高阳所租住的房屋在江阳以北,两地横贯江阳城南北,这正合了高阳的意。

    周身除了这件像样的西装以及不到两百块钱外,高阳已经别无其他,就连身份证都不知道前夜丢在哪里去了,高阳也不知道那个黑衣人是怎么给自己在宾馆开的房间,难道会是黑衣人自己的身份证?

    高阳觉得不可能,黑衣人既然有意隐藏身份,想来也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高阳也没打算再到宾馆去查证了。

    在南城逛了近一天,高阳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街道两旁的路灯亮了起来,市民们灯红酒绿的夜生活即将开始了。

    高阳抽着烟,沿着路缓步走着,看着街道旁过往的男男女女,高阳心头腹诽:这样的情情爱爱自己恐怕想也是别想了,没准哪天发狂,将所爱之人的血给吸干了。

    沿着路,高阳就这样走着,无意中瞥见一家名叫‘醉生梦死’的酒吧,高阳淡淡一笑,这酒吧名还真有点意思。

    这个时候喝一杯也不错,高阳随手弹掉烟头,举步走了进去,酒吧规模很大,一层是吧台和卡座,旋转楼梯上的二楼,想来或是招待贵宾的地方,或是老板所在,不过此刻时间尚早,除了吧台的调酒师之外,卡坐上还没有顾客。

    不过,高阳进门时还是敏锐的感觉到,在这酒吧的暗处,隐藏着三个人,三人气息平稳绵长,呼吸的方法让高阳有种熟悉的感觉,是特种兵,看来这酒吧老板不简单,否则何须请三个退役的特种兵做保镖。

    高阳的到来,并没有让那三个隐藏的特种兵现身,想来他们也认为高阳只是一般的顾客,不过是来得早了点而已。

    高阳径自向吧台走去,调酒师是一个穿得花花绿绿的年轻男子,一头火红的爆炸短发,正在捣鼓着手中的调酒器。

    高阳往座位上一坐,淡淡的说道:“来一杯啤酒。”

    调酒男一见高阳身上这套西装,眼中精光一闪,这莫非是江阳某个家族的大少,却不想高阳只是要一杯啤酒,调酒男的眼神瞬间就变成了鄙夷,不过,他也只是打工仔而已,还是清楚自己的身份,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好。”

    高阳自然能听出调酒男语气中的敷衍,不过,高阳并不在乎,说实在的,他也喝过不少的名酒,甚至在调酒方面也有一定的造诣,作为一名曾在华夏尖端部队服役的兵,几乎被训练得面面俱到。

    啤酒很快就上来了,高阳也没有去卡座,就坐在吧台前,一口下去就是半杯,对酒,高阳没有任何的评判,他紧跟着又点了一支烟。

    偌大的酒吧,高阳独自一人坐在吧台前,气氛显得有些怪异,一口啤酒下去,高阳不禁又想起了当年在部队和那些个战友出生入死执行任务的日子。

    那些日子,虽然时刻面临着生死的考验,但身边有能托付性命的战友,彼此间的情义让高阳十分的珍惜与怀念。

    可惜,那一切的一切都因为三年前那次诡异的任务而终结,又是一口下去,这一大杯啤酒就见底了,高阳随口说道:“再来一杯!”

    调酒男很快又上了一杯,高阳还沉浸在对战友的怀念之中,这一次,竟然一口就将这一大杯啤酒给干了。

    这让调酒男看得双眼一瞪,这哥们还真能喝啊,这一杯可就是一瓶的量啊,还来不及多感叹,高阳又说道:“再来!”

    调酒男赶忙递上,高阳又是一口干了:“再来!”

    调酒男更愣神了,忙不失的递上久,说实在的,高阳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喝过了,一时间也有点忘情了,一杯又一杯。

    不过短短片刻间,他竟然就喝了六大杯,调酒男彻底楞了,他在这里工作快一年了,也不是没见过能喝的,但高阳这喝法,这速度,他还真是第一次看见。

    调酒男也学聪明了,早已经准备了好几大杯,等待着高阳再喊,心道:“看你到底能喝多少杯?”

    高阳喝得忘情,哪里知道,吧台内的调酒男竟然还较上劲了,高阳喝得快,调酒男也准备的及时。

    一杯杯,足足十二杯了,这绝对能算是‘醉生梦死’开业以来的记录了,而就在高阳忘情喝着时,酒吧内陆陆续续的进来客人了。

    这些客人中,有顶着一天压力,急需要放松的白领,也有三三两两的女子,也有男女相约而来的,甚至还有年纪并不大,看上去像学生的小青年。

    酒吧的卡座,很快就坐的差不多了,高阳在喝第十五杯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端起半杯啤酒起身向就近的一个卡座走去,这个卡座比较宽大,距离吧台最近,而且呈半圆形,与其他的方形大为不同,高阳看着近,也就直接坐了下去。

    麻麻的,第十五杯了,终于喝不下去了哇!

    调酒男心头嘚瑟了一下,却看见高阳坐在那个卡座上,张嘴却欲言又止。

    劲爆的音乐响了起来,五彩的灯光散落而下,彻底放松的时刻来了,前来酒吧的人们一下涌到了中间的空旷地带,开始摇头晃脑,尽情的摇摆起来,肆意的挥舞着青春。

    高阳独自一人坐在卡座上抽着烟,任谁看了都会认为高阳是一头来酒吧猎艳的饿狼。

    果然,一个女人径自向高阳走了过去,她一头棕色的头色卷着大波*浪,柔美的鹅蛋脸上浓妆艳抹,看上去二十七八岁,一身米白色连体一步裙,将丰盈的身姿勾勒得凹凸有致,像一颗成熟的桂枝蜜桃。

    “我可以坐这里吗?”

    女人轻声问了句,但却不待高阳回话,她已经自顾坐在了高阳的对面。

    高阳微微抬眼看了看这个不请自来的女人,眼神平静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艳与贪婪,只是平淡的说道:“你想坐哪里是你的自由。”

    高阳说罢,自顾端起半杯啤酒浅浅的喝了一口,女人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似乎为高阳平静的眼神感到有些惊诧,不过,随即她便捋了捋耳边的秀发,笑道:“不请我喝一杯吗?”

    高阳从口袋中掏出剩下的那一百多块钱,往桌子上一放,说道:“全部身家就在这里,你觉得我有钱请你喝酒吗?”

    女人微微一怔,显然没料到高阳竟然会出这招,不过,她却笑得更加妩媚了,说道:“你请客,我给钱。”

    “把我刚才喝的也一起结了。”高阳可丝毫不客气。

    “真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女人似嗔似怨的白了高阳一眼,而后对正好路过的侍应点了几杯酒。

    很快,女人点的酒就来了,高阳自然也有一杯,他端起这精美的酒杯,看着里面金灿灿的酒,在鼻端轻轻一闻,说道:“你很有品味,不过这种酒很烈,不适合女人喝。”

    “可我就喜欢。”

    女人似乎对高阳的话有些不满,端起酒杯,斗气似的,一口竟然就干了。

    高阳倒是有些意外,不过,他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女人又点了两杯,待酒上来时,高阳只见这女人的脸颊已经升起了两朵红晕,嘴唇红得像烈焰一般,眼神也更有些飘忽迷离了。

    “来,再干!”

    女人端起酒杯,不等高阳回话,又一口干了。

    这一杯下去,女人忍不住微微一呕,她急忙用手捂住了嘴,高阳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你喝醉了。”

    “喝醉了不是正合你意吗?”女人突然身子向前一倾,就那么近距离的看着高阳。

    高阳丝毫不回避,却说道:“我只是担心等下没人给钱。”

    “拿去!”

    女人随手将自己的手提包扔给了高阳。

    高阳一怔,也不客气,从女人手提包中摸出了几百块钱,往桌子上一拍,起身道:“看来你请我喝酒的份上,我送你回去。”

    “我今晚上属于你!”女人站起身来,却是一晃就要倒下。

    高阳闪身将她扶着,说道:“行了,别装了,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女人迷离的美眸中闪过一丝惊诧,而后却是微微一笑,带着浓浓的苦涩,高阳扶着她准备走。

    “不开眼的小子,竟然敢坐威哥的位子。”

    几个大汉杀气腾腾的向高阳所在的卡位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