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一章 残暴的方虎

    更新时间:2015-10-19 21:45:39本章字数:3991字

    秋紫陌拉着曾翎可快速出了学校,由于还没到放学时间,竟然连一辆的士车也没有,只好上了一辆私家的士。

    如今,在这大城市中,这样的‘私家的士’很多,大多都在车站或是学校附近揽客,而近来也频频爆出,女学生乘坐‘私家的士’遭难的新闻。

    可秋紫陌急着赶时间,加上现在是白天,也就没在意这些了,看着师傅是一个面向老实的中年人,秋紫陌还是稍稍松了一口气,而后说了前往的目的地。

    要去南城,须得穿越整个江阳城,秋紫陌一路催促着师傅快点,师傅说‘要想赶时间,就得超近路’。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秋紫陌也就答应下来,‘私家的士’在城内几转几转,越行越是偏僻。

    曾翎可一路查看着路况,意识到有点不对劲了,用手肘轻轻推了推秋紫陌,秋紫陌也意识到了什么,壮着胆子问道:“师傅,你这是开到哪里了?”

    “放心,绝对错不了,再转过几个巷子,很快就能上南城大道了。”师傅一面回话,一面游刃有余的控制着方向盘,技术是相当的熟练。

    “嗯,尽快上大道吧。”秋紫陌又叮嘱了一句。

    可没过几分钟,‘私家的士’却停在了一家废弃的厂房外,秋紫陌面色大惊:“师傅,你停在这里干什么?”

    “嘿嘿,小丫头,停在这里,当然是有好事了。”师傅阴测测的一笑,那一张脸哪里还有老实的样子。

    “你……你要干什么?”秋紫陌有些不淡定了,毕竟,她也还是个小女生。

    两个女孩此刻将手紧紧的互握着,一脸紧张的看着四周。

    师傅下了车,对着厂房内吹了吹口哨,不一会儿,从厂房内就跑出来几个穿得花花绿绿的小青年。

    “嘿嘿,这么快又有生意了。”为首的小青年是个穿着宽大黑色吊裆裤,T恤上印着一个骷髅头的家伙,他叼着一支烟,向车走来。

    “跑!”

    秋紫陌一拉曾翎可,打开车门,二女撒开脚丫就开跑。

    可两个女孩能跑多快,没几步就被四散而开的几个小青年给围在了中间。

    “我……我可告诉你们,这可是白天,你们再过来,我……我就报警了。”秋紫陌明显底气不足的说着。

    “哈哈,报警,好啊,等警察来了,我们也爽完了,他们来正好可以打扫战场。”为首那个吊裆裤小青年阴沉的笑道。

    其余混混也都附和着大笑起来,个个面上流露出YD的笑容。

    秋紫陌曾翎可互握着的小手,都能感觉到彼此手掌中透出的冷汗,这里这么偏僻,就算是真的报警,的确,等警察来了,很多事都已经完成了,再说,有没有机会报警还是两说。

    “可可,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秋紫陌一脸愧疚的看着身边的闺蜜。

    曾翎可一张小脸早就煞白了,她本就腼腆内向,比秋紫陌的胆子小多了,不错,此刻她仍然故作镇定的说着:“紫陌,别这么说,我们是好姐妹,有什么事,我们都一起面对。”

    “哟,还真是姐妹情深啊,兄弟们,还等什么啊,这么水灵的妞,哥可忍不住,要先下手了。”

    为首的小青年一声怪笑,当先向秋紫陌二女扑了过去。

    其余小青年自然也是不甘落后,面对一群饿狼,秋紫陌与曾翎可两个弱女孩还能干什么。

    她们能做的就是一脸惊恐的向后退去,可又能退到哪里去呢?

    眼看着秋紫陌与曾翎可就在劫难逃了,突然,一道散漫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哟呵,哥几个,这大白天的好兴致啊,算上小弟一个如何?”

    秋紫陌与曾翎可一听有其余人在场,急忙回过头一看,这一看,顿时一喜,秋紫陌更是大喊道:“方虎,快来救我们!”

    原来来人竟然会是方虎,秋紫陌此刻可完全没想对方人多人少了,毕竟,在这种情况下,看到一个熟人,自然是喜上眉梢,宛如在洪水中抓住了救命稻草。

    “呵,我倒是没想到,还有要‘英雄救美’啊,嗯!”

    为首那小青年对旁边三个家伙使了一个眼色,那三人立刻从后腰上撤下了一把蝴蝶匕首,三人熟练的翻转着匕首,一脸阴沉的向方虎走去。

    “方虎,快跑!”

    曾翎可先意识到,敌我悬殊,赶忙大声提醒方虎。

    秋紫陌却也不忘喊道:“方虎,快跑,先去报警。”

    “嘿嘿,现在想起跑了,晚了!”

    为首那小青年得意的一笑,而那三个家伙此时也将方虎围住了,主要是方虎根本就没跑。

    “小子,胆儿挺肥啊,不让你见见红,怕是不知道哥们的厉害。”

    围着方虎的三人,其中一人翻转着匕首,直接向方虎戳去,看这干净利落的手法,怕是也没少做这样的事。

    “啊!”

    后方,秋紫陌与曾翎可一见那寒光闪闪的匕首戳向方虎,忍不住同时一声惊呼。

    可方虎却丝毫不慌不乱,眼看着匕首近在胸前,他方才微微一抬手,竟然准确的抓住了那个家伙的手腕。

    “咦!”

    那家伙一惊,猛然一扯手,却骇然发现,自己的手却好比被一只大铁钳夹住,根本无法撼动分毫。

    后面两个家伙一见情况不对,手中的匕首同时向方虎扎去,方虎‘嘿嘿’一笑,右手五指猛然一用力。

    “咔嚓!”

    一声脆响,伴随着一声惨叫。

    匕首掉落在地,方虎飞起一脚就将眼前这家伙踹飞出三四米远,倒在地上竟然未见动弹了。

    另两人的匕首扎近,方虎脚步一晃,轻松的避过了二人的匕首,右手搓掌为刀,分别两下斩在二人的肩膀处。

    “咔咔!”

    两声骨骼碎裂的响声传来,两个家伙捂着肩膀,扭曲着一张脸,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倒在了地上。

    面对三个人,三把匕首,方虎却只用了简单的三下,可这三下,简单粗暴,直接有效,根本没给三个家伙反抗的余地。

    可方虎却并没有放过这倒在地上的两个家伙,大步一踏,上前一人就是一脚,两个小青年说什么也分别得有一百二三十斤吧,可被方虎这一脚,硬是飞了起来,宛如两个破麻袋似的,跌落在三米开外,在没有动弹。

    为首那小青年嘴巴长得老大,嘴角的烟掉在地上也不觉,其余三个小青年更是一脸惊愣。

    谁又能想到,看上去如此瘦弱的方虎,会是那么的凶猛,而且下手是那么的残暴。

    刚才那三声脆响,谁没听见?

    不用考虑,最先出手的那家伙手腕被捏碎了,另外两个家伙肩骨恐怕也落不得完好了。

    方虎出手虽然没见血,但其残暴程度却更让人心头把把都在发抖!

    秋紫陌与曾翎可也是小嘴长得老大,之前她们在学校后面的小巷中也见过方虎强势残暴的一面,可这次又见,心头的惊骇却更甚了。

    方虎,眼前这人真的是那个性格懦弱,逆来顺受,一直被欺负得甚至不敢说话的方虎吗?

    之前的方虎和眼前这个方虎,虽然长得一样,但二者之间的差别用云泥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了。

    此时,方虎一步步向那为首的小青年走来,他那瘦弱的身板,好似一阵风都能吹到似的,可在场谁都知道,就是这么一具瘦弱的身躯中,却蕴含着残暴的力量。

    “你……你要干什么,别……别过来!”

    为首那小青年见方虎向自己走来,吓得一个哆嗦,赶忙向后退去。

    这还真是喜剧,之前他还一副嘚瑟样,哪知道,下一刻,吓得哆嗦的就是他自己了。

    “呵呵,你那么害怕干什么,我又不会杀人,我只是想敲碎你的四肢而已!”

    方虎一脸平淡,语气中反而像是在安慰人一般,可,可有这么安慰人的吗?

    敲碎四肢?

    那为首的小青年面色瞬间煞白一片,双脚一软,差点栽倒在地,而其余三个小青年此刻反应过来,立刻作鸟兽散。

    可方虎却没给他们机会,身形一动,快得让人眼睛几乎都跟不上了,‘咔咔咔’,接连三声骨骼碎裂的声音传来,伴随着三声惨叫。

    方虎又站在了原地,可那三个逃跑的小青年此刻却个个瘫倒在地,捂着腿一个劲的惨叫,他们膝盖骨被方虎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给敲碎了。

    “呵呵,轮到你了!”

    方虎好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脸笑意的向那为首的小青年走去。

    在小青年眼中,此刻方虎的笑容简直就是魔鬼的笑容,他后悔了,后悔怎么就答应那个人了呢?

    本来以为只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哪知道,哪知道会遇上方虎这个魔鬼!

    “你别过来,别过来!”

    这家伙吓得浑身哆嗦,从后腰撤出匕首,手忙脚乱的拨弄了好一阵,终于打开了匕首,握着匕首,颤抖的指着方虎。

    “呵呵,你看看,你是他们的兄弟,他们现在都躺在地上了,你一个人站着,怎么好意思呢?我还是为了你着想啊,你应该和你的兄弟共同进退才是。”方虎一面轻松写意的说着,一面迈步向那小青年走去。

    “别……别过来……”

    这家伙就算是握着匕首,但刚才见识到方虎那残暴的手段后,哪里还有半点勇气,上下牙齿磕得‘嗑嗑’响。

    “啊!”

    随着方虎脚步的接近,这家伙终于还是奋力的大喊一声,手中匕首向方虎扎去。

    可这一下在方虎眼中,无异于是小孩玩玩具刀,他不过随手一抓,就稳稳的抓住这家伙握着匕首的手腕。

    这一次,方虎没有捏碎他的手腕,而是身形一错,左手轻轻在这家伙的手肘处一顶。

    “咔嚓!”

    一声更为清脆的响声传来,这家伙整只右手立刻成了不规则的变形状态。

    “啊!”

    一声惨叫从这家伙口中爆出。

    方虎‘嘿嘿’一笑,说道:“很爽是吧?”

    “咔咔咔!”

    话落之际,方虎身形连连闪动,三声清脆的骨骼碎裂声传来,这小青年的两只脚与左手关节都被方虎敲碎。

    方虎之前说要敲碎他的四肢,现在还真的做出来了。

    惨叫,已经不能宣泄这小青年此刻的痛楚了,他瘫倒在地上,浑身颤抖着不停,一张脸上,冷汗宛如雨下。

    而此刻,亲眼目睹一切的秋紫陌与曾翎可也是俏脸煞白,方虎,方虎实在是太残忍了。

    “呵呵,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这救命恩人有这么可怕吗?”方虎善意的笑着。

    可这笑容,看着秋紫陌与曾翎可眼中却让她们头皮发麻。

    秋紫陌鼓足勇气说道:“方虎,你……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呢?”

    “哦,你的意思是我应该等他们上了你后,再出手就不残忍了?”方虎却突然冒出这一句。

    “你……”

    秋紫陌一时气结,一张脸羞得通红,方虎这话也太直白了吧。

    “方虎……你……你……”

    秋紫陌憋了好一阵,也憋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一旁的曾翎可也是被方虎一句话羞得满脸通红,低着头看都不敢看方虎。

    “哦,我差点忘记了,还有一个,你们等等!”

    方虎说罢,就向那‘私家的士’后走去,他知道,那个师傅就藏在后面,一直没敢跑。

    “方虎,方虎,你在这样,我们就报警了!”秋紫陌能想象到,方虎去肯定又是要敲碎别人四肢,实在不忍心,方才喊道,这个善良的孩子啊。

    “哦,那好吧,我可不想进局子,咦,你们不是有事吗?快走吧!”方虎一顿足,转身说着,还真有要罢手的意思。

    藏在车后的那师傅顿时长长松了一口气。

    “啊,对啊,可可,我们快走!”

    秋紫陌这才想起出来的目的,拉着曾翎可就跑。

    奔跑的过程中,曾翎可不禁回头看了看方虎,她的小脸还是红彤彤的,只是眼神中却蕴藏着莫名的神色。

    “啊!”

    当秋紫陌与曾翎可跑远后,就听见后方隐隐传来一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