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断臂而逃

    更新时间:2015-11-09 22:06:39本章字数:3276字

    “北辰霸刀流”,突出就是一个势,一往无前的霸道。

    高阳紧了紧手中的‘血杀’,他很清楚即将面对的是松岛的最强杀招。

    方修能在一旁全神戒备着。

    房间中瞬间被浓浓的肃杀之气充斥着,听似无声无响,看似无光无华,但毫不怀疑,现在即便是一只蚊子飞进来,也会瞬间被房中如实质般的杀气给绞杀。

    “哈!”

    突然,松岛一声爆喝,手中武士刀猛然向身前的高阳凌空劈下,这一刀仍然是无光无华,但刹那间,充斥在房中的肃杀之气好比有了生命一般,凝聚在松岛这一刀的气势之中。

    高阳面色微微一变,在他眼中,房中的杀气此刻骤然凝聚在一起,化为一头三首巨蛇,张开血盆大口向他吞噬而来。

    杀气凝于形,高阳心头一颤,眼前这个松岛怕已经是丹劲强者了,如此年纪能有如此修为,在华夏恐怕也找不出几个这样的天才来。

    高阳此刻认识到自己之前的判断有很大的偏差,即便是他与方修能联手,对战松岛胜负也绝没有五五之分,甚至毫无胜算。

    抛却僵尸力量不谈,将高阳一切的手段综合起来,他对战罡劲强者绝对没问题,而方修能顶多也就是化劲巅峰。

    一个罡劲加上一个化劲巅峰,想要与一位丹劲强者叫板,那和找死没什么两样。

    其实松岛这一刀完全是针对高阳的,可站在旁边的方修能心头却压力重重,而在他眼中看到的同样是三首巨蛇张开血盆大口向他吞来。

    可这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方修能骇然发现,此刻自己在那股前所未有可怕的气势压迫下竟然无法动弹了,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压迫。

    方修能心头骇然:丹劲强者!

    相比起方修能,高阳还不至于被压迫得无法动弹,但他却分明感觉到,左右的气机都被松岛这一刀完全给封死了,他避无可避,身后不远就是墙壁,也是退无可退,而这,正是‘北辰霸刀流’的要旨。

    高阳之前是领教过‘北辰霸刀流’的,虽然几年前的那个岛国武士比起眼前的松岛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但最终要旨都在于‘一刀斩杀’。

    即便是后面不是墙壁,高阳有机会后退,但只要一后退了,气势必然一弱,此消彼长,那将遭受到松岛更不死不休的攻击。

    当然,对于高阳来说,他的字典中没有‘退缩’这两个字,他右脚猛然一跺地,整个人不退反进。

    ‘血杀’与高阳合二为一,无匹的血杀之气化为一柄无形的血色巨刃,斩向那三首巨蛇的最中间那个蛇头。

    “轰!”

    当血色巨刃与三首巨蛇碰撞在一起时,整栋别墅猛然一沉,好比地震一般,房间中的一切家具在可怕的冲击波下,瞬间化为碎片,碎屑漫天飞。

    高阳的身子被冲击得双脚贴着地面快速后退,在木地板上留下两道长长拖痕。

    “砰!”

    高阳后背重重的撞击在墙壁之上,一道道裂痕在墙壁上蔓延开来。

    “铛!”

    仅剩下两个蛇头的巨蛇虽然气势有所消散,但仍然一往无前的向高阳冲击而去,高阳手中血杀一个直刺,死死的挡住了巨蛇。

    犹豫气势被高阳破去了大部分,而且松岛这一刀完全是针对高阳的,所以冲击波后,方修能感觉压力轻了不少,一见高阳处于被动,方修能哪里还敢怠慢。

    手中软剑瞬间被绷得笔直,一个闪身,一剑向松岛侧腰刺去,这一剑凝聚了方修能毕生的修为,此刻,松岛全力对高阳施压,他也不敢对方修能有所轻视。

    双手抱刀猛然一沉,由下而上一刀逆斩向方修能,这一刀,松岛也用出了七八分的战力。

    “铛!”

    一声刺耳的金鸣之声,半截剑身飞起,‘锵’的一下钉在了天花板上。

    “刺啦!”

    方修能上身衣服在松岛这一刀的劲气之下瞬间化为碎片,漫天飞溅,同一时间,方修能飞退而起,重重的撞击在墙壁之上。

    那精赤的上身上,留下了不下十道的刀痕,道道触目惊心,鲜血四流。

    又是一刀,而且这一剑方修能还带有偷袭的成分,可仍然是一刀,他再次败了,败得彻彻底底。

    方修能半跪在墙边,手中软剑已折,松岛右脚一踹,一个还没有碎完的书桌腿宛如一颗炮弹般飞速射向方修能。

    方修能眼中精光一闪,赶忙一横手中的半截软剑,准是精准的挡住了这个残半的桌腿,但松岛那一脚蕴含的劲气强大无匹。

    接连受伤的方修能哪里能挡住这个桌腿,手中半截软剑被震飞,桌腿就像一个巨大的锤子,重重的砸在方修能的胸口上。

    “噗!”

    方修能喷出一口鲜血,缓缓倒在了地上。

    在晕过去之前那一刻,方修能嘴角拉起一抹自嘲的笑,什么国安的天才,什么华夏人民最忠实的守护者,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的头衔都是那么的可笑,方修能第一次觉得自己之前是那么的无知,就像一只井底之蛙。

    也没去管方修能是生是死,松岛猛然一转身,他的最终目的仍然是高阳,可就在此时,高阳身上的气势宛如火山爆发似的瞬间高涨。

    那残存两首的巨蛇被高阳突然爆发的气势震得轰然消散,高阳手握血杀缓缓站直了腰板。

    松岛眼中闪过浓浓的惊诧,因为这一刻,他分明感觉到,这站起来的哪里是一个人,分明就是一头远古巨兽,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暴戾森然,择人而噬的可怕气息。

    那可怕的气息甚至让松岛感到头皮发麻,他实在哪里想象,气势是一个武者日积月累修行而凝练而出的,绝对难以在刹那间有如此巨大的提升。

    如果硬是要说,那只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便是用药物强行提升,第二种便是高阳之前一直在隐藏实力。

    可无论是哪一种那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对于松岛来说,只有压力,从未有过的压力!

    松岛没有说话,他极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保持着最佳的战斗状态,高阳眼神平静的看着松岛,可他浑身上下却显得极为的暴戾。

    那股暴戾,让高阳自己都感觉到可怕,因为,那和上次吃了林栋才的丹药后,发狂时的感觉有几分类似。

    可高阳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眼下要做的就是用最短的时间斩杀眼前的松岛,而后极力的平复沸腾的血脉,否则,不敢去想象那后果。

    高阳迈开步子,一步步向松岛走去,那平静的眼神下,隐藏着让松岛心悸的力量,松岛情不自禁的紧了紧手中的武士刀。

    他骇然发现,自己的手掌中竟然冒出了冷汗,可他是‘北辰霸刀流’的传承者,是岛国年轻一代中的第三高手,他绝不可能退,他如高阳一样,字典中没有‘退缩’这两个字。

    “杀!”

    在高阳如山的气势压迫下,松岛一声大喝,当先出手了。

    一刀,一往无前的霸道!

    搅动起房间中刚落定的碎片,好比沙尘暴一般卷向高阳。

    这一刀的一往无前,甚至让松岛感觉到自己的气势比之前竟然有所提升,久久未撼动的瓶颈竟然有丝丝松动了。

    其实,这一次松岛奉命来华夏,一来是为了得到‘傲龙决’,二来更是为了突破自身的修为。

    如他这样修大势的武士,只有在不断的战斗中方才能提升,而华夏这个古老的国度,无疑成了松岛的最佳之选,只是松岛想不到这即将突破的契机竟然是在眼前这个高阳的气势压迫下引动的。

    “铛!”

    可松岛还来不及惊喜,面上的肌肉便彻底给僵硬了。

    只因为他这超越自我的一刀竟然被高阳手中的‘血杀’轻轻松松的挡住了,透过双臂,松岛看见了高阳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

    冷笑!

    紧接着,高阳的左拳宛如毒龙出洞一般,轰击向松岛。

    松岛在最短的时间中将一切的负面情绪抹杀,右手一撤,全力一拳对上了高阳。

    “咔嚓!”

    一声骨骼碎裂的响声传出,松岛整只右臂被高阳一拳轰得粉碎。

    剧烈的疼痛并没有摧毁松岛的心智,他在第一时间飞退而出,将高阳这一拳的可怕力量卸去。

    松岛丝毫不怀疑,如果他不卸力的话,高阳这一拳的力量会沿着他的右臂,将他半个身子都给震得粉碎。

    强,实在太强!

    此刻, 松岛眼中除了用这一二字来形容,已经别无其他。

    松岛不待落地,空中一个扭身,直接向窗口飞了出去,不是他退缩,即便是碎掉一只右臂也无法撼动他的武心。

    对于松岛来说,一条手臂比起刚才那瓶颈的松动,完全就微不足道,因为在松岛心里,他还有一只左手,就凭这只左手,够了,足够了!

    松岛退却的速度飞快,高阳就要追击,可松岛离开窗口的那一个刹那,仅剩的左臂一个逆斩。

    这一刀,凝聚了松岛欲离开而晋升带来的无比坚定的武心,一刀而出,竟然再次升华。

    武心牵动武势,松岛竟然在短短的片刻间,接连有所悟,不愧是岛国年轻一代排名第三的高手。

    这一刀而出竟然激荡起肉眼可见的刀罡,月色下,让人几不敢直视,墙面宛如豆腐一般崩塌,高阳一拳砸出,强大的血杀气劲宛如一睹实质性的墙,将所有的碎砖震飞而出。

    松岛虽然接连有所顿悟,特别是这最后一刀,更让松岛看到了突破的曙光,可此刻,他不会停留,因为顿悟并不等于掌握,还需要领略。

    这一刀,没有让松岛失望,他成功拦住的高阳,消失在月色之中,高阳正待追出,那头,传来了方修能的轻哼之声,他转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