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1章 木讷的暖男

    更新时间:2015-11-22 22:22:21本章字数:3729字

    高阳的回忆被曼珠沙华的喊声拉回了现实,高阳赶忙向曼珠沙华走去。

    “怎么样?这‘傲龙决’没什么问题吧?”高阳问道。

    曼珠沙华问道:“修行法门应该没问题,不过,我刚才仔细推敲了一下,这部典籍并不完整,充其量只有整部典籍的五分之一。”

    “五分之一?”高阳一惊,这五分之一的典籍又该如何修炼:“怎么会这样?”

    高阳一把将‘傲龙决’给抓了起来,急切的翻动着这‘傲龙决’,可并没有其他的发现。

    “娘的!”

    高阳忍不住骂了一句,狠狠将‘傲龙决’给扔在了地上,转身走到了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秦冰儿,高阳心情说不出的黯然。

    满以为得到这‘傲龙决’,应该就能治好秦冰儿的伤了,哪里会想到,这根本就是一部残缺的典籍。

    “高阳,我们不是还有十天的时间吗?我相信我们还有希望找到剩下的‘傲龙决’。”曼珠沙华将‘傲龙决’捡了起来,走到床边,安慰着高阳。

    高阳皱了皱眉,是啊,还有十天的时间,我怎么能就这么放弃呢?

    “不错,我不相信,凭我的能力,找不到剩下的‘傲龙决’。”高阳一把将曼珠沙华手中的‘傲龙决’抓在了手中。

    “对,你有那个能力,我会帮你。”

    “谢谢。”高阳点了点头,瞥了一眼地上的林栋才,说道:“他应该快了醒了,你去处理吧。”

    “好的,天已经亮了,昨晚你也忙了一晚,休息一会吧,等下我喊你吃饭。”曼珠沙华抬眼看了看窗外说道。

    “嗯。”高阳轻声回应了一句。

    曼珠沙华提着林栋才出去了。

    高阳转头看着床上的秦冰儿,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凑齐‘傲龙决’。”

    “嗯。”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高阳的话,秦冰儿竟然轻轻哼了一声,缓缓睁开了双眼。

    高阳心头一喜,下意识的握住秦冰儿的手,喊道:“冰儿!”

    听见高阳的声音,秦冰儿微微转了转头,看见高阳就坐在自己的床边,最重要的是,她还感受到自己的手被高阳那双厚实而温暖的手紧紧包裹着。

    那种温暖,严严实实的包裹着秦冰儿的心,让秦冰儿煞白的脸颊上升起两朵淡淡的红晕。

    秦冰儿性格高冷,但她的内心却十分的细腻与敏感,虽然她与高阳没有直白的确定恋爱关系,但经过电影院的事,秦冰儿与高阳也已经心照不宣了。

    这份感情,虽然进展很快,甚至对于高阳来说是突然,而之前一直都是秦冰儿主动。

    如今,高阳再一次主动的握着秦冰儿的手,秦冰儿这个对感情极为敏感的女人,脸不受控制的红了。

    实际上,她的脸皮比任何一个女人都薄,当然,高阳并不知道。

    “你是不是不舒服,脸怎么突然这么红?”

    这不,见秦冰儿不说话,而且脸突然红了,高阳这木头竟然探手覆盖在秦冰儿光洁的额头上,还一脸关切的问着。

    高阳这亲昵的动作让秦冰儿的俏脸更红了,甚至有点不敢直视高阳的双眼,直视轻言细语的说道:“没……没有,就是有点热。”

    “热啊。”高阳赶忙起身,转身将窗户打开了少许,他并没有将窗户完全打开。

    这个细小的动作却让心思细腻的秦冰儿注意到,她更加肯定自己之前的大胆追求,这个男人,除了感情方面有些木讷之外,其他的都足以配得上‘暖男’的称号。

    看着高阳宽厚的背影,秦冰儿眼神不禁孕育着浓浓的柔情,只是,一想起自己身体现在的状况,秦冰儿的眼神便黯淡下来。

    高阳转身正好捕捉到秦冰儿黯淡的眼神,急忙坐下来,再次握住秦冰儿的手,微笑着说道:“放心,曼珠沙华已经用丹药暂缓了你体内的伤势,‘傲龙决’是古时龙族的修行法门,只要你修习‘傲龙决’,一定很快就能治愈伤势。”

    “傲龙决?”

    秦冰儿微微一愣,问道:“傲龙决不是被那个道家男子夺走了吗?”

    “你还并不知道,当初在龙宫中夺走‘傲龙决’的那个道家男子就是江阳市赫赫有名的林氏集团董事长林栋才,而林栋才与曼珠沙华……”

    高阳为秦冰儿简单的讲解了一下林栋才的身份,以及林栋才与曼珠沙华之间的仇恨。

    “原来是这样。”秦冰儿点了点头,而后沉声道:“想不到林栋才还有这样的身份,这真是我们道家人的耻辱。”

    “好了,耻辱不耻辱和你没什么关系,现在你要做的就是看看这个。”高阳将傲龙决递给了秦冰儿。

    “傲龙决?”

    秦冰儿一惊,而后问道:“这怎么在你手上,你从林栋才手中夺过来的?”

    “你不是说他是道家败类吗,这样的修行法门,他根本不配拥有。”

    “你杀了他?”秦冰儿又问道。

    “没有,不过变成了白痴,虽然活着,但也是一具行尸走肉。”

    秦冰儿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他这样的人,就算死一百次也不足以抵他的罪孽,变成白痴或许是对他最好的惩罚。”

    “呵呵。”高阳一笑,说道:“你和曼珠沙华之前的语气简直一模一样。”

    秦冰儿眼珠微微一转,陡然问道:“看来你很了解她啊。”

    “她被当年林栋才一手导演的灭门惨案压抑了二十多年,这二十多年来,她无时不刻不想着如何杀了林栋才报仇,一个女人,的确难为她了。”高阳还没看懂秦冰儿的眼神含义,自然而然的说着。

    “所以你是因为对她的同情才帮助她去找林栋才?”秦冰儿又问道。

    “也不全是吧,当我知道林栋才就是当初在龙宫中挟持你的那个道家人后,也就顺顺手而已。”

    秦冰儿一听,心头一暖,眼珠又微微一转,问道:“你是因为林栋才曾经劫持过我才去找他?”

    高阳顺口说道:“也不全是,我这人生平就讨厌被人威胁。”

    “你……”

    秦冰儿一听,顿时整个人就不好了,高阳,你个死木头,你就不能顺着人家的心吗?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高阳见秦冰儿表情有些怪异,连忙问道。

    一听高阳的话,秦冰儿的心情立刻又变得大好起来,虽然对高阳了解不深,但秦冰儿算是切身体会过高阳在感情方面的木讷程度。

    这个男人,根本不会说什么情话,更不会考虑到这句话出口会不会引起面前女人的误会或是什么的,他说的一切,做的一切都是出自本心。

    而对于秦冰儿来说,这就够了!

    嘴上说得天花乱坠,完全不如亲身力行。

    “没有,只是有些累。”秦冰儿当然不会说出心头的想法。

    “这样吧,我去给你找点吃的,你想吃什么?”高阳问道。

    “我想吃冰淇淋。”秦冰儿突然有些俏皮的说着。

    高阳微微一愣,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向高冷的秦冰儿竟然会有如此俏皮的一面。

    可秦冰儿再怎么高冷,她终究是一个女人,当心扉被高阳打开后,她的一些小女儿心态也渐渐在不经意之间流露出来了。

    “好了,和你开个玩笑,以我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吃冰淇淋,留在等我伤好后吧。”秦冰儿嫣然一笑说道。

    “好,等你伤好了,你想吃什么冰淇淋都可以,你先休息一下。”高阳轻轻拍了拍秦冰儿的手,起身便向外走去。

    看着高阳的背影,秦冰儿笑了,是,这的确是一个木讷的男人,但他自然流露出的动作却饱含着温柔与呵护。

    在这房间中,在这短短的谈话间,高阳完全不知道,他在秦冰儿的心中,分数正腾腾的向上蹿。

    高阳前脚出门,赵青颜后脚就进来了,正好见到秦冰儿饱含柔情与幸福的笑意。

    赵青颜不禁取笑道:“哟,受了伤还笑得这么开心,刚才这房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秦冰儿眼神一转,假装愠怒的说道:“你个死丫头,取笑我是吧, 相不相信我用师门法规处置你?”

    赵青颜几步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努了努嘴,假装一脸委屈的说道:“就知道用身份来压我。”

    “好了,别装得那么可怜,我还不知道你。”秦冰儿缓缓抬手拍了拍赵青颜的手,这师侄两俨然完全就像是一对姐妹。

    赵青颜俏皮的一笑,抓着秦冰儿的手,面色又一正,问道:“师叔,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全身软弱无力,偶尔经脉会有刺痛,其他倒是没什么。”秦冰儿回道。

    “那师叔,你的道基呢?”赵青颜追问道。

    秦冰儿苦涩的一笑,并没有回答,但这个笑容已经给出了答案。

    赵青颜面色一黯,握着秦冰儿的手也不禁紧了紧,她与秦冰儿认识这么多年,她更清楚秦冰儿对道术的热爱,可如今,秦冰儿道基崩毁,这意味着她一身的修为已然付之东流。

    这个打击,虽然秦冰儿没有说出来,但赵青颜却能感受到她内心的苦楚,不禁问道:“师叔,你有没有对高阳说?”

    秦冰儿摇了摇头,说道:“他还不知道,他找到了‘傲龙决’,准备让我修炼。”

    “傲龙决?”赵青颜眼神一转,将‘傲龙决’抓在了手中,而后喜道:“对啊,师叔,你虽然道基崩毁,修为尽失,但‘傲龙决’是龙族修行法门,相信一定能让你重塑道基。”

    “青颜,你也是修道之人,你应该清楚,道基一旦崩毁,想要重新修炼,难如登天。”

    “师叔,我看你刚才的笑容,那么开心,那么幸福,那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你想想高阳啊,我相信只要你想到他,信心肯定就来了。”赵青颜拍了拍秦冰儿的手,鼓励道。

    秦冰儿眼中精光一闪,顿时说道:“是啊,我秦冰儿从来都不是认输的人,我一定会重塑道基的,青颜,谢谢你。”

    “谢我干什么,我还想着早点抱小弟弟或是小妹妹呢。”赵青颜眼神促狭的说着。

    “小弟弟小妹妹?”秦冰儿一愣,随即便回过神来,抬手就要给赵青颜一巴掌,可被赵青颜提前躲开了,秦冰儿只得骂道:“你个死丫头,说什么呢?”

    “哟,脸红了,脸红了。”赵青颜肆无忌惮的大笑着。

    “死丫头,你给我过来,过来!”被赵青颜接连取笑,秦冰儿哪里受得了,忍不住喊道。

    “不过来,就是不过来。”赵青颜就是不过去。

    就在此时,高阳端着一个餐盘进来了,不禁问道:“怎么了?”

    赵青颜立刻对秦冰儿说道:“师叔,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也先去吃点东西。”

    丢下一句话,赵青颜还不忘对秦冰儿抛去一个浓浓取笑的眼神,快速的出了门。

    “死丫头,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秦冰儿不禁骂了一句。

    “好了,吃些东西吧,和她一个小丫头叫什么劲。”高阳将餐盘放在桌上,来到床边,轻轻扶起秦冰儿,竖起枕头,让她半躺着。

    秦冰儿看高阳这动作,莫非是要喂自己?

    秦冰儿那原本还留有红晕的俏脸又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