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刚子出现

    更新时间:2015-08-04 21:07:52本章字数:4008字

    高阳只是想着让赵青颜吸取点教训,别毛毛躁躁的,什么地方都要去闯一闯,哪知道赵青颜竟然哭了,这可让高阳一愣,从赵青颜的话中,高阳觉得赵青颜这个女人恐怕过得不如表面上这么洒脱。

    当即,高阳也不再怠慢,回了赵青颜一句便向石山林中冲去,哪知道,一进入石山林,那一座座不过三四米高的小石山宛如有了生命似的,活了。

    就近的一座石山好比一个石头巨人一般向高阳撞来,高阳拳头一轮,一拳轰在石山上,‘砰’的一声,石山被轰得粉碎。

    高阳拳头还没有收回,又是一座石山冲击而来,一座又一座,高阳不断的挥动拳头,砸碎一座座石山,这片区域中,石屑粉末四处飞溅。

    “高阳,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赵青颜在这片区域中根本看不见,但听着一声声炸响,她赶忙问着。

    高阳又轰碎了一座石山,说道:“这片石山林有古怪,石山在向我攻击。”

    “怎么会?”

    赵青颜一惊,说道:“糟糕,之前我没有想到,这片石山林可能是按照某种古时的阵法排列的,你被困住了。”

    高阳一听,立刻否定:“不可能,之前你进来的时候怎么没被攻击?”

    说话间,高阳又轰碎了一座石山,也幸好是高阳,如果换着其他人,就算能勉强轰碎一座石山,但也躲不过后面接踵而至的石山,难逃被撞击甚至被掩埋的厄运。

    赵青颜微微沉默了一下,而后陡然一下说道:“我知道了,肯定是我是人,而你不是人,这阵法是专门针对你这种异物的。”

    “胡扯。”

    高阳忍不住骂了一句:“还有阵法能认人的,赵青颜,我读书虽然少,但也不好骗。”

    “那你说,为什么我之前没受到攻击,而你一进来就被攻击了,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一样吗?”赵青颜在黑暗中,努力的抬起头看着高阳所在的方向说道。

    高阳没好气的回了句:“当然有不一样的,我是男人,你是女人。”

    “你……”

    赵青颜一阵语塞,嗔怒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我这是开玩笑吗?这是事实。”石山撞击的速度越来越快了,不过高阳却将脚步推到了距离赵青颜已经不远的地方了。

    “啊!”

    黑暗中,赵青颜痛呼了一声,似乎是飞溅的石屑砸在了她的头上:“王八蛋,你小心点,想砸死老娘啊。”赵青颜吃痛的骂了一句。

    “要不,你来?”

    高阳倒是悠哉的回了一句,右手抓住赵青颜露在外面的点点肩头,强势的将赵青颜从石堆中给提了出来。

    “刺啦!”

    “啊!”

    一声布料被扯碎的声音出来,还伴随着赵青颜一声尖叫:“王八蛋,你就不能温柔点,老娘的衣服全被你弄破了。”

    “全破了吗?”

    高阳忍不住转头看了看,还真是,那些石块也不知道怎么堆的,此刻赵青颜外面的那件披风只剩下一点破布挂在肩头了,而里面的白色衬衣也被划出了几条长长的口子,即便是一身灰,也难掩胸前绽放出的景色,咦,不对啊。

    “你……你竟然没穿内*衣?”

    高阳是觉得哪里不对头,原来赵青颜只是用了一条白色的布束胸,这,这也太彪悍了吧,只是,你这样舒服吗?

    “啊。”

    黑暗中,赵青颜赶忙用手挡在胸前,骇然的退了两步,看着高阳所在的地方,大骂道:“王八蛋,你……你竟然能夜视。”

    高阳知道刚才一不小心出口,怕是要遭了,连忙说道:“偶尔,偶尔。”

    赵青颜一脸的愤怒,询着高阳的声音,冲了上来,咬牙切齿的骂道:“王八蛋,我的青白都给你毁了,老娘饶不了你。”

    高阳赶忙向旁边一闪,同时,又有两座石山一左一右向高阳夹击而来,高阳双臂一展,拳头一挥,将这两座石山震碎,赵青颜刚刚冲上来,这又倒霉了,顿时被石屑灰尘溅了一声,嘴巴里也不少。

    “呸,呸!呸!”赵青颜连忙双手抹着连,一阵甩头狂吐。

    高阳可无暇抽身,一座座石山冲击而来,虽然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但始终让他有些头疼。

    又解决了一拨石山攻击,高阳发现了不对劲:“喂,赵青颜,你有没有发现,这些石山只是攻击我,刚才并没有攻击你。”

    “老娘早说了,这阵法就是针对你这样的怪物的。”赵青颜勉强吐干净了口中的石屑灰尘,没好气的说着。

    “别说这些没用了,你再不想清楚,哥可就走了,你在这里看不见,到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高阳索性吓吓赵青颜。

    “你……”

    果然,赵青颜有些怕了,不过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立刻欣喜道:“咦,我想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在这里我看不见,而你看得见,所以那些石山才会攻击你。”

    “这是什么鬼道理,这石山还能知道我看不看得见?”高阳觉得赵青颜说的这理论简直太站不住脚了。

    赵青颜微微一笑,说道:“这是幻阵,不知道吧,土包子,也就是说, 你一进入这石山林中,你看到的一切,你遭受的一切攻击,其实都是幻象。”

    “幻象?”

    高阳一愣:“我是不是可以把你的话理解成,刚才我都是在对着空气挥拳头?”

    “看来你还不笨嘛,基本就是这个意思。”赵青颜说着。

    高阳也觉得不对,当即追问道:“如果你说的是对的,那为什么刚才你会被我砸碎的石屑打得哇哇叫?”

    “谁哇哇叫了?”赵青颜立刻硬着头皮反驳,但却也觉得高阳说得对:“是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石山林的阵法是亦幻亦真?”

    高阳又轰碎了一座撞击而来的石山,霸气的说着:“老子管他什么亦幻亦真,老子只知道,拳头就是硬道理,这片鬼林子也没多大,还能困住老子,走了。”

    高阳可不管赵青颜答不答应,一个闪身,左手一把将赵青颜拦腰抱住,大步向前走去,迎面就是一座石山撞击而来。

    “砰!”

    石屑横飞,灰尘四溅,高阳一路强势的震碎一座座石山。

    赵青颜腰部被高阳揽住,半个身子都贴在了高阳的胸口上,虽然看不见,但她却能感觉到,这一路来,高阳的强势与霸道。

    贴着高阳结实的胸膛,近距离的闻着高阳身上散发出的浓烈的男人味道与阳刚气息,赵青颜俏脸不自禁的就红了,一路上,她出奇的没反对高阳抱着她,她甚至还有些飘乎乎了。

    “好了,是不是贴上瘾了?”

    强势冲出了石山林,高阳手一松,却见赵青颜竟然还贴在自己的胸口,更甚的是,赵青颜的双手竟然还抱着他的腰,高阳这才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啊!”

    赵青颜一惊,骇然发现自己竟然抱着高阳的腰,宛如触电一般从高阳身上弹开,只感觉面红耳赤,不仅将头给埋了下去。

    “咦,害羞了?”

    看着赵青颜这样子,高阳更是忍不住调笑着,其实以前高阳在部队中,除了训练就是执行任务,俗话说,当兵三年,看见母猪都是双眼皮。

    更何况高阳还是在特殊的部队,那里清一色的爷们,母猪都没一头,回到江阳后,赵青颜强势而不可理喻的闯入了高阳准备过的平淡生活。

    高阳一颗正常男人的心也渐渐开启了,试问,你是男人,你看见一个漂亮的女人,而且还在你面前几次埋头,露出害羞的样子,你不会调侃两句,说不定,某些哥们都特么抱着亲上啃上了。

    不过,高阳倒是没抱着要亲上赵青颜,啃上赵青颜的心理,他只是忍不住调侃两句而已。

    “谁说老娘害羞了?”

    如果是一般的女子,一听高阳这样的调侃,恐怕得将头埋得更深了,但赵青颜可也不是一般的女子,不仅不慌乱,反而抬起头来,一脚向高阳的小弟弟踢去,口中更是大骂道:“你占老娘好几次便宜了,老娘踢废你。”

    高阳向旁边一闪,赵青颜一脚未中,循着高阳闪避时带动的风声,一个横切掌向高阳胸口切去。

    高阳一把抓住赵青颜的手腕,说道:“我们还是先找到刚子再说吧。”

    “哼,老娘暂且饶了你,你记着,你的小弟弟欠老娘一脚。”赵青颜奋力一甩手,挣脱了高阳,而后说出了这句彪悍得让高阳一头黑线的话。

    高阳已经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赵青颜了,只好打开了手机,好在之前他进石林时,将赵青颜掉落的手机快速捡了起来。

    手机的光线照在这个空间中,触及虽然不远,但也足以让赵青颜惊骇了:“那……那些都是妖族的尸体吗?”

    “你才是道家中人,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高阳早看见了那些巨蛇的尸体,因此也没什么惊讶了。

    赵青颜抓过手机,四处扫了扫,惊讶不已的说道:“这里应该是这些巨蛇的一个盘踞地,只是想不到这江阳江底之下会有这么个地方,这里应该发生了一场我们人族修士与妖族的大战,你看,那些应该都是我们人族先辈修士的遗体,这些前辈力战妖蛇,真是让人钦佩。”

    赵青颜右手持着手机,左手做了一个道家的礼仪手势,高阳其实没什么感觉的,因为他见过太多的死亡。

    这中心地带,不论是人类修士的骸骨还是妖族巨蛇的尸体都变得多起来,这里应该是当年战争的中心地带。

    一条巨蛇缠着死死的缠住一位人类修士,张着血盆大口欲吞噬那位人类修士,但人类修士的右手食指与中指也插在了巨蛇的七寸之处。

    这是一幕同归于尽的凄惨画面,看着如此清醒,赵青颜对着人类修士作了一个揖,以表示尊敬,直到这里,高阳心头也不仅肃然起敬。

    他在军队呆过,军队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地方,历来都尊敬强者,不论是对手还是,眼前这位人类修士,临死一击与妖蛇同归于尽,同样值得尊敬。

    高阳忍不住抬头向更远的地方看去,之前因为有不少石山挡住,高阳也无法看得太远,此刻一看,忍不住一惊。

    那是一处台阶,而台阶上有一个座位,因为岁月侵蚀的原因,看不出什么颜色,但从其宽度与隐隐的图案可以猜测出,这座位当年定然是气势非凡。

    但这并不是让高阳惊骇的原因,让高阳惊骇的是,那座位上竟然坐着一个人,不是刚子又会是谁?

    刚子虽然身材矮小,而且身着现代服装,但让高阳奇怪的是,他竟然没有丝毫觉得刚子那座位有什么不协调之处,仿佛,那座位本就应该属于刚子,那是一种极为诡异的感觉,让高阳本能的觉得情况恐怕有些不妙。

    “你在看什么?”赵青颜见高阳直视着前方,不仅问道。

    “刚子!”高阳低声说道。

    “刚子?”

    赵青颜一声惊呼,持着手机就向前冲去。

    高阳不仅摇了摇头,这赵青颜还真是不怕死,这地方很是诡异,保不齐会发生什么鬼事,高阳赶紧跟了上去。

    就在此时,高阳远远看见座位上的刚子竟然缓缓抬起了双手,那一双小手,细细的十指在他胸前拨弄着,同时,他的口中也开始念念有词。

    不好的预感更强烈了,高阳赶忙抢先一步,拉住了赵青颜,喊道:“有情况,别过去。”

    “怎么了?”赵青颜诧异的看了一眼高阳,与此同时,耳边也传来了刚子的声音。

    赵青颜赶忙将手机光向前打去,勉强能看见刚子的身影:“真的是刚子,他在干什么?”

    高阳没有回答赵青颜,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而此时,刚子口中念着那不知名的语言速度更加的快了,这个空间中,突然刮起了一阵诡异的阴风,从高阳与赵青颜来时的方向吹来。

    高阳赶忙向后一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