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没有灵的玉

    更新时间:2015-08-07 21:02:56本章字数:3665字

    “高阳,别听他的。”

    看着高阳站在原地不动,而且双眼空洞,赵青颜立刻意识到不妙,高阳应该是被眼前的‘刚子’给蛊惑了。

    “嘿嘿。”

    ‘刚子’阴沉的一笑,举步向高阳走去:“来吧,无上的王,我们妖族大军将供你驱使,你脚下的大地都将是你的领土,用你无上的力量去征服这个世界吧。”

    赵青颜见‘刚子’走来,而且还在不断的蛊惑着高阳,她心头大急,如果高阳内心真的失守,姑且不说她赵青颜性命能不能保住,以高阳的力量,一旦走入邪道,那就真将是血杀千里,尸骨如山。

    这绝对不是赵青颜这个对‘道’推崇至厮的人所愿意看到的,当即,赵青颜挡在了高阳身前。

    “你想阻止我?”刚子微微探着身,一双惨白让人头皮发麻的眼睛盯着赵青颜。

    赵青颜丝毫不惧,倔强的说着:“我就是死也要与你同归于尽,不会让你得逞的。”

    “呵呵。”

    刚子不屑的一笑:“你还没有与本座同归于尽的资格。”

    “你……”

    被一个妖物瞧不起,赵青颜心头大怒,本能的摸了摸手机,想要寄希望于师傅赐下的法宝‘镇魂歌’。

    但回头又想起,手机已经没电了,赵青颜一咬牙,心一横,双手剑诀一并,周围的空气陡然震荡了一下,随即而来便听见空气中发出‘嗤嗤嗤’的声音。

    刚子面色一变,急忙闪身向后退去,只见此刻赵青颜周身竟然云绕着一条条细密的雷电光芒,宛如一条条小蛇般扭动着,不时发出‘嗤嗤’的声响。

    刚子一见,顿时一声惊呼:“雷诀?”

    “妖孽,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赵青颜咬牙催动剑诀,这是她如今能催动的最高法决,也就是‘阳雷剑诀’。

    这剑诀并不完善,是赵青颜在师门时,无意中在一本古老的典籍中发现的,不想修炼了一段时间后,竟然修成了。

    只是,这‘阳雷剑诀’威力虽然大,但后遗症却十分的大,只发一次就能抽干赵青颜全部的道气甚至还有部分血气,所以不到关键时刻,赵青颜绝对是不会冒险用这‘阳雷剑诀’的,但此刻,已经容不得她了。

    “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修士还有人会‘雷诀’,很好,本座倒要看看,如今的雷诀还有当年的几成威力。”

    附身在刚子体内的那妖物看样子多年前妖族还没有被镇压驱赶时,与人族修士大战时见识过‘雷诀’的威力。

    只是,赵青颜修炼的并不是真正的雷诀,而是‘阳雷剑诀’,这妖物应该是误认了。

    但赵青颜可不管那些,娇喝一声:“受死吧。”

    剑诀一指,风声呼啸,将地面不少石屑卷飞了起来,紧接着,雷光大作,化作一柄雷光巨剑,当头向刚子劈了下去。

    ‘刚子’微微一皱眉,让那幼稚的脸看上去有些滑稽,下一刻,他右手食指斜斜向空中一挥,喝道:“噬神指!”

    一根宛如手臂粗细的黑色指头突兀的出现在空中,猛然一下撞击在赵青颜的‘阳雷剑诀’之上。

    刹那间,雷光剑涣散,雷光四处游离,化为一条条雷电小蛇,四面八方向刚子身上合围而去。

    ‘刚子’发出的‘噬神指’当空向赵青颜额头点去,那黑乎乎的指头,真要是点在赵青颜额头上,赵青颜就算是有十条命也得香消玉殒。

    眼睁睁的看着‘噬神指’在眼前越来越大,赵青颜想避却是力不从心,发出‘阳雷剑诀’的她,只感觉全身的血液几乎都被抽去了一小半,脸色苍白,双腿一软,就要瘫倒在地。

    而就在此时,一只强有力的臂弯扶住了赵青颜的后背,不是高阳又会是谁?

    “砰!”

    高阳的攻击毫无花哨,一拳逆冲而上,强势的将‘刚子’发出的‘噬神指’给震散。

    “你……你怎么会……”

    ‘刚子’一脸惊骇的看着高阳,但话还没说完,他周身便被一道密密麻麻的雷电网给罩住。

    刚子低头看了看自己,而后又看着倚在高阳身上的赵青颜,说道:“这……这是,好,很好,本座真是低估你了,你的雷诀根本就没有攻击性,你抱着必死之心,就是为了困住本座。”

    赵青颜一张脸苍白的吓人,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刚子’,有气无力的说着:“你的元神现在被我困住,看你还能往哪里逃,我说过,今天是你的死期。”

    “就算本座被你困住又能如何,你现在也只是强弩之末,本座倒要看看,到底是你恢复快,还是我冲破你的禁锢快。”‘刚子’一脸自信的说着。

    赵青颜却是一笑,说道:“你说得是不错,但你忘了,我们这边有两个人。”

    “两个人?”

    刚子微微一愣,微微转眼看着高阳:“你我同为异类,你可要想清楚,这些所谓的卫道士都是我们的敌人,他们无时无刻不想着猎杀我们,我们理应同仇敌忾才是。”

    高阳转头看向赵青颜,正好迎上赵青颜的眼神,显然,赵青颜是在关注高阳的想法。

    场中陷入了短暂的死寂,无论是赵青颜还是‘刚子’,二人的生死都握在高阳手中。

    终于,高阳有了动作,他缓缓将赵青颜扶正,而后转身,上前两步,看着刚子,一字一顿的说着:“我们是应该同仇敌忾。”

    赵青颜一听,心头顿时个咯噔,暗道:不好。

    ‘刚子’一听,心头一喜,正好说话之际,高阳又已经说话了:“可我们的敌人是你。”

    高阳话一落,身形一闪,一下来到了刚子身边,刚子还没回过神来,他的天灵盖便被高阳右手五指扣住。

    “出来吧。”

    高阳一声大喝,磅礴的尸气凝聚在右手五指之上,藏在刚子体内的那妖物顿时只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他不敢再停留在刚子的体内,猛然一下从刚子的眉心间蹿了出来。

    “想跑,留下来吧。”

    高阳一转身,一拳轰向那妖物的元神。

    那妖物明显被高阳之前爆发出的尸气给吓怕了,没命似的向出口方向飞去,那一溜黑烟似的元神,快速肉眼几乎无法捕捉。

    “轰!”

    空气中传来一声轻微的闷响,而后伴随着一声惨叫:“今日之仇,本座他日必定十倍奉还。”

    声音眨眼远去,高阳并没有去追击,因为不仅是刚子,就连赵青颜也因为体力严重不支,倒在了地上。

    “赵青颜,你没事吧?”高阳将赵青颜半扶了起来。

    赵青颜却极力的喊着:“你管我干什么,快去追那妖物啊,让它跑出去了,再想找到它就难了。”

    “它早已经逃远了,我追不上了。”高阳摇头说着,同时将赵青颜给扶了起来。

    赵青颜是连番领教过那妖物的厉害,也知道高阳即使追出去也无济于事了,但她就是心头不甘,可又能如何,只好说道:“它元神被你重创,短时间内也难有所作为,只是这始终是个后患。”

    “好了,我们去看看刚子吧。”高阳扶着赵青颜向刚子走去。

    躺在地上的刚子脸色有些青白,紧闭着双眼,还未醒过来,赵青颜缓缓蹲下,把了把脉,而后说道:“刚子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被妖物寄身,他又年幼,恐怕得修养好几天才能恢复。”

    “休养几天没什么,能保住性命就好。”高阳说罢就要抱起刚子,准备上去了。

    “等等。”

    突然,赵青颜眼神落在了刚子的胸前,轻轻拨开刚子的领口,只见刚子脖子上挂着一块玉,玉不大,宽和一枚一元的硬币差不多,不过却比硬币要高一点,雕刻的是观音像。

    男戴观音,女戴佛,这是常情。

    赵青颜一把将观音像给拔了下来,仔细的端详着,高阳不禁问道:“这块玉有什么特别吗?”

    赵青颜一面看着观音像,一面说着:“玉虽然小,但也是块好玉,只是,这样的好玉竟然连一点灵气都没有,可真奇怪了。”

    “灵气,什么灵气?”高阳探头看了看那小小的观音像,看不出有什么灵气不灵气的。

    “古话说,人能温玉,玉能养人,这实际上就是说,玉是天地灵气汇聚而成,越是好的玉,灵气越充沛。

    人若是戴久了,人与玉就能相互温养,一些好玉甚至能通灵辟邪,镇宅保平安,所以又有这样一句话,黄金有价玉无价,指的也是玉的灵性无价。”赵青颜说话之际,还再研究着那小小的观音像。

    “有没有这么玄乎?”高阳显然不相信,他不相信这一块小小的玉石能有赵青颜说的那么神奇。

    “这都是我从古书上看来的,信不信由你,但这块玉真的已经失去了灵气,你看看,一点也不温润,甚至没有一点光泽。”赵青颜将观音像递给了高阳。

    高阳接过来,细细看了看,说来也奇怪,他不看也就罢了,这一看之下,总觉得这小小的观音像内似乎蒙着一层淡淡的黑雾,致使整块玉有点黯淡无光。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赵青颜抓过玉,问道。

    “我不懂玉,或许这块玉是块假的也不定呢?”高阳说的是实话,对于玉,他的确是门外汉。

    赵青颜却摇头说道:“不,这块玉应该不会有假。”

    “不会有假?你这么肯定?”高阳倒是好奇的看着赵青颜。

    只听赵青颜说道:“之前我曾经看过刚子父母留在桌下的购物袋,购物袋中有一个‘金羽珠宝’的包装袋,金羽珠宝虽然算不得什么大牌,但也正规,所以,我说玉应该不会有假。”

    “如果不是玉的问题,那应该刚子被妖物附身,这块玉应有的灵性受到了影响。”

    赵青颜微微思忖了一下,而后将玉收了起来,说道:“我总感觉这玉有问题,我们上去后,我想去‘金羽珠宝’店看看。”

    “好吧,我们先上去,你还能走吗?”高阳抱起刚子,看着赵青颜问道。

    赵青颜起身走了几步,脚步虚浮,看那样子,随时都有可能倒下,高阳只好蹲下来,说道:“上来。”

    赵青颜犹豫了一下,而后沉声告诫道:“高阳,之前你占老娘便宜,老娘还没有给你算账,你现在最好别趁火打劫,否则老娘给你没完。”

    “啰嗦。”

    高阳不耐烦的说了句,而后眼神在赵青颜胸前扫了一下,说着:“某人成天束胸,搞不好都发育不良,我可没什么兴趣。“

    “王八蛋,你说什么?”

    赵青颜就算是修道,但却是个女人,没有哪个女人能承受一个男人如此‘鄙夷’自己胸的话语,当即一声大骂,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一下蹦到了高阳的背上,张口咬住高阳的脖子。

    “疯婆娘,你又发什么疯,松口,给老子松口。”

    高阳虽然不老不死,但也会疼的不是,赵青颜不要命的咬,疼得高阳也不禁倒吸冷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