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鬼使神差

    更新时间:2015-08-11 22:52:55本章字数:3223字

    高阳想不到来找秋紫陌,竟然听到了这么一个天大的消息,不过,高阳也不是一个八卦的人,这是秋家内部的事,他来这里,只是为了确定秋紫陌的人身安全,仅此而已。

    如今见到秋紫陌安全,高阳觉得自己也没必现身去见秋紫陌,因此,他悄然的退出了秋家,退出了这个豪华得有些不像话的小区。

    回来的路上,高阳没有刻意加快速度,他一面抽着烟,一面漫不经心的行走,明月高悬,沐浴在月光之下,高阳觉得有一股说不出的舒爽感。

    高阳称这就是‘月浴’,这实际上也是他在前年的一个夜晚无意中发现的,高阳觉得,这应该是因为僵尸这个特殊的物种,方才对月光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高阳享受着‘月浴’,嘴角叼着烟,一脸的优哉游哉的漫步在路边,说实在的,这是自从那次任务后,这三年来,高阳心情最为轻松愉快的时候。

    古人说得好:既来之,则安之。

    自己既然变成了这种不老不死的物种,怨天尤人,自怨自艾又有什么用?

    循着自己最初的本心而活吧,这是这一刻,高阳给自己生活下的最终定义,有了这轻快的心情,高阳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看似一脸悠闲的走着,实际,迈步间,身形已经出去了好几米。

    好在此刻夜早就深了,即便是路上来往车辆还是不少,但高阳行走在人行道上,有绿化带挡着,没有一个司机注意到高阳这个另类。

    不知不觉间,高阳便又回到了旧城区,此刻的旧城区,居民楼黑压压的一片,坑坑洼洼的旧街道两旁,间或还有一盏还没有坏的路灯,散发着昏黄的灯光,似乎在诠释着这旧城区曾经的繁华。

    走过了曾经的主道,高阳拐进了回租住房屋必经的巷子,巷子里的灯早就坏了,不过,对于高阳来说也是无所谓。

    高阳叼着烟,举步走入了巷子中,浑然没察觉到暗中有一个黑影正期盼着他一步步走进巷子的中央,走进那个预先设置好的陷阱之中。

    十步,九步,八步……

    暗中的黑影心头细数着高阳的脚步,同时右手已然捏了一个剑诀,只要高阳一踩入陷阱,她就会发动连环的攻势。

    “嗯!”

    暗中的黑衣人眼看中高阳的最后一步已经抬了起来,可不知为什么,高阳却硬生生将脚定在了空中。

    放下心理包袱的高阳心情愉悦,虽然精神放松,但高阳毕竟曾在特殊部队服役,多年任务,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生与死,无形中养成了一种对危险的预知。

    这种预知也可以说是对周围气机游动的一种揣测,动物尚且有对危险的预知,人是高级动物,那就更不用说了。

    只是,随着科技的日益发展,现代工具的兴盛,人类对于科技的依赖反而让自身本就神奇的能力日渐衰退,可笑的是,人类还不自知。

    部队中,多是激发士兵这种原始的能力,挖掘潜力,而高阳更是其中的翘楚,就如此时,高阳莫名的感觉到头皮有些发麻,全身的寒毛更是根根矗立起来。

    这种感觉高阳太熟悉不过了,他这才立刻停下了脚步,即便是此刻他的脚还定格在空中。

    高阳就那么一只脚定在空中,保持着金鸡独立的样子,但身子却没有丝毫晃动,他就宛如一尊石像,一动不动,让这寂静而黑暗的巷子中,平添了几分诡异。

    藏在暗中的黑衣人心头一惊,心道:难道被发现了?不可能啊。

    可就在下一秒,原本还像石像一样矗立在巷子中的高阳竟然莫名其妙的不见了,就这一眨眼的功夫,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在眼前不见了。

    这让藏在暗中的黑衣人心头大惊,下意识的探了探身子,但她也没有完全现身,显然还是保持着应有警惕。

    只是,高阳的突然不见,让这个黑衣人惊骇之中又很忍不住好奇的探头看了看,巷子中,的确已经没有高阳的身影了。

    “你是在找我吗?”

    突然,高阳的声音出现在背后,黑衣人赶忙转过身来。

    高阳右手一抬,快速的在黑衣人的肩膀上一拍,尸气强势的钻入了黑衣人的体内,不仅定住了黑衣人,更禁锢了黑衣人体内的力量。

    “你……”

    黑衣人一开口,却已经被高阳打断:“我看你真的是疯了,这个时候都还有心思来试探了,别以为穿件夜猫子衣服我就不认识你了,今天非给你点教训不可。”

    不等黑衣人再说话,高阳已经二话不说,双手一压,左腿一顶,将黑衣人给压在了膝盖上,右手高高抡起,重重的拍打在黑衣人的屁股上。

    这一下可真不轻,好一声响,那紧身的黑色皮裤勾勒出的完美圆润的臀型,高阳一巴掌下去,宛如一颗小石子落入了平静的水面上,荡开了水纹,颤动,久久不息。

    高阳不禁一愣,心道:奶奶个熊,女人的屁股还真是特么的柔软有弹性啊。

    “哼!”

    黑衣人在高阳这重重的一巴掌之下,忍不住轻轻痛呼了一声,奈何身子被高阳制住,连挣扎都没法,正要开口大骂。

    “啪!”

    高阳回味了刚在那一巴掌的手感,鬼使神差的又一巴掌下去。

    “啊!”

    这一次,黑衣人忍不住叫了出来,高阳可没听出来,黑衣人这一声,却只有四分愤怒,其余却是三分娇羞,两分渴望,甚至还有一分兴奋。

    黑衣人心头一听自己的叫声,心头也是一惊:我,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这时候竟然还,还有点兴奋。

    “啪!”

    高阳似乎是上瘾了,再给黑衣人来了一巴掌。

    “啊!”

    这一巴掌下去,黑衣人是跟着就下意识的叫出了声,而这一声比刚才那一声要轻,甚至可说是腻人,腻到人心坎里去了。

    就连高阳这个处都听出不同的意味了,他不禁一愣,转头看了看趴在自己膝盖上的黑衣人。

    高阳心头没来由的一个咯噔,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这黑衣人似乎,似乎并不像自己心想的那个人。

    难道,难道自己猜错了?

    高阳不禁将黑衣人给扶正了,却见黑衣人的眼睛正盯盯的看着自己,而且,而且看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竟然带着迷离。

    高阳不禁一呆,这一刻,他只觉得眼前这黑衣人的眼睛真的太美了,美得如宝石,美得如星辰,简直就是勾魂摄魄啊。

    二人就这么对望着,渐渐的,高阳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了,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鬼使神差的向黑衣人吻了过去。

    那薄薄的黑色面纱甚至都被高阳忽略了,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高阳就想吻一吻眼前这个黑衣人。

    透过薄薄的黑纱,高阳终于触及到黑纱后的那张嘴唇了,温润而且充满弹性,就像果冻一样。

    高阳之前在江边曾与赵青颜有过莫名其妙的一吻,也算是有点经验了,此刻,他情不自禁的将舌头向前一探,却被黑纱挡住了,高阳不耐烦的一抬手就要揭开面纱。

    就在此时,黑衣人原本迷离的眼神突然一瞪,紧接着,变得凌厉狠辣起来,快速的退开了两步,一巴掌打向高阳的脸。

    “啪!”

    清脆的耳光声传来,高阳今天挨不少巴掌了,可这一巴掌,算是将高阳给打醒了。

    “流氓,我杀了你。”黑衣人一声大骂,右手捏着剑诀就向高阳斩去,可并没有激发出常见的剑芒。

    高阳一见黑衣人捏着剑诀,下意识的向旁边一闪,他忘了自己刚才封了对方的力量。

    “你……你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你竟然封了我的道气?”黑衣人的声音冷厉异常,却还是难掩心中的惊骇。

    眼前这黑衣人的声音明显要成熟不少,根本就不是自己心中想的那个人,当然,高阳一直都以为眼前这个黑衣人是赵青颜,本来想给赵青颜一个教训,看来是打错屁股了。

    好在,好在特么不是一个难的,要不然,高阳现在恐怕都得吐了。

    “我还没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设陷阱对付我?”

    高阳面色一沉,释放出丝丝杀气,他心头也有些惊骇,这黑衣女人竟然能冲破自己设下的禁锢,恢复行动,只是,道气还没有恢复。

    “一步就能跨出五六米,你又是什么人?”黑衣人语气冰冷的反问着。

    “看来你跟了不短时间啊,别怪我没警告你,我只想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的过小日子。”被人跟踪这么长时间而不知,高阳心头不是滋味。

    黑衣人又冷冰冰的说着:“安安稳稳?可你暴露出的力量却足以惊世骇俗,引起市民恐慌。”

    “老子身体素质好,管你毛事,再说,老子哪里引起恐慌了?”黑衣人管毛事的话语让高阳更为不爽。

    高阳这句话倒是堵得黑衣人说不出话来,高阳紧接着又沉声道:“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看你是个女人,才不和你一般见识,但我的忍耐限度也是有限度的,如果再有下一次,就不止是打屁股这么轻松了。”

    “你……”

    被高阳这么一提,黑衣女人顿时面上莫名的一烫,但女人的矜持让她咽不下刚才那口气,张手又向高阳脸上打去。

    高阳哪里还能让她得逞,身形一闪就让开了,他可不想再纠缠下去,大步向巷口走去,黑衣女人又大怒着追了上来,高阳转身一挥手,却竟然无巧不巧的将女人的面纱给扯了下来。

    淡淡的夜光下,不管是高阳还是黑衣女人都愣住了。

    高阳,自然是被女人的容貌给震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