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公车咸猪手

    更新时间:2015-08-13 22:49:38本章字数:3606字

    高阳二人问清了去‘金羽珠宝’的路线,搭上了公交车,此刻,上班高峰期还没有过,公车上挤得几乎都下不了脚了,但司机还拉扯着嗓门喊道:“过道里的,请往后面站点,往后面站点。”

    这立刻引起了不少乘客的抱怨:后面哪里还站得下?

    不过抱怨归抱怨,前面才上车的乘客努力的往车里面挤,先上车的乘客还是只得奋力的往车后挪。

    公车,挤公车,在华夏也算是各大城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了,不足为奇。

    赵青颜母老虎般彪悍的身手自不用说,就算周围的乘客再怎么挤,她双脚都像是生了根,一动不动,高阳就更别说了,就算公车给翻了,对他也没什么影响。

    二人完全无视了这拥挤的场面,赵青颜为了之前高阳那鄙视的眼神已经狠狠的咬了高阳一口,当然,这也是高阳觉得,如果不让赵青颜‘报仇’的话,这事肯定揭不过去。

    而赵青颜自从领教过高阳的身手后,很有自知之明的不再对高阳动用道术,就用撒泼的方式,咬,不松口的咬。

    这也好歹是高阳,就算是被咬出伤口,不过一会就痊愈了,换着其他人,恐怕和赵青颜呆不了几天,就会落得全身是牙齿印的悲惨下场。

    “王八蛋,刚才在家里,你为什么对我说不用去找紫陌了,难道你早就知道她会回来?”赵青颜的性格,有问题不问出来,是心里绝对不舒服的。

    “我掐指一算知道的。”高阳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去,鬼才相信你。”赵青颜忍不住白了高阳一眼,而后锉了锉牙齿,说道:“你是不是不说?”

    高阳正准备随便找个理由给搪塞过去时,赵青颜手机响了两声,听声音,应该是短信。

    虽然拥挤,但并不妨碍赵青颜从裤袋中拿出手机,赵青颜拿出手机,只见手机上是师叔发来的信息,上面写着:高阳此人不简单,我不是他对手,也看不出他的真身,别轻举妄动,盯着就行。

    赵青颜看后,忍不住一皱眉,而后又抬头看了看高阳,高阳此刻正转头看着窗外的风景。

    赵青颜心头掀起了滔天巨浪:师叔竟然说不是高阳的对手,她什么时候和高阳动过手吗?高阳一直与我在一起,难道是昨晚,我睡着后?

    看着高阳那轮廓分明的侧脸,赵青颜心头又想着:高阳,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师叔都不是你的对手?

    在江底下,那个妖物说你一怒就血杀千里,你真的是那么恐怖吗?

    “嗯?”

    就在赵青颜思忖之际,她突然感觉到后面有什么东西顶了一下自己的翘*臀,忍不住转头看了看,后面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衬衫,提着一个公文包,打扮得一丝不苟的男子,一看就是典型的白领一族。

    而就在这个白领男子旁边,站在一个穿着橘红色T恤,头发标新立异的杀马特男子,此时还在挖鼻孔,看着赵青颜转过头来,他还特意对赵青颜笑了笑,看得赵青颜一阵恶心的转回了头。

    “怎么了?”高阳见赵青颜皱着眉头,不禁问道。

    “没什么。”赵青颜摇了摇头,但身子还是向高阳身边挪了挪。

    又到一站了,人没下几个,倒上了不少乘客,原本就拥挤的公交车更是爆棚了,不过司机却还在孜孜不倦的重复着那句:过道里的,请往后面站点……

    车辆起步,站着的乘客惯性的倾斜了一下,高阳无意的一扫眼,却意外的捕捉到一只手拿着一个红色的钱包,快速的隐藏了,高阳不禁皱了皱眉,心道:看来这是有人在浑水摸鱼啊。

    虽然现在做好事不一定会得到好报,甚至还很有可能会被反咬一口,不过高阳在部队里服役,即便现在他不在部队了,但也容不得罪恶在眼前发生。

    “嗯!”

    就在此时,赵青颜又感觉到自己的翘*臀被什么东西顶了一下,这一下赵青颜可怒了,转过身一把就揪着那杀马特的衣服,左手一巴掌就向杀马特脸上煽去,杀马特此刻一脸的莫名,愣愣的看着赵青颜的巴掌煽来。

    眼看着赵青颜的巴掌就要打在杀马特的脸上,突如其来的一只手却将赵青颜的手腕给抓住了。

    “王八蛋,你抓着我干什么,这臭流氓,趁着人多,两次用那恶心的东西顶老娘,你放开,老娘今天废了他。”赵青颜对高阳的阻止显得极为不满,猛然一下就甩开了高阳的手,又要动手。

    “不……不是我。”那杀马特还被赵青颜揪住衣服,一脸的冤枉。

    “好啊,演得挺好的啊,比老娘还好,不承认是吧,那老娘就打得你承认。”赵青颜又一巴掌。

    这次,高阳又将她手腕给抓住了,赵青颜大怒的吼着:“王八蛋,你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王八蛋他楷老娘的油。”

    公车上空间本来就拥挤,人口密集,赵青颜声音又大,早就引起了一车人的注意,奇怪的现象出现了。

    刚才还挤得要死,说死活挪不开空间的乘客们,此刻一见有意外情况,竟然纷纷‘默契’的让开了些许空间。

    哎,这华夏,看热闹始终是大于天啊。

    挪开的这个空间中顿时剩下了高阳与赵青颜还有那个被赵青颜抓住,一脸冤枉的杀马特。

    “看别人姑娘长得好看,身材又好,就管不住自己的心,管不住自己的手了。”

    “就是,咸猪蹄啊。”

    “瞅瞅他那打扮,就不是个好人。”

    “师傅,停车,这有公交色狼。”

    乘客中,好几个大妈开始对那杀马特指责着,也不知道这上班高峰期,这些大妈出来凑什么热闹,不过,没有她们,这还真热闹不起,车被司机停了下来。

    一听这些个大妈的闹腾,高阳不仅扫了一眼赵青颜,之前他还真没注意,由于赵青颜昨天的那套衣服早就破得不能穿了,今天,她一头黑色自然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后,上身着一条略显宽大的蓝白相间针织衫,下则穿了一条浅色的紧身牛仔裤。

    那浑圆挺翘的臀部,修长笔直的双腿,被勾勒得完美无疑,这清纯又不失性感的打扮,处处充满着青春的躁动,任何一个男人看得都不免心动,难怪。

    “不是我,不是我。”那杀马特一见大家都针对自己,连声喊冤。

    “哼,还不承认,看来老娘是得给你点颜色瞧瞧。”

    一些女人在公车上被人为揩油猥*亵了,由于出于害羞,难以启齿,加上又害怕事后被报复,只有忍气吞声,这就更助涨了那些罪犯的气焰,可赵青颜不是软弱的小女人,她是彪悍的母老虎,拿吃得了这种亏。

    “等等。”看着赵青颜又要动手,高阳急忙阻止着:“占你便宜那个不是他。”

    “不是他?”赵青颜不解了:“刚才明明就是他站在我后面,不是他是谁?”

    “大哥,你快给我证明青白啊,不能因为我穿成这样就说这事是我干的啊。”

    一见高阳要为自己说话,杀马特像是在洪水中抓住了救命稻草,连声喊着,如果不是挣脱不了赵青颜的手,他都想冲上去抱着高阳的脚了,此时,杀马特心里是后悔的要死啊,搞什么杀马特形象啊,想去学校风光下,吸引下妹纸哇,这下可爽了。

    高阳眼神向四周扫了扫,而此刻,几乎能看到这边的乘客们,眼神都集中在高阳身上,只见高阳缓缓抬起右手,指着一个人说道:“是他。”

    所有人的眼神一下定格在那人身上,赵青颜微微一皱眉,是那个白领,这人之前似乎也站在自己的身边啊,难道真的是他?

    看着所有人都看着自己,白领一脸无辜的苦笑着:“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喂,兄弟,药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对对对,小伙子,你可别乱说话啊。”

    “别人一看就是白领,怎么可能做那龌蹉事呢?”

    “是啊,小伙子,凡事得讲证据啊。”

    那群大妈又开始闹腾了,一看那白领衣着光鲜,全是一边倒的质疑高阳。

    “喂,对,对,是他,他刚才也站在你后面点,为什么你就抓着我,不说是他呢?”杀马特一见那白领,顿时想起了刚才所站的位置,急忙为自己的青白力争。

    赵青颜此刻也糊涂了,说实在的,她之前转身一把揪住杀马特,还是因为杀马特那装束,让人真的联想不到好的那去,她也无形中堕入了以貌取人的主观意识之中了。

    而现在,正如杀马特所说,那白领之前也站在她后面点,也有可能是那个白领做的,但这可不好分辨,赵青颜下意识的看着高阳,听高阳的口气,似乎是看见了。

    “以我看,还不如让警察来调取监控视频,一看就知道了。”

    “对对,这个保准冤枉不了人。”

    大妈的点子还是挺多的。

    “那不行,我们都得赶时间上班呢,迟到了,扣钱了谁赔啊。”

    “是啊,这么多人挤着,就那两个摄像头,也未必照得到。”

    “我看这或许就是一个误会,刚才车起步,碰碰撞撞也在所难免,师傅,快开车哦,我还得上班呢。”

    车上,绝大部分的都是上班族,热闹固然要看,但这迟到了,扣工资可不是小事,因此,不少上班族开始因为时间的耽误而抱怨了。

    “都给老娘闭嘴。”

    哪知道,赵青颜突然愤怒的大喊着:“不是你们被占便宜,你们当然说得轻松,今天,不弄清楚是谁占老娘便宜,谁都不准下车。”

    赵青颜的彪悍展现得淋漓尽致,高阳都不得不服了她了,不过,赵青颜为自己的权益如此强势,倒也让高阳钦佩。

    “我说你这女人,怎么这样呢?”

    “是啊,我们这站得离你十万八千里的也得留下来,这太不可理喻了吧?”

    “不能为了你一个人,耽误了整车人的时间啊。”

    赵青颜强势的要求,立刻引起了车上乘客们的不满,如果是一般的女人,面对这样的众怒,肯定会选择平息,忍气吞声,但赵青颜绝对不会。

    “哼,就是因为有你们这样的心理,现在公车上那些色狼才会那么大胆,你们也不想想,万一这事有天发生在你妻子,你女儿,你朋友身上,你是什么感想,息事宁人,任由罪犯逍遥法外?”

    赵青颜双眼环视四周乘客,语气铿锵有力,气势更是凌厉,好些上班族竟然不敢正视她的眼神。

    高阳双眼一亮,这赵青颜真正是侠女啊,不禁要为自己讨公道,也想要唤醒众人的良知。

    一时间,公车上陷入了一片沉默。

    “哎呀,我的钱包不见了!”

    突然,一个肥胖的中年女人惊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