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念经

    更新时间:2015-08-02 21:19:05本章字数:2042字

    “截教道义典籍繁多,若从易到难,需先传授《黄庭经》。”开阳子面对王丹鸣缓慢开口。

    《黄庭经》具体是什么,王丹鸣并不知晓,他是研究历史的不假,但他熟悉的是诸如《东周列国志》,《史记》之类的这些书,对于古老的道教典籍则是一窍不通。

    开阳子并不拖沓,和王丹鸣解释完了之后,小葵花课堂顿时开讲了。。。。。。

    “章第一:上清紫霞虚皇前,太上大道玉晨君,闲居蕊珠作七言,散化五形变万神。是为黄庭曰内篇,琴心三叠舞胎仙,九气映明出霄间,神盖童子生紫烟。是曰玉书可精研,咏之万过升三天,千灾以消百病痊,不惮虎狼之凶残,亦以却老年永延。

    章第二:上有魂灵下关元,左为少阳右太阴,后有密户前生门。出日入月呼吸存,元气所合列宿分,紫烟上下三素云,灌溉五华植灵根,七液洞流冲庐间。迥紫抱黄入丹田,幽室内明照阳门。

    章第三口为玉池太和宫,漱咽灵液灾不干,体生光华气香兰,却灭百邪玉炼颜。审能修之登广寒,昼夜不寐乃成真,雷鸣电激神泯泯。”

    王丹鸣并不知道《黄庭经》到底有多少章,又有多少字。但他此时却有些煎熬,因为开阳子念得很慢。这个授业尊长很奇怪,只是闭眼念诵经文,中间不停顿,不讲解,仅仅是语速很慢。若是有纸笔,王丹鸣自信可以把开阳子讲的记下来慢慢研究。但这不现实,因为他身旁并无可以记录的东西,开阳子也没有让他记录的意思。

    在开阳子讲了半个多小时之后,王丹鸣走神了。开阳子念得慢,也不讲解,因此极其枯燥,王丹鸣根本听不下去。事实上,他坚持半小时已经是超长发挥了,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他坐在开阳子面前。王丹鸣并不想走神,因为他走神就意味着开阳子在对着空气说话,这是对老师的不敬,但他确实坚持不了了。

    胡思乱想了十几分钟,王丹鸣强迫自己继续听讲,但为时已晚。正经听都听不懂,现在半道回来更接不上了,没办法,只能继续走神。好在开阳子念经的时候一直闭着眼睛,并没有观察到王丹鸣走神了,这也让王丹鸣内心稍微有了那么一点慰藉。

    耗时一个上午,开阳子把皇庭经念了一遍。王丹鸣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但气还没放完,又让开阳子的话给噎了回去。开阳子说:“吃饭,吃完饭再念一遍。”

    尽管内心极度崩溃,但王丹鸣还是强忍着安慰自己。第一遍走神了,开阳子这是又给了一次机会,第二遍好好听就问题了。然而事与愿违,吃过午饭后,开阳子继续念经,王丹鸣依然走神。不是他不想认真听,而是面对这种缓慢语调念出的无聊经文,王丹鸣实在没办法做到全神贯注认真听讲。也就是说,走神是必然现象,属于他无法克制的状况。

    傍晚时分,开阳子又念完了一遍,这次他睁眼问王丹鸣:“可曾领悟?”

    王丹鸣顿时惊愕了,哪有听两遍就能领悟的?别说领悟了,记都记不住,还怎么可能领悟?王丹鸣没敢告诉开阳子自己走神了,因为他怕开阳子怪罪他,只好厚着脸皮说自己悟性差,一时半会没这么快领悟的了。

    开阳子很大度,丝毫不以为意的说:“吃过饭,我再给你念。”

    王丹鸣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很崩溃。不但经文听不懂老是走神,更重要的是他盘腿坐了一天,现在双腿麻木,如同下肢瘫痪一般。开阳子修炼了千年,打坐这种事对他来讲易如反掌,但王丹鸣不行,别说打坐了,寻常人这样在石台上坐一天都受不了。

    晚饭过后,开阳子继续念经,这次王丹鸣不走神了,改犯困了。先前做了一天极其疲劳,又刚吃饱肚子,不犯困才怪。王丹鸣知道在这种时候犯困不好,也一直在克制。但就是克制不了,开阳子念经缓慢的如同摇篮曲一般,不困的都能听睡了,更何况自己困的不行。

    开阳子讲了一晚上,王丹鸣睡了一晚上。好容易熬到今天结束,王丹鸣彻彻底底的长舒了一口气,他已经不在乎明天要干嘛了,他现在只想睡觉,只想躺着。坐了一天,腰疼屁股疼腿麻,太累了。

    此后的半个月,开阳子天天念三遍黄庭经,王丹鸣天天听三遍黄庭经。事实上这么多天过去了,他还是记住不到十句。他现在还对开阳子产生了怀疑,他搞不懂教主给他找的这位师傅有什么能耐,天天就是坐着听他念经,自己并没有什么变化。

    第十五天,王丹鸣彻底坚持不住了,他也不想坚持了。他现在就想跟开阳子摊牌,要是他还这么教,那自己就不学了,宁肯找个山洞隐居也不学了,自己找个山洞隐居好孬还清静,因为熊梦瑶肯定不会这么无聊。

    “师父,这黄庭经你都念了半个月了,可我也没学到你所说的练气之法呀。”王丹鸣一脸苦相,可怜巴巴的看着开阳子说。

    开阳子闭目不语,半响睁眼说:“你不是已经学会了吗?”

    “恩?”王丹鸣歪头表示不解。

    “你刚来的时候每天三餐,一餐不拉,你半夜都喊饿。现在一日两顿,你可曾觉得饿?”开阳子平静的说道。

    他这么一说,王丹鸣倒是想起来了。先前一天三顿还喊饿,是因为早饭吃水果,所以饿得快。但最近几天,开阳子说食物不好找了,所以改成了一日两餐。他本来没觉得什么,现在开阳子一说他才反应过来。对啊,最近这几天自己反倒没觉得饿。

    “你是教主钦定的门徒,可知为何会让一条老蛇教你练气?”开阳子反问。

    王丹鸣摇摇头还是一无所知。

    “想想自己的呼吸较之前有什么不同?”开阳子见王丹鸣不知情,就提示了一句。

    按照开阳子的意思,王丹鸣试了几次之后,猛然间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