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灵气

    更新时间:2015-08-03 16:55:50本章字数:3097字

    王丹鸣恍然大悟了,随后便是对开阳子的深深内疚。他忽略了开阳子的外冷内热,开阳子嘴上不说,但内心却让人很温暖。王丹鸣悟性可以说很差,但在开阳子说完那番话之后,即使是头猪也能明白过来了。

    开阳子是蛇,是冷血动物。众所周知,冷血动物可以较长时间不进食,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冷血动物的呼吸。而现在,开阳子用自己的方式念经,潜移默化之中,王丹鸣的呼吸吐纳方式被改变了,变得缓慢,变得有些不像人。但正是因为呼吸吐纳的改变,王丹鸣一日两餐反而感觉不到饿了。

    半个多月了,半个多月他一直对开阳子有成见,这让他很羞愧。

    “丹鸣子无知,错过了尊长美意。”盘坐的王丹鸣顺势跪倒,给开阳子磕了一个。这种呼吸吐纳的方式不但可以降低自身能量的消耗,还可以延年益寿。须知,冷血动物的存活时间都比较长。千年王八万年龟,王八和龟也是冷血动物。故此王丹鸣才以下跪致谢。

    “听这样无趣的经文,不走神反而不正常,你无需内疚。”开阳子微微点头说道。

    王丹鸣心里一惊,开阳子虽然授课之时闭着眼睛,但自己的心理变化人家依然知情。现在被开阳子点破,王丹鸣更加觉得难为情,因此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还有一句话,你须谨记。”开阳子说。

    “尊长请讲。”

    “人生在世,切记不要亏负他人,更不能对不起自己。”开阳子的话很简短,但王丹鸣对此很受教。

    在现代的时候,王丹鸣的不少同学都有这样的签名:除了自己,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通常发这种签名的人都有两目的。第一,被人误会了,第二,写给某人看的。在这之前,王丹鸣对这种人是抱有强烈同情心的,但现在不会了,尤其是在听了开阳子的这番话之后,更加的不会了。

    开阳子说:不能对不起他人。因为对不起他人会让自己心生内疚,心里内疚,自然就不会有什么好心境。而对不起自己实则更加严重,因为对不起自己一次两次还好说,若是时间长了,必然产生心魔,心魔一起,心中变会产生恶念。恶念一起,用现代的话说就是要犯罪。

    实则这些道理都很简单,但读几十年书的人未必就能领悟这个道理。读万卷书与行万里路相比,明显是后者更加有意义。

    “此方法还要延续一月,一月之后,你呼吸吐纳之法彻底改变,才可修行练气之法。”开阳子见王丹鸣紧皱的眉头松开了,知道他已经想通。

    “谨遵尊长旨意。”王丹鸣恭敬说道。

    实则王丹鸣的呼吸吐纳之法已经发生了改变,开阳子之所以还要坚持一个月是为了让王丹鸣养成习惯,养成了习惯他就变成了一个慢者,但慢者绝对不是做事拖拉的意思,慢者说的是可以大度从容,更重要的是可以心平气和。当然,这是后话,在王丹鸣没有正式学习练气之前,他暂时无法看穿这一点。

    一个月之后,王丹鸣可以一日只食一餐。结束了,开阳子以后都不会让王丹鸣听他念经了。休息一日,练气之法正式开始。练气就不在山顶了,而是回到了山洞。

    山洞里面的墙壁上,被开阳子用剑画出了一个人形,随后在人形上,开阳子又标注了很多王丹鸣看不懂的东西。“这是人体的奇经八脉图,任脉、督脉、冲脉、带脉、阴跷脉、阳跷脉、阴维脉、阳维脉。你自当熟记,日后会用的上。”

    见王丹鸣点头,开阳子又说:“今日起,你开始打坐。打坐讲究心静不乱,心无杂念。要幻想天地灵气被你尽数吸收,什么时候身体有变化了,什么时候找我。”

    王丹鸣问:“身体会是什么变化?”

    “小腹发热。”开阳子说完,就走了出去。而且没有回来,王丹鸣并不知道他要去干嘛,但是也没有问。

    一开始,王丹鸣并不能做到心平气和,心无杂念。因为他心里其实挂念不少,三年后自己会是什么样子,回去以后见不到父母等等这些问题无时无刻不困扰着他。所以整整一个上午,王丹鸣虽然一直在打坐,但也一直心不静。

    中午时分,王丹鸣不饿因此也没有吃东西,而是躺了个把时辰,起床之后,他忽然觉得心如明镜。因为他忽然想通了,那些困扰他的都不是杂念,那是他的目标,是他需要完成的事情。而自己现在所做的不就是为了实现理想吗?

    心静了,也没杂念了,王丹鸣开始安心打坐,打坐实则是一个冥想状态。一个月之后,王丹鸣的身体没有任何变化,而开阳子也依然没有出现。

    “会不会是自己的练气方法不对?为什么一个月了都没有变化?”王丹鸣自心里开始嘀咕。嘀咕完了就开始回想,但回想之下他并没有发现自己有做的不妥的地方。因为开阳子对于练气之法讲解的也很简单,无非是心无杂念,保持冥想。既然方法没错,那就是时候还没到。

    到现在为止,王丹鸣还没有体会到修炼带来的快感。无论是听经还是打坐都是很磨练人的一件事,不但要一动不动,而且还极其枯燥。事实上王丹鸣自己都没想到自己居然可以坚持这么久。

    再次打坐了半个月之后,王丹鸣终于发现了异常。他在冥想之中,隐隐觉得好似有气流进入身体,随后停在了小腹处。他以为是冥想导致,但片刻之后小腹传来的热感让他知道这不是冥想,而是梦想进入了现实。自己没有出错,也没有放弃。耗时一个半月,开阳子所说的小腹发热的状况出现了。

    开阳子是在三天之后回来的,回来的时候王丹鸣依然在闭目打坐。开阳子修炼千年,自然可以看出王丹鸣体内已经有了灵气,但他并没有停滞等候,而是依然打坐修行,开阳子很欣慰。

    王丹鸣睁眼之后看见了站在对面看着自己的开阳子,也很高兴。匆忙起身就要行礼。

    “免了。”开阳子微笑摆手,随后说:“一个多月,体内已经有了灵气,可喜可贺。”

    “都是尊长教导之功。”王丹鸣谦卑回礼。

    开阳子摇头说:“不然,天下练气者不计其数,但大多数都止于练气,只能熟背经文,修身养性,你可知这是为何?”

    王丹鸣不假思索开口说:“因为他们没有恒心,无法长期坚持。”

    “然。”开阳子欣慰点头。

    “尊长,下一步该怎么做?”王丹鸣见开阳子没了动静,忍不住发问。

    开阳子说:“那奇经八脉可曾记住?”

    王丹鸣点头说:“记住了。”

    “引导灵气走任督。”开阳子说话依然简练。

    点头过后,王丹鸣再次打坐。静下之后开始调整灵气的走向。灵气很弱,弱的仿若一根丝线。好在王丹鸣内心平静,即便是灵气轻如丝线,也一样被带动了起来。灵气寻走奇经八脉,要经过多出穴道。尽管灵气很轻,但每过一处,都会有一种酸麻感。

    王丹鸣走的很小心翼翼,生怕灵气走向出现了偏差,尽管他并不知道走偏会带来什么后果。好在他这段时间对那副人形图足够了解,奇经八脉尽数记清,不需抬头看墙。

    灵气运转实则没有那么简单,因为每开通一处经脉之后,都会有少量灵气在此停留,就如同战争一样,攻占了城池不能就不管了,一样也要派兵把守。王丹鸣体内的灵气很少,灵气暂时无法走遍整个奇经八脉。

    “日后好生修炼,储存灵气的同时,也要引导灵气。引导之时,切记不可让灵气乱行。”开阳子说。

    王丹鸣回道:“灵气运转奇经八脉有什么意义吗?”

    开阳子说:“你所吸收之灵气来自天地,故灵气不纯含有大量的浊气。引导灵气运转奇经八脉,一则这是截教的练气法门,二则是为了将灵气提纯,去掉浊气。”

    “我刚开始引导之时,走错了方向,但并没有觉得不妥。是不是练气法门不需要固定奇经八脉?”王丹鸣又问。

    开阳子摇头正色说:“不然,切记不可走错。不然会酿成大祸。你现在没有觉得不妥是因为灵气太弱,故此不曾反噬于你。若你灵气修为颇高,再行错路线,轻则走火入魔,重则毁你性命。”

    “弟子谨记!”开阳子说的很正式,很严肃。王丹鸣心里也暗自后怕不已。

    引导灵气和开炮是一样的道理。众人或许不知,在现代的武器装备里,大炮是最容易炸膛的武器。炸膛的最根本原因不是炮兵操作失误,而是操作顺序和操作方法稍微出现不同,就会导致炸膛,大炮炸膛就是任命,因此当炮兵的人都必须极其严谨。练气也一样,这是王丹鸣自开阳子的话里自己悟出来的。

    知道了后果,还要去犯错的人是傻子,王丹鸣不是傻子,所以他不允许自己犯这样的错误。

    教主给了他三年时间,2年练气,一年练符。也就是说此后一年半的时间王丹鸣都要在此处打坐练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