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天雷不至

    更新时间:2015-08-05 23:09:37本章字数:2966字

    打坐练气实则是非常枯燥的一件事。但王丹鸣并没有觉得枯燥,因为他已经尝到了练气的甜头。气聚丹田,沿任督二脉运行,除了第一次的时候穴道酸麻之外,其他时候灵气的运行都让自己觉得无比舒畅,身轻体健。

    开阳子还住在这里,但已经不怎么对王丹鸣进行指导了,因为他该教的已经教了,只要王丹鸣灵气运行的路线不出现错误,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事实上,任何高深的法术秘诀其实并不复杂,教很快,教会了也很快,但会了不代表是精了,会了也不代表可以随心所欲。任何事情都要经历一个由弱到强的阶段,没有后天的积累,即便是天才也无法达到让人敬畏的高度。葵花宝典,天下无敌,但也不是阉了自己就能马上天下无敌,同样也存在一个修炼的阶段。

    在现代社会,很多人仇富或者对比自己强的人存在嫉妒心理。这实则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世人只看到人家变成高手能人之后的潇洒生活,却没有思考人家为何会比自己强。这个世上存在天才,但并不是所有成功的人都是天才,更多的是通过后天的努力与坚持不懈才达到让人羡慕的境界。而这个过程也是被人所忽略的。

    王丹鸣练气打坐不无聊,时间自然也就过的快。这可苦了熊梦瑶了。王丹鸣每天跟她说话不会超过二十句,大部分时间都得自己消磨时间,王丹鸣不无聊,熊梦瑶可无聊坏了。开阳子倒是没事,但一个冷血动物话更少,熊梦瑶找他聊天,他的回应都不会超过三个字。

    最后还是开阳子想到了办法,也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找了一些植物的种子,在山洞前开辟空地种了下去,随后让熊梦瑶全权负责。熊梦瑶会做农活,但那是给奴隶主做的,现在是给自己做,心态当然就不一样。全身心都放在了那片种植物上,刮风下雨半夜起来凿水沟,晴天抓虫子忙的不亦乐乎。

    秋去冬至,东去春来,春去夏至。一晃眼,王丹鸣已经被穿越了一年。一年之内,王丹鸣每天打坐,日久坚持。不说别的,单纯这份恒心就已经让人极其敬佩。

    随着时间的拉长,打坐练气会让自身存储的灵气越来越多,这时候就会出现不同的阶段。初学者,体内刚有灵气的时候,灵气是白色,这种白色不被肉眼可见,将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放在阳光下眯眼观察当可以看到。白色之后,就是红色,红色之后是蓝色,蓝色之后是紫色,紫色也是凡人可以修炼到的最高境界。

    另外,由蓝色升紫色的时候会遭遇天雷加身,很多修炼者都是倒在了这一关。天雷加身共有三道,且一道比一道威猛。之所以有天雷加身,其实是上天授意。凡人修炼到紫色是上天所不允许的,所以当练到紫色的时候,上天便会天雷加身。被天雷加身的大部分都死了,剩下少部分幸存者便会得到上天的认可。当然,经历这么大代价换来的修为也绝对是吓人的。至少,在人世,紫色修为已经没谁可以左右的了。

    王丹鸣打坐一年,不过区区红色修为,但即便是红色修为,也已经让王丹鸣兴奋异常了。因为到达红色修为之后,王丹鸣的反应能力和运动能力都已经是常人的三倍。三倍是什么概念?在这个冷兵器时代,三倍意味着王丹鸣可以轻松躲避任何的攻击。

    当灵气修为达到蓝色的时候,王丹鸣毕业了。毕业就意味着他要离开这里。王丹鸣很不舍,虽然这2年的时间他和开阳子之间话并不多,但男人间的感情并不是凭着交流所产生,交流只是一种方式,但不是加深感情的必需品。

    在王丹鸣要走的前几天,开阳子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黑色的石头盒子。

    “给你的。”开阳子把石头盒子递给了王丹鸣。

    “这是什么?”结果盒子打开后,王丹鸣皱眉发问,因为这时候的东西都稀奇古怪的,他压根就不认识。

    “地脂。”开阳子回道。

    “啊!太贵重了,我不能要。”王丹鸣慌忙将石头盒子又还了回去。

    王丹鸣没见过地脂,但他度过历史百书。在后唐冯贽的《云仙杂记·地脂》里面,他曾经度过相应的记载:“高展为并州判官,一日,见砌间沫出,以手撮之,试涂一老吏面上,皱皮顿改,如少年色。展以谓必神药,问承天道士,答曰:‘此名地脂,食之不死。’”

    人食地脂可长生不老,这个礼物太过贵重,王丹鸣不敢收,他孤身一人穿越到这里,他不希望回去的时候欠别人一大堆人情,人情债比金钱债更难还。

    “这东西对我无用,对你也无用,给那丫头的。”开阳子递过石头盒子说道。

    “给她?”王丹鸣皱眉不解其意。

    “然,我观其阳寿并不长,若她不食地脂断不能与你长相思,长相守。”

    这一刻,王丹鸣很感动,自己那点心思开阳子全都明白。王丹鸣是个正常人,和一个美女一起生活了两年,不动情那是假的。只不过这两年他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修行上面,故此没有考虑过这方面。但不考虑不代表没想法。他就是害怕两个人在一起之后,熊梦瑶会先他而去,留下他继续孤身一人,故此他不敢张这嘴。开阳子送地脂给他就是为了消除他的忧虑。

    “尊长......”王丹鸣一肚子话此时已然不知道如何说起。

    “明日成亲。”开阳子挥手说道。

    “啊...还没问人家愿不愿意呢。”王丹鸣惊讶道。

    “不愿意人家会在这苦等你两年?”开阳子皱眉反驳。

    事实上,在王丹鸣与开阳子对话的时候,熊梦瑶就在外面。二人的对话被她听的一清二楚。此时的熊梦瑶一脸欣喜,欣喜之下,热泪留下。快速的跑到一侧山洞下的水处痛快哭泣,喜极而泣当是幸福。在那个年代,破瓜之年就跟现在的大龄剩女差不多,正常的女人在破瓜之年,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

    “这里还有两粒补气丹药,是我闲时所炼,吃了吧。”跳过这个话题之后,开阳子又自身上的瓷瓶倒出两粒金黄色的丹药。

    “尊长,这太贵重了,我真不能吃。”王丹鸣急切摆手。接受地脂已经很过意不去了,再连补气丹药拿过来,那真是把开阳子洗劫一空了。

    “食之可达紫气,度天劫。我可以帮你接两道,但最后一道必须自己接。”开阳子正色说道。

    王丹鸣语噎了,那丹药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修行之人渡劫挨雷劈,活下来的太少了。他自己根本没有自信可以一个人承受天雷。事实上他也很想开阳子可以帮他承接天雷,但这样的话,他也得接受开阳子赠送的丹药。王丹鸣很矛盾。

    “大丈夫行走天地间当不拘小节,扭扭捏捏不是大丈夫所为。”开阳子语气加重了不少。

    “谢尊长大恩。”王丹鸣很愧疚的接过了补气丹药,同时跪倒在地上。开阳子的大恩,他无以为报,只能跪地谢恩。

    但王丹鸣并没有跪在地上,因为他被开阳子以灵气托住了,开阳子只接受了王丹鸣的半跪之礼。

    丹药吞下之后,王丹鸣立即打坐。这些丹药所含的灵气极其纯正,因此并不需要像练天地之气那样还要提纯。丹药入腹,灵气散出直落气海。但气海的存储量有限,大量灵气的突然进入很快就引起气海的不适。此时唯一的办法就是引导灵气行走周身,存储于各个穴道之中为气海缓解压力。

    这次打坐延续了四个时辰才堪堪结束。结束之时,不等开阳子提醒,王丹鸣就快速的脱掉了衣物。他穿越过来的时候可没有换洗衣服,这要是不脱下来被雷劈碎,以后可就得穿树叶子了,粗葛布了。开阳子紧张的站在王丹鸣的旁边。开阳子承受过天劫,但他依然如临大敌,这让王丹鸣也有些许的担忧。

    就在此时,二人的上方忽然乌云滚滚,滚滚乌云翻腾而至,里面隐约夹杂着雷声。

    “你站住不要动,前两道我来帮你接,你直接最后一道。”开阳子此时大声的提醒着王丹鸣。

    一分钟过去了,二分钟过去了,一直等了十分钟,天雷都没有落下。

    “啥意思?劈还不是不劈?”王丹鸣懵圈了。自己没穿衣服,哭完回来的熊梦瑶就趴在对面偷窥呢。即便自己是个男的,那也害羞。

    陡然间,乌云变淡,自云中出现了一位功曹。

    “丹鸣子肩负安民平天之大任,赏天雷不至。”功曹大喊一声,驾云离开。与此同时,乌云退去,漏出万丈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