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树妖

    更新时间:2015-08-08 10:22:04本章字数:2084字

    讲完了符咒,接下来还要讲跟符咒有关的真言。自古就说法不传六耳,即便是孙猴子学艺都是被师父用计弄到后堂所学,更何况是王丹鸣了。法不传六耳的意思不是写下来给你也不是趴在你的耳朵上,而是一种更为特殊的方法。

    这方法不但特殊还极其灵异。正阳子自始至终笑对王丹鸣,但他的嘴并没有动。王丹鸣也没有动,但他忽然自脑海里传来了老者的声音,所传授的正是与符咒有关的真言。声音陡然出现在脑海,且语速不快,因此王丹鸣的记忆力更是超常发挥,正阳子所讲皆被一字不差的背了下来。

    前文说过,任何高神法术的教义其实都不麻烦,就如同打坐一样,开阳子只不过是教导了几句,剩余时间都是王丹鸣自行参会领悟。这次也一样,尽管与符咒相关的知识较多,但一天时间也足够讲完。讲完了,就是讲完了,剩下的还是得需要王丹鸣勤学苦练。

    其实,很多事情并不是那么难,而是大部分人无法坚持去做完。所以说自己无法胜任或者太难了完不成是最好的自欺欺人。上天不会给你一个让你做不成的事情,大部分事情没有规律也没有窍门。事实上,努力与坚持不放弃就是最好的窍门。

    一开始,王丹鸣练习的是画符,画不好就无法准确传达上天,画潦草则是对上天的不敬,所以画符之事很严谨,必须画正规。画正规也不是什么难事,因为符咒并不复杂。但困难在于不但要画的标准,还要画的快。临阵之时,一秒都可以决定胜负,因此画符的快慢直接决定能否占得先机。

    当然,画符毕竟是一件动手的事情,相比打坐来讲更为轻松一点。打坐讲究心平气和,心如止水。画符虽然也要求这个,但不会这么苛刻。

    离出山的日子越近,王丹鸣就越紧张。因为他熟知历史,他知道未来的六百多年天下都不太平,有过平和也只是暂时的。他是在和平年代长大的,对战争的概念并没有那么深刻,但在这个以命相搏的冷兵器时代,他想想都觉得后怕。而这段历史,自己却不得不出现,不但要出现,而且还要参与进去。

    那个时候没有所谓的避孕工具,能不能生孩子讲究顺其自然。但王丹鸣不敢,故此每次到兴头上他都得拔出来,天下不太平,他没有要孩子的勇气。更何况在这个时代,自己的出身也不高贵,不高贵生出的孩子也不高贵。在现代还好,不高贵就是普通老百姓,但那个时代不高贵可不是老百姓。为这事,熊梦瑶没少抱怨。都快十九了,嫁出去却没孩子,这要是传出去,得让人笑话。

    半年后,正阳子第一次喊停了王丹鸣,喊停不是因为王丹鸣犯错,而是为了让王丹鸣知道符咒的威力。同时,也要考验其出手的速度。自半年前开始,王丹鸣的上衣就换成的西周款式,因为他要在这个年代生活很多年。另外古代的衣服里面刚好可以放符咒。穿上西周款式的衣服加以练习也是必然。

    正阳子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王丹鸣跟着自己走。

    前行十几里后,正阳子停了下来。这里是一片槐树林,树叶茂密但却透着一股诡异与阴冷。

    “可曾发现异常?”站在槐树林的外侧,正阳子发问。

    王丹鸣皱眉巡视一番,倒吸一口凉气说:“树林中间那颗已经成精。”

    倒吸凉气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发现了树精,静止生物成精者,太少了,很难见到。王丹鸣倒吸凉气是惊讶。

    “当日何法处之?”正阳子抚须发问。

    “尊长让我灭它,可万一它并不害人呢?不能因为妖精就得杀吧。”王丹鸣皱眉不解。他看过的电视电影太多了,那白蛇传里面,大白蛇并不坏,却被法海给关进了雷峰塔。这太虐心了,所以王丹鸣骨子里有点反抗。要杀它不是不可以,但一定要分清楚好坏,分不清楚好坏就杀那是作孽。

    “处事有理有法,可成大器。”面对王丹鸣的发问,正阳子微笑额首。与此同时又说:“此间为槐树。槐,鬼木也。这树精不但成精,而且已经可以幻化人形,鬼木怎能行善?杀之不是造孽。”

    正阳子一席话给了王丹鸣动手的理由。王丹鸣人都杀过,更不会害怕杀一个妖精。只要师出有名,他就敢动手。而且是下死手。

    “鬼木为阴木,当以阳火克之,可用火符。”勤学苦练了半年,遇见什么样的敌人,该用什么样的符咒,王丹鸣了然于胸,无需细想。

    “然。”正阳子回应一声便不再出声,而是翘首等待。

    树精在王丹鸣面前,即便不用符咒,王丹鸣空手都能打死它,之所以要这样就是为了练习符咒的运用。

    自怀中快速掏出符盒,快速抽出蓝符一张,王丹鸣开始画符做法。

    “墨汁画符有甚用?”正阳子出言提醒了一句。

    “哎呀,习惯了,给忘了。”王丹鸣不好意思挠挠头,转而换成朱砂。

    王丹鸣平日里画符为了连贯性,因此必须符身、符脚全部弄完整。若以朱砂画写,必将上达天庭,故此不用朱砂,而用墨汁,因为墨汁所画为无效,不会上达上天。王丹鸣练习惯了,此时虽然出手快速,但却以墨汁画符。让正阳子一番提醒,顿时脸上臊得慌。

    这树精遇见王丹鸣算是倒了霉了。火符对应四方星宿有很多种,但王丹鸣却选择了白虎火符。白虎是东方之火,主大凶。白虎火符不但能烧其本体,就连魂魄都会魂飞魄散,这树妖既然可以幻化人形,自然已经有了魂魄。

    好在王丹鸣初次练习,没敢玩太猛,所以选的蓝符而不是与自身灵气对等的紫符。若是紫符,怕是这处树林子都得烧成渣渣。就算树木都绿色匆匆,水分充足也没用。

    火符画好,王丹鸣收起符盒手撵火符踏步冲进了树林。那树妖发现异常想反击,但速度终究是慢了,人形才幻化出一半,王丹鸣已经冲了进来,手里的火符也脱手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