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6章 入院

    更新时间:2015-08-16 20:25:04本章字数:3015字

    黑色的羽毛漫天飞扬,黑色大雕的头颅却慢慢地垂了下去,发出了一声悲鸣,身子却缓缓地从半空中降落。

    一落到地面,何无言一个踉跄,拔腿就跑,只是楚天辰如何会放过他,一掌印在了他的后背。

    何无言吐出一口鲜血,躺在地上,看着一步步走来的楚天辰,眼中露出一丝恐惧之色,低声道:“你不能杀我,杀了我你会挑起两国的战火。”

    嘭!

    回答他的只有无情的一掌,直接轰在了他的额头,泯灭了他的生机。

    楚天辰冷笑一声,呵呵,两国战火,管我什么事?如果因为他父亲楚云飞是边疆大将军,他不介意到时候亲自平息一场战火。

    杀了火弋之后,楚天辰并没有准备罢手,而是把目光转向了火弋、古枫等人,这些人都要想要他死,那他自然也不会手软。

    狂暴的气息依旧在,猩红的双眼冷漠无情,心中一团怒火在燃烧,这团怒火只有靠杀戮才能平息。

    迈动脚步,一步步向着火弋、古枫等人走去,火弋、古枫等人不自觉地靠拢在一起,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有一丝机会。

    就在这时,阵阵琴声从山巅传来,却是灵舞盘膝坐在山巅,身前多了一把古琴,此刻正在双手抚琴,古琴之上散发出阵阵祥和的银光,一片宁静安详之气。

    听着那悠悠的琴声,众人只觉得精神一震,一片心旷神怡,心神全都沉浸在琴声之中。优美的琴声持久而悠长,绵绵不绝仿佛从亘古飘然而至,飘荡在众人的心田,温暖而舒心的感觉油然而生。

    楚天辰身上狂暴的气息顿时如潮水一般的褪去,猩红的双眼也再度恢复了一丝清明,体内沸腾的血脉瞬间被他压了下去。摒除杂念,心如明镜,只为听那一缕悠扬的琴音。

    琴音时而悠长,绵绵不绝,时而短促,一闪即逝,时而柔美,时而刚猛,楚天辰全身心地聆听,不知不觉,心境竟然发生了一丝变化,隐隐有突破的迹象。

    琴音止,三道身影出现在峡谷之中,正是之前一直在上空观望的赤老三人。

    “考核结束,你们通过了。”龙华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即把目光转向了楚天辰。

    “你叫什…”

    龙华的话还未说完,楚天辰却身子突然一歪,倒在地上。

    众人一愣,以为他受了重伤,急忙过去查看,却发现他呼吸平稳,气息浑厚,根本不像一个受伤的人。但是要不是受了重伤,怎么突然栽倒在地上呢?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最后还是赤老出马,又是把脉,又是输气,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小子竟然睡着了。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楚天辰小队的人又是一阵膜拜,不愧是老大,这时候都能睡着,果然霸气、威武。

    这恐怕是星海学院考核史上第一个在战场上睡着的人,当然,这也怨不得楚天辰,在他听过灵舞的琴乐之后,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而后听到龙华宣布考核通过了,心底最后的一块石头也落下了,只觉的一阵倦意袭来,倒头就深深地睡了过去。

    ……

    仿佛做了一个遥远而悠长的梦,梦中他身披烈火战甲,头戴金色王冠,身后一袭雪白色披风随风飘扬,手持一柄利刃,大杀四方,犹如天神。站在苍穹之上,俯瞰星辰,尽显王者之风。

    不知过了多久,楚天辰朦胧地睁开双眼,坐起了身子,轻声喃喃了一句:“这是哪里?”

    空荡荡的房间,没有任何人回应他。明明记得在一峡谷之中,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适才想起,貌似自己已经通过了考核,那么,这里应该是星海学院了。

    定了定神,向四周看去,只见这是一间普通的厢房,两扇小窗,房中的摆设简单干净,只有几张松木桌椅,上有茶壶水杯。

    房间的角落里飘出一股股檀香,充满了整个房间。在床位的正上方墙壁上,挂着一张横幅,上书着一个大字:静!

    楚天辰微笑着下了床,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不过,最后龙华院长出现,宣布考核结束了,大家应该都没事吧。

    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一道白色身影,灵舞在他快要失去神智之前,又一次把他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她。轻轻甩了甩头,嘴角浮现一抹笑意,往日的自信挂在脸上,轻轻地拉开了房门。

    户外明亮的光线一下子照了进来,令他微微眯起双眼,温暖和煦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带着淡淡的暖意。

    门外是个大大的庭院,院内被分割成四块,分别种着各种各样的药草,打理的井井有序,看来是有人细心栽培的。门前是个走廊,通往院外,在门前几步处,有几层台阶,连着院子和走廊。

    深吸一口气,顿时阵阵药香传入鼻息中,整个人精神一震,这个院子里的灵气浓度要比外界高出三倍有余。

    “紫炎果。”

    楚天辰走到一颗古树下,望着上面挂着一个个紫色的灵果,心中一阵感慨,想当初,为了一个紫炎果,差点死在赤阳山脉中,没想到这里竟然有这么多?随即莞尔一笑,伸手就欲摘下一个。

    “别动。”一道陌生而又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楚天辰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人,伸出的手也缩了回来,同时向后看去,只见他隔壁房间的门前正站着一个少女,看上去约莫十五六岁,眉目如画,冰肌玉骨,身穿一袭紧身红装,娇艳如花。此刻一双美眸正气鼓鼓地看着楚天辰。

    “咳咳…...”楚天辰咳嗽一声,有些尴尬,道:“你好,在下并不知道这是有主之物。”

    少女一双大眼睛透露着古灵精怪,与身上的气质截然不同,盯着楚天辰看了一会儿,突然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

    看着少女的表情,楚天辰浑身阵阵寒意闪过,这妮子想干什么?心中可以确定的是,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果然,只见那少女一步步向他走来,笑盈盈道:“我叫蝶月,以后就是你师姐,小师弟,快随我去见见师父吧。”

    楚天辰一脸的茫然,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师父?然而,还未等他开口,蝶月已经拉着他的手,向着院外走去。

    出了院子,一座座殿宇阁楼出现在他的眼前,巍峨而壮观,然而他却没有心思欣赏这些,一路之上,阴沉着脸,感受着身后无数道锋利的目光。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他早已被千刀万剐了。

    “那小子是谁啊,竟然敢拉着蝶月的手。”

    “是啊,活的不耐烦了吧。”

    “嘿嘿,听说这小子是这一届的新生第一呢。”

    “新生第一有个屁用,厉青一只手就能捏死他。”

    “厉青可是追蝶月好久了,但是蝶月不鸟他,没想到让一个新人得手了。”

    “……”

    听着四周阵阵的议论声,楚天辰黑着脸,心中那叫一个憋屈,平白无故被一个大美女拉着手,不知道又拉了多少仇恨。

    蝶月倒是不觉的有什么,一路之上笑盈盈的,拉着楚天辰边走边为他介绍星海学院。

    “学院有三处重要的地方,可以说是整个学院的根基所在,分别是:武技阁、聚灵九重塔、缥缈殿。”

    “武技阁位于学院的南边,一共有四层,第一层存放的是黄阶武技,第二层存放的是玄阶武技,第三层存放的是地阶武技,第四层存放的是……”

    楚天辰正仔细的聆听着,突然声音却断了,抬头看向蝶月,只见蝶月秋水一般的眼眸正望着他,笑盈盈道:“你猜?”

    “天阶武技?”

    “我也不知道。”

    楚天辰顿时一头黑线,摇头不语。

    “聚灵九重塔位于学院的东边,顾名思义,就是聚集灵气的,是由一座座聚灵阵建立而成的,从上往下,灵气的浓郁程度越来越强。”

    楚天辰抬头看了一下东边,只见巍峨的高塔矗立而起,但是脸上不由的露出疑惑的神色,不是说聚灵九重塔吗?为何只有七重呢?

    “师姐,这塔为何……”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大家都叫它聚灵九重塔。”蝶月抢先道,仿佛看穿了他的疑惑。

    楚天辰彻底无语了,感情说了半天,只告诉了自己方位,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小师弟,这也不能怪我啦,其他人也是不知道的。”蝶月一脸委屈的样子,又道:“至于缥缈殿嘛?”

    “你也不知道。”

    “咯咯,小师弟,你好聪明哇!我确实不知道。”蝶月拉着他的手臂摇晃道。

    楚天辰心中暗叹一声,还是等会找百晓通打听吧,那家伙肯定又打探了不少消息吧。

    “除此之外,学院还设立有执法堂、长老院、炼丹堂、功德碑等等,学院内禁止出现死亡,若是有实在化解不了的矛盾,可以上生死台,一入生死台,生死由命,其他人不得插手。”蝶月继续说道,楚天辰暗暗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