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9章 蜕变

    更新时间:2015-08-19 22:51:44本章字数:3020字

    一天,两天……随着时间的推移,楚天辰依旧盘膝坐在鼎中,但他脸上的痛苦之色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安详之意。因为他的筋脉进过无数的洗礼,终于能承受住狂暴的药力了。

    看着体内一条条赤金色的筋脉,隐隐充斥着淡淡的火焰,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道弧线,这么久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时间继续!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楚天辰默默地运转着先天霸体诀,同时又开辟了一条轮脉,修为攀升至武者境四重。坐在鼎内,任由那些狂暴的药力洗礼着筋脉,只是那些狂暴的药力再也无法伤及他的筋脉,反而有一股淡淡的舒适之意。

    一条条筋脉内充斥的火焰越来越多,好似全身筋脉在燃烧一般,特别是那四条轮脉,更是散发出恐怖的温度,只是这一切对楚天辰来说,仿佛没有知觉,依旧闭着眼眸,默默地运转着心法。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七七四十九天,鼎内的药水已经消耗了一半。楚天辰猛然间睁开眼睛,浑身上下颤抖不止,磅礴的药力冲进他的体内,却不是洗礼他的筋脉,而是直奔他的骨骼,顿时全身上下一阵阵剧痛袭来。

    咔擦!咔擦!

    一声声骨骼破裂的声音响起,体内轰鸣声不断。楚天辰喉头一甜,直接吐出一口鲜血,不仅如此,此时,他全身被火焰覆盖,俨然又成了一个火人,只是他的身子却炽热无比,只见他的肌肤外,迅速地排出了一层层灰色的杂质。

    此刻若是有人在,定然会大吃一惊,这个少年所经历的叫做洗髓,身体正在进行着不可思议的蜕变。

    而楚天辰此刻早已疼的死去活来,略微一查探身体,才发现全身骨骼尽数破裂,没有一块骨骼是完好了。

    就在他快要无法承受的时候,识海的九阳天珠突然发出一阵阵柔和的光芒,柔和的光芒瞬间在他的体内扩散,依附在他全身的筋脉穴窍以及骨骼之上,顿时疼痛之意减少了不少。

    突然的一幕,让楚天辰微微错愕,虽然疼痛之意缓和的不少,但是不代表不疼了。当下也顾不得查探九阳天珠的异象,赶紧屏气凝神,拼命地运转心法,试图尽快地结束这种状态。

    ……

    不知过去了多久,更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楚天辰完全与外界隔绝了,一个人坐在鼎内,破裂的骨骼依然修复,此刻正全身心地在修炼。

    修为在突飞猛进,身体却在进行着一场不可思议的蜕变。这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少年!

    赤老不知道去哪了,说好的每隔一段时间打开鼎盖,却一次也没有来,好似把鼎中的人给遗忘了。

    时光如流水,九九八十一日匆匆而过。

    当鼎下的最后一缕太阳真火慢慢地熄灭,鼎内的药水也消耗的一干二净。楚天辰蓦然间睁开眼睛,眸子里好似两团火焰在燃烧,全身上下更是说不出的畅爽之意。

    “这就是火灵体么?”楚天辰喃喃自语了一声,打量着自己的身体,此刻真想放声大笑,所有的痛苦都是值得的,终于成功啦!

    抬起手掌,一缕火焰出现在他的掌心,摇曳不止。看着掌心的火焰,微微一笑,火焰顿时跳动不已,好似在欢快地跳舞一般,而他一皱眉头,火焰顿时沉寂下来,散发出恐怖的温度。

    楚天辰暗暗咂舌,火焰竟然随他的情绪而起伏,这控火能力简直强的离谱!心中不由的对赤老又多了几分感激。

    鼎怎么还没打开?师父原本说每隔一段时间打开一次,貌似一次都没打开过。

    “我擦!这老头该不会把我一个人留在这自生自灭了吧!”

    楚天辰一头黑线,暗骂一声,心中的几分感激之情荡然无存,赤老在他心中的形象直线下降。

    在鼎中大叫了几声,非但没有人理会,反而声音在鼎中回荡,震的自己耳朵嗡嗡作响,暗叹一声,便要破鼎而出。

    而此时,一道倩影正走在通往丹堂的路上,一身紧身红衣,火辣的身材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目光,正是蝶月。

    自从上次带楚天辰去见赤老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楚天辰,一想到赤老古怪性格,不由的有些担心,便决定去丹堂看看。

    嘭!

    蝶月刚进丹堂,还未到赤老的炼丹室,突然一声巨响从丹室传来,脸上闪过一丝焦急,脚步不由的加快的几分。

    就在这时,星海学院后山之巅,赤老突然面色一变,暗叫不好,身子一动,化作一道流光飞往丹堂。

    这声巨响的始作俑者正是楚天辰,一拳轰开了鼎盖,破鼎而出。

    只是他刚一出鼎,突然一只毛茸茸的拳头向他打来,楚天辰始料未及,仓促之下只得侧身闪过。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黑色的猿猴,看起来还有点熟悉。

    黑色猿猴一击落空后,倒也没有着急进攻,对着楚天辰露出一丝狰狞的面孔,眼中却带着深深的忌惮。

    看着那狰狞的面孔,楚天辰终于想起来了,嘴角浮现一抹笑意,这不是当初考核时那只狂暴魔猿么?看来上次给它教训不够啊!

    “来啊!”

    楚天辰轻轻地说了一句,同时伸出食指,做一个挑衅的动作。现在的他刚刚成就火灵体,正想着找谁试试手呢?没想到这只狂暴魔猿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看到楚天辰的挑衅,狂暴魔猿嘴角露出两颗獠牙,身子便欲扑出。

    “小黑,快停下。”

    突然,一道声音在门口响起,一人一猿同时看去,只见蝶月和赤老正在站在门口。

    一看到二人,狂暴魔猿的狰狞模样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温顺,蹦蹦跳跳地跑到赤老身边,口中发出一阵怪叫,同时还不停地用手指楚天辰,好似在告状一般。

    楚天辰看的一愣一愣,赤老却淡淡一笑,道:“小黑,他是我的徒弟,以后就是自己人了。”

    二人走到楚天辰身边,赤老微微眯起双眼,看着楚天辰不停地点头,好似把他看透了一样。

    蝶月则是围着他看了一圈,只见他丰神俊秀的脸庞,健壮挺拔的身姿,外加一头妖异的红发,一时间有些看呆了,口中更是啧啧称奇。

    “师姐,我好看吗?”楚天辰轻声道,嘴角露出一丝憨厚的笑容。

    蝶月白了他一眼,伸手抓住他一缕头发,放到他的眼前,口中吐出三个字:“赤小鬼。”

    “额……”楚天辰微微一愣,这才发现自己的头发变成红色了,当下阴沉着脸看向了赤老。

    “咳咳…”赤老干咳一声,道:“这种改变的体质的方法还未完善,有点后遗症很正常。不过,你还铸就了四条纯阳神脉,也算是意外之喜。”

    赤老说完,竟然拿出一张白纸,把他的症状给记录下来了。

    楚天辰一头黑线,感情这老头是把他当成试验品了,自己竟然还对他感恩戴德!不过事已至此,已无力天,但是不可否认,好处还是挺大的!

    蝶月一双美目闪了闪,笑道:“师父,你怎么说也得给小师弟一点补偿吧!”

    赤老一听,顿时阴沉着脸,喝斥道:“小丫头,上次的四百年灵芝还没给你算账呢?”

    蝶月冲赤老做了个鬼脸,退到楚天辰身边不再说话,却悄悄地掐了一下他。

    楚天辰会意,灵机一动,化作一副委屈的模样,抱拳道:“赤老,晚辈恐怕不能做你的弟子,做你的弟子太恐怖,指不定哪天就见不到太阳。”

    蝶月在一旁偷笑,想到不这小子还挺开窍的,赤老黑着脸,瞪了一眼蝶月,沉声道:“臭小子,你知道你消耗我多少珍贵药材么?你不光成就了火灵之体,还铸就了四条纯阳神脉,你还想要什么补偿?”

    四条纯阳神脉?楚天辰暗忖起来,看来是体内四条轮脉的变化了,当下一指狂暴魔猿,道:“我还想要那只狂暴魔猿。”

    赤老一愣,笑道:“它可不是狂暴魔猿,狂暴魔猿能有这么大的战力嘛!它是八臂神猿,拥有着纯粹的远古血脉,是我机缘巧合之下带回来的。不过现在可不能给你,因为它实力还不够,只能显化三条手臂,对你也没多大的帮助。现在给你,对你没有一点好处,反而会带来祸端。我这里有本武技,就当是给你的补偿吧。”

    赤老说完,从怀中取出一本破旧的黑皮书,给楚天辰后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丹室。

    看着赤老匆匆忙忙离开的背影,楚天辰莫名生出一种又被骗了的感觉,不由的摇头苦笑。

    “师弟,我们也出去吧,外面可是下雪了哦。”蝶月笑呵呵道。

    又一次和蝶月漫步在学院中,看着那漫天飞舞的雪花,楚天辰唏嘘不已。

    从四方城到星海学院,差不多已经过去七个月了,来的时候骄阳似火,现在却是雪花纷飞。

    七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而就在这段时间里,有多少人死亡,又有多少人在飞快地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