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2章 一曲琴音

    更新时间:2015-08-22 23:39:13本章字数:3064字

    众人呆呆地看着上方的白衣少女,为她的绝世容颜所惊叹,又为她的恐怖实力所叹服。

    这一切落在楚天辰的眼中却又是另一番情景,他看到的不是倾世之容,他只看到一道单薄而柔弱的身影以及她微微颤抖的手。

    她受伤了么?

    楚天辰很想冲上去问问灵舞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装作不认识他?有太多的话想说,但又不知从何说起,千言万语,最终只化作一丝苦笑。空中的灵舞扫了他一眼,乘着火凤,消失在天际。

    广场的人群已经陆陆续续的开始离开,冷牙也被星耀门的人带走了,只是片刻,诺大的广场上已经空无一人,雪越下越大,渐渐掩盖了战台上的血迹,只剩下寒风在呼啸。

    “小师弟,是不是动情啦?”蝶月笑嘻嘻道。

    楚天辰苦笑连连,摇头不语。

    “你若是喜欢上她,可有你受的。你知道她的来历么?你知道她师父是谁么?你又知道她来星海学院是为了什么吗?”

    蝶月一口气连问了几个问题,楚天辰无奈地摇头,他们只不过见过几次面而已,萍水相逢,却受了灵舞几次救命之恩,对她的身世来历又怎么会知道呢?

    “师姐,你知道她的来历?给我说说呗。”楚天辰露出一丝憨厚的微笑。

    蝶月白了他一眼,道:“她的来历整个学院都没几个人知道,我自然也不知道。不过她的师父是学院的绝情长老,人称绝情仙姑,人如其名,绝情至极,好像是为情伤过,所以生平最痛恨男人。十年前,绝情长老从外面带回一女童,也就是灵舞,灵舞从小就天资过人,在绝情长老的悉心栽培下,不仅修为突飞猛进,就连性格都跟绝情长老相似,变得冰冷而无情。”

    “原来如此……”楚天辰轻喃一声,微微皱眉道:“既然她从小就身在学院,那为何还要参加考核呢?

    蝶月耸了耸肩,笑道:“我也不知道,或许这只是她的一场历练吧。你的的相遇,只是一场意外。”

    楚天辰莞尔一笑,就算是意外,那也是一场美丽的意外。

    ……

    深夜。

    星海学院,绝情宫。

    绝情宫是绝情仙姑的住处,坐落于星海学院的后山,由于绝情仙姑冰冷性格,此地是学员的禁地。

    天色阴暗,没有月亮,更没有星光,只有一场风雪点缀着这片大地,皑皑白雪为这深夜带来了一丝的光明。灵舞一身白衣,独自伫立在绝情宫的观星台上。

    星海峰本就直插云霄,而每当深夜繁星布满天际的时候,站在观星台上的人,几乎就像是身在星空中,漫天的星河倾泻而下,无数的繁星闪烁,缤纷多彩,犹如仙境。

    不过今天晚上没有星光,显然并非欣赏美景的时候,只是灵舞不知怎么,独自一人站在这高耸的观星台上。

    白衣胜雪,出尘不染,在这呼啸的寒风中,被吹得猎猎作响。鬓边,有几丝秀发,被寒风吹的乱了,拂过她白皙的脸庞,只是她却好似根本没有注意,默默地站在观星台上,怔怔地望着前山的学院出神。

    雪花飞舞,寒风呜咽。莫名的寒,透入了身体的每一份肌肤,头脑中却忽然炽热,一句话简单的话语在脑海中深深地回荡:

    只要不放弃,只要你相信,就会有奇迹出现!

    漫天的雪花在空中飞舞,眼前好似出现了一道坚毅的身影,灵舞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抹去脑海中的身影,迈动脚步,走到观星台的中央的石台旁,取出了一把古琴,放于石台上。

    “叮!”

    一声轻响,在大雪纷飞的夜空中响起,远远回荡开去。

    紧随而来的一缕缕琴音响起,古琴之上散发出灿烂的光芒,在黑夜中绽放。

    雪花从九天落下,化作无尽的冷意。芊芊玉手在古琴之上婉转腾挪,在雪夜里畅快奔流。琴音时而激昂,时而哀伤,时而悠长婉转,时而简短迅捷,时而化作银色流光,眷恋那绝世容颜;时而又散做漫天光子,令人叹惋。

    一曲散尽,哀伤而凄美,动人心弦,却又不诉离殇。

    琴音落幕,恍若一帘幽梦,深邃,悠远而哀伤,留下了无尽的怅然与叹息。

    “唉。”

    一声叹息传来,却是绝情仙姑来到观星台,看着那小小的白衣身影,脸上闪过一丝痛心之色,这世间,或许只有眼前的少女能让她有这样的表情吧!

    “师父,我不明白。”灵舞开口道,目光看向了绝情仙姑,也就是她的师父,从小到大一直陪伴着她那个人,可以说是亦师亦母。

    “灵儿。”绝情仙姑轻轻地叫了一句,脸上带着一丝的忧伤,道:“你不明白,这也不能怪你,但是你拥有什么样的出身,便要肩负什么样的责任啊!”

    “为什么会是我?”灵舞轻声道。

    绝情仙姑一声长叹,眼中尽是沧桑神色,仿佛从这个弟子身上,想起了过往往事,连她自己的神情中也有了几分伤心。她缓缓地转过身,走到观星台的边缘,目光凝望着远方。

    “你是被选中的人,但是命运是可以改变的。”绝情仙姑淡淡地说了一句,便下了观星台,独自留下灵舞一人。

    “命运是可以改变的么?”

    雪夜里,白衣少女轻喃了一句,寒风依旧,陪伴她的只有纷飞的雪花。

    清晨。

    下了一夜的雪停了,大地一片银装素裹,楚天辰推开房门,没有打扰隔壁房间的师姐,独自一人向着武技阁走去。

    一月之后,便是年底大会了,这是整个学院人尽皆知的事。

    楚天辰没有急着找古枫等人报仇,而是准备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使自己的实力在提升一个档次。

    自从来到星海学院,便被赤老在鼎中困了将近三个月,而他作为之前新生第一的奖励还没有领取,那可是一本地阶武技啊!

    来到武技阁,阁内只有寥寥数人,武技阁殿门前有着一位老者,随意地坐在那,目光懒散。

    “前辈。”楚天辰对着老者微微行了一礼,虽然对方仅仅是一个守阁老人,非常不起眼,但武技阁是何等重要的地方,只有他一人守护,可见对方绝非看起来的那般简单,至少修为高深,是毋容置疑的。

    老人懒散的目光微微一凝,诧异地看了楚天辰一眼,随即点了点头;“想要挑选什么品阶的功法武技,贡献值够么?”

    “晚辈是一名新生,第一次来武技阁,前辈可不可以讲解一下规则。”楚天辰恭敬道。

    老者面露微笑,耐心地解释道:“每一本功法武技上都有写多少贡献值能兑换,黄阶和玄阶的不会过万,地阶至少五万以上。”

    楚天辰一愣,苦笑连连,地阶以上的竟然至少要五万,要知道他在考核中一共也就获得五万贡献值,本来打算弄两本地阶武技回去修炼的,用贡献值换一本,再加上奖励的一本,刚好两本。

    眼下却是行不通了,因为他还要去聚灵九重塔修炼,也是需要贡献值的。权衡再三,还是决定先领取一本修炼吧。

    “前辈,在下应该可以领取一本吧!”楚天辰取出自己的玉牌递给那老者。玉牌是学员身份的象征,会记载学员的一些荣誉,新生第一应该也算荣誉吧!

    果然,老者看到那玉牌,顿时眼前一亮,微微眯起双眼,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楚天辰一头妖异的红发,笑道:“你是赤老鬼的弟子。”

    楚天辰一愣,不明白老者为什么这样问?他不会跟自己那古怪师父有仇吧,要是不让自己挑选武技,那就郁闷了。但自己是赤老的徒弟也是事实,而这老者在学院的地位肯定也不低,一打听肯定就知道了,当下只得硬着头皮道:“是。”

    “哎呦,这么好的苗子,又被那老鬼捷足先登了。”老者脸上闪过一丝痛惜之色,随即道:“你先去三楼挑选一本吧,挑完后给你一次去四楼的机会,至于能不能得到绝顶功法武技,就看你的造化啦!在四楼心无杂念,屏气凝神即可。”

    “什么?”楚天辰惊疑不定,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老者在确认他是赤老的徒弟后,不仅让还让他挑选功法武技,而且还给他一次去四楼挑选的机会。

    “去吧。”老者伸手拍了他的头一下,脸上是慈爱之色。

    “多谢前辈。”楚天辰心中狂喜,生怕那老者反悔,一溜烟跑到三楼。

    武技阁三楼的功法和武技都是地阶的,数量还算可以,在这里可以挑选适合自己修炼的功法和武技,这就是学院的底蕴,不是他楚家能比的。

    功法上楚天辰已经有先天霸体诀了,是天阶炼体功法,还需要一本练气功法,但是这个不用太急。因此,他主要在放置武技的书架上寻找。

    “裂山掌,修炼有成后,掌法能有裂山之威,适合土系武魂拥有者修炼。”

    “一刀斩,地阶上品武技,适合道刀武魂拥有这修炼。”

    楚天辰一本一本地翻看着手中的武技,然后又放下,他的武魂是火和虎,最好是修炼火系武技和兽系武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