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2章 距离

    更新时间:2015-09-04 23:44:01本章字数:3017字

    惊天一剑!

    古枫在生死关头的全力一剑,这是他的底牌,以他的剑武魂为媒介,集聚全身的灵力于剑上,发动的惊天一剑。而现在他不求这一剑能灭杀楚天辰,只求能阻挡一下楚天辰的脚步,只需要一点的时间,他就能冲下战台了。

    吼!

    一声怒吼从楚天辰的口中传出,声震四野,惊天动地,音浪直入每一个人的灵魂,一些修为弱的只觉得灵魂仿佛都在颤栗。而后,众人只见滚滚音波化作一头愤怒的麒麟,仰天嘶吼,带着炙热的火焰向着古枫凝聚的大剑碾压而去。

    巨大的古剑与愤怒嘶吼的麒麟瞬间碰撞在一起,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一时间,黑夜如同白昼,耀眼的光芒刺得众人睁不开眼睛。古剑破碎,麒麟消散,漫天的火雨从天而降。

    “啊!”

    古枫大叫一声,背后一阵劲风袭来,一股生死危机弥漫在心头,他不敢回头,只得拼命地向战台下冲去。

    一步,只差一步了,古枫面露喜色,他的一只脚已经跨出了战台,一半的身子已在空中。

    厉血煞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古枫的另一只脚迈出战台,他会在瞬息间冲过去。

    “噗嗤…”

    一道细微的声音传出,古枫瞬间瞪大了眼睛,原本疾驰的身子也在片刻间失去了力量,双手无力地垂下,一柄银白的长枪从他的胸膛贯穿而过,锋锐的枪刃正散发着寒芒。

    “……”古枫喉咙涌动,却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发出一阵低沉而沙哑的声音,面部扭曲,带着深深的不甘心,猛然间低下了头颅。

    台下的厉血煞眼角狠狠地抽搐了几下,面部闪过一丝心痛之色,他来自于巨剑门,现在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宗门天赋最好的古枫死亡。

    烈火门那里,火弋心中一阵后怕,刚才若不是火震拉住他,恐怕他的下场和古枫以及冷牙二人一样。当他再次看向楚天辰时,目光变得复杂起来,就在几个月前,他还不把楚天辰放在眼里,而现在,却只能仰望楚天辰的背影了。

    这一切的变化太快,实在让他难以接受。一旁的火震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随即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道:“来日方长,你的天赋是炼丹。”

    火弋身子一震,猛然惊醒,对啊,自己的天赋是炼丹,若是能成为高品炼丹师,自然会有强者追随,到时候再杀去楚天辰,易如反掌。

    想到此处,火弋眼中又充满了斗志,转头对着火震道:“多谢堂兄提醒,小弟受教了。”

    火震看着他的变化,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再次把目光看向了战台上的少年。

    此刻,楚天辰匆匆扫了一眼台下的人群,感受着那一道道目光,有冰冷,有愤怒,有羡慕,有嫉妒,有欢喜,有悲伤……

    只是他早就看透了这一切,只有实力才是硬道理。在杀了古风和冷牙二人之后,他却丝毫没有下战台的意思,单手举枪,挑着古枫的尸体,一步一步地回到了生死台的中心。

    看着这一幕,血煞盟的众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厉血煞阴沉脸,用威胁的口气冷冷道:“放下古枫的尸体!”

    楚天辰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不是什么都可以威胁自己的,微微动了一下追魂枪,却丝毫没有放下的意思。

    “你找死!”厉血煞怒声道,脚步向前一步迈出,身上的气势徒然间暴涨,凌冽的杀机顿时迸发而出。

    他刚欲有所动作,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将他锁定,转头看去,只见楚天星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清澈的眸子正盯着他,面上虽带着笑意,但浑身上下正散发着彻骨的寒意,将他死死锁定。

    厉血煞心中大怒,却是不敢有所动作,若是他敢在向前走一步,楚天星势必也会出来阻拦,楚天星恐怖的实力他也是知道了,打的话肯定是完败;若是退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堂堂血煞盟盟主竟然在一个新生面前后退,岂不是丢了面子。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时间,只得站在原地。

    就在这时,生死台上的楚天辰突然用力一甩追魂,古枫的尸体被他甩了出去,甩向了台下的厉血煞。

    “不要惹我,否则,古枫就是最好的下场。”冰冷的声音从战台上响起。

    原本正在骑虎难下的厉血煞,见古枫的尸体从战台上飘来,几乎是下意识的接住古枫的尸体。

    抬头,当他再次看向场中的少年时,眼光已变得深邃起来。今日有楚天星在,他无法动楚天辰,但是楚天星总不可能保护他一辈子吧!

    眼下楚天辰已把古枫的尸体给他了,也算给了他台阶下,那他自然也不会不识相。当下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带着古枫的尸体悄然退了回去。

    楚天辰直接无视了他诡异的笑容,身影闪动,凌空而起,衣袂飘飘,再次回到了新星台上。

    “还有谁?”

    一道声音在这片天地间回荡,楚天辰站在新星台的中央大声地呼喊着,声音朗朗,余音绵绵,落入每一人的耳中。

    过了片刻,却是无人上台。

    楚天辰嘴角上扬,再次朗声道:“还有谁?”

    又过了一会儿,依旧是无人上台。

    “咳咳……”曾老咳嗽一声,顿了顿道:“小子,恭喜你,荣获新星第……”

    “且慢!”

    一道声音突兀地从看台上响起,直接打断了曾老的话。众人转眼望去,只见绝情仙姑缓缓地站了起来。

    “灵舞,这个少年好生狂妄啊!”绝情仙姑对着她身后的灵舞淡淡道,灵舞依旧是清冷模样,却不知她说这话什么意思,只得沉默不语。一双美眸盯着她的师父,等待着她的下文。

    绝情仙姑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继续道:“须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去生死台上与那个少年一决高下,让他知道,狂妄的代价!”

    她的话音不大,却也没有低声遮掩,离她们最近的赤老、龙华、蝶月三人听得一清二楚,三人均是面色一变。

    “是。”灵舞淡淡道,声音听不出一丝的感情。

    白衣胜雪,随风飘动,她,缓缓地从战台上走了下去。

    谁又知道,她也曾贝齿轻咬下唇,身子微微颤抖呢?

    众人不知道她们在看台上谈话,刚才皆是不解,而后就看到一向出尘宛如仙子的灵舞从看台上走了下来。

    顿时一片纷杂之音,议论纷纷,无数道目光盯着那白衣少女,这些目光有嫉妒,有羡慕,但更多的是火热激动。

    而灵舞仿佛早就习惯了这一切,无视了众人的目光,白衣在风中飘,身子缓缓地落到了生死台。

    “哐当!”

    一声清脆的响声,雷剑出鞘,其上雷芒闪烁,电光流动,阵阵的龙吟声从剑上传出。

    “雷龙剑。”赤老面色大变,忍不住失声惊呼道。

    看到赤老的表情,蝶月急忙开口问道:“小师弟会不会有危险?”

    “错不了,绝对是雷龙剑。据说此剑是由九天雷龙所化,威力大的难以想象。”赤老的目光又在灵舞手中的剑上停留了片刻,顿了顿道:“不过,以她的修为怎么能驾驭得了雷龙剑剑呢?若我所料不错的话,那剑应该是被下了九道封印,封住了其内的九条雷龙。”

    一道冷哼声从旁边传来,绝情仙姑开口道:“赤老鬼果然见多识广。”

    赤老看了她一眼,沉声道:“那小丫头能解开几道封印了?”

    “两道而已,足以杀死你的小徒弟了。”绝情仙姑淡淡道。

    赤老脸上闪过一丝怒色,当下一甩手,道:“那可未必。”

    听完两人的对话,蝶月一直挂在脸上的笑意此刻全无,罕见地皱起了眉头,一脸担忧的望着楚天辰。

    生死台本就比其他两座战台高一些,灵舞静静地伫立在生死台上,冷艳无双,宛如高高在上的仙子,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雷剑缓缓抬起,指向了新星台上的楚天辰。

    众人哗然,人群顿时犹如炸开了锅一般,有不少人知道灵舞和楚天辰二人的关系匪浅,在考核中,两人互帮互助,应该关系不错啊!

    现在灵舞竟然会站在生死台上,用剑指着楚天辰,当真是让人想不通。

    楚天辰看着那高高在上的白衣身影,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之色。幽幽的月光下,衣衫飘飘,那身影显得是那么的单薄。

    为什么?她,有什么难言之隐么?

    世人只看到你的冷若冰霜,又有几人知道你的笑原来是那么的惊艳呢?

    世人只看到你拔剑决绝,又有几人知道你握剑的手在轻轻颤抖呢?

    既然你于心不忍,为何又要拔剑相向呢?

    我不懂,更不明白。

    假若我们的相遇是一场梦,那我宁愿长眠不醒,我只愿你伴我左右。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相望着,生死台与新星台中间只有几米的距离,而这几米的距离,却宛若一片汪洋,将两人分割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