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4章 落幕

    更新时间:2015-09-07 22:42:33本章字数:3028字

    风声呼啸,雷霆轰鸣,火光璀璨,万道光芒迸发而出,照亮了整个天际。

    半空之中,倾城少女凌空而立,在雷与火的争斗下,滚滚的热浪席卷而来,把她美丽的脸庞映的通红,恍惚中几乎以为自己像是风中凋零的花朵。

    战台之上,那个少年仰天长啸,双目猩红,仿佛有鲜血从眼中流出,无尽的雷霆如同九幽恶魔一般,张开了恐怖的大嘴,要吞噬世间的一切,欲将他从人世间泯灭。

    “轰!”

    天际一道惊雷炸响,几乎就是从星海学院的上空当头炸响,每个人都隐隐感觉到脚下土地轻轻地颤抖了一下。

    惊雷过后,紧接着是漫天的火雨从天而下,带着恐怖的温度,欲焚尽一切。

    一时间人人变色,惊叹不已,二人如此年轻,竟有如此恐怖的战力,若是不死,前途将不可限量。

    狂风呜咽,风卷残云,无尽雷芒,漫天火光。楚天辰与灵舞二人就隔着这片雷火遥遥相望,耀眼的光芒模糊的他们的双眼,只能看到彼此的身影。

    不知过了多久,光芒散尽,雷霆消失,火焰熄灭。两人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一个立于战台,一个立于虚空。

    然而,依旧没有分出胜负!

    黑暗中,是谁在低声喘息?是谁的双手在隐隐颤抖?

    多年以后,又有几人记得这里曾发生过这样激烈的战斗?

    只是如今,这场战斗是否还有意义,是否还将继续下去?

    在无数道目光下,两人用行动证明,这一切还没有完,既然是争斗,何来平手之说,终究还是要分出了胜负吧!

    伴随着一声娇喝,灵舞在虚空中漫步,一连踏出几步,长剑豁然刺天,刹那间天地变色,一道剑芒冲天而起,九天之上一道惊雷炸响,紧接着一道雷神虚影立于苍穹之上,面露狰狞之色,手中拿着一把神罚之剑,遽然间睁开巨大的眼眸,带着浓浓的藐视之意俯视众生,而雷神虚影此刻的动作于虚空中的灵舞的动作如出一辙。

    此时的灵舞立于虚空,手中的剑连接着九天之上的雷芒,整个人周身也是雷芒闪烁,吞吐不息,将她单薄弱小的身影淹没在其中。

    楚天辰看着那不可一世的雷神,恍如天威,不由的心中冷笑,微微摇了摇头,缓缓地闭上眼眸。

    一世修行,所为何来?与天争,与地斗,与命运抗争,又如何会怕这小小的天威?

    合上眼眸后,楚天辰渐渐进入了一种忘我状态,若我心中有火,那我就处在火的海洋,火的世界。

    心火生,顿时他的身上出现了一股磅礴的火意,浑身上下更是散发着浓重的煞气,狂暴的煞气与火焰融合在一起,冲天而起,欲与苍穹之上的雷神争锋。

    “雷神降世——裁决!”

    灵舞手中的雷龙剑自上而下豁然间向着战台刺出,苍穹之上的雷神虚影也是一样,手中巨大的神罚之剑蓦然间自上而下挥下,带着滚滚的雷霆,无情地刺向战台上的楚天辰。

    恍惚中,战台之上的少年依旧在闭着眼眸,但他的身影却是那般的坚毅。

    他在猛然间睁开双眼,眸子里是淡淡的漠然与凌厉,他,抬头,昂天,怒吼!

    一声怒吼从他的口中发出,那根本不是人类的嘶吼,更像是远古凶兽咆哮一般。

    一时间万籁俱寂,虫儿不敢鸣,鸟儿不敢叫,风儿不敢呼啸。空间中一头麒麟虚影幻化而出。充斥着暴戾,狂躁。

    麒麟怒吼!

    暴虐的麒麟向着苍穹之上的雷神虚影冲去,一路之上,周围的火焰尽数融入它庞大的身躯中,使得它每前进一分,威势便更胜一分。

    众人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心中震惊无比,如果说两人前一次的碰撞可以用恐怖来形容的话,那么这一次,根本无法用言语形容,在这样的威势下,所有的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

    “住手!”

    “快停下!”

    两道焦急的声音从看台响起,却是一向冷漠无情的绝情仙姑和玩世不恭的赤老再也坐不住了,两人各自化作一道光芒冲向了战台。

    两人俱是活了多年的老怪,旁人看不出来,但却瞒不过他们二人的眼力。楚天辰和灵舞都已消耗极大,此刻又强行催发出这样的强大的招式,搞不好就是玉石俱焚,双双灭亡。

    绝情仙姑原本对灵舞有极大的信心,但看到楚天辰的麒麟怒吼之后,心中彻底没谱了。愤怒的麒麟一路之上火焰尽数被它吸收,而且火焰之中隐隐有一丝意境的味道,若是与雷神虚影碰撞,那得爆发出多的威力啊!

    赤老与绝情仙姑两人速度极快,眨眼间便赶到战台边缘,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狰狞的雷神与愤怒的麒麟骤然间碰撞在一起,在其中央爆发出璀璨的白光,一时间刺的众人睁不开眼,全都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更是照亮的整个夜空,久久不能平息。

    恍惚间,人们隐隐看到楚天辰的身子拔地而起,跃上虚空,追随着麒麟虚影的脚步,冲向了空中的白色身影。

    璀璨的光芒将两人的身影淹没,使得众人无法看清发生了什么。在那麒麟的身后,那个少年骤然间冲出。

    灵舞立在风中,衣袂飘飘,黑发拂动,怔怔望着那疾驰而来的火光,举剑的手缓缓地垂下。

    就这样吧!一切都到此为止吧!这样也好,死了就解脱了,一了百了,再也不用背负什么了。

    心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诉说:楚笨蛋,原谅我,如若改变不了命运,我情愿死在你的手上。

    那一刻,仿佛永恒!

    楚天辰望见了她的眼神!

    那是怎样的眼神,哀伤中带着凄婉,她在风中伫立,脸色微微苍白,却又如此的安详,如此坦然的面对死亡。

    “啊!”

    楚天辰仰天嘶吼,在火海雷光中,他心思虽澄明,人却疯狂。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一次又一次的放弃,一次又一次的坦然面对死亡。

    他在火光中狞笑,麒麟虚影内的火焰被他尽数吸回体内,麒麟虚影破散,他独自一人迎上雷神劈下的光柱。

    天际巨大的电芒闪动,没了麒麟虚影的抵挡,在这一刻从天而下,威力无比,准确至极地击中了楚天辰。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先前的火光消失,让人惊疑,楚天辰可能已死在了灵舞的剑下。

    灵舞怔怔地望着眼前的雷光,面上血色全无,身子更是颤抖不已。

    可是,是哪里突然传来的笑声?声音中带着一丝狂傲,些许的不羁和几分的狰狞。

    无尽的雷芒中突然再现火光,那个少年如浴血狂魔,奋然而出向她冲来。那一双血红而疯狂的眼睛,就在她的眼前。

    狂风中,是谁的心,砰然跳动……

    许久之后,雷芒散尽。

    人们怔怔地望着天空,楚天辰的身子从半空跌落下来,宛如一个遍体鳞伤的野兽,单膝跪地,在黑暗中低声喘息。

    灵舞也降落到战台上,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之色,怔怔不语。

    是谁?在生死绝境中,依旧张大了嘴巴,声音嘶哑而低沉,质问着为什么。

    又是谁?在坠落中,依然做着口型,告诉她不要放弃。

    “我输了!”楚天辰开口道,缓缓地站起身,浑身剧痛,身子一阵摇曳,步伐踉跄,隐隐有些不稳。

    而后,他缓缓地走下了战台,蝶月早已来到战台边上,急忙上去扶住了他,却发现他全身都在颤抖。

    看着蝶月关切的目光,楚天辰嘴角挤出微笑,然后迈动沉重的脚步,头也不回,在蝶月的搀扶下,一步一个血印的向着远方走去。

    他人已渐渐远去,但他走之前那一句我输了,却清晰地传入每一人的耳中。

    众人纷纷感慨,这般强大的人,没想到也会输,也会失败。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强大,不代表不会失败,只有不断胜利才能彰显自己的强大。

    看着那愈来愈远的背影,灵舞心中一阵苦涩。

    对不起,笨蛋!原谅我还不能告诉你为什么,因为我所背负的,是你远远想象不到的。我的使命,我的命运,注定了我们不能成为朋友!

    我们现在都还太弱了,若是告诉你真相,只会害了你。

    能够遇见你,已是人生一大幸事,我不敢奢求太多。倘若有一天,我能摆脱命运,愿伴你左右,随君而去。

    ……

    激烈的战斗过后,剩下的战斗虽说也有不俗的表现,但远没有二人的战斗激烈。不过,每个人都有不错的收获,至少验证了自己一年的修行成果。

    大会终将谢幕,除了成名已久的楚天星的战斗,楚天辰和灵舞二人的激烈对决也成了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

    尽管距离大会已经过去一月有余,谈起当日的一战,依旧让人回味无限,忍不住叹息。楚天辰和灵舞一时间成了学院的名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自从与灵舞一战之后,楚天辰一直没有露面,让人一直无法揣测他的伤势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