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章 楚天辰

    更新时间:2015-07-31 12:01:33本章字数:3136字

    天元大陆,实力为尊,每个人都梦寐以求站在大陆巅峰,一生追求着那至高武道。

    武道一途,却是十分艰难险阻,细数大陆历代每一个掌控天下的强者无一不是历经万难,不辞万险,承受着非人的痛苦去修炼,才得以正道。

    武道也是决定命运的重要法则,强者,俯瞰星河,弱者,受人欺凌。人们不会觉得你弱小就会产生同情心,相反,会让你知道弱者,就不该生存在这个大陆。

    武魂,也是每个武者一生追求的东西,也可以说,武魂便是武者的灵魂,一个只有武力却没有灵魂的人,注定一生只能是个平庸者。

    四方城,隶属于大金国,在大金国边境之地,东邻燕国,南邻秦国,北邻紫山国,是大金国一重要关口。

    四方城城主,楚云飞,封号边疆大将军,常年驻守边疆,守护四方城,大金国十大功臣之一,深受人们敬仰。

    然而此刻站在四方城城楼上那个昔日威武大将军,却显得有些憔悴,在他身旁,一个年纪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年同样凝视着远方,少年的眼神尽显深邃,无奈,落寞。让人不由得感叹小小年纪不知经历过什么才能形成这般眼神。

    少年名叫楚天辰,今年十三岁,是楚云飞的小儿子。

    说起楚天辰,曾经那可是四方城,大金国,乃至整个南北邻国都家喻户晓的绝世天才,六岁开始淬体,九岁淬体九重,十岁成功凝聚气旋,成为一名合格的武者,同时掌控人生中第一武魂,猛虎武魂。

    一时间享负盛名,更是被列入大金国十大天才之一,重点培养对象。

    可是就在三年前,突生变故,让这个天才少年一夜之间从一个受人敬仰的天才变成了遭人嘲讽了三年的废物。

    事情追溯到三年前的一个下午,十岁的楚天辰站在大雁山之巅,刚刚突破武者境的他对着天际怒吼,就是这一声狂妄的发泄,引来天雷,五雷轰顶,若非身旁武卫及时出手相救,必然当场毙命。

    命是保住了,而楚天辰被这一道天雷将其武魂震碎,气旋破散,更为严重的是体内筋脉俱断,杂乱不堪,至此沦为废物。

    三年来,楚云飞四处拜访各大名医,炼丹师,不过并没有收到任何效果。

    楚天辰转身望着昔日神采飞扬,意气风发的大将军,如今却显得消瘦了许多,两鬓也已斑白,心中莫名地被什么击打了一下,沉痛无比,因为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父亲,三年了,您别再为我费心了,我很好。”楚天辰笑道。

    那一笑,却让那曾经发誓一生只流血不流泪的大将军眼角湿润,从少年的眼神中,他能读出那无尽的落寞和对武道的向往,可惜……

    楚云飞转过头,不想让儿子看到他眼角的泪水,声音柔和地说道:“辰儿,你先退下吧,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

    楚天辰对着父亲的背影鞠了一躬,便离开了。

    其实楚天辰已经对此不报任何希望了,就算他筋脉再次修复,还能拥有曾经那绝世天赋吗?而且他已经过了修炼的最佳年龄段,假使筋脉修复他只能修炼到武师,对他来说,和现在没有什么区别,一样是个废物。

    这就是楚天辰,他的眼中只有巅峰和废物,要么俯瞰天下,要么,一生平庸!

    再过一个月就是楚云飞的五十大寿了,楚天辰思考着要送给父亲一份礼物,毕竟三年来,楚云飞并没有因为他成为废物而对他视而不见,反而对他更加关心,更加爱护,这是楚天辰活下去的动力。

    不知不觉间,楚天辰再次站在了大雁山脚下,大雁山,气势磅礴,屹立在四国之间,海拔足足几千米,让人望而生畏,然而当年,就是在这座山顶,让一世天才沦为废物。

    楚天辰收起心中一丝伤感,再次攀登了上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是攀登到了半山腰,但此时的他却已经是大汗淋漓,全身酸痛,毕竟他已经不能和当年相比,如今的他可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筋脉俱断的少年,可想,这一段路程对他来说是多么艰辛。

    楚天辰稍稍休息了一下,便起身再次向上攀登而去,终于,在天黑前,少年登上了山顶。

    登上大雁山,让人顿感豁然开朗,周围一片空旷,向远处眺望而去,有种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然而楚天辰看向远处,却神情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来,随即,少年向那个方向奔跑而去。

    约莫半个时辰后,楚天辰气喘吁吁地站在一山洞洞口,听着里面传来阵阵笑声,不禁神色一紧,走了进去。

    这个山洞不是很大,是一年前楚天辰无意间发现的,然而让他紧张的是里面有着一株赤炎果树,此乃四级灵果,据书上记载,百年开一次花,百年结一次果,对武王境界的修士都是有着极大的帮助。

    这便是楚天辰为他父亲准备的五十岁大寿的寿礼,而此刻,却被人发现了。

    赤炎果共有五枚,楚天辰一年前发现它的时候还尚未成熟,所以,并未采摘,虽说未成熟的赤炎果也蕴含着极大的能量,但是比起一颗成熟的赤炎果,起含金量也会大打折扣。

    山洞内三名少年,一名少女,年纪和他差不了多少,手捧着刚刚摘下的赤炎果,心中之激动无需多说,可见他们也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楚天辰看着这一幕,心中不由得怒气升腾,在他心中,这几枚果子早已是他的东西,如今心爱的东西,父亲的寿礼被人采摘而去,楚天辰自然是不悦了。

    “咦?有人来了。”突然,一个少年惊呼。

    引来其他同伴围观,纷纷看向了楚天辰。

    “我认得他,他是楚天辰,楚云飞的那个废物儿子。”

    “好像还真是,长的还挺俊的。”唯一的一个少女说道。

    “长的俊也不过一个废物罢了,又如何?”另一人讥讽道。

    对于这般讥讽,蔑视,三年来,楚天辰几乎每天都会听到,起初被人说成废物的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毕竟一个只有十岁的少年,冉冉新星,被人称作绝世天才的人突然叫成废物,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种打击就巨大了许多。

    然而时过三年,这种声音对楚天辰来说犹如家常便饭,早已习惯。

    “几位,这赤炎果是我一年前便发现,但那时尚未成熟,所以并未采摘。”楚天辰说道。

    这时几人若有所思地看着楚天辰,也终是明白洞口为何用枯木在封堵着,原来是早已有人发现这好东西了。

    可是那又如何?这个世界向来都是靠实力说话,或许三年前的那个少年站在他们面前的话,即便采摘到手的果子怕是也要双手献上,但时过境迁,对方早已不是那个举世天才。

    “听楚公子的话是想要分一杯美羹了。”最大的一少年冷笑着说道。

    对方冷傲的态度说实话让楚天辰极其不爽,分一杯美羹?那本来就是楚天辰一年前发现,并且精心呵护的好吧。

    “几位,这是我为父亲准备的五十大寿的寿礼,还请将赤炎果还给我,天辰必当感谢各位的高抬贵手。”

    “傻逼!”

    “废物就是废物。”

    赤炎果是何等灵物,这种东西如果上交家族,那绝对可以算是大功一件,他们岂会轻易交出。

    “大哥,天快黑了,我们还是尽快回去吧,以免多生事端。”那女孩子说道。显然,并没有将楚天辰放在眼中。

    为首的男子点了点头,“楚大少爷,念在你的一片孝心,如果你能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叫三声爷爷,我就给你一颗怎样?”

    楚天辰眼神闪烁,他看不出几人的修为,但不管怎样,肯定比他这个废人强。

    “楚少爷好像很是不服气啊,算了,你这个孙子爷爷还不想要呢,这样吧,我们就派出一个实力最弱的跟你打一场,赢,这些你带走,输,那么就跪下磕头如何?”

    说着,为首少年挥了挥手,一少年走了出来,用一种高傲的姿态看着楚天辰,“大哥,我让他一只手吧,以免被人说成我欺负废物。”

    士可杀,不可辱!

    即便楚天辰内心再怎么强大,此刻也是猩红着眼睛,怒视着对方,双眼似要喷发出火焰。

    杀!

    楚天辰紧握双拳,率先出手,三年来,从未见到过少年如此愤怒。

    一拳落下,却被那人轻松躲过,紧接着又是几拳,却依旧是不能近那人之身,任何人都可以看出,对方这就是在玩他,完全把他当做猴子在耍。

    没几下,楚天辰已经是气喘吁吁了,筋脉俱断的他攀登了那么高的山峰,能挥出这几拳已经是完全在靠一股执念了。

    “李琨,不要玩了。”

    听到大哥的指令,李琨眼神中闪过一抹不屑,抬脚将头晕目眩的楚天辰给踢飞十几米,直到身体撞到岩壁上,才止住,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更是一口鲜血喷出,狼狈不堪。

    现在的他,就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为首的少年来到楚天辰的身边,用脚踩在楚天辰的胸膛,右手拍打着楚天辰的脸,正要羞辱,突然,楚天辰额头翘起,使出全身最后的力气,咬住了那人的指头,顿时,一股惨叫声在山洞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