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0章 颠倒是非

    更新时间:2015-08-09 23:38:19本章字数:3045字

    何无言脸色阴沉,知道这事瞒下去了,开口道:“当日我们发现了紫炎果,与紫金狮王大战了一番,最终把紫金狮王杀了,也取得了紫炎果。不料,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出来抢我们的紫炎果。”

    “就是他。”何无言伸手一指楚天辰,道:“我们之前与紫金狮王大战消耗极大,不是他们的对手,就把紫炎果给他们了,但是他们还不满足,想要杀我们灭口,我们只能分散逃走,如今火奎兄弟一直没出现,应该被楚天辰给杀了。”

    何无言一口气说完,心中暗暗佩服自己,既然瞒不下去了,那就索性把一切都推到楚天辰身上,与自己撇的一干二净。楚天辰,我看这次谁能救你?

    “何无言,你他娘的找死。”百晓通指着何无言大骂一声,道:“紫炎果是我们先发现的,是你们居心不良,想要抢夺,火奎的死是他咎由自取。”

    “弋少,我说的没错,他们是想杀我灭口。”何无言阴着脸,对着火弋说了一句。

    百晓通还想说话,楚天辰伸手制止了他,两个月没见,何无言的实力没增长多少,想不到颠倒黑白,搬弄是非的本事倒是长了不少,跟这种小人说再多也是没用,白白浪费口舌罢了。

    楚天辰冷笑了一声,森冷的目光盯着何无言,俨然是在看一个死人。

    果然,听了何无言的话,火逸飞的目光顿时死死盯着楚天辰,恨不得直接把楚天辰撕成碎片,而火弋则是双眼喷火,已经愤怒到了极点,整个人都变得暴躁起来。

    “好一个咎由自取,那我杀了你们,也是你们咎由自取。”火逸飞愤怒道,身子一动,刚欲扑向楚天辰,突然一道身影拦在他的身前,正是赤老。

    赤老看着愤怒的火逸飞,身上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息,瞬间锁定了他,同时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道:“你不能动他,现在还是在考核,外人不得插手,否则,别怪老夫不客气。”

    “好,好。”火逸飞一连说了两个好字,这赤老几次三番地阻止他,已经让他气愤到了极点,但是他也知道,要是真动起手来,恐怕不是眼前这个老怪物的对手。到底是活了几十年的人,没有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瞬间便冷静下来,思量着对策,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他的二儿子火弋身上。

    火逸飞冷笑一声,盯着赤老,厉声道:“赤老鬼,既然你说还在考核,若是那小子被其他学员杀了,你也不会插手吧。”

    “若是他技不如人,死了便死了。”赤老扫了一眼下方的楚天辰,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

    “好,弋儿,你还等什么,替你弟弟报仇吧。”火逸飞对着火弋道。

    火弋早就起了杀心,但是他父亲在这,他也不好自作主张,此刻听到他的父亲的话,身上的杀意在这一刻完全的释放了出来,对着身边的一人道:“你去杀了他。”

    他身边顿时走出一个少年,是他之前拉拢的武者境四重的强者,在他认为,武者境四重足以碾压楚天辰了。

    “小子,得罪了弋少,是你命不好。”那少年阴深道,一双眸子如毒蛇一般,冷冷地看着楚天辰,脚步一动,他的身子豁然间冲了出去。

    看着冲过来的少年,彪子一步踏出,拦在楚天辰的身前,因为他知道这少年是武者境四重的强者,厉害无比,他之前就与这少年交过手,吃了点暗亏。

    楚天辰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彪子,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自己来。看着楚天辰冲上的背影,彪子顿时瞪大了眼睛。

    开什么玩笑?

    那家伙可是武者境四重啊,而楚天辰只不过是武者境三重,还是昨天刚突破的,怎么可能会是那家伙的对手?

    “放心吧,我相信老大,好好看着吧。”百晓通笑道,他对楚天辰有着莫名的信任,因为楚天辰每次都能给他们带来惊喜。

    彪子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但是看着百晓通一脸的自信,他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把目光转向了楚天辰。

    楚天辰提着追魂枪,一步步走向了那冲过来的少年。

    那少年速度越来越快,片刻之间,便已经来到了楚天辰身前,身子一跃,临空一脚,直接向楚天辰的脑袋踏去。

    他,想要以绝对的实力碾压楚天辰。

    看着那飞来的一脚,仿佛有万斤之力,给人一种势大力沉的感觉。周围的人已经忍不住为楚天辰默哀了,仿佛看到他被一脚踹飞。

    然而,楚天辰只是冷笑了一声,一脸的淡漠与释然,冷漠地看着那飞来的少年,这个少年还真是狂妄啊!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狂妄的资本。

    “滚开!”楚天辰暴喝一声,右手提着追魂枪,左手握拳,一拳轰出,顿时狂暴的拳影化作猛虎嘶吼而出。

    轰!

    一声巨响,灵力波动如飓风一般,向着四周扫荡而去,只见那少年身子在空中一翻,降落在了地面上,而楚天辰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力量还不错,可惜啊……”那少年邪异的笑道,与楚天辰碰撞了一下,力量上落入了下风,但是力量不是他的长项,所以并不在意。身子一动,向着楚天辰再度扑杀而去。

    哼!楚天辰冷哼一声,挥动手中的追魂枪,向着眼前的身影,一枪枪刺出,每一枪都快到极致,他的身前竟然形成一道道枪影,看着那漫天的枪影,周围的人一阵唏嘘。

    “好快的枪法!”

    “那个少年是谁啊,竟然可以越级战斗。”

    “是啊,而且丝毫不落下风。”

    周围的议论声落入那少年的耳中,他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因为那些议论声对他来说,是一种耻辱!

    只是楚天辰的枪法虽然快,但那少年的身体好似毒蛇一般灵活,每一次都险险地避开了。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众人定睛一看,只见楚天辰的枪离那少年的喉咙只有一指的距离,却被那少年牢牢地抓住了枪身,寸进不得。

    “嘿嘿,还不够快啊!”那少年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出言嘲讽着楚天辰,道:“这样是杀不了我的。”

    “是吗?”楚天辰淡淡地说了一句,冷漠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死人,疯狂的灵力注入枪身之中。

    “噗。”

    一道血光闪过,追魂枪的枪头刺入了那少年的喉咙,枪头的后面有一点锁链裸露在外,正散发着寒芒。

    一抖枪身,枪头立刻与枪身契合在一起,那一点锁链也消失不见,楚天辰缓缓地从那少年的手中抽出追魂枪,漠然道:“是你的命不好,跟错了人。”

    楚天辰刚刚收回长枪,众人只见那少年瞪大了眼睛,喉间有鲜血喷出,他试图用双手向着自己喉咙捂去,然而这已经无法挽救他的生命。

    “嘭”的一声,那少年的身体轰然倒下,鲜血瞬间染红了大地。

    众人震惊地看着楚天辰,只见他依旧是云淡风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是你的命不好,跟错了人。”

    楚天辰的话在周围的人的耳边回荡,众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这个结果,是他们从来没想到的,刚才那一幕发生的太快,有些人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楚天辰的枪距离那少年的喉咙还有一指距离的时候,那少年就突然喉咙被刺破了,当场死亡。

    当这些人的目光再次看向楚天辰的时候,之前的那一缕贪婪早已消失不见了,反而带着一丝深深的忌惮。

    “这……怎么可能?”

    彪子的一双虎目瞪的老大,眼珠好像都快要掉下来了,眼前的一幕彻底冲击了他的眼球,那少年的实力他最清楚不过了,厉害无比。然而,只与楚天辰交战了片刻功夫,就被斩落。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在老大身上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大惊小怪。”百晓通开口道,顺便鄙视了一眼震惊的彪子。

    “废物。”火弋低骂了一声,刚才的那一幕的确很快,但他是一名炼丹师,感应十分敏锐,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下转身看着何无言,道:“你知不知道那枪有古怪?”

    何无言阴沉着脸,他如何不知道,火奎的死就是因为那柄古怪的枪,但是看着火弋愤怒的模样,何无言摇了摇头,道:“我也是第一次见。”

    “这里有三枚血气丹,谁杀了他就是谁的?”

    火弋大喊一声,同时手掌一翻,顿时掌心出现了三枚浑圆的丹药,丹药上透露着一丝血红,正是血气丹。

    而血气丹属于二品丹药,对于武者境的人有着莫大的好处,能够增强一个人的血气,加快武者境的修行。

    看着火弋掌中的丹药,顿时不少人蠢蠢欲动,那可是三枚血气丹啊,对他们有着极大的诱惑。 

    楚天辰杀了那少年之后,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小队中,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与火弋针锋相对,却没想到火弋竟然用丹药诱惑别人来杀他。当下一挥舞长枪,枪尖指着地上那少年的尸体,冷漠道:“不想死的就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