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何处平生

    更新时间:2015-08-30 14:29:42本章字数:3196字

    索命签,阎王旨。今日收,明日死。

    人界大陆东称千华,西为无妄。虽然修真宗门林立,却少有是非争斗。最近却出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好几位修真界的成名人物,都在收到这名为“索命签”的纸签后次日而亡,奇怪的是根据现场的来看,这些人似乎都是死于自己之手,就连医仙徐逸道都看不出个端倪来。

    一时间弄得人心惶惶,各方修士人人自危,这“索命签”的名声却是被越传越大。

    “任平生在哪里?”

    吼出这句话的是个粗豪的中年汉子,破烂的上衣随便的掖在了麻绳做的裤腰带里,粗布宽腿裤的裤腿一只卷着,脚上汲着双破草鞋,手中还拽着个哭哭啼啼的小媳妇儿,两人一身乡下人的打扮,身后跟着一群灰头土脸的汉子,手里都拿着铁锹锄头等各种种地的家伙什儿。

    他们闹事的地方是四方城首屈一指的风月之所——仙音馆。

    说起这仙音馆可是大大的有名,里面的歌伶舞姬不但人长得美并且各有一手技艺,这儿卖茶,卖酒,卖笑却不卖身。就算如此,四方城附近的商贾巨富和世家公子削尖了脑袋往里面挤,有时就连千华帝都的达官贵人都过来捧场,一些修士也时常在这里走动。

    老板娘夏秋春是个风雅之人,有着倾国倾城之色可却沾染着不少风尘之色。没人知道她的来历,这仙音馆也好像是在五年之前一夜之间出现的一般。

    夏秋春盈盈的走下楼来,端起茶几上的白玉茶杯轻轻呷了一口,这才悠悠说道:“任平生他已经很久没来过了。”

    中年汉子一掌拍在茶几上:“你休要骗我,有人看见他三日前还在这四方城内出现过,这四方城中谁不知道你们两的关系,他来四方城会不到你这儿?”

    “我们两什么关系?”夏秋春美目一转说道。

    那大汉一怔,他感到了这本应柔情似水的双眼中的寒意,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再也说不出话来。

    夏秋春看见他这个样子,微微一笑:“他的确不在我这里,不过我知道他现在在哪儿?”

    “他在哪里?”中年汉子急切的问道。

    “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夏秋春淡淡的说。

    “我媳妇被他调戏了,你告诉我,我就去找他拼命,你不告诉我,我就找你拼命。”

    中年汉子明显是急了。

    夏春秋自语道:“任平生呀任平生,为什么总有男人为了女人要和你拼命呢?!”

    “好吧,告诉你也可以,拿来!”她伸出纤纤玉手对中年汉子说道。

    “什么拿来?”汉子又是一怔。

    “银子啊,你不知道在我这仙音馆什么都有,但是什么都需要钱的么?”

    “要多少?”

    “二百金!”夏秋春笑眯眯的说道。

    “多少?二百金,我们全家一年也用不了二十金。”中年汉子惊愕的合不拢嘴。

    夏秋春面色一沉道:“若是没有二百金,灵石也是可以的,否则就请出去吧!”

    中年汉子咬了咬牙,像是下了极大地决心“好,我给你!”

    说罢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块微微散着白色光晕的灵石递了过去。

    这样一个乡下汉子,身上怎么会有灵石?而且是一块中品灵石。

    对于这个问题,夏秋春好像一点也不意外,她接过灵石随手放在了茶几上。

    “任平生现在城东郊外的万柳山庄,你们自己去找吧!”

    中年汉子一干人等离去,夏秋春叹道“这家伙不知道这次又是惹上了何样的女子,也许是那女子的丈夫也说不定,咯咯”她自觉得好笑,不禁的笑出声来。

    “阿嚏,阿嚏!”

    万柳山庄,任平生正与一个黄衣少女拿着些古怪的工具摆弄着一个让人叫不上名字的物件。

    忽然间他冷不丁的打了两个喷嚏,自我解嘲道:“这又是哪家的姑娘想我了!”

    他生的并不十分英俊,但一双眼睛明亮有神,薄薄的嘴唇上带着一丝坏笑,却平添了几分魅力。

    “该不是你又惹上了谁家的媳妇儿,别人老公在咒你呢吧?!”

    黄衣少女冷眼嘲笑道,她倒生的十分秀美,雪白的肌肤,小小的红唇,一双大眼睛闪着灵动的光芒。

    这少女正是人称玲珑仙子的宋灵婉,万柳山庄庄主,成名散修,父母早亡,一双巧手伪造天下之物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位列修真七美之一。

    “该死的任平生,你马上给我滚出来!敢调戏我媳妇,我要和你拼命!”

    山庄外,先前的那中年汉子已经带人赶来。

    宋灵婉笑道:“看来还真被我说中了,平生,你果然调戏人家媳妇了!哪像个修真之人。”

    任平生的肩头一耸:“一般都是别人调戏的我好吧!我最后一次被调戏好像是在千华帝都的安王府,安王府的雅夫人差点没把我吃掉。”

    宋灵婉咯咯笑道:“你的修为不见长,脸皮到时越来越厚了,人家堂堂安王爷的宠妃怎会看上你这个浪子?”

    任平生笑道:“她亲口说觉得我很可爱,看我的眼神和饿狼一样,还对我动手动脚,难道不是看上我了?”

    宋灵婉道:“只怕是你自己会错意了,也许人家的意思是指你和她养的小狗一样可爱,这也说不定哦!而且你要小心,据说那雅夫人可是个采阳补阴的邪修”

    两个人正在说笑着,庄外又传来了那中年汉子的声音“任平生,你这个缩头乌龟,敢做不敢当,你再不出来,我就一把火烧让这个什么万柳山庄变成烂柳山庄••••••”

    那汉子虽然粗犷,但骂起人来却相当有水准,后面的每句话居然都离不开人降临到这个世上的那扇门。

    宋灵婉再也听不下去了,柳眉一竖:“好大胆的东西,竟然敢烧我的万柳山庄。”

    她站起身来就要出去。

    任平生知道她若要出去,外面的那群汉子定要吃大苦头的。

    他急忙上去按住宋灵婉的手道:“灵婉,你先别动怒,我去看看,这人的媳妇儿到底是怎样的天仙美女。”

    他轻飘飘的落在了墙头,低低的咳嗽了一声。

    墙外的众人纷纷望向了他。他微微一笑道:“在下就是任平生,不知我调戏了谁的媳妇儿?”

    中年汉子大量一下他道:“你就是任平生?”

    任平生的目光却落在了她旁边那个女子的身上:“敢问这位就是尊驾的夫人了吧?”

    “不错,她就是我媳妇儿,你到底是不是任平生?”大汉一脸狐疑的样子。

    任平生不由觉得好笑:“既然你一口咬定了是我调戏了夫人,那尊夫人至少该记得我的样子吧?”

    中年汉子大喜:“原来你真是任平生,太好了,太好了!”

    他猛的转过头去大喊道:“任平生在这里,你们给的灵石都归我们了!”

    一块下品灵石就足以换取五十金,中品灵石的价值更是这个数五倍不止,这大汉算是捡到宝了。

    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笑吟吟的从柳林里走了出来。

    “任大师兄,你现在的行踪是越来诡秘了呀,你说你都有多长时间没回昆仑看我了!”

    “月儿,你怎么会在这儿?”任平生惊讶道。

    “人家想你了呗,你都半年没有回去过了!”眉月儿有些委屈的说道。

    任平生还在朝柳林里张望。

    “看什么看呀,就我一个人!”

    “不会吧?这样的主意绝不是你能想出来的。嗨,出来吧!”任平生朝柳树林里叫到。

    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不情不愿的墨迹了出来,任平生抬头一看,说话的人虽然面容也算英俊,可却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任平生长叹道:“果然是卑鄙莫过唐小丰,我刚才就猜测,能想出这种损招的,除了你小唐就再没有第二个人了!”

    “呵呵,小任,不,任兄,你最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寻你不到,你们家的眉大小姐催的紧呀,她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唐小丰陪着笑脸道。

    任平生想想也是,此事的确不能全赖再唐小丰身上。

    他故作大度道:“我大人有大量,看在我们多年兄弟的份上,此事就算了,不过你要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你尽管说,包在我身上!”唐小丰喜出望外道。

    “你进庄去帮我给玲珑仙子说一声,我又要事先走了,过些日子再来和她叙旧!”任平生道。

    “宋灵婉?你让我去给她说这个,那她······”唐小丰顿时有种刚出虎穴有入狼窝的感觉。

    “让你去,你就去,本姑娘这是第一次下山,有好多地方都没有去逛呢!”眉月儿不等他把话说完,立马怒目相视。

    “生哥,你说我们是先去祝融城呢,还是灵境湖呢,不好,要不还是先去千华帝都吧,咦,这好像也不顺路吧,让我再好好想想······”

    眉月儿再也不去理唐小丰,拉着任平生的胳膊踏上飞剑,自顾自的离开了。

    只剩下愁眉苦脸的唐小丰一个人蹲在山庄门口。

    “小唐,慢慢想想该怎么给宋灵婉说,千万别着急,办法总会有的,后会有期!”

    任平生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回头嘲笑一下,他现在觉得心情好极了。

    待两人飞远,唐小丰猛然站起身大喊一声:“凭什么是我,我欠你们谁的呀!?”

    两人还没飞出四方地界。忽见前方云雾飞卷,那是一队银甲骑兵,清一色的闪电柏龙驹,正朝他们迎面疾驰飞来,这闪电柏龙驹本是修士代步的寻常灵兽,但是要找如此数量相同色彩的却实属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