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鬼凌霄

    更新时间:2015-08-30 14:42:55本章字数:3278字

    “好大胆的丫头,竟敢藐视君王,给我拿下!“镇官怒道。

    “大人先别动怒,我有自有办法办法解决此事,如果办不到,你再抓了我定罪也不迟,你说呢?”少女娇笑道。

    “好,本官为了本镇百姓,就先不与你置气,你先说如何个解决法?”

    “那大人可容小女子先看下尸体?”

    “去吧,吓坏你我倒是省事了。”镇官没好气的回答道。

    片刻功夫,少女已看过十来具尸体,却未见沉重之色。“大人,可曾读书,对史籍古书可有研究?”

    “本官是凌霄重镇的父母官,虽是镇官,可官居三品,你说我读过书没有?”镇官有点恼怒。

    少女并不理会,继续问道:“那大人可知饿殍,鬼妪?饿殍俗称饿死鬼,就是前世因贫困没有没有饭吃而饿死之人的魂魄,又因做了恶事而不得转生,只能沦为畜道,王二就是被饿殍附身,所以才变得癫狂,生吞活人甚至那些不能食用的东西,饿殍是不知道饥饱的,食量是无限的。鬼妪专门吸食人的生机,尤其偏好那些青壮年男子,倒是有些本事,不太容易打发。不过此二类都属于下三道中的低级生灵,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

    “哎呀呀,姑娘一看就非同凡人,一定要为本镇百姓除了此害呀。敢问仙姑仙府何处,除妖可还有什么要求?”镇官听了年轻女子一席话,已经语无伦次,态度也有了很大的改观。

    “呵呵,我可不是什么仙姑,我叫眉月儿,再者饿殍和鬼妪也不是什么妖怪,只能说是祸害我们人族的六道异类而已。好了,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不过你们先要帮我寻一个人,他叫任平生。”眉月儿莞尔道。

    “六道异类?”“谁是任平生?”人群中窃窃私语。

    “肃静,那敢问眉姑娘要找的那个人现在何处?多大年纪?可有什么特征?”镇唯诺道。

    “不用找了,我就是!”一个白色身影一闪,进了大堂。在场的众人竟没看清他是如何进来的。

    “你?!你就是任平生?!”镇官看见他一副浪荡公子的模样,将信将疑的问道。

    “在下正是,星月殿弟子任平生拜见大人。”他嘴上虽说拜见,却丝毫没有行礼的意思。

    “原来任公子真是昆仑山的仙人啊,下官失敬了,失敬了!”

    镇官非但没有恼怒之色,反而起身满脸堆笑的向他作起了揖。

    也难怪,在凡人眼中,这些名门的修士都是云里来,雾里去,跟神仙没什么分别。

    “大人客气,此事就交予在下和我的师妹吧,你安排镇上的居民回去就是。”说罢,拉着眉月儿就出了官署。

    “那就有劳仙人了!”那镇官等人的声音还从耳边传来。

    “生哥,你刚才去哪了?都快把我急死了!”眉月儿眼中的焦虑之色还未褪去。

    “放心,我只是发现了些蛛丝马迹,跟上去看个究竟而已。”

    任平生轻松的说道,对于自己究竟发现了什么却只字不提。

    “我看了尸体,一般来说鬼妪吸取人的生机都是从嘴里,所以说这些尸体应该都是面部发白,可是我发现其中有几具尸体却是面色正常,浑身苍白。也就是说已经能从人肌肤上吸取生机的炼神后期鬼妪出现了。”

    眉月儿把刚才自己的发现道了出来。

    “也就是说已经能从人肌肤上吸取生机的炼神后期鬼妪出现了,莫不是鬼将?”任平生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

    “应该没错,而且不止一个鬼将。鬼将一晚最多吸取三个人的生机就够了,而浑身发白的尸体却有九具之多。”眉月儿正色道。

    “未知数目的鬼族,而且还至少三名鬼将,这下有得忙了。”任平生做悲催状。

    入夜,客栈某个房间一对男女在轻声说着话。

    “月儿,你确定这样可以?”

    “放心吧,我在你身上撒了鬼将最喜欢的肉香粉,不怕它不来”

    “那为什么做诱饵的不是你?我觉得还是你比较合适,我修为比你强,做策应万无一失······”

    “任平生,你知道怜香惜玉么?再说鬼妪的首选食物是青壮年男子,听好,是男子!”任平生的话被眉月儿无情地打断,并被强行的盖上了被子。

    “死丫头,好歹你给我留个呼吸的地方呀!”任平生挣扎道。

    “嘘,生哥,小声点,有动静。”说完眉月儿瞬间不见了。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门“咯吱”一声开了,一个老太太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来到了床前,她刚刚伸出那干枯的手就被任平生一把抓住,随之撩开被子跳了起来。任平生这一跳竟然把那鬼妪带飞了起来。

    “嘿嘿嘿。”随着几声怪笑,鬼妪已经站在了墙角。

    “幽鬼步?!你不是鬼将?”望着空空如也的右手,任平生失声道。

    “小子还算有些见识,老身乃鬼妪中的统帅,鬼妪之王——鬼姬”鬼姬阴森森的说道。

    “不好,鬼将已经是炼神后期了。虽然鬼妪在鬼族中属于下等族类,但毕竟是这个族群的王者,至少到了返虚初阶的级别,和这个实力的秘族强者交手还是头一回,自己想在不露真实的修为的情况下降服,恐怕要费不少周折。”任平生心中暗想。

    “小子,还有工夫愣神,先吃老身一抓”只见那鬼姬身形并没有动,左手却五指并拢,指甲如刀。无限伸长的向任平生刺来。

    任平生来不及多想,侧身一移,堪堪躲开。这时鬼姬右爪又到,他只有左脚轻点床榻跃起,鬼姬爪影又至,速度快乎了他的想象。此时他人已在空中,看似已无从躲闪,不可思议的是他右脚轻点左脚,整个身形凌空向旁边移动了一尺有余,虽然只有一尺,但已足够避开鬼姬双爪的攻击。

    鬼姬倒是有些吃惊“这身法是星动月移?你是星月殿的人?”

    “前辈既然说是就一定是了。”任平生此时人已落地,心里暗叫好险,返虚修为的攻速还真不是盖的。

    “既然是星月玄君的弟子,老身也不敢托大。”

    “嗖••••••嗖••••••”鬼姬口中发出了呼啸之声,片刻功夫数十个身影破门窗而入。

    任平生不禁倒吸了口冷气,心想这下玩出火了。十几个炼神后期的鬼将,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有师命在身,自己最多只能展现返虚中期的实力,眼前之敌也够喝一壶的了。

    “啊••••••”“呜••••••”

    他的思绪未断,耳边就传来了声声的惨叫,那十几个刚冲进来的鬼将的头颅竟然大半都被齐齐切下来。他定睛一看,房间内不知什么时候布满了一根根交叉纵横的银丝,宛如一张巨型的蛛网。

    “呵呵,想要伤我生哥,先问问本姑娘答不答应呀,鬼奶奶”随着银铃般的声音眉月儿笑吟吟的步入屋内。

    “鬼奶奶?”当鬼姬反应过来这个丫头是在喊自己的时候差点气背了过去。

    “鬼奶奶,嗯,可不是么,她是鬼族,又是个老太太,这样叫她也是极好的!”任平生也微笑着调侃道。

    “两个不止天高地厚小娃娃休要在这牙尖嘴利,有你们哭的时候”说罢,鬼姬又是连着几声啸叫。

    “不好,月儿,咱们快走。”任平生说着便拦着眉月儿向门外冲去。

    门外此刻已聚集了不少的鬼影,任平生左手拉着眉月儿,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淡蓝的灵力聚集于之间“逸星剑气”任平生轻叱,淡蓝色的剑气如流星般从指间射出,鬼影一片片的应声倒下,可数量上却不减反增。

    “看来鬼族这次来人不少,生哥,镇郊有片树林,咱们去那儿。”眉月儿轻声道。

    “好,就知道你早有准备,鬼灵精”任平生会心一笑。

    任眉二人速度可谓是不慢,几个纵身便已进入了树林的边缘地带,身后的鬼影却也是穷追不舍。

    这时林中前方出现了无数的亮点,二人稳住了身形定睛一看,那些亮点居然是无数饿殍的眼睛,黑夜之中散发着幽幽的寒光,密密麻麻的一片,叫人不禁心生寒意。

    眉月儿却没有一丝的怯意,她转身向身后喊到:“鬼奶奶,你老人家没有那么慢吧”言语中倒是有不少讥笑之意。

    “小丫头用不着故作镇静,老身看你们今天怎么逃出升天。”鬼姬现身,后面也是跟着大批的鬼妪。

    “饿殍王,老身已经截住了他们的后路,看你的了”鬼姬向树林深处大声喊道。

    “老鬼婆,不用你说,这两个娃娃修为不低,刚好做我的补品。”林子深处跃出一个两丈有余的身影,身高体积均是一般饿殍的两倍之多,正是那饿殍王。

    “看来鬼族这次是有预谋的,故意做局引我们上钩呢。”任平生依然气定神闲。

    “两个小娃娃自作聪明想设圈套,可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想我鬼皇陛下英明神武,怎会着了你们的道。此番就是要给你们这些人族的修灵宗派一点教训。”鬼姬不阴不阳的说道。

    前方的饿殍如洪水般的涌来,那饿殍王首当其冲,几息间就到了眉月儿两人眼前,水桶般的拳头缠绕着黑气已然砸向任平生。

    “月灵护盾”眉月儿双手灵力结盾,抵住了眼前的攻击。

    任平生化指为剑,疾刺饿殍王的肋部。别看后者身形虽大,速度却异常迅捷,后跃躲开任平生的逸星剑气,瞬间便又攻了上来。后面的饿殍们也纷涌而至。

    眉月儿嬉笑的喊道:”黄雀大师姐,捉螳螂了”

    数百紫光疾闪,靠前的饿殍们身体无不断裂或是头颅掉地。

    饿殍王也是勉强躲过,胳膊上却也留下了道深深的伤口,乌骨外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