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薛空吻

    更新时间:2015-09-01 20:03:39本章字数:3429字

    “生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眉月儿乘在紫陌天剑上,紧紧抱住苏紫陌的腰间喊道。

    高空中的风声很大,她不得不提高了声音。

    “千华帝都。”任平生的话语中透出少有的沉闷。也难怪,任谁遇见这样毫无头绪的麻烦事,心情都不会太好的。

    “平生,你可是又想到了新的线索?”苏紫陌问道,她的声音凝而不散,其修为可见一斑。

    “既然那异香的线索断了,我们就直接从这‘索命签’本身入手。”任平生答道。

    “你是说材质和工艺?”苏紫陌听他所言立即心领神会。

    “不错,准确来说,是制作此签的人。将万融木的制浆中溶入北海玄铁,再以纯阳之火加以淬炼,才能使如此薄的纸签成型·······”

    “万融木和北海玄铁虽然珍贵,但也并不难得到,修真界中能将这纯阳之火运用精熟的更是不下百人,只是有此手艺最后能制成此签的恐怕不会超过五个。二这千华帝都的御用工匠王巧手正是其中一个。”眉月儿不等任平生说完抢先说道。

    “呵呵,看不出我们月儿足不出山,见识却挺广博呀。”任平生笑道。

    “那是自然,我在山上可没少用功呢。”眉月儿听出了任平生话语中赞赏之意很是得意。

    苏紫陌和任平生相视一笑,他们当然知道自己这个宝贝师妹所谓的“用功”,就是在无聊之际缠着师尊讲述修真界的过往和趣闻而已。

    “现在岳林已死,能有这等本事的其实不过两人而已,其中一个正是这王巧手。”任平生接着说道。

    “那另一个是谁?”眉月儿少女之心未泯,好奇问道。

    “另一个······算了,绝不可能是她。”任平生踌躇道,似是不愿再说下去。

    “生哥,你就给我说说嘛。”眉月儿大有打破砂锅问到底之意。

    “好了,月儿,你任师兄不说自然有他的道理,你就不要为难他了。”苏紫陌好像想到了什么,出言制止了眉月儿的追问。

    眉月儿见大师姐如此说,也就再没追问下去,悻悻道:“好啦,人家不问了还不成么。”

    任平生感激的看了苏紫陌一眼,不再作声。

    清风山离千华帝都的距离对修士来说并不算远,晌午的时候,三人已经可以看见前方从帝都升起的袅袅炊烟。

    千华帝都,东方大陆广袤大地上的中心之城,占地近百万亩,整个布局是依照道家太极八卦的原理建造,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分立八方,象征“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八种性质与自然现象。据说整个帝都就是太古洪荒遗留下的一座大阵,有抵御外敌的强大功效。

    任平生三人是从坤门进的都城,这条街的繁华程度在整个帝都中都是数一数二的。酒馆,商铺随处可见,街边的小贩在不停地吆喝着招揽生意。

    任平生本想直接去找莫千言带他去寻那王巧手,但眉月儿是第一次下山见到这么宏大的都城,见她对什么都感到很新奇,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一会儿看看这,一会儿摸摸那儿。也不忍去坏了她的兴致。

    “耽误一会儿功夫想来也无妨。”见苏紫陌一副焦急的模样,他笑着安慰道。

    “月儿,你慢一点儿,小心迷了路.”苏紫陌无可奈何的微微摇了摇头。

    “师姐,生哥,这里好有趣哦。你们快点啊!”眉月儿兴致勃勃道。“咦,生哥你们快看,他卖的是什么呀,把果子一个个的串起来,外面还裹得一层透明的树脂,好奇怪。”眉月儿在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旁边停了下来。

    “眉大小姐,你看清楚好不好,那外面裹得叫糖稀,哪里是什么树脂."任平生头上直冒黑线,郁闷说道。

    “月儿,你想吃糖葫芦呀?”苏紫陌问道。

    “哦,原来串起来的果子叫糖葫芦啊,是可以吃的么?”月儿中指放在嘴角边,显得天真无邪。

    苏紫陌顿时有点心酸,这小师妹都已年芳二八,居然不知道糖葫芦是可以吃的。这也难怪,眉月儿从出生至今就从未离开过昆仑,虽然星月玄君很宠爱这个宝贝女儿,自己同任平生对她也是百般呵护,但是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是自由么?

    “我要他买给我。”眉月儿指着任平生的鼻子说道,说罢就挑了两串最大的拿在手里。

    “我这个师兄呀,就是你的流动钱庄。”任平生有些无可奈何掏钱。

    “流动钱庄?什么流动钱庄?”眉月儿问道。

    “没什么,就是我很愿意为你付钱,好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任平生知道对于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师妹来说越解释越麻烦。

    “啊耶,这还差不多”眉月儿冲着任平生做了个鬼脸,又跑开了。却不想突然间用力过猛,撞在了别人身上。

    糖葫芦也掉在了地上。

    “哎呀!”“你这小姑娘是怎么走路的,看不见人么?莫非你眼睛长在头顶上了”说话的也是一个年轻女子。

    眉月儿自知理亏,但在昆仑都是大家让着她,她何时被别人这样训斥过。所以嘴上怎可能服软:“这位大婶,你明知我是无心的,我给你陪个不是也就是了,说话何必如此刻薄。是不是你相公给你气受了,你心里不平衡呀?”

    此女子至多不过大眉月儿两三岁,明眸酷齿,挺挺的鼻子,勾出一个很好看的棱角。一身淡蓝色的轻纱罗裙裁剪的极为合身,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胚子。

    女人最介意的就是别人谈论自己的年龄,如此美貌的女子那是哪受得了这样的挖苦:“哪里来的野丫头,嘴里面不干不净,你娘是怎么管教你的?”

    任平生此时已赶了上来,暗叫不好。眉月儿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所以她最忌讳别人提起这个。果不其然,眉月儿右掌灵气凝聚,已经拍向那女子的左肩。

    那女子脸上没有一丝惧色,左肩一动,身体就向后平移了了三尺“看不出你这个野丫头也是个修士,不过实力倒是不怎么样。"

    眉月儿见自己一招走空,对方又左一个野丫头右一个野丫头的叫着,火气自是不打一处来,右膝一动身体迅速跟上那女子的踪影,双掌同时推出。年轻女子身体微晃,整个人竟然平地跃起了丈余。眉月儿自然是再次走空。

    “来而不往非礼也,是不是也该我了?!”年轻女子在空中单手凭空一划,一股强劲的的劲力如刀般袭向眉月儿。眉月儿感到一阵压迫感,对方招式未到,她的秀发已经先被劲气吹乱,急忙展开月灵护盾,挡下这了这招。即便如此,身形也被迫退后了三尺多。

    “呦,还不错嘛,居然能接下下本姑娘的疾风斩”年轻女子娇笑道。“那么再试试这招,看你是不是还能接下”女子双手迅速的在空中划动,如同游鱼一般。“疾风千斩”

    任平生看出,这次竟然是几百股劲力,而且灵气强度比刚才要大了许多,知道眉月儿很难挡下,再不出手估计她定会受伤。来不及细想,双手施展逸星剑气,数百道剑气射向空中,卸下了那女子招式的劲力。

    “野丫头,怪不得手上功夫不怎么样,嘴巴却刁毒的很,原来是有个俊俏的小情人为你撑腰呀!”年轻女子讽刺道。

    任平生面色不改,笑道:“姑娘取笑了,这位是我师妹,刚才是她不对,请姑娘多见谅,可姑娘下手也过于重了,在下是担心师妹受伤,不得已出手,有得罪的地方,还望姑娘海涵。”

    “前面的话倒还中听,可后面却护短了哦,你师妹打伤我就行么?”年轻女子气哼哼的道。

    “姑娘真喜欢说笑,舍妹这点本事怎么伤的了姑娘。”任平生陪笑道。

    “奉承我没用,咱们手底下见真章!”话音未落,女子手上不知何时多了柄宝剑,身形一动,电光火石般的向任平生刺来。

    “呯,嘣”两声兵刃的交错之声。

    “野丫头帮手还真多,这这紫衣女子想必也是你们一伙的”年轻女子口中的紫衣女子自然便是苏紫陌。

    苏紫陌挡下那女子一剑,抽身退后,冷眼站在那儿:“姑娘未免有些太霸道了,我小师妹的无心之失,你却如此不依不饶,忍心下如此狠手,好歹毒的心肠!”

    “我就是个恶毒的女子了,那又怎样?不怕你们人多,一起上吧。能动手的就不要动口,我懒得与你们做口舌之争”女子似乎动了真怒。

    苏紫陌暗想,好不讲道理的一个女孩子,但修为却还不错。月儿不是她的对手,平生身为男子,刚才出手已实属无奈,毕竟身处闹市,再出手恐怕传出去会坏了星月殿的声誉。罢了,自己出手教训下她也好,掌握好分寸应该无碍。

    主意拿定,苏紫陌高声道:“既然姑娘有兴致,那么我来陪你切磋一下如何?如果我侥幸胜个一招半式的,希望姑娘再不要为刚才的事纠缠不放,得饶人处且饶人且饶人,可好?”

    “好大的口气,如果你输了,你们三人就一人从身上给我留下一样东西,我薛空吻怎会给我紫霄宫丢人?”

    “原来是紫霄玄君的掌上明珠,昆仑苏紫陌领教紫霄仙子高招了,大家点到为止就好”苏紫陌此时虽已清楚对方是星月殿的盟友,可覆水难收,现在罢手也会让其它修灵宗派小瞧了星月殿。

    “原来你们都是星月殿的弟子,怪不得这么大的底气,屠龙仙子的威名本姑娘也是仰慕的很,早就想向仙子讨教,今天可以如愿了”薛空吻不服气的冷笑道。

    “这里是毕竟是千华帝都,人群拥挤,多有不便,换个地方如何?”苏紫陌道。

    “你说怎样就怎样,我跟着你便是。”薛空吻面无表情的又是一声冷哼。

    “护城河边。”苏紫陌话音未落人已到了空中,御风而行向城外飞去.

    薛空吻将灵气散漫在周身,瞬间就跟了上去。

    围观的人们看着一紫一蓝两道倩影竟然飞翔在空中都惊呆了,小孩子们倒很是天真拍着手的再喊:“看呀看呀,仙女姐姐在天上飞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