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二女相争

    更新时间:2015-09-02 00:05:00本章字数:2229字

    “闲人回避,侯爷驾临!”数百人的齐吼如黄钟大吕般的传来。

    任平生摸了摸鼻子,嘴边露出了一丝笑容。

    “哈哈哈,平生,分别还不到一日,想不到你我这么快又重逢了。刚才手下人来报,说星月殿和紫霄宫的两位仙子在此处切磋技艺,本侯好奇,也来凑下热闹”莫千言人未到声先至。

    任平生心想那种搏命的打法哪里还是切磋,但嘴上却说:“刚才我小师妹与紫霄宫的薛仙子有点小误会,我苏师姐和薛仙子也是神交已久,互相印证下技艺而已,让侯爷见笑了。"

    "哪里是误会,分明是那婆娘得理不饶人,非要找咱们的麻烦!”眉月儿在一旁发着牢骚,看来余怒未消。

    “月儿不要胡说,也不怕侯爷笑话。”任平生沉声喝道。“这丫头平素里野惯了,口无遮拦的,还请侯爷莫要见怪才是。”

    “哪里哪里,我就是喜欢咱们小月儿的这份率真。”说着莫千言摸了摸眉月儿的头。

    “咦,护城河那边有两股很强的灵气,莫非是两位仙子去那儿了?”他话锋一转望了望任平生。

    “嗯,苏师姐她们说是那边地势比较宽阔。”任平生笑道。

    “那我们也去看看吧,修真界巨擘中两位巾帼翘楚的较量可不是随便就能看到的”莫千言也捋着胡须笑道。

    任平生还没回答,眉月儿就抢白道:“好呀好呀,我也想见识一下苏师姐是怎么教训那个薛空吻的”她好歹是将婆娘换成了名字。

    护城河边,苏紫陌与薛空吻两人已交手数百回合而未分胜负,二人都不禁佩服对方的修为了得。

    薛空吻浮在半空中,手握金鳞天剑,剑身通体散发着夺目的金色光芒“你再试试我这招如何?!疾风千斩”薛空吻娇叱道。

    刹那间,她就将手中的金鳞凌空纵横挥动了有数千斩之多,千道月牙儿状的实体剑气斩向苏紫陌,她此次是用天剑施展这招,更何况心中与苏紫陌还较着劲,威力自然与前番在城中徒手施展的不可同日而语。

    苏紫陌剑锋横指,一团碗口大小的紫色灵气停于剑尖,“紫雨流苏”她口中娇叱,只见那团紫气以惊人的速度爆射出去随即化做千万点灵气剑雨迎上了疾风千斩月牙儿状的剑气,这招竟然是将和昨日和鬼族对战时的“紫雨流苏”横向使了出来,速度相比而言却又快了不少。

    “轰••••••砰••••••”顿时空中的撞击爆裂之声不绝于耳。

    薛空吻暗惊,自己用金鳞天剑全力使出的疾风千斩竟然没有讨到丝毫的便宜。

    她又哪里知道自己的金鳞虽然与苏紫陌的紫陌天剑同属天阶兵刃,而前者是天阶中品,比后者的天阶初品高出一个等级,若不是如此,这个回合她已是落了下风。

    苏紫陌未做片刻的喘息就重新运转右手灵气,将紫陌天剑掷向薛空吻,“紫陌追虹”这招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它的速度,其势堪比雷电。

    同时,她以月动星移的身法,身形紧随自己的紫陌天剑。

    薛空吻的反应也极为敏捷,右肩一抖,瞬间就已消失在原处。

    此刻,苏紫陌身形已至,右手抓住剑柄回身一刺,薛空吻大惊,再次施展刚才的身法避开,这回却是稍稍晚了半步,头上淡蓝色的发带被削去寸许。

    二人正好调换了个位置,凌空对峙着。

    “苏姐姐的剑法果然独到,竟能破我鱼龙百变的身法”薛空吻赞道。

    “金鳞仙子这套身法极其高明,我只是先出手占得了先机,碰巧而已。”苏紫陌应道。

    其实这是因为苏紫陌经常在修真界历练行走,对敌经验当热要比薛空吻丰富的多,有时临阵对决,那种心随意动的感觉很重要,重要到可以决定你的成败甚至生死。

    “呵呵,姐姐谦虚了,换我了,如苏姐姐能破得了这招,那小妹我甘拜下风”薛空吻高声道“风卷残云”她将手中的金鳞天剑一旋,竟然形成了一股不小的龙卷风。天阶兵刃都有自己的属性,这柄金鳞正是风属性。

    “好!”苏紫陌也不示弱“雷动九天”,霎时雷声轰鸣,电光骤起,雷属性的紫陌天剑竟招来了九天神雷。

    忽然,一人影突现,一股气场将二人中间地带笼罩了起来,气势虽然温和,但是谁也不能否认它的强大。强大到把两人的招式瞬间吸收化作了无形。

    此人锦衣玉带,温儒尔雅。锦衣侯,莫千言。

    “二位仙子技艺惊人,切磋而已,何必如此认真而伤了和气”莫千言含笑道。

    “苏师姐你没事吧”眉月儿也赶到了,在马背上关切的问。

    “月儿,没事。”“劳侯爷大驾,紫陌失礼了”苏紫陌拭了下额头上的汗水。

    “莫大哥,你的修为又增长了不少哦,是不是已经是通玄中期了?”这薛空吻看起来倒是与莫千言很是熟识。

    “薛丫头你又惹事,你这个暴躁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改呀,看以后谁敢娶你?!”莫千言温和的一笑。

    除了修真界的老辈外,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年龄,但他看起来最多不惑的年岁,所以也乐得这些晚辈叫他大哥。

    “哎,那边的呆子。你说是我脾气暴躁还是你那宝贝师妹暴躁呀?”薛空吻瞪着任平生问道。

    “你是在和我说话么?”任平生指着自己的鼻子无辜反问道,他被这突如其来的问话搞得有点无措。

    “不是你,我再问呆子话呢!”薛空吻两手叉腰,没好气的说道。

    “这个,这个,彼此彼此吧”任平生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说了句不知所云的话。

    “彼此彼此叫什么话?”薛空吻和眉月儿二女同时不满的冲任平生吼道。

    眉月儿就在任平生身边,他免不了又挨了一记糖炒栗子。

    “不打不成交,以后大家相处的机会很多。好了,今天赶路又折腾了半天也应该累了,我早已为你们在湖心水榭准备了别院,咱们这就过去吧”莫千言道。

    “莫叔叔,其实我们这次来帝都是为了找那王巧手······”眉月儿这会儿道想起了正事,急忙说道。

    莫千言双眼微斜,瞟了下不远处,示意她有事回去再说。

    眉月儿也很是机灵的吐了吐舌头,硬生生的把话吞了回去。

    一行人随着莫千言向城中折返而去。

    众人远去后,一团黑气诡异的出现。

    “锦衣侯,你果然是个人物,比传说中的还要厉害!”这两句低语沙哑又刺耳。

    鬼界,噬魂殿,鬼皇幽泉怒坐于上,饿殍王和鬼姬在下一言不发,浑身不停地颤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