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左鬼使

    更新时间:2015-09-03 00:43:51本章字数:2397字

    你们两个此行几乎折损了本部族的所有人马,都知道本皇的规矩吧,将受到怎样的处置相信你们也应该心中有数吧。”鬼皇幽泉对着伏地跪拜的饿殍王两人淡淡的说道。

    饿殍王惊惧的哪里还敢说话,鬼姬诚惶诚恐的说道:“陛下,我等此次办事确实失利。原本就要得手,半途中不想杀出了了个屠龙仙子,那丫头的实力您老人家是知道的,返虚后期这样的修为我们实在不是对手,何况她身上还带着玄兵映月丝······请陛下再给我们一次将功折罪的机会,定然再不会让您失望。”

    “还请陛下看在我等多年办事尽心尽力的份上饶了我们这次。”饿殍王也在一旁求饶道。

    “在本皇这没有理由,我只看结果。听你二人话中的意思失败的原因是由于对手太强了?那只能怪你们没用,没用的东西我留着又有何用?呵呵”鬼皇说罢几声阴笑。

    “你们两个废物,自己去噬魂洞吧,活着不能办事,死了多少还能为我鬼族尽点心力。”

    这噬魂洞乃是吸取六道魂魄的地方,凡进入者都会化作鬼族的力量的源泉——幽魂之力。这也是处罚族内办事不利之人的地方。

    “陛下,饶命!”“陛下,你不能这样对待我们呀”鬼姬二人冷汗如雨,大声哭喊着求饶。

    “难道你们想本皇亲自动手不可?”幽泉怒目圆睁。“拖他们下去!”幽泉对左右的鬼卫吩咐道。

    “陛下······陛下······”撕心裂肺的求饶声回荡在偌大的宫殿当中。

    “左鬼使回来了么?”幽泉对二人的求饶并不理会,二是沉声向左右问道。

    “陛下传唤,属下焉能不在?嘿嘿”还没等幽泉左右的鬼卫回答,一个被黑气缠绕的影子在噬魂殿内出现,越来越清晰。

    这是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小矮子,头上带了顶高一尺有余的尖帽子,上面写了个“亡”字。这个显得有些滑稽的小丑般的人物却正是鬼皇之下的顶尖高手左鬼使。数百年前就已达到通玄初期的境界,曾以一人之力独战雪山派不落下风,并重创其派内高手数十人,如今的实力自然更是鬼神莫测。

    “人道之行有何收获,情况探明了么?”幽泉问道。

    “陛下,不出你所料,玄兵塚即将临世,人道的那些修灵宗派又再次联合到一起了,都派出人手去了千华帝都,现在详细的情况还不甚明了,不过我已暗中派人密切注视,请您宽心。”

    “我还见到了锦衣侯。”左鬼使顿了顿又道。

    “莫千言么,他的修为又精进了多少?”幽泉面无表情的问道。

    “在千华帝都城外,他曾出手阻止了星月殿和紫霄宫的两个小丫头的争斗,从真气的强度来看,至少已经达到了通玄中期。”左鬼使回答道。

    “莫家的小子果然有一手,不过他坏不了我的事,百年前我能打的他落荒而逃,再次交手境况也不会有丝毫改变。

    “还有什么别的值得注意的情况么?”幽泉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又问道。“刚才鬼姬那两个废物说的映月丝是怎么回事?”

    “哦,臣下前番救下他们的时候和星月殿的苏丫头动过手,她情急之下祭出了映月丝。没想到星月玄君那个老家伙竟然舍得的把镇殿之宝交给一个小丫头。不过以她现在的灵力还掌控不了玄兵的兵灵,又岂能留住我?”

    “万事还是要小心,不要破坏了我的计划。映月丝玄兵榜上排名第六,当年眉东楼那老匹夫手持此玄兵,本座都险些差点着了道。”幽泉的表情变得凝重,似乎是想起了数百年前人鬼两道那场大战的情形。

    “那是老家伙只是仗着玄兵之威而已,如今陛下的实力又有突破,玄兵塚临世,您定能如愿以偿,有了玄兵在手,即便是在六道之中谁又能耐我皇?”左鬼使一脸崇敬的说道。

    “哈哈哈,说的好,本皇要有玄兵在手,六道之中我有何惧?谁能又奈我何?”幽泉的笑声近乎疯狂。“左鬼使,你去找到右鬼使,你们一起潜入千华帝都给本皇抓个人族宗派的舌头回来,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搞出什么名堂。记住,要高层,杂鱼我可不要。”

    “臣领命!”左鬼使的那团黑影变得越来越模糊,最后完全消失在噬魂殿内。

    “紫霄宫,星月殿,时过百年,这次本皇定要让你们饮恨!”幽泉散发淡淡的杀气。

    千华帝都,湖心水榭。

    “好别致的庄园,竟然可以建在湖上,这怎么看也不是个岛呀?”眉月儿由衷的赞叹道。

    湖心水榭是莫千言在宫外的别院,他很少参与政事,一般都闲居于此,说是闲居其实则是修真,到了他这个境界,对世俗权力已经看得极淡,自身修为的提升才是他的追求。庄园内遍布奇花异草,四季长开,楼宇的建造风格也很是雅致,体现了它的主人并非俗人。

    水榭与陆地之间并没有架设桥梁,也不允许任何船舶行驶,方圆十里都有骁天骑守卫,这样的禁地寻常人哪里能进来,实际上就是莫千言接待修真者的场所。

    一行人等在莫千言的引领下到了待客的大厅——翠微雅筑。

    厅内早已摆好了宴席,人头攒动好不热闹,可谓是高朋满座。

    其中有不少和星月殿交好的宗派,任平生和苏紫陌和这些人都有数面之缘,他们一一打过招呼。

    “好大的场面,紫霄宫,天音寺,上清观等修灵界大宗派的宗主掌门或是长老都来了”任平生心里暗想。

    “任兄,一日不见,你让兄弟我甚是想念啊,还是和你老兄畅饮最是痛快啊!”

    任平生抬头一看,说话的人虽然面容也算英俊,可却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唐小丰,他也来了?“呵呵,昨日四方城一别,你老弟也是神采依旧呀,听说你这掌门可当的越发的不像话了。”任平生道。

    蜀中唐门速来以暗器和用毒见长,唐小丰虽然看起来一副嬉皮笑脸二世子的嘴脸,却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据说他是唐门数千年来第三个不用毒的人,因为他对自己的暗器速度有着足够的自信,极致的速度有时的确胜过招式的千万种变化。

    在各修真宗派中,实力和潜力就是衡量一切的标准。唐门中众多长老推选他当掌门也不乏个明智的选择。

    “来来来!任兄坐这儿,咱们兄弟今日好好叙旧畅饮一番,一解兄弟我的相思之苦”唐小丰一脸热情。

    任平生想这家伙今天又搞的什么鬼,口中却应和道:“小唐,拜托,相思之苦是用在男女之间的,你我都是七尺男儿身,你这让我情何以堪啊?”

    “怎样都好啦,你我兄弟相逢,畅快最重要”唐小丰不由分说的拉着任平生坐在了自己的旁边。

    两个人正在心照不宣的插科打诨。

    “唐小丰你这个大猪头,只顾着招呼我生哥,没看见本姑娘么,我是空气啊?”眉月儿大吼,也没顾得上此时的场合。

    唐小丰头皮一阵发麻,心想这小冤家怎么又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