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花轻语

    更新时间:2015-09-07 21:04:13本章字数:2110字

    说起来唐小丰和眉月儿倒是还有一段渊源,十年前的那届真武大会上,因唐小丰在年轻一辈中表现出众,显现出了惊人的修真天赋,日月玄君眉东楼断言此子日后必成大器,和唐门长老们商议后有将眉月儿许配给他之意。

    话说回来唐小丰眉月儿两人也算是定了娃娃亲的,只是眉月儿对这个唐门掌门一直以来都是颐指气使,很少有个好脸色,奇怪的这唐小丰倒也乐得接受,并不见有他有什么怨言。

    那届大会,唐小丰在年轻一辈中位列第三,第一自然是苏紫陌,第二却是放荡不羁,疏于练功的任平生。眉东楼品评门下弟子的时候曾说过,若论修真天赋,任平生可算是门中之冠,连苏紫陌都要望其项背。

    “月儿也来了,嘿嘿,我是看见任兄太激动了,光顾着和他叙旧了,没注意,没注意,呵呵······”唐小丰讪讪道。

    “才分开还不到一天,激动个屁呀!”

    冷哼一声后,眉月儿也不再搭理他,和苏紫陌挨着任平生入座。

    莫千言从首座起身稽首道:“各位前辈,各位道友,借去吊唁墨白居士的机会,诸位肯赏光来我别院小坐,小侯不胜荣幸。想必大家也清楚,近来“索命签”一事闹的沸沸扬扬,昨日我已委托逍遥公子任平生追查此事,如今还未见端倪,小侯斗胆邀各位相聚舍下是要商量个对策,不知大家以为如何?”

    莫千言这席话毕,厅内客座的众人窃窃私语,更有不少人将目光投向了任平生。

    “侯爷此话和眉玄君的提议小女子深以为是!”这婉转若黄莺入谷般的声音将任平生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在座众人亦都闻声望去。

    芙蓉清几许,百合会有时。

    说话的女子一身红衣纱裙,清秀中又带着一缕妖娆,她的美与苏紫陌的冷艳,眉月儿的俏皮,薛空吻的爽朗都有所不同。

    美而媚,让人想要细看又不敢正视。

    “呵呵,多谢花长老抬爱了,让我来给诸位引见一下,这位是花语宗的大长老花轻语,是花漫雪宗主的妹妹。”莫千言连忙笑着介绍到。

    “这花轻语看上去至多二十三四的年纪,居然是花语宗的大长老?”眉月儿小心嘀咕道“你说是吧,生哥?”

    任平生望着花轻语有些发呆,他感觉这个女子似曾相识,可又的的确确未曾见过,自己整个的记忆都有些凌乱了。

    “生哥,生哥,想什么呢?”眉月儿拽了拽任平生的衣袖。

    “啊?你说什么?”任平生好似还没有回过神来。

    “我是说这花轻语······”眉月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唐小丰打断了“嘘,小声点儿月儿,据我所知这花轻语可是与令尊星月玄君平辈论交的,也不知活了千百岁了。”

    “啊,那岂不是成妖怪了?”月儿脱口而出,他倒忘了自己的父亲也年逾千岁了。

    “不是说让你小声点么,这花轻语有一种独特的功法叫轻风鸟语,传言十里之外一根针掉在地下的声音也逃不出她的双耳。”唐小丰的表情很是夸张。

    “这么厉害呀,那她的修为是不是很高了?”眉月儿好奇的问道。

    “她修为几何我不清楚,但我听我们唐门的长老说过,花语宗五十年前曾和我们有过的纷争,我唐门四位长老联手在花漫雪手下还没有过上三招,这宗主妹妹想必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那只能说明你们唐门没用嘛”眉月儿有点不屑一顾的说道。

    “我的眉大小姐,那四位长老五十年前就是返虚后期了”唐小丰争辩道。他还要继续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因为此时花轻语有意无意的向他们这边看了一眼,眼神中有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意味。

    她也没有再做理会,微笑着道:“诸位同道,家姐已闭关十年,所以我代她前来议事,小女子很少在千华大陆上走动,有什么不周的地方,还望各位见谅。”

    “侯爷,比起花长老这个称呼,我还是更喜欢叫我轻语仙子”这句话自然是对着莫千言说的。

    “呵呵,言语不当之处,仙子海涵”莫千言倒是圆滑。

    “轻语仙子太见外了。”众人也纷纷应道。

    “不好,出事了”花轻语柳眉一皱,同时身子一晃,疾射出门。

    “小唐,你帮我看着月儿!”说罢任平生也施展星动月移的身法,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

    “生哥他这是怎么了?和着了魔一样。”眉月儿不解道。

    “小任恐怕是动了尘念了,嘻嘻”唐小丰坏笑道。

    苏紫陌看着任平生的身影被黑暗湮没,心中隐隐生出了一丝不安。

    “稍安勿躁,小侯出去看看究竟,大家只管畅饮”说罢,莫千言身形已在门外。

    湖心水榭外围,上百具骁天骑的尸体横在地上。

    有三人在空中激斗正酣,其中两人周身缠绕着诡异的黑气,身材矮小,戴着尖尖的帽子,一顶写着“亡”字,另一顶写着“魂”字,正是鬼道左右鬼使。

    他们围攻之人是剑阁长老剑无形。

    花轻语赶到时,剑无形在两人诡谲的攻势下已呈败势。

    花轻语正要出手,却见那右鬼使身形一顿,手中多了团微绿的光球,散发着惨淡的幽光“剑无形,尝尝本座的噬魂珠。”说着就将手中的光球向剑无形祭去。

    剑无形正与左鬼使缠斗,哪里还躲得开这法器的偷袭,应声就要坠地,却被那左鬼使一把抓住。

    “老右,已经得手,我先回去向陛下复命了,这剩下的麻烦就交给你了”左鬼使向右鬼使喊道。

    “老左,你放心,我随后就到。”右鬼使应道。

    “清风徐来”花轻语身法轻盈而又神速,瞬间便要赶上挟持着剑无形的左鬼使,右鬼使却也不慢,就在她距左鬼使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挡在了她的面前,“这位仙子,你的对手是我,莫非是瞧不上我鬼使老右?嘻嘻”右鬼使诡笑道。

    花轻语焦急的看即将消失在眼前的左鬼使和剑无形,听右鬼使还在调侃,怒气陡增,灵气暴涨“我已有上百年未曾出手了,老鬼,你这是要逼我么?”她的一双明眸散发出令人窒息的杀气,这股漫漫的肃杀之气令周围的奇花异草都无风自动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