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仙子伏鬼

    更新时间:2015-09-08 00:05:52本章字数:2469字

    右鬼使也感受到了花轻语气势中所散发出无尽杀意,以他的修为竟然看不出对方的底蕴,微微一惊,收起了刚才那副调侃的表情正色道:“敢问尊驾是迷罗幻境花语宗的哪位高人?”

    “花轻语!”她的回答很简洁。

    “原来是花语宗的大长老,很好。那就让本座来领教下尊驾的高招。”话音未落,他两手凝聚出两团浓郁黑气,随之抛向花轻语。

    他此招的速度不可谓不快,可就在离花轻语一尺的距离时便被双双弹开,她还待在原处,并没有什么动作。

    “真力加身?”右鬼使神色开始变得凝重,但也没有做什么停滞,施展幽鬼步,左手化爪,近身袭向花轻语。

    他的攻击这次并没有遇到什么阻力,眼看就要得手,不禁面露喜色,谁知花轻语的身影忽然间变得模糊,只剩一道残影,凌厉的爪风最后触碰到的却只是一团空气。

    此刻花轻语的真身早已升到了空中:“鬼皇座下堂堂右鬼使,难道就只有这点本事?“她叹了口气漫不经心地说道。

    “轻语仙子身法变幻莫测,灵气已经到了可以凝结成防护罩的程度,本座佩服。看来是要用点真手段了,要不岂不是要让仙子失望了?!”右鬼使口气中有点恼羞成怒,口中念念有词,貌似在念着什么么咒语,眼中精光外射,大喝道:“鬼道周天,魑魅魍魉,亡魂噬魂,不留残魂”方圆百丈内顿时阴风习习,天色也变得更加阴沉了,整个环境犹如一个死亡世界,就连空气都开始变得稀薄起来。

    任平生此刻已经赶来,他看到这一幕不由紧张起来。

    魑魅魍魉乃是鬼道中冤魂的最凶者,可以吞噬世间几乎所有的灵体和生机,着实的不简单。

    他正欲出手帮忙,花轻语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公子的好意我心领了,区区一个鬼使,我还未必放在心上。

    任平生听闻她话中底气颇足,转念一想此女乃是名门”正宗的宗主之妹,也就放宽心来,索性在一旁负手观战起来。

    “这还有些看头!不知你这鬼灵中的大凶着遇见我的花灵中的王者究竟谁更强上几分?”花轻语落袖轻舞,地上便长出了个植物的嫩芽儿,眨眼间就长到三丈来高,观其生长的速度并没有停下来的的意思,这种成长速度无以言表。

    当长到数十丈高的时候,这株植物顶部开出了一朵直径丈余的硕大花蕾,花蕾突然爆开,犹如一张怪兽的巨口,疯狂的吞噬着这些凶魂的鬼灵之气,魑魅魍魉也像是被磁石吸引的铁器,尽数被这花蕾强制吸引。

    “这上古异种食尸花王是我数年前偶得,最喜腐蚀之气,你这魑魅魍魉倒适合做它饲料”花轻语轻笑。

    此时天色已经恢复正常,空气中哪还有一点凶魂鬼气。

    花轻语又道:“鬼使以如此凶魂对待我这弱女子,我倒要请鬼使赏赏花,呵呵”“蔷薇庭院”花轻语步履微动,双手轻摆,仿佛再跳一支曼妙的舞蹈。

    四周却起着奇异的变化,无数的蔷薇从地下生长出来,但这种蔷薇与寻常之物大不相同的是花朵竟是翠绿色,花瓣薄而清透,好似翠玉一般。宛若进入了幻境一般的花海。

    右鬼使深知这看似怡人的花海中定然藏着无比的凶险,“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是狠毒,仙子的好意我心领了,恕本座无福消受,还是帮仙子毁去的好。”说着他召唤出点点幽绿的鬼火,手一挥尽数袭向片片花海“冷焰鬼火”,话音已落,可他口中的那些冷焰鬼火如石牛入海般的侵入花海后就再没了动静。

    “这又是什么异种之物?居然比我的冷焰鬼火还要诡秘?”右鬼使暗想。

    花轻语好似将右鬼使的心意看穿,说道:“本仙子精心培育的花草何来寻常之物?此蔷薇名曰滴翠,经我姐妹二人精心培育千载,才略有小成,却也是通灵之物,别说区区冷焰鬼火,除了六道神火榜上排名第一的天罡真火,任何火焰也休想将我的滴翠蔷薇焚尽。”

    “鬼使我劝你不要多想,还是小心接招吧”花轻语冷哼道。

    花海中的滴翠蔷薇如箭雨般电光火石的射向右鬼使,右鬼使紧忙施展身法躲避,饶是他的神速,片刻过后身上也留下了数到血痕。

    任平生心中暗自叫好,对这花轻语的修为战力钦佩不已,刚才微悬的心也完全放了下来。

    右鬼使在空喘着粗气道:不愧是花语宗的第二高手,好厉害的手段,不过这种程度就想将本座拿下也是妄想。“

    “是么?鬼使何不看看脚下,我没有给鬼使提醒过此花已被我姐妹孕育出了了灵智了么?”花轻语幽幽说道。

    右鬼使望了眼脚下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的双腿不知何时已经被那滴翠蔷薇的藤蔓牢牢缠住,可他却丝毫没有感觉“不好,如果此时再来一阵蔷薇箭雨,我就犹如案板上的肉,且不是成了靶子?”

    果不其然,还在他思索间,又是一阵利箭般的花雨袭来,较之前次更为猛烈密集。

    “以实化虚”情急之下,右鬼使将自己的身体化为魂魄状,箭雨从他的身体穿过,而他却没有受到太大伤害。

    “呵呵,饶是仙子的滴翠蔷薇也奈何不了本座的鬼灵本源吧,我倒是要看看仙子可否经得住我鬼道的噬魂珠。”右鬼使颇为得意的叫嚣到。他右手祭起一团带着黑气的幽光,正是前番将剑无形打伤的噬魂珠。

    “给我收!”还没等他完全将噬魂珠祭出,花轻语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羊脂玉的瓶子将噬魂珠收了去。

    此时,右鬼使已经黔驴技穷冷汗如雨了。

    “你手上究竟是何物,竟能收了本族神物噬魂宝珠?”

    “神物?你的噬魂珠也就是个神阶的低等器物罢了,我这落花弄玉瓶是虽然只个培育花苗的瓶子,但也达到了天阶中品,比它品级低的天兵神器无所不收。你的噬魂珠我又有何收不得的?”花轻语从容的说道。

    右鬼使明白大势已去,可嘴上还是强硬道:“算你的天器厉害,说到头也是只能收器而不能收人,本尊现在化形鬼灵本源,你滴翠蔷薇的攻击对我也无太大作用,今天的账本尊记下了,来日定当加倍奉还。”放完狠话他便要溜走。

    “你以为你还走的了么?你不会以为我的滴翠蔷薇只会到处乱射吧?不信你可以试试看你可还有气力逃走?”花轻语冷笑道。

    右鬼使一试,果然提不起一点力气。惶恐的问道:“你何时给我下了毒?”

    花轻语笑道:“鬼老了是不是记性也不好了?我提醒过多次了,滴翠蔷薇已经是有灵智之物。我施展的这蔷薇庭院本身就是一套阵法,此花的香气名为冷息,虽然无毒,却可以选择敌人通过呼吸进入他的体内,从而封锁他的周身灵脉,只是需要些时间罢了。”

    右鬼使已经提不起一点灵力,从空中栽了下来。

    “轻语仙子果非俗人,不但修为惊人,就连手段都这么美妙雅致,佩服佩服”任平生拍着手笑赞道。

    “星月殿,任平生?”花轻语眨了眨眼睛,显得有点调皮,就像涉世未深的少女,刚才争斗时的杀意已经荡然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