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湖心水榭

    更新时间:2015-09-09 22:35:21本章字数:2108字

    千华帝都,湖心水榭。

    翠微雅筑内人声鼎沸,显得有些嘈杂。莫千言将刚才的发生的事情做了个简短的陈述,在来客中引起了巨大的震动,大家众说纷纭意见不一。

    “南无阿弥陀佛,诸位可听老衲一言?”一声高亢的佛号使周围终于安静了下来,开口之人僧侣装束,身上的袈裟已经发白,一缕白须胜雪,神态不怒自威,此人便是当世禅道第一人,天音寺住持慧空大师。

    “依照莫侯爷刚才所言,事态已是相当严重。现在敌暗我明,对鬼道如今的战力和计划我们几乎是一无所知,与其在这毫无头绪争论不休,不如按前番商定好的,明日吊唁完墨白居士之后就各回宗派。一边为日后的大战做准备,一边严加戒备探听情况,敌不动我不动,以不变应万变,如此方可策万全。只是‘索命签’之事怕是还要有劳逍遥公子了。”说罢他朝任平生略一颔首。

    “大师严重了,此事我既然已经应下,就是我分内之事。”任平生连忙起身还礼道。

    “听逍遥公子如此说老衲便放心了。”慧空呵呵笑道。

    莫千言见慧空大师已站出来说话,便也不再犹豫,起身朗声道:“慧空大师道出的也正是本侯的心意,目前来看这是最好的办法了。'索命签’任公子既然答应追查下去,大家就尽管放心便是。只需要各自严密防范,再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

    众人见两位巨擘都是此意,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都点头称是。又谈论了一会儿,便早早散去。

    莫千言回到自己的卧房中,见任平生正坐在圆桌边自斟自饮,像是已经等候多时。他也不吃惊,好似早就料到一般,上前坐下接过任平生递上的酒杯与他对饮起来。

    二人也不说话,不多时一坛酒就快见底。

    “既然来找我,定然是有事,那又为何不开口呢?”莫千言又饮下一杯开口道。

    “既然知道你早晚会问我,我又何必多此一举?!”任平生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头也不抬。能让别人先开口的时候他向来不会先开的。

    “哈哈哈,任平生就是任平生,在这种时候还能有如此定力,本侯果然没有看错你呀!”莫千言笑的豪爽,仿佛遇见了天大的喜事一般。

    “侯爷今日在护城河边不肯透露王巧手的行踪,可是因为有人在暗中窥视?!”任平生又斟满了一杯酒,悠然说道。

    “你也察觉到了吧,不错,依他的气息判断应该是鬼道的人,虽然修为在我之下,也必定是个高手。兴许就是今夜和你们打过照面的左右鬼使也难说。”莫千言不假思索道。

    “说到这儿,我倒想起来一件事,那左鬼使不知侯爷准备如何处置?”任平生问道。

    莫千言略一迟疑道:“已被我关入密牢之中,除了禁制之外,我还特意在他身上贴了附有狂龙怒炎真力的符咒,想来也不会出什么纰漏。”

    “只是鬼道中的这般人物对鬼皇都十分忠心,想从他口中套出点什么无异于登天,此事急不得。只有暂且搁置,静观其变了。”他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任平生点了点头,他知道莫千言分析的一点不错,现在的境况对人界来说十分被动,偏偏又出了个神秘的“索命签”。鬼族侵扰凌霄镇像是在有意在拖住自己,可如果真是如此,那用意何在?是人界有修士与其勾结还是“索命签”之事原本就是鬼道一手策划?

    莫千言见任平生眉头紧锁,忽然开口道:“其实王巧手已经不再这帝都中了。”

    任平生一惊,问道:“什么?你说他已经不在此地了?”

    “是的,据属下禀告,昨日未时后,整个皇宫就在没有人见到过他。怎么,莫非你怀疑他是和那'索命签’有什么关联吗?”莫千言道。

    “未时?那不正是你去万柳山庄的时辰,骁天骑的高手恐怕都被你调走了吧,如果是有人将他掳走,那可是个再好不过的机会。”任平生没有作答,沉声道。

    莫千言不由的倒吸了口冷气道:“你是说对方早已料到我会去找你追查此事,一切都是有意为之,目的就是要将我和骁天骑的精锐调开,好便于他们行事?”

    “恐怕是这样的,除非是王巧手自行离开的,但他似乎没有理由这么做吧,据说他已有近三十年未曾离开皇宫半步,为何偏偏挑此时离开呢?!”任平生此话看似是在问莫千言,其实更是在问他自己。

    莫千言听完任平生的话也陷入了沉思。要说此事没有蹊跷他自己也不相信,王巧手是他三十年前亲自招纳入宫的,一直在帝都担任首席御用匠造师一职,此人平时沉默寡言,只是醉心于铸器炼丹之术。一般没有特殊事务,他也是少去打扰。而且匠造司处于整个王宫的中心位置,亦是由骁天骑负责守卫森严,王巧手本人修为也已到返虚中期,即便是他和骁天骑的精锐不在的情况下,能将此人无声无息的掳走,也是件匪夷所思的事。如果是他自行离开的,那理由呢?

    想到此处,莫千言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无力感,他现在才真切的感受到策划“索命签”之事的人心思是多么的缜密,缜密的让人觉得可怕。

    他站起身来,走到床边,似乎是想要调整下不安的情绪。看着月光下时不时飘零的树叶,他的心绪在这深秋之中显得更加繁杂起来。是呀,秋天原本就是个让人倍感悲凉的季节。

    “对了,这窗外的秋色倒是让我想起一人,她或许能知道王巧手的一些消息。”莫千言转身道。

    任平生眼睛一亮,拍了下脑门说道:“你是说夏秋春?我怎么把她给忘了。”

    如果说你要寻找一个人,若是连仙音馆的的夏秋春都没有消息,那就只有他本人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这是整个千华大陆都家喻户晓的事情。

    “莫侯爷,在下的师姐师妹还劳烦照料一二,我明日便回。”说此话时,他人已到了门外。

    “任平生啊,你这次的对手很是棘手,但愿你还能和往昔一样好运常在。”莫千言望着窗外的夜色喃喃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