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惊吟九霄凤冥蝶

    更新时间:2015-09-13 00:05:30本章字数:2198字

    夜蝶衣幽幽的说道“此蝶唤作凤冥,以我自身的精血为饵料驯养而成,是六道之外的异种,亦可以说它算是一种实体的兵灵,所以你要小心了,因为我与人交手从来不会留情。”

    数以万计的凤鸣蝶如狂风般的向任平生卷去,他深知来者不善,尽全力结成了一层很厚的灵气防御壁,那铺天盖地的凤冥蝶都贴在了防御壁的外侧,数量还在不断地增加。

    任平生心里盘算着对策,就在这时,灵气结成的防御壁上开始出现数道细细的裂纹,且那裂纹增加的趋势是越来越快,眼看防御壁就要崩裂。

    他做好准备,提起灵气运到十指尖,就在灵气防御壁完全崩裂的时候,他十指齐发逸星剑气,“繁星抖降”任平生喝道。

    那十道剑气生成百道,最后化为万道,这万道剑气迎上了刚刚突破防御壁的凤冥蝶,在数量上一点也不落下风。

    剑气一碰上凤冥蝶,凤冥蝶就化作灵光消失了,是分身而不是本体。这凤冥蝶的居然有灵智,而且进化到了可以分化万千分身的地步。

    受到任平生“繁星抖降”的攻击,凤冥蝶的数量一点都没有减少,任平生且战且退,眼看蝶影步步紧逼,他明白普通的攻击不可能对这奇异的圣物奏效,情急之下背后的问寒玄剑悄然出鞘。

    一阵比夜蝶衣的冰灵真力强数倍的寒意开始在四周蔓延。

    夜蝶衣有些惊讶的问道:“你手中的剑是问寒?想不到这柄从上古洪荒就不知遗失到何处的玄剑到了你的手中。”

    “在下也是今日偶得,不知可否对抗公子的凤冥蝶?!"任平生不温不火的答道。

    “你可以试试看!”夜蝶衣的言语中依然透着无比的自信和傲气。

    任平生将问寒握在手中,剑锋凌空向前方袭来的凤冥蝶群一指,四下升起了浓浓的雾气,周围的寒意陡增,似乎连空气都将要被冻结。

    问寒玄剑不愧是十二玄兵之一,依靠玄兵本身的力量就能发出绝对零度的冻气。再看那凤冥蝶群的翅膀,几乎都披上了层薄薄的冰晶,再也飞不了半寸,纷纷掉落化作灵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自然不会认为这么简单地就能把如此诡异的生物给打发掉,一边警惕观察着周围的动静,一边散开神识探察着凤冥蝶的生息。

    夜蝶衣还是面无表情,漠然注视着任平生,口中低吟道:“瞬杀!”。

    任平生虽然没有探查到附近有任何的生机,但本能告诉他危险正在逼近,瞬间用真力打开了一个球体灵气护罩,刚好将他自己的身体包裹在内。

    他感到刚打开的防护罩某个位置有轻微的波动,与此同时左肩就被划开了个半寸深的血口,伤口虽然不大,可鲜血还是汩汩不绝的流出,任平生顾不上给自己止血,身形骤然向后急退了十丈,但还是晚了一步,右臂又被划开了一道血口。

    这回他看清了,是蝶影,凤冥蝶的真身。这是一种什么诡异的速度,一只蝴蝶居然能达到这种拿言语无法形容的速度,不禁心中大骇,这是一种由不可思议而引出的发自心底深处最原始的恐惧。他虽然素来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浪子模样,但是骨子里那种不屈不挠,誓不低头的劲头现在被这两次攻击彻底激发了出来。

    他的眼神开始发生变化,变得犀利尖锐。

    还没有出招,一种无形的气势已经让在一旁的观战的眉月儿等人压抑的透不过起来。

    周身的真力在没有一丝保留的狂暴而出,玄阶初级巅峰的实力展现无余,“我以我玄阶之灵请兵灵出玄兵玄魂之体”他的声音高亢而有力。

    问寒玄剑顿时光华大盛,剑芒逼人,那莹白的刺眼剑芒似要将已经拉下的夜幕刺破。玄剑的剑身浮现了一条的纹路,是龙纹,任平生的脑海中也浮现了一道剑诀“易水寒”,这剑诀就好似印在他脑中一般,其中奥妙都了然于胸。

    任平生问寒玄剑在手,刹那间就在空中挥舞了数千下之多,此时已不是他在挥剑,而是剑灵在指引着他。

    玄剑舞毕,他的四周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网,这是冰凌蛛网,完全是由问寒剑灵的寒气形成的冰凌结丝而成,却要比真正的蜘蛛丝还要细,冰凌蛛网一阵抖动,凤冥蝶已被粘在了上面,它抖动着几乎透明的幽兰色翅膀却又挣脱不得。

    任平生见此情况长长的舒了口气,正欲挥剑斩下,可凤冥蝶那幽兰的影子又消失了,不同于刚才它分身化为灵光的那种消失,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凭空消失,消失的是那样的诡秘。

    任他还没回过神来,剑灵所结成的水晶蛛网开始突然移动,护住了他的左侧。原来那凤冥蝶消失后避开了所有的蛛网,又再次凭空出现在了他的左侧。而问寒的剑灵为了护主,自动又在他的左侧近身结了一层冰凌蛛网。

    “不用打了,没想到你竟然可以召唤出问寒玄剑的剑灵,有玄兵剑灵的自动防御,我是伤不了你毫发的。但我说过凤冥蝶并非六道之物,虽然它不是玄兵,但是其能力丝毫不亚于十二玄兵后七位的任何一件。它可以随意穿越空间,甚至连异次元的天外天也不在话下,你是不可能擒住它的。问寒玄剑虽然有着强大的冰系能力,或许已经超过了绝对零度。不过也可惜了它的能力是冰属性,对我来说冰属性的一切攻击都是无效的,就算是玄兵玄灵也一样。”

    夜蝶衣顿了顿又说道“哦,忘了和你说声抱歉,我并不愿意伤你。”说罢他御风而起飞向了天际。

    “公子,等等我”那大汉魁崖也腾空跟了上去。

    “真是个怪人!说打就打,说走就走”眉月儿走过来望了望夜蝶衣消失的方向说道。”

    “他的意思是既然谁都奈何不了谁,那这场较量也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任平生突然感觉有些乏力,身体一斜,眼看就要跌倒。

    "平生,你的伤口要紧么?”苏紫陌连忙扶住了他,担心的问道。

    “并无大碍,只是真力透支的有些过度。虽然他嘴上不肯承认,但还是手下留情了,若刚才是真的战场相搏,我躲不过他凤冥蝶的第一击瞬杀,我有种预感,此人其实并不像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冰冷,以后我们也许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甚至是兄弟”任平生也望着夜蝶衣消失的天际,眼神中充满了坚定和温暖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