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斩雷泽

    更新时间:2015-09-23 23:18:00本章字数:2584字

    嗷••••••“”雷泽龟不甘心的仰天狂吼。

    它使出浑身解数,龟爪,鼻息,水柱,雷电几乎在同一时间向南宫秦悦打去。

    南宫秦悦摇了摇头叹息道:“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这种攻击,再来多少次都是没用的”他又一次结印打出了开字诀。

    这一次他瞬移到了千丈之外的高空,俯身朝雷泽龟喊道:“雷泽,我念你是玄武圣兽之后,当今还能存活于世实属不易,只要你愿意改去暴虐的脾性,成为我的坐骑,我可以饶你不死,不取你的兽魂”

    “本尊的血脉何其尊贵,怎会甘心成为你区区人族修士的胯下之物,有什么手段你尽管使出来吧”雷泽龟狂吼道。

    “此兽虽然暴虐,但其宁折不弯的傲骨却不得不让人赞许,不过你这暴虐之性不改,将来不知还会害了多少人畜的性命,我实在是留你不得”南宫秦悦喃喃道。

    他把心一横,口中念念有词:“奇门遁甲,阳遁困术,休、生、伤、开四门同开!”同时双手迅速结印,最后打出一道法诀。

    “困!”

    煞那间,雷泽龟感觉自己庞大的身躯像是被一张无形的大网牢牢捆住,除了头部以外,身体各部分都动弹不得,就连下潜逃走也做不到了。

    但它还是咬牙狂妄道:“你困住我又能如何?本尊全身上下的皮肤可比极地寒铁还要坚硬,背上的龟壳连天阶兵器都不能让其有丝毫破损,我看你有何本事能斩杀本尊取走兽魂!”

    南宫秦悦自忖想到:“我还真忽略了这个问题,这龟类神兽本来就是防御力高于攻击,更不用说这有着玄武血脉的雷泽龟了,自己虽能将它制服,但徒手将其斩杀,那却是万万做不到的。”

    “这位兄台莫急,小弟这儿倒是有件中阶天兵可以祝你一臂之力!”唐小丰在离南宫秦悦不到千丈的地方以传音入密的功法说道。

    “咦!又有修士进入了我的神识范围之内我却没有察觉?”南宫秦悦对唐小丰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略感惊奇。

    我不过他集中精力拿神识探知后便又释然了“此人修为已经达到了返虚后期的巅峰,又并无恶意,定是我刚才与雷泽龟争斗,精力都放在了此兽身上,所以没有发觉。”

    此时,唐小丰已经在离他十丈不到的地方顿住了身形。

    “在下似乎不认识尊驾吧?”南宫秦悦自小离开双亲在神机谷修行,除了师父外,他没有任何亲近之人,所以说话的口气十分的生硬。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老朋友,大家都是同道中人,遇见了就是缘分,兄台又何必介怀相识与否呢?嘿嘿”

    唐小丰也不生气,他本就生性随和,又时常在外闯荡,很擅长和人打交道。

    俗话说开门不打笑脸人,南宫秦悦见唐小丰言辞恳切又满脸笑意也再不好意思拉着脸。

    他向唐小丰一抱拳道:“兄台真是豪爽之人,刚才是在下怠慢了,还望兄台海涵。”

    “哪里话,在下唐门唐小丰,不知兄台高姓大名,仙山何处?”唐小丰笑问道。

    “在下南宫秦悦,师从神机谷。据在下所知堂兄可是唐门的掌门啊,没想到如此年轻,秦悦很是钦佩!”南宫秦悦这句话倒是真心话,他在师门中对千华各大门修灵门派的掌故也是多有所闻,见唐小丰比自己大不了两岁,钦佩之情油然而生。

    “南宫兄客气,都是门中长老的抬爱罢了,不值一提!哪比得上兄台一身通玄修为,这才是真材实料呀!”唐小丰摆摆手道。

    “我说唐大掌门,你就别在这里跟别人瞎客套了,你不是口口声声要助人家一臂之力么?!”

    唐小满刚才一直跟随唐小丰在远处观望,此刻见没了危险便赶了过来。她收起遮云帕对哥哥不满的说道。

    “呵呵,还没来得及,没来得及••••••”唐小丰讪笑着。

    “哦,南宫兄我来给你介绍,这是舍妹唐小满,平日里被我和本门的长老们宠坏了,你别在意”他岔开话题对着南宫秦悦说道。

    “唐小姐,有礼了,在下神机谷南宫秦悦”南宫秦悦向唐小满略一欠身施礼道。

    “嗯?!神机谷我知道啊,你们那里有个老头叫做天机子对吧?!”唐小满大大咧咧的说道。

    “小满!”唐小丰连忙向妹妹使眼色。

    “怎么了?唐小丰,你对我眨什么眼呀?我清楚记得你对我说过神机谷的的谷主是一个叫什么天机子的老头呀,没错吧?”唐小满好奇的说道。

    唐小丰有些尴尬,干咳了两声没有说话。

    南宫秦悦面对这个毫无心机的小姑娘也有些许无奈,接话道:“唐小姐所言不虚,神机谷主天机子正是家师。”

    唐小丰一拍脑门道:“瞧我这记性,差点把正事忘了”

    说着他手腕一抖,手上多了一把精致的飞刀。刀身寸许,修长且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这飞刀莫不成是唐门历代的厂门信物斩仙飞刀?”南宫秦悦问道。

    “南宫兄好眼力,此物正是斩仙。”唐小丰赞许道。

    “嗷••••••嗷•••••”被困在湖中的雷泽龟远远瞧见斩仙飞刀的光慢,眼露惊恐之色,发出阵阵低吼之声。

    “唐小丰你利索点好么?”唐小满催促道,她从没见过斩杀神兽,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这雷泽龟乃雷系神兽,以我的修为即便有这中阶天兵在手,恐怕也是钝刀割肉,不知合适才能了结。看在它是玄武后代的份上,还是南宫兄来给它一个痛快吧。”唐小丰道。

    “承蒙唐兄信任,以掌门信物相助。可本门是心宗传承,以炼心修灵悟道,对于这以灵御气催动兵器的功法实在是所知不多。”南宫秦悦如实说道。

    “这个不是问题,我唐门御气绝也算是此道数一数二的功法,我这就把心法传于你!”唐小丰慷慨的说道。

    “这如何使得••••••”

    “南宫兄不必推辞,我辈男儿应以苍生为念,以情谊为重。既然我唐小丰认准了你,就理应坦诚相待,不必忌讳太多门派规矩,以后你就叫我小唐,我就叫你南宫,你看如何?”唐小丰言语中豪气尽显。

    南宫秦悦也不是扭捏之人,见唐小丰言辞恳切,自己也实在是欣赏他的性格,也就不再推辞。

    修灵之途,各门宗派本就有许多相同之处,有唐小丰亲传心法,再加上南宫秦悦的悟性,不多时他就将唐门御气决熟记于心。

    南宫秦悦接过斩仙飞刀进到离那雷泽龟不到千丈的空中。他心中默念御气决要法,将周身灵气多半运到右手臂上,意念和灵气调节到最佳,突然右手一扬,一道白芒打出。

    “啊•••••呜•••••“几乎在他扬手的同时,斩仙飞刀便刺穿了雷泽龟的颈部,这是何等的速度。雷泽龟在一声悲鸣过后,稍微挣扎了一下庞大的身躯开始下沉,溅起百丈高的浪花。

    南宫秦悦收回斩仙飞刀,右手虚空一抓,一团青蓝色的兽魂被他扣如掌中,随后放入了收魂袋。(收魂袋是每个修灵者的必备之物,用于方便手机兽魂)

    不远处的唐小满拍手到:“秦悦哥哥你好厉害,你这招斩仙决比我们家唐小丰用的高明多了!”

    瞬息间,南宫秦悦回到了唐家兄妹面前谦逊笑道:“这都是小唐的斩仙飞刀的威能,我只不过是出了点力气罢了,唐小姐过誉了”

    “人家都叫你秦悦哥哥了,你怎么还小姐长小姐短的,叫我小满吧。”唐小满嘟着嘴不悦道。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南宫秦悦微笑道。